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章 无意破局
    “王妃,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如果天成公主真的对皇后下手的话,奴婢觉得,天成公主可能是想要等到两败俱伤之后,她再趁虚而入!”

    赵然是个聪明人,不过即便如此,当她想到这种可能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觉得心头有股子冷意在乱窜。

    林梦雅却摇了摇头,一副并不着急的样子。

    反倒是一旁的皇贵妃跟赵然,心里头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急的乱转。

    “不用这么着急,天成公主的心思成不了。我想她给皇后下的毒药,必定不是那么容易要命的毒药。而且天成公主,心思手段不少,少的,是能驾驭她这份野心的实力。我想她应该是看重了皇后中的某样东西,用文火来熬煮她母后的心血。这样的话,她才能坐稳那个位置。”

    天成的心狠手辣,她可是佩服之至。

    但有些事情冥冥中自有定数,比如说现在陛下身边的护卫,大部分都是她的人。

    只要她不想让天成见到陛下,那天成就完全没有办法见到。

    除非,她想要提前,跟太子的人翻脸。

    再者,虽说已经持续了一天一夜的拼杀,但她可以肯定,龙天昱的伤亡,绝没有看起来那么大。

    何况他们还留有后招,足可以制衡那一群老狐狸。

    所以不管天成从她母后的手中,到底得到了什么,就目前的行事来说,早已经失去了一举定乾坤的作用。

    但有些事情,她不得不防备。

    “赵姐姐,如果这一次再送菜过去的话,回收过来的餐具,尤其是皇后碰过的,你先都拿到我这里来。”

    林梦雅的心头,突然升起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他们上官家的人都是一样,可以为了利益,抛弃所有。

    皇后那个人看起来就是个不好惹的硬茬,如今即便是中了招,肯定是因为下手的是自己的亲女儿而没有任何的防备。

    她何不在暗中解开皇后的索命咒,然后坐看她们母女之间斗法?

    纵然天成公主可能会有自己的脱身之法,但上官东珠那个人,在宫中几十年不倒,其心思手段,早已经是个中翘楚。

    这场好戏,她当然看得。

    “是,王妃放心。此时奴婢一定能做到,时候不早了,奴婢也得告退了。”

    赵然行了礼,又如同来时一般,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林梦雅站在窗前,看着白苏送了赵然离开,心头却是不由得漾出一股子,她自己都没有想到的复杂心态来。

    她从前总是自以为足够了解母亲,但这一路上,母亲给她的惊喜,却足以让她一次又一次的,完善着那个在众人的眼中,堪称完美的形象。

    怪不得会有那么多人,会为了母亲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这样的女子,而且还是在那样的环境中长大,也足以傲立在世间,奇女子的首位了。

    至于她自己么?现代与古代融合的灵魂,本就是一个巨大的bug。

    世人不了解,但是她却比任何人都清楚。

    比起母亲来,她真的算不得什么。

    “从前我只听说林夫人是位妙手神医,如今看来,她的胸襟与能力,却是我等凡间女子,如何比之不上的。”

    德惠皇贵妃脸上带着慈爱的笑意,摸了摸林梦雅垂在肩上的柔顺长发。

    “我娘亲自然是位奇女子,但母妃也绝对不次于她呢。如果王公公不是母妃的人,那么就算是赵然再如何想要帮我,只怕也是有心无力。”

    林梦雅甜笑着扶着皇贵妃的手回到了床边,今夜虽然有无数人注定无眠,但她跟皇贵妃都必须要强迫自己睡着。

    只有如此,她们才能保持充足的体力,去应付明天的事情。

    “哦?你是如何得知,王公公是我的人的?”

    被人拆穿,德惠皇贵妃并没有觉得一丝一毫的不安。

    只不过,她觉得有些意外罢了。

    因为王公公是她多年来埋在陛下身边的一条暗线,就连锦月跟昱儿都不知道。

    怎的竟然,被一个丫头给识破了?

    “王公公肯定皇后那边的人,不然的话,陛下早就会把他给剪除了。但他也不是陛下的人,他对陛下绝对是尽心尽力,但他的忠诚,却绝不是属于陛下的。而且在陛下的面前,他曾经明里暗里的帮过我不少。如果他不是母妃的人,我倒想不出,谁还能在陛下的眼皮子底下,安插自己的人了。”

