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二十五章 心怀不轨
    大宫女话里有话,林梦雅还想要追问之际,却是因为已经到了之前她们藏身的小院。

    在白苏跟大宫女的掩护下,两个人迅速的回到了小院。

    虽然外面天寒地冻,但因为有林梦雅身上的棉衣和斗篷的缘故,那两个小宫女睡得倒是安稳。

    虽然之前在雪地里面打了滚,但在陛下的屋子里头,棉袄也已经被炭火熏干了。

    白苏解开了俩个姑娘的穴道,又安抚了两个惊慌失措的姑娘几句,嘱咐她们万不可声张后,又暗地里护送她们离开了。

    那张白色的斗篷,在雪地上是极好的保护色。

    林梦雅小心翼翼的藏身在角落当中,胸口处是晋元帝给她的密旨,但是脑子里,想的却是那位大宫女的话。

    不知道为何,她总感觉,那位并不平凡的大宫女,还会跟她相见。

    身边有轻微的脚步声传来,林梦雅立刻机警的躲在角落当中,直到看到是去而复返的白苏后,这才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人都送回去了么?”

    白苏点了点头,那两个小宫女还算是机灵。

    而且等到她们到达御膳房的时候,那位大宫女,早就已经悄悄的安排好了一切,无人怀疑。

    “那位姐姐说,太子虽然封锁了宫中,但宫里那么多人,终归是要吃要喝。而且太子特别交代过,除了中宫之外,只有咱们宁庆殿,一定要优待。”

    闻言,林梦雅只是挑了挑嘴角。

    太子心里怀揣着春秋大梦,只是这胆量,实在是不够大。

    怕也真是相信了她那一番胡诌,俗话说的好,有其父必有其子。

    这一对父子都是一个样,自以为聪明,自以为把所有人的心思,都揣摩得清清楚楚。

    殊不知,世上最难掌握的,便是人心。

    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到了宁庆殿,刚进屋子,德惠皇贵妃就疾步走了过来。

    拉着林梦雅冰冷的小手,不放心的上上下下的打量着。

    “你这孩子,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外面这样兵荒马乱的,伤了你可怎么好。”

    皇贵妃的脸色有些苍白,屋子里银炭燃烧得正旺,倒也不冷,想来是担心她的缘故。

    林梦雅笑了笑,脸上挂着几分歉意。

    “让母妃担心了,不过这皇宫,对我们来说,还算不上什么龙潭虎穴。只不过我出去的这段时间内,可曾有人上门?”

    婆媳两个相携到了内殿,里面除了正在煮茶的锦月姑姑之外,却也没有了别人的踪迹。

    想必,她们跟林梦雅带来的人一样,隐藏在暗中保护。

    其实除了内殿之外,宁庆殿内的其他房间,也都备下了炭盆。

    这样既不会冻坏了他们,也方便这些人就地隐藏。

    林梦雅很爱惜自己的力量,那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她可做不出来。

    “哪里还有什么人来呢,对了,其他宫苑内的情况如何?特别是贤贵妃,她跟咱们一样,跟皇后最是不对付的。如今我只怕,她会遭了毒手。”

    德惠皇贵妃眉头紧锁,深情之中也带着深深的担忧。

    她之前是得了这俩个孩子的暗示,所以才有所准备。

    但为了保证计划的安全,她却并未告知其他人。

    “太子应该暂时不会动任何人,胜负尚且未定,现在参与进来的,大多都是太子跟王爷的人手。如果太子敢肆意屠杀后宫众人,届时他举国皆敌。这个皇位,他也是做不稳当。”

    从太子对她,跟对陛下的态度里,林梦雅就已经看出一二来。

    太子想要逼宫,但更想要名正言顺。

    因为他本就是太子,至少在他自己的心里面,下一任的皇帝必须是他。

    所以他早一点晚一点的登上那个位置,也不会有人强烈反对。

    何况现在,还有‘那些人’都在暗中观望。

    他们打得算盘倒是精明,左不过是他们龙家人自家的事情。

    只要谁最后赢了,谁便是正统,他们也就承认谁了。

    果真是人老奸马老猾,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习惯,倒是一点都没变。

    “那就好,那就好。不知道昱儿那边怎么样了,但愿他跟轻寒,安全无忧。”

    得了林梦雅的话,德惠皇贵妃这才安下心来。

    坐在软塌上,不停的默念着佛经。

    不知不觉中,天色渐晚。

    林梦雅也暂时没什么可做的,只能坐在床边,出神的看着外面的一切。

    大雪依旧下得十分起劲,窗下早已经积了半人高的积雪了。

    但愿,天遂人愿。

    “这鬼天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距皇宫不过几里地的一处宅子,也不知道是哪位大人的府邸,但现在已经被龙天昱他们临时征用。

    大门跟外墙被破开,不停的有身着红色轻甲的兵丁进进出出。

    偌大的院子,如今倒活像是个土匪窝子。

    龙轻寒一身暗红色的盔甲,倚在短墙的旁边怒骂道。

    “你就知足吧,如果不是有这天降的防御工事,你以为太子放在外面的那些援兵,能这样迟迟不能到达么?”

