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五章 假意答应
    宫墙上,一身明黄色龙袍的太子,正站在不远处,笑得极为猖狂。

    林梦雅看着他,强忍着心头,那股子想要一巴掌拍死对方的冲动。

    “你可真是个美人。”

    太子并未穿着甲胄,因为他觉得自己,根本不用亲自上场杀敌。

    而且那身明黄色的龙袍,也能处处昭示着他的野心跟身份。

    今天过后,他便是整个大晋,最为尊贵的那个人。

    “多谢。”

    林梦雅冷冷清清的回答,美艳的脸蛋上,丝毫没有任何的情绪。

    太子眉头微微皱起,想来是不太满意她的态度。

    刚想要上前,却被白苏,挡住了他的脚步。

    “太子殿下,你最好对公主放尊重些。”

    太子眉头道竖,看着横在他身边的美貌侍女。

    那样冷艳的女子,却让他的心头,划过一抹火热。

    林梦雅会是他的,那这个侍女,也会是他的!

    女人与江山,这两样东西如今都能被他一个人所占,天下间,怕是也再没有一个人,能有他一半的得意!

    “哼,没想到公主倒是守信。不过看到你昔日的爱郎惨败,你的心里,恐怕也会有些不舍吧?”

    扬起了眉头,看来太子十分确信,他会成为最终的赢家。

    “往事如过眼云烟,我现在是临天的荣安公主,没有什么爱郎。”

    描绘着眼妆的凤眼微微上挑,林梦雅只是淡淡的瞥了下面一样,随后又像是丝毫不感兴趣一样的扭过了头来。

    但是,仅仅是一眼,她就知道了那个男人,那个牵动了她一生命运的男人,正在不远处,奋力的厮杀着。

    他们之间的距离那么近,可她的一颗心,却是悬了起来。

    祈祷着他的平安,祈祷着他的胜利。

    一时间,她越发觉得,面前的这一摊人形垃圾,多余的很。

    “都说*无情,没想到堂堂的公主,比青楼的窑姐还无情。朕倒是为朕那三弟而感到寒心了,想当初,他对你可是痴心一片。”

    太子是个恶心至极的人,这一点上,林梦雅从来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用这种卑劣的手段侮辱自己,刺激自己,怕也只有他能想的出来了。

    “殿下,你还是要注意你的身份跟言辞。别忘了,我们临天可随时对你们虎视眈眈。你即便是坐上了那个位置,可你看看,下面死的可都是你们大晋的子民。如果此时,我那皇帝堂哥发兵的话,你觉得,你那龙椅能坐稳几天呢?”

    不就是猖狂么?她林梦雅放话,可比太子这个窝囊废强多了。

    顿时,太子的脸色变换了一阵子。

    “朕不过是跟爱妃玩笑几句罢了,爱妃既然已经答应嫁给朕,朕自然是不会亏待你。爱妃身份尊重,朕登基以后,就册封你为宁妃如何?”

    看着太子脸上虚伪的笑容,林梦雅越发觉得这人碍眼的很。

    什么狗屁宁妃,除了龙天昱的妻子,她不稀罕任何人给她的荣耀。

    “宁妃么?殿下是否有些看轻了我临天。”

    林梦雅挑起眉头,那张艳丽的俏脸上,做出几分不满来。

    “听闻当年德惠皇贵妃进宫的时候,便已经是众妃之首。她不过是才是封疆大吏之女,本宫乃是一国公主,还带来了十二个郡县作为陪嫁。太子的诚意,看来是不太够呢。”

    她的声音极轻,但却能听出几分冷然的恼怒。

    太子不气反笑,毕竟以她的身份,一个区区宁妃,的确是轻慢了。

    “哈哈哈,爱妃说的是。那贱人如何与你相比,既然爱妃开了口,那朕便许你贵妃之位如何?”

    贵妃?林梦雅很想啐他一口,太子连收买人心都不会。

    要是无耻透顶的人,此时只怕是皇后之位也许得。

    只能说她眼前的这位太子殿下,人傻不说,还以为全世界跟都跟着他的智商走。

    不过心头如何想的,此时她也不能完全的表现出来。

    淡淡的看了城墙下面的乱军一眼,似乎是在思考着太子给她的条件。

    “口说无凭,当然,这种事情我也不能让殿下签字画押。这样吧,殿下给我一个空头圣旨。如果过后太子有意毁约,我也好用这个圣旨来作为补偿。殿下也无需担心,我会用这东西来做什么阴谋诡计。既然我以后作为你的妃子,左右是在你的后宫中求生活了。得罪了你,我也没什么好处。殿下,以为如何?”

