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四章 重穿嫁衣
    “孩子,你莫怪她们。其实,大家都是为你们高兴。”

    德惠皇贵妃也知道儿子的心意,其实他知道,儿子注定是要登上那个位置的。

    虽然为君者,有个三宫六院的不算什么。

    但她更加清楚的是,江山也好,美人也罢,在儿子的心中,都没有这个儿媳妇来的重要。

    她这个当娘的刚开始的时候总也不理解,现在,却是稍微的懂了儿子的心思。

    登上那个位置,他便是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万里江山。

    要是为了其他的,连个可心的人儿都不能留在他的身边的话,只怕儿子的命,也太苦了些。

    至于子嗣么?德惠皇贵妃上上下下的仔细看了儿媳妇好几眼。

    梦雅这丫头瘦是瘦了点,却不代表不好生养。

    听说天下名医荟萃的临天国内,有不少的生子偏方,调理身体的未必没有。

    她以前听人家说过,曾经有一位妇人,一辈子生养了十多位儿女。

    想来陛下的后宫倒是不少,可终究也就落下了那么十几个儿女。

    何况后宫人少,事情也少,对儿子前朝的事情也有好处。

    还处于害羞状态的林梦雅可并不知道,她的婆婆早已经给她找好了以后的生活目标。

    向蒸包子机器靠拢吧!

    看守她们的精卫,已经被百里无尘换成了他们的人。

    林梦雅的安全无需担心,而且还能时不时的,传来外面的战况。

    她知道太子已经按捺不住,想要胜过龙天昱的**,促使着他一步步的滑向了深渊之中。

    议政阁的那些人,已经蠢蠢欲动,隐藏在暗处的他们,随时都有可能出来搅局。

    而龙天昱要的就是这样的一个机会,一个,能彻底铲除内战不安定因素的机会。

    “刚才外面有人过来送信,太子的势力已经倾巢而出。没想到,他手中握有的东西不少。王爷的人,被暂时压了回去。”

    白苏急匆匆的从外面,带来了还带着丝丝寒意的消息。

    “那是自然,太子本就没憋着什么好,如今得了议政阁那边的答允,岂不是更加如虎添翼?不过不用急,王爷那边,应该是故意要示弱而已。明天,这雪该停了吧?”

    林梦雅话锋一转,不知怎么的就转到了外面的天气上。

    白苏下意识的随着她的话往外面看了一眼,此时鹅毛般的大雪,也终于有了变小的趋势。

    “是啊,这场初雪来的可是不小,只怕再这样下去,整座皇宫都得被埋了。”

    林梦雅笑了笑,看向外面的雪景,神色有些怅然。

    这场大雪,冰封的不仅仅是外面的世界。更是冻住了不少人,阴谋颠覆江山的心思。

    “帮我梳妆吧。”

    林梦雅回过身去,坐在了梳妆台前。

    白苏却有些为难,她是个粗人,舞剑弄刀的惯了,平常给主子梳一个发髻什么的倒还凑合,如今主子摆明了是要穿戴婚服,这对于她来说,难度稍微有点大。

    “在想什么呢?不用带凤冠,明日又不是真的嫁给他,只是,我希望他能看到我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就好。”

    一眼就看透了这个丫头的心思,林梦雅笑着说道。

    “哦,那好吧。”

    白苏放下了手中的长剑,可还没等她散开林梦雅的长发,刚才不知道何时出了门的锦月姑姑与皇贵妃,便一人端了一盆热水进来。

    “母妃,您这是——”

    赶紧起身想要接过来的林梦雅,却被锦月姑姑,轻轻的按在了椅子上。

    此时,锦月姑姑也恢复了自己原本的容貌。

    这一场大雪掩埋住了不少的东西,却也是一样,让许多东西显露了出来。

    “孩子,委屈你了。”

    皇贵妃眼角眉梢都带着几分温柔与慈爱,玉手在温水的盆子里沾湿了一块柔软的布巾,轻柔的擦在了林梦雅的俏脸上。

    “母妃,不用这么麻烦的。”

    从来胆大到自己都害怕的林梦雅,如今被这同一件事情,给弄得害羞了两次。

    皇贵妃的手好温柔,让她的鼻头,微微的有些酸意。

    “我十六岁就进了宫,实在是不知道民间的礼仪如何。但我在家的时候,看过大姐出嫁。我的母亲跟家里的长辈们,那一晚都帮着大姐梳洗打扮。其实,我是很羡慕她的。”

    皇贵妃给她仔仔细细的擦干净了粉脸,又拉起了她的双手,轻柔的擦拭着。

    “母妃,我不觉得委屈。”

    林梦雅笑了,那张本就美艳的脸蛋,露出了虽然还有些腼腆,但绝对坚定的笑容来。

    皇贵妃低下头来,一双手爱怜的拂过了她的眉眼。

    “昱儿能有你这么个妻子,即便我现在去了,也没什么可担忧的。”

    她们谁都知道,这种事情,谁也不能完全保证安全。

    意外,随时都有可能袭来。

    她们跟外面的将士们一样,生死,早已经系于一体了。

    “我们谁都不会有事,若在乎的人都不在了,得到了天下,又有什么意思呢?”

