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二十七章 疯情狂爱
    “王爷息怒,我来这里,是为了助王爷一臂之力。”

    冯子蝶盈盈拜下,低垂的眸子里,还留有对林梦雅的疯狂嫉妒,以及对面前这个男人扭曲的爱意。

    “我不需要,来人,带她走。”

    龙天昱看都懒得看她一眼,因为雅儿说了,这叫无情的忽视。

    对于那些他不能给予回应的女人,最好是连面都不要见,才能断了她们不切实际的念想。

    所以对于冯子蝶,他现在只想找个人,把她丢出去了事。

    但没有想到是,那位冯小姐却是扑倒了的他的面前,泪水涟涟的看着他。

    “我知道在王爷的眼里,我是个不知羞耻,死缠烂打的女人。但王爷,子蝶是真的爱你,敬重你,所以才会做出这一番错事来。我自知罪孽深重,根本不配求得您跟林姐姐的谅解。但我是真的想要为你们做些事情弥补,还请王爷,能给我这个机会。”

    尽管她声情并茂的演着,可龙天昱却没有任何反应。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会轻易的相信恶人能悔改的人。

    犯了一次错,难保会犯第二次。

    但真的能改过自新的,也必定不是一般人。

    所以他能接受百里无尘,却并不会接受冯子蝶。

    因为他对百里无尘了解,而对于这个女人,他只有厌恶。

    “你改与不改,于我,于雅儿都无关。所以你不需要做出什么补偿之举,因为你伤害雅儿的举动,即便是以死谢罪,我也只会觉得太轻。况且现在,我跟雅儿,都没有那个兴趣要你的命。我从未信任过你一分,所以你也不用做出诸多姿态来,对于我来说,你不是仇人,只是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本王,从来不会让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去做任何事。来人,请冯小姐出去。”

    字字凉薄,从他冷清的薄唇之中溢出,却像是一柄柄钢刀,插入了她的心脏。

    那股子刺入四肢百骸的疼痛,让冯子蝶的脸,瞬间抽干了所有的血色与神采。

    这是他第一次跟她说这么多的话,可却让她的心,片片如刀割。

    强烈的嫉妒与不甘,此时已经完全的虏获了她的心神。

    铤而走险的大胆想法,让冯子蝶已经几欲疯狂。

    她一定要得到龙天昱,她付出了真心,这个男人就必须属于她!

    这样蛮横的想法,催使冯子蝶再也顾不得其他。

    袖口当中的物件捏的更紧,但是那双水眸当中,早已经没有了正常人的神色。

    “我知道了。”

    她低声说道,语气悲凉。

    “知道了就离开。”

    龙天昱的耐心,也被磨到了底线。

    对于这些女人,他一向不是个有耐心的男人。

    因为他这辈子,所有的耐心与柔情,都只给了那个坏丫头而已。

    “好,我会离开——但,也要带着你一起走!”

    电光火石之间,冯子蝶袖口抖动,一阵粉红色的薄雾,从她的袖口当中飞出,直直的扑到了龙天昱的面前。

    因为躲闪不及,那烟雾兜了龙天昱满脸,尽管他动作快,觉察到不对劲就闭紧了口鼻,但还是吸入了少量。

    也是因为如此,他的身体,才暂时僵硬在了座位上。

    冯子蝶抬起头来,原本还算是清丽动人的脸蛋上,此时却扭曲得厉害。

    尤其是那双眸子,癫狂得不似人。

    “别怕,夫君。这不是什么毒药,这个不过是能让我们两个,欢好恩爱的良药。”

    冯子蝶的声音,温柔得似乎能渗出水来。

    那只手,也大着胆子,第一次摸向了她渴望已久的俊脸。

    她做梦都想有一天,能够亲自以指为笔,描绘他的眉眼。

    可她的手,还没有落在他的眉宇之上,一只大手,便用力的捏住了她的手腕。

    “你在找死。”

    被一个女人暗算,而且还是两次。

    冯子蝶自以为的手段,却真的触碰到了龙天昱的逆鳞。

    还没反应过来,冯子蝶就被龙天昱扔到了不远处。

    无所谓的掸了掸自己的衣角,龙天昱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

    “来人,把她们两个押到后院,生死由天。”

    他不在乎杀人,更不会在乎这两个女人的生死。

    但雅儿既然说要饶了冯子蝶的命,他自然是要让她得偿所愿。

    现在这样的情况,能不能活下去,端看个人的运道了。

    “不!你们放开我,放开我!龙天昱,你既然不要我,为何不亲手杀了我!别忘了,是我让人绑了你的女人,现在她早已经让我的人给杀了。你不恨我么?你应该恨我才是,杀了我,杀了我吧!”

