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二章 内讧混乱
    第一个人动手,就会有第二个跟随者。

    在这种敌我不明的情况下,人心早已经乱成一团。

    再没有善恶,亦没有什么同袍之谊。

    只有想要让自己活下去的本能,人类为野兽时期的本能也终于再度觉醒。

    无序的杀戮,在青灰色的洪流之中,席卷而来。

    两百暗红色的利刃,轻松的就冲破了不堪一击的人墙。

    对方的无序与内讧,反而成就了龙天昱他们这一方的英勇。

    兵士们越战越勇,如同砍瓜切菜般,肆意收割着敌人的生命。

    在那些人当中,那个骑在马上,手起刀落便能凸进一块镇定的身影,格外的显眼。

    鲜艳的红色战甲,沾满了敌人的鲜血。

    龙天昱抬起头来,哪怕是在夜色当中,他也似乎能看到宫墙上,那个无能昏聩的身影来。

    “讨伐逆贼,佑我大晋!”

    长枪直向了城墙上,那个早就对他恨之入骨的人。

    低沉的声音哪怕是在乱军之中,也掷地有声。

    “讨伐叛逆,佑我大晋!”

    乱军之中,不知是谁人在响应。

    一声,两声,渐渐浑厚嘹亮的声音,似乎穿透了整个夜空。

    太子站在宫墙上,只觉得胸口翻滚的怒意,让他几欲疯狂。

    红着眼睛,咬牙切齿的看着那个该死的杂种。

    他才是天下正统,他才应该是九五之尊!

    所有不臣服于他的人,都该死!

    “殿下,我们的军队,顿时惨重。”

    在宫门外指挥的副将急急的跑了过来,那张明显纵欲过度的瘦脸上,早已经是一片惨白。

    原本他们实力相当,根本不至于败的这么厉害。

    但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许多人竟然对自己身边的战友出手。

    虽然他听说,是因为他们的军队里,出现了对方的奸细。

    可当时那些人早已经杀红了眼睛,他就算是命令人射杀了几个疯子也无济于事。

    此刻,他们已然是兵败如山倒。

    颓势,怕是一时半会的也挽救不回来了。

    “都死光了又能如何?只要本王,不,是朕能登上皇位,他们就死得其所。”

    失败,已经让太子坠入了魔障。

    对皇位的渴望,对龙天昱的恨,早已经蒙蔽了他的双眼。

    手,紧紧的抓住了对方的衣领。

    那双早已经被嫉妒染得赤红的双眸中,爆发出的,哪里还有一点点人性。

    “朕要你们死守住宫门,来人,把那个躲在御书房里的老东西,跟宁庆殿里的两个贱人给我押过来。我要让龙天昱,知道失败的滋味!”

    人性泯灭之后,太子已经成为了一个彻彻底底的疯子,无可救药。

    那副将却不是个傻的,看到如疯似魔的太子,不由得心里打了个寒颤。

    他知道,自己跟那些人一样,在太子的眼中不过是条狗而已。

    可是求生的本能,却让他本就不坚定的心思,产生了些许的动摇。

    如果,他倒戈相向的话。

    “没有人敢背叛朕,陈武,你莫忘了你们家的一十五口人的性命。”

    太子手用力的收紧,同为练武之人的陈武,却也感受到了太子眼中的杀机。

    额头立刻冒出了冷汗,眼神里也带着几分恳求之色。

    “属下...属下不敢背叛。请殿...不,陛下放心。”

    “哼,知道就好。”

    太子冷哼一声,眼中带着几许轻蔑。

    这世上无人能背叛他,否则,他就会让那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看着陈武踉踉跄跄的跑了下去,太子心头的焦躁,让他不停的在宫墙上踱步。

    “一将功成万骨枯,陛下何必跟一条狗置气。”

    阴柔森冷的声音传来,正如一只暴怒的狮子的太子,在看到来人后,眼前却是一亮。

    “朕让你办事情,如何了?”

    来人从袖口里拿出了一封杏黄色的密信,那张苍白清朗的脸,掠过一丝丝冷笑。

    “幸不辱命。”

    太子一把夺过他手中的信,急慌慌的拆开,却压根没有看到,那带着一只黑色眼罩的青年的独眼里,闪过的冰冷。

    “哈哈哈,朕就知道。那群老狐狸,一定会支持朕!朕,才是真龙天子!朕,才是天下之君!”

    黑夜之中,无数的鲜血飞洒。

    而引起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则是在安全的后方得意至极的大笑。

    但他丝毫不知道,面前这个早已经成为他心腹的人,才是他的索命咒。

    “百里无尘恭喜我皇,得偿所愿。”

    百里无尘低下头来,独眼之中,却并没有半分的恭敬。

    太子果然跟那人有天壤之别,谁坐这个江山都无所谓,但他效忠之人,却独独只有那么一人罢了。

    “哼,来人,传令下去,让他们不要在隐藏实力,给朕攻回去!”