    锦月在她的身后,散下了她的长发。

    柔顺水滑的黑发披在肩上,哪怕现在,她不施粉黛,也衬托得皮肤,莹白如玉。

    “昱儿跟你,怕想得都是一样的吧。你们这俩个孩子,看起来无情,实则比谁都重情。”

    皇贵妃轻叹了一口气,拿起梳妆台上面的木梳,开始梳理林梦雅的乌发。

    作为已婚妇女,林梦雅今天的心情有点复杂。

    上一次嫁给龙天昱的时候,因为她脑筋不太灵光,所以一切都是由上官晴包办的。

    还记得她出嫁之前的那一个晚上,丝毫不知道嫁人是什么含义的她,被白芷抱着哭了一夜。

    后来,她被好几个宫内来的嬷嬷给打扮好了,又强行塞入了花轿。

    虽然后来,她与龙天昱相知相爱,可心里头,却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似的。

    皇贵妃温柔的手,妥妥当当的抚慰了她的心里。

    那是一双母亲的手,是她,只有在奶娘田氏的身上,感受到的暖意。

    “好了,真是个漂亮的新娘子。”

    长发柔顺的披散在脑后,随着嫁衣送过来的,还有几盒胭脂水粉。

    描画黛眉,轻点朱唇,粉颊涂抹上了胭脂。

    镜子中的美人,眉目妖娆妩媚,可脸上,却还是带着几分少女般的羞涩。

    锦月姑姑心灵手巧,有限的几样东西,也能让她折腾出新的花样来。

    看着镜子里倾国倾城的女子,林梦雅的心头,有些小小的激动。

    不知道,他看到自己这幅样子,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王妃,您准备好了么?”

    外面突然传来了百里无尘的声音,林梦雅这才发现,不知不觉中,天光大亮。

    而下了两天的大雪,也已经停了下来。

    收拾起小女儿家的心态,今天,是他们与太子,最后的战斗。

    “已经好了。”

    身上穿着大红色的嫁衣,即便是没有戴上凤冠,可精心装饰过的她,却有一股子惊心动魄的美丽。

    在白苏的搀扶下,郑重其事的给德惠皇贵妃娘娘行了大礼。

    皇贵妃强忍着泪水,却是笑着,送走了她们两个。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室宜家。

    她身上的红,纵然是艳丽妖娆,却并非是火红的期盼,而是被血染就的荼蘼。

    一路无言,林梦雅在白苏的搀扶在,于雪地上也走的极为稳重。

    越是往宫门走去,周围的人越来越多。

    在雪中坚守了一日一夜的士兵们,各个都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位在雪白的天地间,迤逦而来的新嫁娘。

    那样的美丽,那样的尊贵。让人从心底里,生出一股子爱慕来。

    谁也不知道这位新嫁娘的来历,但他们唯一知道的是,这个女人,绝不是他们能沾染的。

    “公主,请吧。殿下,正在上面等你。”

    从宁庆殿出来,百里无尘与林梦雅,就变成了敌人。

    不用刻意的针对,也无需什么剑拔弩张的姿态。

    与伪装上来说,他们都是顶顶的高手。

    冷冷的瞥了百里无尘一样,林梦雅高傲的扬起了自己的头,在白苏的帮助下,一步步的走上了宫墙的台阶。

    而在他们的身后,百里无尘的话被迅速的传播了出去。

    那个女人,那个美丽的女人,居然是太子要迎娶的对象。

    而且,还是在此时。

    疲惫,本就会消磨掉人的敬畏心,迟钝了他们的感官,继而放大负面的情绪。

    外面的战场有多激烈他们不是不知道,上一刻还生死与共的同伴,在下一刻,就会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

    所以他们奋力的挣扎,用尽了浑身解数,才能暂时换得一个喘息的机会。

    可他们的统帅,那个狂妄的太子殿下,居然在他们生死不明的时候,努力的催促着他们,用鲜血来换取他的胜利。

    在此时,他居然要迎娶那位美人为妻。

    许许多多的不甘,在此刻汇聚成了一股子失望。

    太子丝毫没有察觉到,在他的军队里,足以瓦解他所有力量的怨恨,正在无声无息的蔓延。

    这一点,独自留在宫墙下面的百里无尘,却是最为清楚的。

    垂下眸子,掩住了眸子深处的冷笑,化为太子最为信任的那条狗。

    很快,一切很快就会结束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