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三章 野心勃勃
    “处理好,不要留下任何痕迹。”

    百里无尘深吸了一口气,雪夜寒冷,几乎能扎痛他的心肺。

    独眼有些复杂的看了看宁庆殿的大门,难得的踌躇了片刻后,方才亲自推门进了院子。

    跟外面的凌乱不同,宁庆殿的院子里静悄悄的,雪面也没有经过任何的践踏。

    只是一条约有一丈多宽的路被清扫出来,笔直的通向了正殿。

    “你们在这里等着。”

    留下了身后十二位精兵,百里无尘一步步的走向了宁庆殿的正殿。

    还没进屋,鼻间便嗅到了一缕梅花香。

    下意识的寻找香气的来源,偶然在正殿的窗子外面,看到了那树傲雪而开的红梅。

    怔怔的站在那里,京都大部分的庭院内都种有梅树,但却没有一支,在此时盛开。

    “百里大人真是好兴致,还能站在这里赏梅。”

    身后突然间传来一声调笑,他身体微微一震,独眼之中闪过多重的情绪,最后,化为了平静。

    “见过——王妃。”

    正殿的门口,林梦雅一身火红的狐裘披风,嘴角含着几丝笑纹,站在门口与他对视。

    听到百里无尘口中的称呼,眉头也仅仅是微微挑了挑。

    她知道百里无尘一直对她有些偏见,但如今,却是真心接受了她吧。

    也算是,不打不相识。

    “不必多礼了,请进吧。”

    本以为两个人的见面,多多少少的会有点尴尬。

    毕竟她曾经亲手刺瞎了百里无尘的眼睛,不管那时候,他跟王爷是真的闹翻,还是假意演戏。

    她的错,她定然不会推脱。

    跟在林梦雅的身后走进了正殿,屋子里并未有熏香的甜暖,反倒是一股子让人闻了就头脑清醒的清凉药香。

    他知道王妃素来是个极为特殊的女子,但这样的药香,他还是第一次闻到。

    王爷,向来是个眼光极为精准的人。

    “见过皇贵妃娘娘。”

    暖榻上,打扮得干净利落的皇贵妃也有些期待的看着百里无尘。

    她知道这个年轻人是从外面进来的,会带来关于自己儿子的消息。

    “不必多礼,坐吧。”

    她们婆媳两个,虽然没什么血缘关系,却都是一样的干脆,不会拘泥于小节。

    “外面的情况如何?王爷,可曾有什么话让你带进来么?”

    林梦雅开口问道,百里无尘有些意外,他还以为,王妃一定会询问王爷有无受伤。

    看到百里无尘的样子,林梦雅淡淡的笑了开来。

    “那家伙一定不会受伤的,否则,他就是让我伤心难过。”

    有些事情,她与龙天昱早已经是心意相通,再不需要别的语言来修饰。

    百里无尘定了定心神,重新回到正事上来。

    “我假借太子的名义去跟议政阁的那些人讲了条件,他们已经答应了,会在关键时刻,拥立太子为帝。”

    议政阁,这个只有少数皇族中人才知道的地方,便是太子最后的依傍。

    本朝开国皇帝是靠武力上位,后世子孙多有因为皇位更迭而引起动乱之事。

    所以某位皇帝因为世家的力挺而上位后,开创议政阁。

    议政阁由八位朝中重臣组成,他们拥有某些特权,一辈子尊享富贵荣华。

    但同时,只是加入议政阁的家族,族中子弟虽然也可以继承他们的位置,但必须隐匿于黑暗之中,不得入朝为官,也不得参军。

    而且他们作用,是必须保证大晋的江山,不落入外姓人之手。

    如果以她一个现代人的观点来看,这样做无异于养虎为患。

    可当时的那位皇帝,也应该是想要把他们都改造成龙姓家族的家臣,成为龙氏家族,最为忠心耿耿的一支护卫队。

    其实在以前,议政阁也曾经是这样做的。

    但事易时移,这支队伍的领头人更迭了几次。

    这种暗无天日的日子,谁又能永远的承受下去?

    所以,他们早已经蠢蠢欲动,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而已。

    “代价是什么?”

    林梦雅挑起了眉头,嘴角现出了一抹冷笑。

    “代价是,太子即位后,特许他们二十五岁以下的氏族子弟,入朝为官。”

    百里无尘跟林梦雅的表情相同,那个白痴求功心切,压根不知道这样做,无异于釜底抽薪。

    这就是太子跟王爷的区别,一个早已经被皇位给迷住了双眼,而另外一个,无论何时何地,都保持着该有的清醒。

    “真是一盘好棋,把新鲜的血液注入到朝廷里,短时间内是看不出什么来的,但等待这些人成长起来。朝堂之上的事情,他们就能彻底的把握住了。这些人,野心不小,可惜,眼光却不怎么样。”

    林梦雅闻言也只是冷笑着摇了摇头,议政阁的那些人,只怕是在黑暗当中憋得太久了。

    稍微有些光亮,就觉得可以抓住机会,彻彻底底的翻身。

    愚蠢至极!

