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一章 春秋大梦
    慵懒的取笑,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藏在里面。

    四皇子龙云霄看了看龙轻寒一眼,眼神飞快的划过一丝阴郁。

    不过他隐藏得极好,除了他自己之外,倒是无人能发现。

    继续露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土霸王的形象,冷冷的看了龙轻寒一眼后,才低声说道。

    “再美的美人,也是属于父皇的。再说了,就是轮也轮不到我。”

    他的声音虽然低沉,但周围的人却是听得清清楚楚的。

    除了龙天昱依旧是一副八风不动的样子外,其他的几个人,却都心头,暗骂那家伙的虚伪。

    大家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谁还不知道谁心里那点花花肠子?

    老四打小就是个阴沉的性子,偏生又鬼得很,谁得罪了他,暗里憋着坏也要报复回去。

    长大了以后,他们同样被太子猜忌。

    而父皇又不让他们回自己的封地,只能委屈自己,在京中虚以为蛇。

    太子是嫡长子,自然备受宠爱。

    但是他们剩下的这些个儿子们,为了防止被太子跟皇后迫害,只能扯起各自的伪装。

    从小,谁不是受过良好的教育,可就连没有外祖家的有力支持,人也从未对皇位流露出一丝一毫觊觎之心的龙轻寒,都被迫当了十多年的富贵闲人。

    这些,都是拜皇后跟太子所赐。

    所以他们今天来,也是为了这么多年憋屈的自己,出一口恶气。

    “四哥就是这样,明明还比我大两年,却总是露出这些不成熟的样子。什么美人不美人的,除了七弟之外,我们的母妃,可都在宫中。”

    说话的是一个穿着紫色盔甲的高挑男子,那人长大深眼高鼻,有些异域的风情。

    因为他的母亲是别国献上来的礼物,所以在出身算是几个人当中,最为卑微的。

    但他的母亲又十分要强,因为是底层歌姬,所以很能拉下来脸面。

    身为六皇子的他,手中也有一些势力。

    但是跟这几位比起来,显然是不够看的。

    他也清楚,所以心思藏得再深,也只能肖想一二,却没有什么即位的希望。

    就在他已经放弃了的时候,太子公开造反。

    如果他可以趁乱让父皇将皇位传于他的话,这可能就是他这辈子,最靠近那个位置的时刻了。

    只是,现实比想象中更加艰难。

    即便如此,他也没有放弃。

    六皇子龙乔的一番话说下来,在场的其他几位皇子们,也都恰逢此时沉默了下去。

    即便是没有母妃的皇子,在后宫未必就没有牵挂的人。

    龙轻寒知道这是龙乔想要打压自己,可他并不生气。

    要是连这点东西都忍耐不了,如何能在皇后的眼皮底下掉花枪。

    展开嘴角,笑得如沐春风。

    “六哥果然孝顺,不如这一局你打头阵?”

    龙轻寒的话,怼的龙乔有些不耐烦。

    要是能打头阵的话,他还至于在这里跟他们磨牙么?

    冷淡的目光转到了龙乔跟龙云霄的身上,强大的威势与压迫力,自动让那两个人闭紧了嘴巴。

    因为他们都清楚,想要登上那个位置,现在他们最主要的敌人,早已经不是太子。

    而是那个,即便是千军万马当中,也依旧冷静自制到不似常人的三皇子,龙天昱。

    可惜,他们没有那个能耐,想在能依靠的,唯有他这个最大的敌人。

    心头憋着一股火,这种感觉,比在皇后的面前当个傻子被人耍还要让人觉得火大。

    “都别吵了,我来打头阵。”

    低沉而冷傲的声音,在这个冰冷的夜里,带给人的不仅仅是震惊而已。

    他们这边的主帅是他,对面的主帅,却不是太子那个草包。

    但如果想要达到他跟轻寒计划的目的,那么就需要他来拼杀。

    “那怎么行?三哥你可是这次的总指挥,万一你要是有个什么损伤,我们可怎么办?”

    最关心他的龙轻寒未曾开口,倒是龙乔强先阻止。

    不过他面上露出一副关系自己兄弟的样子,实际上,还不是怕龙天昱会先一步攻入皇宫?

    这样的话,他想要挟持皇贵妃,威胁龙天昱的计划,岂不是要泡汤?

    不过龙天昱却并不理他,只是龙轻寒露出了一副冷嘲热讽的姿态。

    “没看到现在皇宫被围得如同铁桶一般么?太子殿下可是有备而来,如果不是我三哥上的话,你们谁能,能拼杀进去?”

