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六章 人性本暗
    那侍从长得高大威猛,尤其是一双铁臂十分粗壮。

    林梦雅暗暗挑高了一边的眉头,因为那人正举起一把约有半人多高的弓箭,瞄准战场上的某一个方向。

    跟白苏暗中对视了一眼,那丫头立刻会意。

    虽然她不懂,但是也知道,那位壮汉一定是个厉害的弓箭手。

    心头有微微的紧张,下意识的屏气凝神,视线紧紧的盯在那把弓的身上。

    那人弯弓射箭,箭矢带着破空之声,在空中辟出一道长虹。

    林梦雅看到那道羽箭过后的残影,嘴角不自觉的,浮现出一抹古怪的笑意。

    她还以为,至少要拉锯个几个来回,太子殿下才舍得拿出这样最后的武器,却不想,他竟然这样沉不住气。

    比起自家男人,这家伙,可是差得有点多了。

    “小美人,你就好好看着,朕是如何坐拥这天下的吧!”

    太子豪气万丈,当真以为天老大他老二。

    林梦雅嘴角勾起了一抹浅笑,那双琉璃般的水眸中,却漾起了薄薄的戏谑。

    “如此,那我就静观其变了。”

    事情,看来比她相像的还要顺利。

    果然,随着那柄羽箭的射出,战场的东南角上,突然又出现了一股人潮。

    日光下,那股暗金色的人潮格外的显眼。

    而因为有这股新生的力量,刚刚才有些缓和迹象的暗红色,逐渐的被打压了下去。

    眼看着他们紧缩战线,跟昨晚势若破竹的样子完全不同。

    但太子他们丝毫没有察觉到,那暗红色的人群中,似乎有一部分的人,却是在那之前,已经有意的撤离去了。

    “怪不得殿下胸有成竹,真是让我都有些意外。”

    挑了挑眉头,林梦雅语气不咸不淡,仿佛只是在跟太子闲谈一般。

    “哈哈哈,想要登上那个位置,没有点手段怎么行?那个杂种总以为他自己高深莫测,殊不知,我早就已经,在他的身边设下暗桩了!”

    太子猖狂大笑,笑声中,还带着几分阴狠。

    林梦雅抬起手来,轻轻的遮住了口鼻,好像也是在轻笑。

    但那双眸子里,却溢出了冷讽。

    只怕太子还不知道,他所谓的暗桩,早已经被龙天昱给剪除了

    并且现在传回来的消息,都是经过粉饰跟设计的假消息。

    连这种事情都没有察觉到的太子,还妄图战胜龙天昱,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太子高见,兵者,诡道也。太子殿下思虑周全,非常人能及。”

    眼睛里闪烁着几丝精光,林梦雅的脸蛋上,也带着不明意味的笑容。

    不过此时的太子却并不知道,他的自大,到底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失败。

    “小美人说的对,朕,乃真龙天子,自有老天庇佑。你就跟朕一起看着,朕是如何,坐稳这江山!”

    暗金色的人马,林梦雅不用猜也想知道是属于哪方势力。

    她自然是知道,龙天昱绝非是不能容人的人。

    但那些人居然选择在此时加入太子的阵营,那便是不能再任由他们下去的了。

    唇瓣微微扬起,冰天雪地中,她如一抹火,在宫墙之上肆意的燃烧着。

    作为一颗火种,她时时刻刻的都准备好了,在这皇宫之中,掀起泼天的巨焰。

    暗红色的潮水被打压得很严重,但是林梦雅却知道,阵线的紧缩,却让他们的防御,如铜墙铁壁一般。

    太子的得意,已经上升到了顶峰。

    多少年来,那一直梗在他胸口上的一颗刺,终于要被彻彻底底的拔掉了。

    林梦雅垂下头来,脸上的笑容却是越来越大。

    如果在这种得意的时候,太子反而被打击到,不知道,他会不会从此以后就学了个乖。

    好戏,也该进入到*部分了。

    “王爷,我们的人,都已经撤到了后方。”

    那身鲜红色的盔甲,早已经被敌人的鲜血染成了暗红色,却无损于龙天昱,那如同天神一般的俊美。

    现在的他,不是闻名京都的冷面王爷,也不是那个以退为进的皇子。

    他是真正的人中之龙,是这一支军队的统帅,也是,他们所仰仗的天。

    冷眸微微转动,只是略看了一眼周围,所有的情况,也就尽收眼底。

    “三哥,那几个猴精似的东西都溜了。啧,这么没种。”

    同样被敌人的血染就的龙轻寒,则是坐在马上,轻声说道。

    之前他们形势大好,那些人就假装要跟着冲锋陷阵。

    但他们仅仅是露出那么一点点的颓势后,那几个人就悄悄的带着自己人走了。

    虽说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不过,他们也实在是怂的太早了些。

    “无妨。”

    低沉的声音,还带着几分沙哑。

    极目眺望,宫墙之上的那一抹红,虽然他现在暂时看不到,却似乎能感受到她的心意。

    他的女人,那个勇敢又可爱的女人,也在为了他们共同的目的而努力。

    从前,他一心想要把她纳入自己的保护下。

    但是她却一次又一次的,用行动告诉自己,她,拥有绝不亚于他的实力。

    不得不说,这种跟爱人并肩作战的感觉,出于他预料的好。

    压下心头泛起的柔情,因为现在的情况,还不容一丝丝的轻视。

    “情况如何?”