    “他们恐怕也不知道,那位创立议政阁的皇帝陛下,虽然看重他们,但未必没有留下后手。任何势力太强都不好,如今也该他们好好反省了。”

    百里无尘没有说话,因为这些事情,他早已经看得清清楚楚。

    反倒是林梦雅,不过是稍微问了几句,就不再纠结于这个问题之上。

    “太子让你来,想必是恼羞成怒了吧?”

    接下来才是重点,她的男人在外面拼死搏斗,她也不能只是安然的困守于后方。

    领兵打仗她不在行,但当个人质什么的,她觉得自己倒是没什么难度。

    “是的,我向太子建议,登基之日便强娶了你。太子欣然同意,还想要把皇贵妃娘娘,充为营妓。意图羞辱王爷,以报今日之恨。”

    百里无尘绝对是个人才,这些事情,也能说得如此坦然。

    但林梦雅跟皇贵妃更是人才中的人才,明明是侮辱至极的话,听了以后连半点恼怒都没有。

    毕竟,谁会跟一句笑话计较?

    “哦?那他是准备迎娶我为妻呢?还是准备纳我为妾?我猜,一定是个贵妾吧。啧,毕竟我荣安公主的身份摆在那里,也不好彻底得罪我不是?”

    林梦雅笑得十分温柔,温柔得百里无尘冷汗直流。

    身为曾经王府的一员,他不是没有听过,甚至亲自领教过这位王妃的手段。

    也是从那时起,他打定了主意,这辈子,可以惹天,惹地,惹王爷,但绝对不能惹王妃。

    “呃...太子痴心妄想而已。”

    说实话吧,百里无尘心里头有些期待的。

    毕竟一旦王妃亲自出手,太子一定会死的很精彩。

    “既然如此,那我就满足了他的春秋大梦。一会儿你回去跟他说,我答应了。只要他能顺利的登上帝位,我就可以嫁给他。”

    林梦雅的表情没有多狰狞,可眼中却闪过了一抹嗜血的光芒。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她跟龙天昱绝对是一种人。

    她想,在现代社会的时候,她会选择学医,大概是因为医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可以用刀切人,而且还不用付法律责任的职业吧。

    当然,这只是个玩笑而已。

    可林梦雅知道自己,从来都不是个大度的人。

    被人冒犯,*,践踏的仇恨,她必定会亲自反击,报复回去才行。

    “是,属下知道。属下这就去安排,希望王妃,旗开得胜。”

    百里无尘的消息已经带到,林梦雅的配合,也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

    从外面叫来了那十二名精卫,看着他们一个个的,把手中的衣服首饰,放在了正殿的桌子上。

    熟悉的礼服,如同一片红云。

    她刚回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所见的便是这一片妖艳的红色。

    彼时她只求自保,现在,却早已经扰乱了众生。

    凤冠霞帔,处处都透着一股子奢华而高贵的气质。

    林梦雅本来没有留心,倒是一直坐在一旁的皇贵妃,仔细的瞧了瞧。

    “咦,这好像不是妃子的规制吧?”

    不是妃子的规制?

    林梦雅这才把视线重新移回到嫁衣上去,缀满了珠玉的凤冠,用的却是九翅金凤。

    那嫁衣上的领口与袖口,用的也都是正宗的明黄色。

    这...这分明是皇后大婚的嫁衣!

    “没错,这是王爷亲自给王妃准备的。王爷说了,他希望能以正妻之礼,与您再度成婚。”

    百里无尘此时才慢慢悠悠的说道,而林梦雅的一张粉脸,却是染上了淡淡的红色。

    “王爷有心了,你也有心了。”

    伸出手指来,轻轻的触摸着嫁衣柔软爽滑的衣料。

    心头总是会被他感动得无以复加,一股子名为幸福的暖流,渐渐的从心房,流入了她的四肢百骸。

    她知道他的心思,她明白他的苦心。

    一生一世一双人,这是他,给她的承诺。

    “如此,那属下也是幸不辱命。王妃,属下告退。”

    百里无尘行了礼,彻彻底底的出了宁庆殿。

    屋子里的几个女子,就连德惠皇贵妃的嘴上,都挂着抵挡不住的笑容。

    “母妃...让您见笑了。”

    林梦雅从来不知道,她的脸皮竟然这么薄。

    恼羞成怒的瞪了自家那个被她惯得无法无天的丫头一眼,但是却止不住大家的笑声。

    忍不住嗔怪那个莽撞的男人,都是他的错,才让自己,成了大家取笑的对象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