    太子狠狠的瞪着远处的那抹鲜红,眸中泛起了嗜血的渴望。

    他,要亲手取下那个杂种的首级,为了他正式登基的皇位庆贺!

    “是,只是陛下,只单单的杀了那个人,是不是有些太过便宜他了。”

    百里无尘话锋一转,脸上也露出了毫不掩饰的杀机跟恨意。

    太子的眼睛转了转,便知道自己最得力的奴才,也跟那个杂种有着深仇大恨。

    心愿达成的狂喜,也让他性格中自带的狂妄无限放大。

    阴测测的看着百里无尘,仿佛自己的手中,已经捏住了龙天昱的命似的。

    “你要如何?”

    百里无尘转向战场,独眼泛出让太子极为满意的毒辣。

    他就是看中了这个奴才的心狠手黑,才让他成为自己麾下的第一谋士。

    比起龙天昱来,他更懂得御下之道。

    比如说,他是绝不会放任自己的人,有机会被敌人所用。

    所有背叛的人,他都要亲自斩草除根才会放心。

    而龙天昱,则是天底下最可笑的蠢货!

    “陛下以为,一个男人,还是骄傲自大的男人,最受不了什么呢?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要是陛下当着他的面,登上了皇位,殉葬了他的母亲,又娶了他所爱的女人呢,是不是,比杀了他还要让人难受?”

    百里无尘一点点的描绘着太子心中所想的风景,他的声音好似带着几分魔力,让太子心头激动不已。

    “有道理,不过比起娶他的女人,如果让他的母亲,成为军妓又如何?那老女人虽然年纪大了,可还是有几分姿色。父皇宠爱了她那么多年,那个小杂种也是因为那个贱人才会获得现在的一切。你说的很有道理,就这么办。”

    杀人,他不在乎。

    但他想要看到那个小杂种痛苦,想看到那个贱人,成为天底下最为卑贱的人。

    凭什么,他们母子可以凌驾于自己与母后之上。

    父皇那么偏心,只喜欢那个贱人生的儿子。

    既然如此,他就让所有的人,都尝尝那个贱人的滋味!

    “还是陛下的主意好,既然如此,那臣就亲自,为陛下送去大婚的礼服吧。临天国的荣安公主要是成了您的妃子,那临天国,可不就成了您的姻亲了么?内忧外患都已经被解决,您的江山,必安然无忧。”

    百里无尘依旧是一副书生的打扮,这一场死战之中,他没有领任何的军务。

    太子满意的看着面前的男子,纵然知道百里无尘投靠自己,有一大部分的原因,是想要对付那个小杂种。

    但是这个人聪明,除了替自己处理那些暗中的事情,从来不插手军务。

    尤其是这一次,大概是怕自己怀疑他会对龙天昱手软,所以主动接下了跟那些人联络的事情。

    “好,事情办成了,朕便赏你可以亲自折磨那个杂种。”

    百里无尘笑得极为畅快,仿佛十分满意太子许给他的报仇。

    “微臣,遵旨。”

    跪下行礼,百里无尘看似恭敬温顺,可那只独眼之中的轻蔑,却隐藏得极深。

    太子总是这样,痴心妄想得太厉害。

    得了太子的应允后,百里无尘退出了那人的视线范围。

    宫墙外的厮杀声还不断传来,但宫墙内,那极少被人践踏的内院,却早已经被雪掩埋成了一片纯洁的白色。

    黑暗当中,雪地也映得内院乌蒙蒙的。

    他身后跟着两排十二个精卫,手中都托举着早已经准备好的礼服,往宁庆殿的方向走去。

    皇宫内人人自危,就连那些宫女跟内侍们,都去找一个合适的角落,瑟瑟发抖去了。

    唯有宁庆殿外,还有不少的精兵守护。

    “百里大人!”

    被留下监禁宁庆殿的精卫立刻迎了上来,雪地当中站了那么久,即便是他们换班看守,却也懂得身体有些僵硬。

    独眼的英俊青年淡淡的点了点头,可还没等的那精卫再说几句话,一柄锋利的匕首,已经刺入那人的胸膛。

    “大人...你!”

    被冻僵了的身体,其实对痛感已经迟钝。

    所以即便是被刺破了心脏,那人依旧圆瞪着双眼,死死的盯住了面无表情收回那是,送入他胸膛匕首的手。

    “全杀了,一个不留。”

    百里无尘根本不在乎,张口淡淡的吩咐道。

    ‘噗通’一声,被刺穿心脏的男人,跌倒在厚厚的雪地上。

    最后听到的声音,却是兵刃出鞘,然后,鲜血飞溅在积雪上。

    “大人,都已经解决了。”

    那十二个精卫们的武器,都藏在他们手中的托盘上。

    转瞬之间,几十个没有反应过来的敌人,无声无息的死在了他们手中。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