    其实这些都不是主要的原因,而是因为,陛下十分的信任王公公。

    以晋元帝的心性,他不可能轻易的相信任何人。

    所以王公公就显得尤为可贵,但获得晋元帝的信任也不容易。

    如果王公公是皇后,亦或是那些皇子的人的话,那么他早晚会露出马脚。

    唯一一个能够让王公公,即便是他幕后之人稍稍亲近一些,也丝毫不会引起怀疑的人,也唯有德惠皇贵妃了。

    虽然陛下不一定再那么热烈的爱着皇贵妃,但是对于这个,为了自己能受尽委屈,也依旧温柔娴静的女人,陛下绝对要比其他野心勃勃的女人更加信任。

    因为陛下比任何人都清楚,德惠皇贵妃,对他绝不会起歹心。

    而王公公作为他的心腹,自然是要比任何人,都明白他的心思。

    当他的心腹太监,可能对他最信任的稍稍亲切一些,按照道理来说,他也不会轻易的怀疑。

    何况以王公公跟皇贵妃的谨慎,只怕出这种纰漏的几率,很小。

    她也是在赵然离开之后,突然想明白了这个道理。

    纵然王公公了解赵然的个性,但其实王公公看似简单的安排,却把她们行动的危险性,降到了最低。

    如果他不是皇贵妃的人,又有谁人,能真正的在乎她们两个人的安全呢?

    “我知道此事早晚瞒不过你,但其实,王全也不算是我的人。只不过多年前,我们是旧相识罢了。既然你知道了,我也就不瞒你。有他在,天成那个丫头的计划也不会成功。只是梦雅,昱儿他们如今已经把整个皇宫给困死了。你当真不怕,太子他们会铤而走险么?”

    皇贵妃的脸上,现出隐隐的担忧。

    这两个孩子太厉害了,许多事情,她现在根本就看不明白。

    如果按照她的想法,昱儿应该速战速决,早早的攻入宫中,也省得太子的爪牙,总是环绕在她跟雅儿的周围。

    林梦雅轻柔却坚定的,把皇贵妃,给安置在了床榻上。

    取过锦月姑姑手中的梳子,温柔说道。

    “太子一族树大根深,想要连根拔起谈何容易。一旦我们放松了,难保他们会不会卷入重来。所以,我必须用这急火的法子,才能深深的挖出太子的根来。”

    不伤及根系,那棵黑心大树如何能完全的枯死?

    即便是以她,以皇贵妃为诱饵,她也要替龙天昱,铺就前往帝位之路!

    不过她会保护好皇贵妃的安全,不会让龙天昱,背上一辈子的遗憾。

    她保证。

    常年灯火通明的皇宫内院里,已经是一片黑暗。

    但在宫墙之上,无数举着火把的精卫,把宫墙的四外表,照了个如同白昼。

    衣着乌青色软甲的精卫,如同隐身在了黑暗当中。

    可再浓重的黑,都被那抹鲜艳的红色所击溃。

    红甲似火,纵然是在黑暗中,也依旧红的那般的骄傲。

    而在红色兵甲的最中央,几个骑着神骏的战马的男人,却是这一处火焰的火种。

    胯下战马漆黑如墨,神勇非常。

    那个男人,傲然如同天神般的俊美男人,身穿大红色的甲胄,像是一道刺眼的光,射入了对面,每个人的心之中,让他们因为这抹红,而产生强烈的恐惧,进而,每每短兵相接之际,对方都只会手软脚软的畏缩着,而他们,却气势如虹。

    只因为那红色军队的一方,有那个战神一般可怕,却又骄傲的男人。

    大晋的三皇子,正义的昱亲王,龙天昱。

    如今,因为有几方皇子的汇入,他们的势力,已经越发的庞大了起来。

    黑压压的一片,在那些还在做无谓挣扎的太子阵营来说,形成了极大的压迫力。

    饶是如此,他们也依旧坚挺。

    因为军令如山,他们只能这样,与为数众多的敌人,展开殊死的较量。

    “三哥,我看不如就攻进去吧。父皇还在那逆贼的手中,只怕这样下去,父皇的生命堪虞。”

    位于龙天昱身后,骑着一匹白马的急躁青年,舔了舔嘴角。

    他不过二十左右,身穿一身暗橘色的铠甲,只是因为没什么坐像,所以看起来有些吊儿郎当的。

    即便是在千军万马当中,也一副浑然不在乎的模样。

    只是那张脸看起来倒是跟龙天昱的冷峻,和龙轻寒的清俊不同。

    那张脸看起来就有些平庸,如果不是气质还算是高贵的话,就跟那些常见的世家公子也没什么两样了。

    但龙天昱跟龙轻寒都清楚,这样看似平凡的外表下,隐藏着的,却是蓬勃的野心。

    不然,今夜就不会在这里,看到他了。

    “四哥你怎么还是这副性子,难不成皇宫里,还有你心仪的美人不成?”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