    龙轻寒不在意的瞥了他们那些人一眼,不过一向温和的目光,却是渐渐转冷。

    “咱们丑话说在前头,这一次太子逼宫造反,咱们可是来拨乱反正的。要是有人觉得,可以趁机做些什么的话,那未免也太天真了。不瞒各位,父皇还没有落到太子的手里。以太子的能力,尚且拿父皇的铁卫没有办法,我倒是不知道,谁还能有这个本事了。”

    龙轻寒虽未指名道姓,但他的话,却是实实在在的敲打着那几位。

    冷笑一声,龙轻寒也收起自己那副惯用的儒雅派头来。

    其实所有人都看错了他,他并非是一把风雅的君子扇。

    相反,他是一把淬炼于火山血海的长刀。

    不管谁冒犯到了他,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取下对方的首级。

    催动胯下的战马,走到了龙天昱的身边,与他并排而立。

    同样的黑色战马,同样的红色盔甲,同样的神情冷峻。

    周围的几位皇子们,不由得升起几分懊恼,而后,便是深深的忌惮。

    不仅仅是他们看错了,皇后,太子,以及那个被围困在宫中的父皇,只怕都看错了龙轻寒。

    若龙天昱为倾世名剑,清冷而锋利。那么龙轻寒便是乱世狂刀,只要出鞘,便可为祸世间。

    这一刀一剑,足可以稳定住大晋的江山,也足以让龙椅上的人安稳度日。

    可这把狂刀,如今却是坚定的站在了名剑的身后。

    他们互相扶持,是足以可以互相守住背后的莫逆之交。

    现在的他们,无不后悔当初为何自己的母妃,没有早早的抚养早就失去母亲的龙轻寒。

    他们二人合并,只怕江山,再也不会有他们的机会了。

    暗中咬牙切齿的几位皇子,却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

    即便是此时投降,以太子的气度,早已经容不下他们。

    要是此时退兵,龙天昱一旦即位,也会认定他们图谋不轨。

    如今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看来,他们真的不应该,图一时之快,就搀和到这种事情当中来。

    “这话说的,好歹我们也是的兄长,怎会不知道事情的轻重?”

    龙乔的面色表情几度变化,最后还是做出了一副,跟之前没什么两样的样子。

    龙轻寒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后,不再开口。

    “你们随我一同去,我在前,你们在后。各带两百精兵,随我出击。”

    兄弟间的交锋,并未影响到龙天昱。

    看了看皇宫的宫墙上,那些乌蒙蒙的声音后,眼神爆发出嗜血的火种。

    “所有违逆者,赶尽杀绝!”

    除了龙轻寒之位,其他的几个皇子,听得龙天昱的命令后,不由得愣了愣。

    赶尽杀绝?

    一股子挥之不去的寒意,从他们的心头窜起。

    不,龙天昱不是名剑,而是一柄魔剑啊!

    “杀!”

    手中长枪指向敌人的方向,龙天昱低吼一声,率先催马,化作一朵鲜红的炎焰,向皇宫的方向冲去。

    黑暗之中,他身上的鲜红格外亮眼。

    移动之间,身后立刻有两百不畏生死的精兵,与他一同化为急流,冲向了青灰色的大军。

    血花四溅,哀嚎遍野。

    龙天昱所率领的队伍,有着无往而不利的决心。

    反观太子一行人,因为主帅的指挥不利,早已经失去了先机。

    如今的他们,不过是纸老虎,区区两百精兵,竟然就杀出个豁口来。

    今夜的一切都注定不平凡,那些跟在龙天昱的身后,带着自己的人也跟着出来的皇子们,有些诧异的看着面前的一切。

    这...这也太逆天了吧!

    但夜色浓重,哪怕双方都举着火把,也无法完全照顾到。

    就在龙天昱率人冲进来的一瞬间,乌青色的洪流之中,一些人竟悄然的,被身旁的同伴,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趁着光线黑暗,那些人立刻撤离了刚才杀人的位置。

    而赤色与青色相接之时,他们以极快的速度,扒掉了自己身上,乌青色的军服,露出的,则是对面才有的暗红色...

    周围有骑兵出现,远看像是来压阵的,但是细细的观察,才能发现,每一个来杀敌的骑兵,大多都会在两军相交之际,从那些青灰色之中,挑出属于已方阵营的颜色

    双方合作,已方阵营的兄弟就会翻身上马。

    然后骑兵且战且退,直到到达安全的区域,再把自家兄弟放下马。

    如此这么来回反复,那些乌青色军服的人,要么是被杀了,要么是惶惶不安,生怕周围随时还出现这么一个由青变红的人,然后给自己的胸口来个对穿。

    不安,就会让人犯错,怀疑,在战场上会成为索命的毒药。

    因为想要活命,所以那些被鲜血骇破了胆子的乌青色士兵么,就会看准一个机会,对自己身边,丝毫没有防备的队友,刺出手中的刀。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