    她知道自己越是不好说话,提出的条件越是贪婪,太子就会越放心。

    果然,那家伙眼睛转了几圈,像是在思考这件事情的可行性。

    林梦雅不着急,也不催促。

    只是敏锐的直觉,让她感觉到了不远处,似乎有一道目光,正在时时刻刻的追随着自己,保护着自己。

    心头,就再度涌起了无穷的勇气。

    她怕什么,有他在呢。

    “这主意不错,公主也是个爽快人。朕可以答应公主的要求,只是这圣旨嘛,得等到朕讨伐完忤逆,正式登基之后,才能给你了。公主,不会怀疑朕的诚意吧?”

    登基?做他的春秋大梦去吧!

    林梦雅其实心里早已经冷笑连连,但是脸上依旧露出了一副得意的表情来。

    “既然如此,那我就告退了。这里兵荒马乱的,我一个女人家,心口都怕得痛了呢。”

    她从前很鄙视做作的女人,可现在,也不得不做出一副样子出来。

    太子倒是很开心似的,看到她想要转身离开,竟然大着胆子,拉住了她的手腕。

    “爱妃既然来了,何不好好看看,你夫君我,是如何打败这群乱臣贼子的。”

    突然间,林梦雅感觉到身后的那道视线,变得阴森了不少。

    自然知道是自家男人在吃醋,其实她也不想再跟这个王八蛋扯上关系。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殿下英明神武,自然是战无不胜。可我也知道,这乱阵当中,可不是我一个女子该来的。殿下怎就一点不懂的怜香惜玉,难道,殿下不怕冻坏了我么?”

    都说红颜祸水,现在的林梦雅,十分懂的如何去利用自己本身的优势。

    她面色依旧清冷孤傲,不带着一丝笑纹。

    但声音却柔媚动人,引得太子的心中,像是被小猫抓了一把似的。

    眼神带着几分邪意,看向了千娇百媚的林梦雅。

    即便是她不向自己献媚,不像是其他女人一样,总是笑得那么妩媚多姿。

    可这样的她,如同天下间最为骄傲的冰雪,让所有见到她的男人,都会想要去征服她。

    他,当然也不例外。

    “说的也对,万一冻坏了爱妃,岂不是朕的罪过了。来人,给公主殿下,拿朕的大氅与暖炉来。”

    林梦雅不动声色的抽回了自己的手,但是却婉拒了太子的好意。

    穿别的男人的衣服,对于龙天昱来说刺激未免有些大。

    她可不想让自己的男人,因为嫉妒而乱了方寸。

    虽然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她就是不喜欢,自己被一个讨厌的陌生人的气息围绕。

    其实女人,真是世上最奇怪的一种动物。

    雪已经停了,但整个京都依旧是笼罩在一片冰冷的白色之中。

    经过一天一夜的厮杀,本就不宽敞的战场,此刻已经摆满了尸体。

    林梦雅坐在高高的宫墙上,在她的身边围绕着好几个暖炉。

    可她的手掌,却是一片冰冷。

    战争,实在是太过残酷。

    即便是她现在,面色如常,甚至还做出一副十分不耐烦的样子。

    但是她的心,却是微微的疼痛着。

    这些人,他们曾经是不同人的父亲,儿子,丈夫。

    天下易主,与他们又有何干?

    她也终于体会到,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若有一天,她希望战事,永不再这块土地上出现。

    太子看着安坐在身后的美人,心头的得意与畅快,达到了封顶。

    “报!殿下,叛党已经被清退!”

    才过不久,便有人传令而来。

    林梦雅好似没听到一样,但是手掌,却是在微微收紧。

    她知道这些都是因为龙天昱他们在做戏,但当一切来临之际,她还是下意识的,会当心他们的安全。

    太子不经意的瞥了一眼身后的女子,看到她好像没事人似的,嘴角上的冷笑,也就越发的扩大。

    黑眸紧紧的盯着那个,被青灰色的阵线,生生压回去的一抹红。

    苟延残喘而已,这一场,终究是他胜了!

    “一网打尽,拔草除根。”

    太子的一句话,仅仅八字而已,但却暴露出了他的野心来。

    林梦雅有些紧张,其实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龙天昱的实力。

    先前的那一轮轮肉搏战,不过是做戏给太子这一方的人来看。

    议政阁的那帮人,看到龙天昱完全处于劣势后,一定会跳出来吧。

    不然太子要是真的靠着武力登了基,跟他们的合作,只怕也就没有了意义。

    太子是那种出尔反尔的小人,这一点,他们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

    林梦雅知道,她跟龙天昱一样,都在等一个机会。

    “报!逆党突然反扑,我军反应迟缓,先锋被端掉了!”

    传令兵的话,瞬间让太子的面色,如同冰霜一般寒冷。

    眸中闪动着某种疯狂,却是给身旁的一个侍从,用了个眼色。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