    转过头来,询问一直跟在他身边的林魁。

    后者立刻事无巨细的回禀,听到了他的话之后,龙天昱的剑眉,几不可见的蹙起。

    “议政阁的人,竟然来的这么快。”

    其实在这之前,那群老狐狸也曾经找人传过话来。

    只是他还没等他们提出条件来,就一口回绝掉了。

    大晋,是他们龙家人打下来的江山。

    议政阁无非是一条看家护院的狗罢了,如今恶犬想要噬主,他怎能容忍?

    “我看他们是等不及了,据说咱们那位太子哥哥,开的价码可不低哦。”

    龙轻寒面色有些阴冷,脸上的笑容也带着丝丝的凉意。

    纵然他是一个最不得宠的皇子,但是骨子里,却继承了最为正统的,属于龙家人的骄傲。

    远比那位,把所有的事情,都寄托到别人身上的太子,尊贵了不知多少倍。

    龙家人可是在马背上打下来的江山,太祖那一辈,龙家几乎被血洗,才能换来这万里山河。

    无论如何,他也决不能容忍,被那些小人觊觎。

    “这样最好,省得我们一个个的去找。”

    龙天昱裂开嘴,露出了一个别样阴森的笑容。

    从议政阁的八位当家,想要染指大晋的江山开时,他就算计着此事。

    如今借由太子之手,让议政阁的人以为会重获天日。

    过于耀眼的希望,让这些老鼠一样,生活在暗中的人们,失去了基本的判断力。

    所以,他们选择用尽自己的力量,来换取唯一的一次,活在阳光下的机会。

    当真是可笑至极!

    要他们真的想要东山再起,大可以放弃议政阁的特权,化身为普通的世家,几代人之后,未必没有出路。

    只是他们享受了特权之后,却忘记了这种命运,是他们用来换取的代价。

    如今,他们早已经被贪婪蒙蔽了双眼。

    也好,就让他给他们一个,大白于天下的机会吧!

    “王爷,议政阁送来了一封信。”

    传令兵悄声的在林魁的耳边回禀,而林魁也立刻转告给了龙天昱。

    “是谁送过来的?”

    龙天昱并不意外,议政阁跟太子一样,多年来的居高临下,让他们养成了极为傲慢的性格。

    而且他们都自以为已经掌握了一切,自然是想要把架子做个十成十。

    “把人带上来。”

    林魁一声令下,立刻有人,带上了信使。

    龙天昱转过身去,看也没看那个看起来有些畏缩的信使一眼。

    “议政阁那边,情况如何?”

    开口,却没有问对方的来意,而是询问对面的状况。

    更奇怪的是,那个本属于议政阁势力的信使,突然间直起了腰身。

    整个人的气质前后截然不同,现在的他,站的笔直,平凡的五官,也极为严肃而恭敬。

    “八家精锐尽出,王爷可一网打尽。”

    要是有议政阁的实权人物在此,他们一定会惊讶得下巴都掉下来。

    他们经过千挑细选的和谈信使,居然都是龙天昱的人。

    只怕他们更不清楚,除了他们八家的嫡系之外,有多少人早已经暗中投靠了明主。

    “信呢?在何处?”

    这个消息龙天昱一点也没觉得惊讶,议政阁八家也是面和心不合。

    他们表面上互相扶持,暗地里却是互相牵制。

    比如说这一次,生怕哪一家的功劳比较大,以后获得的利益也大,所以就比赛着派出了族中的精锐。

    可谁又能知道,那些负责煽风点火的人,实则都是他的安排呢?

    “这封信,王爷不必看了。八家异想天开,想要在阵前跟您讲条件。不管是您,还是太子,谁开出的加码高,他们就帮着谁。”

    信使从怀中掏出一封棕黄色的信,可三两下就已经撕了个粉碎,不屑的扔在了地上。

    很快,那特质的纸张,就被雪地上的湿泥,给弄得脏污不堪。

    “哼,还真是贪得无厌。你回去告诉他们,我们绝不接受。要是他们有能耐,就辅佐太子,顺利的登上那个位置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