    同样身着盔甲的清狐,忍不住白了那家伙一眼。

    换下了他惯穿的长衫长袍,那样清瘦的风姿,即便是穿上了盔甲,也总能透出一股子独有的风流的气质。

    但并不会让人觉得男生女相,倒是有种清冷的威慑力。

    他对龙家的汉子们,一丁点的好印象都没有。

    不过是碍于自家丫头的关系,才不得已对龙天昱言听计从。

    其他人嘛,门都没有。

    “啧,我只不过是感叹一下。你这人倒怪,我说一句,你总有十句八句的来顶我。信不信我告诉我三嫂,让她来教育你。”

    身穿盔甲的龙轻寒其实也不过是在嘴硬而已,平常贵公子一般的模样早已经消失不见。

    那盔甲虽然好用,但是重量却不轻。

    一天的拼杀下来,他的体力早已经严重的透支。

    那张身材飞扬的俊脸,如今也是眼圈乌黑,憔悴了不少。

    他之所以要坚持站在雪地里,而不是进屋围着暖炉,就是怕精神一旦松懈下来,会延误战机。

    因为现在,这一场夺嫡之战,才刚刚开始。

    “别忘了,你三嫂是我的亲妹子。”

    清狐呲了呲牙,那明晃晃白惨惨的牙,让龙轻寒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你的伤不要紧吧?可别死了,让我家丫头守了寡。”

    唇枪舌战获得胜利的清狐,走到屋子里,冷声说道。

    大宅内的门也四开大敞,独独有那么一位衣着鲜艳的男子,坐在首位之上。

    鲜红色的盔甲明亮,如同燃烧于雪地上的熊熊怒火。

    不管什么样的黑暗与冰冷,都能被他焚灭于无形。

    男人的五官俊美冷酷,纵然面色苍白,却也不会让人,轻易的小觑了去。

    尤其是那双,如同深潭般幽深的黑眸,总让人会不自觉地,臣服于他。

    挑起眼睛,淡淡的看了清狐一眼。

    后者即便是再不情愿,也得退出大堂。

    “没事,这件事,不要跟她说。”

    龙天昱的声音低沉而嘶哑,为了让这场戏更加逼真,他受了一点伤。

    但都避开了要害,如今也是没什么大碍。

    手中捏着其他几位皇子送来的书信,眸子微微眯起,散发出危险的光芒。

    看来雅儿所料不错,这些人都没安什么好心。

    只怕他们前脚刚打入皇宫之中,后脚就会有人,冲入父皇的书房,胁迫父皇写下退位的圣旨,然后展开新一轮的厮杀。

    这样对于他来说,就毫无意义了。

    所以,他必须要等一个万无一失的机会。

    “给几位皇子都回一封信,说我的部众已经战斗了一天一夜,实在是人困马乏,不得不休整。如果他们想要先攻进去,那他们请便。”

    龙天昱丝毫不在乎的,把那几封冠冕堂皇的信,都扔在了火盆里。

    眼神里透出一时嘲讽来,看着橘红色的火苗吞噬了那些虚假,丝毫没有露出任何的惋惜。

    先前太子的人来势汹汹,大部分的战斗都是他的人在顶着。

    那些皇子们,不是姗姗来迟,就是说自己的兵员不足,所以只能在后面压阵。

    如今太子风头被挫,龟缩在皇宫当中不敢出来。

    他们就开始这样摩拳擦掌,还想把他当剑用。

    难道,以为他是傻子不成?

    “是。”

    跟在他身边的依旧是林魁,不过此时他也换下了那身侍卫的打扮。

    他本就出身军中,如今盔甲上身,却是比任何人都要合适。

    只是京都之中,因为这一次的内乱已经满目疮痍。

    许多人都没来的及逃走,现在只能缩在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幸好王妃之前早有准备,在院里皇宫的京郊,安排了不少的宅院。

    那些院落宽敞又不起眼,最绝的是,院子里跟屋子里,都已经被挖空了。

    地下的密室,可以藏不少人。

    所以他们在举事之前的几天,就已经疏散了不少,在皇宫附近的人家。

    没想到,王妃不仅足智多谋,就连这些事情也是考虑周全。

    他们这些知道内情之人,无一不佩服惊叹于王妃的善心。

    看来,王爷才是最聪明的那个人,茫茫人海当中,也唯有王爷,才能慧眼识珠,就这么认定了王妃殿下。

    心头这么想着,脚步却不停。

    吩咐了几个传令兵拿着书信去各家回禀,刚想回去复命,却被身后,一道声音叫住。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