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二十八章 母亲遗愿
    皇宫里面太子的军队,与外面龙天昱为主,其他几位皇子为辅的军队,又对峙了一天。

    夜晚如期到来,林梦雅咱在窗口已经快要一个时辰了。

    可屋子里其他人,也都明白她此时的担忧,所以并没有一个人,开口打扰她的沉思。

    “主子,送晚膳的人过来了。”

    刚才出去查看情况的白苏一回来,便低声跟林梦雅回禀。

    后者立刻明白她的意思,转回身来,脸上带着几分惊喜。

    “是谁送过来的?”

    白苏附在她的耳边,说出了让她等待了许久的那个人。

    “快请进来,记得,不要让任何人发现。”

    林梦雅叮嘱完,白苏立刻点了点头,轻手轻脚的出了寝殿的门。

    “是什么人来了,怎的让你这般惊喜?”

    实在是等待得令人心焦了,皇贵妃竟然走到书桌的后面,临窗画起了梅花。

    从前她就听说过,她的这位婆婆,那可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名门淑女。

    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别的女人没事干了,总喜欢绣个花,纳个鞋底子什么的。

    可看人家的爱好,多高雅,多有情调!

    林梦雅越看越觉得惭愧,好像她作为女人,在这个时空里,真的是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本事啊。

    “奴婢赵然,给皇贵妃娘娘请安,给公主殿下请安。”

    跟在白苏身后进来的,果然是那个,曾经在御书房内,帮过自己的大宫女赵然。

    德惠皇贵妃想来对她没什么印象,但因为是儿媳看重的人,所以态度也格外的亲切了一些。

    林梦雅哪里还舍得她跪,立刻就把人给扶了起来。

    “赵姐姐先前的帮忙,已经让我感激不尽了。如今你又来帮我们,这份大恩,我林梦雅没齿难忘。”

    赵然能来,必定是有事要跟她说。

    林梦雅也不傻,当然知道以赵然的身份,她带来的消息,必定是对她们十分有利的。

    不过,从小就长在宫中的赵然,对于这位前王妃,现任公主的真诚,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她只能揉了揉自己的衣角,才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

    “奴婢当不起公主的这声姐姐的,只是奴婢曾经受过林夫人的大恩。若没有林夫人,奴婢也活不到现在。所以,若是能帮上公主一星半点的忙,那奴婢便是死了也甘愿了。”

    赵然说的真诚,林梦雅跟皇贵妃是何等的人物,是不是出自于真心,一句话就能看得透彻。

    如今她们都相信了赵然的话,只是更让林梦雅觉得不可思议的是。

    仿佛冥冥之中有只温柔却有力的手在牵引一样,母亲从前做过的那些善事,都会化成善果,回报在她的身上。

    眼角有些微微的湿润,不过很快她就掩饰了过去。

    纵然是感动,纵然是要哭,她也想要等到这一切都过去后,才可以肆意妄为。

    现在,她必须忍耐。

    “林夫人她——当真是女中豪杰。我这等困于深宫的妇人,只觉得惭愧。当初林夫人如何被人毒死,我在宫中也并非没有耳闻。只是...惭愧啊惭愧。要是没有林夫人的话,又何尝会有我现在的好日子。”

    皇贵妃声音低沉,她是真的在后悔。

    如果当初她再勇敢一点,不整日里想着如何明哲保身的话,也许就能救下林家的那位夫人。

    想想这么多年,她连自己的真性情都不敢透露,可得到的却是什么?

    冰冷冷的皇贵妃之位,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被卷入了这无望的深渊当中。

    也许从前,她就不该任由着自己的性子,嫁到这吃人一般的深宫当中。

    “母妃不必如此自责,当初您在皇后的手下,苦苦挣扎已然的不易。况且当初我娘亲跟皇后的那些仇怨,不是您能阻止得了的。如果您当时真的搀和了进去。只怕现在,您跟我夫君,早已经化成了黄土。所以这件事情,您就不要放在心上了。”

    林梦雅侧过头来,笑容温柔,语气态度真诚无比。

    她是真的不怪德惠皇贵妃,因为她了解,世上有太多太多的事情,不是想管就能管的。

    从前她在现代的时候看西游记,总觉得唐僧那个家伙太多事了。

    坏事他要掺一脚,好事他也得去凑凑热闹。

    九九八十一难,有多少都是他自找的麻烦?

    西游记,与其说是取经纪录片,不如说是四个人行侠仗义的游记。

    但她后来才懂得,唐僧之所以敢这么做,是因为他的麾下,有战斗力爆表的齐天大圣,还有天庭关系户天蓬元帅跟卷帘大将。

    再不济,人家骑着的马,还是龙王的太子,神仙里的高贵帅。

    这样牛掰闪闪,神仙界都敢横着走的实力,什么破事乱事不敢管?