    早有兵士应声跑过来,想要拖那两个女人下去。

    佟姑娘倒是个有眼色的,知道抗不过去了便束手就擒。

    可冯子蝶却完完全全的疯了,她匍匐在地上,用力的躲开那些臭男人的手,眼睛却是一片血红的,盯住了那个坐在首位上的男人。

    既然这辈子不能得到他的爱,至少,也必须得到他的恨!

    因为那样,自己才是独一无二的,跟林梦雅一样,成为他心里的女人。

    “杀你?你配么?再告诉你一件事,我一向不喜欢浪费力气去记住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尤其,是女人。”

    龙天昱出奇的冷静,甚至于,连被人暗算的愤怒也未曾见到过。

    冯子蝶终于停止了她的动作,愣愣的趴在那里,就连被人拖走,也全然没有了感觉。

    他...他真的好无情!

    从前她跟父亲闹翻,一定要坚持嫁给龙天昱的时候,父亲就说过,那个昱亲王是个别样冷酷无情之人。

    自己的性子,跟他在一起,必定会受些委屈。

    但她一直认为,除了她之外,再没有其他人,能配得上她。

    那个女人虽然在大晋算是出身高贵,但是跟她比起来,又算的了什么?

    可她今天才意识到,那个女人即便是什么都没有,却拥有她渴望而不可及的东西。

    那便是龙天昱的真心,只要有他的真心在那个女人的身上,即便是自己把心捧到他的面前,他也不过会弃之敝履。

    她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如果,是她先遇到他的话,也许现在,陪在他身边的那个女人,就会是她了。

    她与林梦雅之间,无非只差了一步而已。

    而一步,便是咫尺天涯。

    不管冯子蝶心里如何想,此刻的龙天昱,却从胸口处,拿出了那枚,缝的歪七扭八和荷包。

    神色越发的和缓了下来,那媚药其实真的已经扰乱了他的内息。

    但也仅仅是一瞬而已,因为他感觉到贴在胸口处的那个荷包,竟然散发出淡淡的香味。

    那是一种,既不像是什么花香,也绝非仅仅是某种药香的味道。

    淡雅温柔,就像是他的雅儿。

    而随着那股香味的飘散,他的手脚也终于恢复了知觉。

    看来,是雅儿又让他躲过了一劫。

    叫他如何,不爱她呢?

    提起自己的爱人来,龙天昱知道自己总是羞于把那句话宣之于口。

    但两个人的恩爱缠绵,他相信雅儿一定懂。

    虽然两个人有的时候,想的事情南辕北辙。

    可真的到了节骨眼上,她的想法,总是能跟自己,保持惊人的一致。

    也许,这就是传说当中的,心有灵犀,天生一对吧。

    “还好,你没中了那女人的诡计。这药名叫三千佳丽,再厉害的男人闻了,也只能变成块石头,任由别人摆布。”

    清狐不疾不徐的说道,他的鼻子灵敏得很,特别是这些脏东西,没有能逃得过他的眼睛的。

    “你倒是很清楚?”

    站起身来,全身的血液也循环开了。

    龙天昱只是下意识的说道,却看到清狐的脸上,绽开了一抹苍凉而悲怆的笑容。

    “如何不清楚?当初这些手段,我都领教过。龙天昱,你知道为何天下人之中,我清狐独独看不上你们龙家的男人么?”

    纵然现在说起来,早已经没有了当初的字字喋血。

    但龙天昱站在男人的角度上,却知道清狐说出这话来,心头到底掀起多少,那人想要拼命隐藏住的伤口。

    “你可以亲自为自己报仇,谁做下的孽,便由谁来承担。”

    良久,龙天昱才冷冷的吐出这句话来。

    清狐看着他,却苦笑着摇了摇头。

    “你跟我那小丫头,果然是一模一样。也许我这辈子,做得最对的事情,就是为了你们两个人而活吧。”

    一向嬉笑怒骂,仿佛世间万事都不放在心上的清狐,此时此刻,却像是一只,被人虐伤到遍体鳞伤的兽。

    孤独而敏锐,哪怕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凶狠,却再也找不回,虎啸山林称王称霸的骄傲与尊严了。

    龙天昱看着那人勉强撑起来的背影,同为男子的他,现在也只能停下脚步,保持沉默。

    雅儿说的对,有些人天生就不需要别人的安慰。

    因为他们会把被人施加到自己身上的痛苦,千百万倍的偿还回去。

    清狐,早晚有一天,会用仇敌之血,洗刷掉他曾经的耻辱。

    抿着嘴,龙天昱看着桌子上的几封密信。

    这远远不仅是一场夺嫡之战,有太多太多的人,把自己一生的荣宠,威望,甚至于生死,都投入到了这场大战当中。

    所以,他只能赢,决不能输!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