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二十四章 求得密旨
    一只耳朵被封锁,四肢都被捆绑住的老猫,还有什么可惧怕的?

    “只有天昱么?果然,果然是这样!”

    老猫,不对,应该是老龙同志脸上现出一片悲凉。

    显然是哀悼自己,已经是穷途末路的境遇。

    林梦雅的面上也是一片悲戚的神色,一时间暖阁内,越发的愁云惨淡。

    “陛下还是不要过于伤心了,我想,太子发难事发突然,几位在京中的殿下,必定是毫无准备。起先昱亲王也是不知情的,要不是因为殿下每日都去兵部衙门商议事情,只怕也会被太子暗害。”

    林梦雅神色有些庆幸,好像龙天昱真的是死里逃生一般。

    她知道那条老龙绝不会轻易相信她的话,但她说的一切,从面上看都是真的。

    龙天昱每天去兵部衙门是晋元帝的旨意,他‘突然遇袭’后来带领大家‘浴血突围’也是真的。

    而且场面做得十分的逼真,龙天昱的近身侍卫‘死伤惨重’。

    就连他本人,也受了看起来很严重的伤。

    至于后来发生的事情,兵荒马乱的,谁又能查的清楚明白?

    谁又能知道,那些原本已经死伤了侍卫们,在过后又龙精虎猛的,投入到了跟太子逆贼战斗的队伍当中。

    所以,林梦雅敢在晋元帝的面前瞎掰,也就是笃定了晋元帝绝不会知道事情的真相。

    事后不管他找谁人来询问,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那些留在京中,即刻就声援了龙天昱的皇子们,谁又敢说自己提前得到了风声?

    除非,那个人想当下一个,被陛下除掉的皇子。

    “那个逆子!他,他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除掉朕,想要除掉他所有的兄弟,登上皇位么!”

    晋元帝气怒攻心,头上的青筋暴起,显然是气到了极点。

    大手用力的捶在了桌子上,仿佛不知道痛苦一样。

    王公公脸色一变,立刻跪在了陛下的身边,苦苦哀求着陛下息怒,不要气坏了身体。

    就这么半刻中之后,晋元帝好像是苍老了不少,徒劳的靠在椅子上,面色阴沉得可怕。

    林梦雅并不觉得,他这是在假装。

    因为这位陛下,对那些觊觎他皇位之人,向来毫不留情。

    但是今天,造反是他的儿子,这也并不是他最生气的地方。

    之所以晋元帝会气个半死,是因为他发现,之前那些对自己忠心耿耿的人,仿佛一夜之间变了嘴脸。

    先前在长街上,如果不是他还有剩余的暗卫拼死护卫的话,只怕他就被那逆子安排的人,给削去了首级。

    不过他也并不清楚,救他的人,都是眼前这个小女人的手笔罢了。

    “陛下息怒,现在我们虽然暂时处于下风。但太子一行人,名不正言不顺,终归会失败。陛下只需要再耐心等待,我相信王爷,一定会拼死救驾。”

    林梦雅也跪在地上,颇为激动的说道。

    在她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晋元帝的眼神里,闪过了一丝光芒。

    不过很快,就被他消弭于无形,除了他自己之外,没人能觉察得到。

    “咳咳,朕老了。这个皇帝做不做都不打紧,但决不能落在那个逆子的手中。好孩子,快起来吧。你现在的身份是临天国的公主,那逆子轻易不敢动你。朕无能,没办法护佑你的平安。但要是那逆子真的阴谋得逞,你也万不可跟他硬碰硬。凡事,都要挣得一线生机。”

    晋元帝这话说的又慈爱又无奈,那张意气风发的脸上,早已经被愁苦所掩盖。

    林梦雅伏在地上,硬是把自己的眼睛里逼出几分湿意来,但是心头,却比任何人都清楚。

    晋元帝想要利用她,而她,又何尝不是在算计利用晋元帝呢?

    “陛下,您万不可说这样的话。晋国是我的故国,我生于斯长于斯。如今看到我大晋变成这样,更是心如刀绞。只是临天虽是我外祖家,但如果我不管不顾的引人进来,只怕会引狼入室,便宜了别人。臣女无能,不能为我主分忧解难。”

    林梦雅言辞恳切,一番话更是道中了晋元帝的心。

    在他的心里头,不管林梦雅的身份变成如何,大晋于她来说,都是故国难离,她的心思也必定是会偏向于大晋的。

    如今林梦雅的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他自然也是信了几分。

    “好,不愧是林家的女儿。是朕对不起你们林家,如果这一关过了,朕一定会好好的补偿林家!”