    所以,她立志要当一个唐僧那样牛掰的幕后boss。

    任何事,她只要挥一挥小手,便会自动有人跳出来给她摆平。

    但是在不能横行天下之前,她也只好夹着尾巴做人。

    所以,她是十分了解当初,皇贵妃无能为力的感觉。

    “好孩子,你总是如此宽容大度。以后,母妃定然拿着自己的命护着你。哪怕是那个臭小子惹了你,母妃也绝对会站在你这边!”

    德惠皇贵妃没想到这孩子竟然如同懂事,心中的愧疚,渐渐的转变成为对林梦雅更加浓厚的喜爱。

    她自己的儿子,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从前因为陛下的教育,昱儿那孩子虽然外表上看起来沉稳,但性子实在是太过阴沉了。

    别说是京都里面的那些名门淑女了,就连她这个当娘的,也总感觉跟他亲近不起来。

    锦月虽然跟他的关系也熟悉,但也总感觉隔着一座山似的。

    但是自从林梦雅入府之后,那孩子的心防,居然渐渐融化了。

    这一切,都是雅儿这丫头的功劳呢。

    看到她们婆媳之间的融洽,赵然也露出了笑容。

    眼神里有着欣慰,也有着惭愧。

    当初被夫人救下之后,她就一心想着如何要报答夫人的恩情。

    可碍于她的身份,这些年都没有什么机会。

    在看到林家小姐的婆婆,也如此喜爱林小姐之后,她总觉得自己悬着的一颗心,渐渐的也放了下来似的。

    “你们看我,人老了话就多。赵然是吧,你可有什么事情,要跟雅儿说么?”

    皇贵妃擦了擦眼泪,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因为放下了心结,赵然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

    “是奴婢疏忽了,差一点忘了正事。娘娘,公主,其实这一次太子举兵,并非是太子的主意,而是天成公主的意思。也是她,蹿腾了皇后参与此事。”

    什么?天成公主?

    这个消息,让林梦雅愣了愣神。

    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起兵造反不是太子的主意,而是天成公主那个女人的!

    “你是如何得知的,消息,可准确?”

    林梦雅抓住了赵然的手,压低了声音问道。

    赵然想了想,随后才说道。

    “奴婢因为这些年在宫中做事勤勉,又不喜欢拉帮结派的。皇后十分信得过奴婢,让奴婢掌管了御膳房。天成公主那个人,看起来有些天真无邪,实际上却是心狠手辣。从前御膳房有好几个小宫女摸不透她的脾气,后来被活活的打死了。奴婢为了不让那些小丫头们受害,所以每每都是奴婢亲自去送。时间长了,天成公主身边的人,对我的防范就低了。所以,我才能听到这些事。”

    赵然说的有道理,她在这宫中装聋作哑的活了这么多年,在公主跟皇后的眼中,赵然这样的人,不过是一个还活着的死人罢了。

    所以对待赵然,她们的防范可能会低一些。

    但是这个消息也未免有些太劲爆了,林梦雅一时都消化不良。

    她早就知道天成公主不是个安分守己的女人,但撺掇着自己的母亲跟哥哥造反。

    这事,可就干的不明智了吧?

    “她们没有跟你说,天成公主为何要如此么?”

    有些事情,林梦雅觉得说不通。

    且不说逼宫造反是有一定的危险性的,如果天成公主真的那么想要帮她的哥哥即位,那就把自己伪装一下,然后去刺杀各位兄长多好。

    “对了,出事以后,天成公主在哪里?”

    分析人心这件事情赵然虽然不擅长,但是打听这种事,还难不倒她。

    “我听宫人们说,自从出事了以后,天成公主就在皇后的宫中,未曾出来一步。而且...而且最近皇后宫中的饮食有些奇怪。从前都是奴婢们把坐好的膳食,直接送到一位贴身伺候皇后娘娘的姑姑手中。但是近日来,膳食都是在宫外,转交给的一位陌生的姑姑。奴婢好像在公主的寝殿内,见过这位姑姑几次。可公主最近几天,并未跟皇后娘娘一同用膳,所以奴婢,才觉得奇怪。”

    赵然心细如尘,所以有些事情她即便是嘴里不说,但心里却都装着呢。

    林梦雅也觉得有些奇怪,跟皇贵妃娘娘对视一眼后,后者的眼睛里,有跟她一样的疑惑。

    “按说如果公主觉得别人伺候的好,送给自己的母亲的,倒也不算是奇怪。但我在宫中多年,知道饮食之事大过天,绝对不会交给一个新人来做的。哪怕,她是自己的女儿送过来的人。”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