    开空头支票收买人心,林梦雅觉得,晋元帝真的可能把她当成傻子了。

    不过她面上的表情越发激动,一双美目之中,盈盈充斥着湿意,还有万般的决绝与忧愁。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我林家没什么可冤枉的,陛下若有吩咐,林家必拼死做到。”

    重重的一个头磕在了地上,此时的林梦雅,绝对是一副忠臣良将的模样。

    晋元帝表面看起来十分为难,但内心还是不免有几分得意。

    看吧,他最是了解林家人。

    只要几句话,便可以再次哄得他们为了自己,赴汤蹈火。

    但同时,他又是多疑的。

    想了又想,才在龙案上,写了一封信,盖上了自己的玉玺。

    随后把信纸,放在了棕黄色的信封里,又封上了火漆后,方才让王公公,珍重的转交给了林梦雅。

    “孩子,那逆子想要的是这个江山。但即便是他除掉了朕,这个江山也不会让他坐好。这封秘旨你带在身上,若真的国破家亡,你就带着这封信,去找你父亲的旧部。他们自会知道该如何做,朕要让那些乱臣贼子们,谁也不能如愿!”

    晋元帝发了狠,那双方才还慈爱的眉目,此刻竟然有些隐隐的狰狞。

    那是一种被人背叛后的疯狂,尤其是他这种骄傲的人,更是绝不会允许这种背叛的发生。

    林梦雅并未立刻接过来,只是垂下一双泪眼,深深的摇了摇头。

    “这东西臣女不能收下,陛下是真龙天子,自有上天眷顾。这东西放在臣女这里也用不上,还请陛下,收回成命耐心等待。”

    林梦雅当然知道,这封密旨里面,会写着什么样的内容。

    可以说,她今天跟着白苏一起冒险,为的就是这东西。

    但此时,要是她痛快的收下了,反而会引起晋元帝的怀疑。

    再三的推辞,甚至于林梦雅以死威胁,晋元帝也没有收回去。

    反而软磨硬泡的,让她把这封密旨收下。

    依旧是随着来时的那些送膳的宫女们离开,外面吃饱喝足的精兵们,也没有再为难她们。

    外面的风雪依旧,她们来时的足迹,都已经被悄然泯灭了。

    低眉顺眼的跟在众人的后面,但那位临危不惧的大宫女,却渐渐的落在了后面。

    “跟着奴婢的那两个婢子,不知贵人可给安置妥当了?”

    声音低沉却带着该有的恭敬,但大宫女的称呼,却让林梦雅有些暗暗的心惊。

    一双眉目若有所思的转了转,看来宫里头,还是有些明白人。

    什么事情,都逃不过这些人的眼睛吧。

    “你放心,她们不会有任何的损伤。一会儿我就会把她们换过来,但还请你多多担待,不要让她们再处险境。”

    听得她这么说,那位大宫女好像是松了一口气。

    娴静端庄的脸上,也难得柔和了一些。

    “贵人说的是,她们原本都是好人家的出身。只是命不好,才进了这个宫中,成了伺候人的奴婢。贵人是做大事的人,如果舍了她们的性命也是应该。如今贵人手下留情,也是她们的造化。贵人放心,她们两个是奴婢的同乡,今日的事情,绝不会再有人知晓。”

    因为有来往巡逻的精卫,所以两个人都是低着头说话。

    林梦雅乘人不备,侧过脸来,细细的看了几眼这位大宫女,心头却是被她的几句话,给触动了。

    能在这个时候还能进出御书房,说明她不是太子的人,也不是陛下的人。

    原本她以为此人是龙天昱安排进来的暗桩,但是刚才大宫女的反应,显然也不像是。

    也许宫中,总会有她们这样,明明身不由己,却总是力所能及的,想要保全别人的聪明人吧。

    皇宫给她的记忆都不太好,不管是在大晋,亦或是临天跟烈云。

    似乎这个全天下最为尊贵的地方,总是充斥着让人紧张不安的气息。

    但今天,在这个注定冲满了动荡与血腥的雪天,这位大宫女,却让她感受到了,一丝丝的暖意。

    “人人生而平等,其实我也不该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随意的利用他人。这位姐姐,梦雅多谢你的提点。以后,必不会忘记你的善行。也愿你,种善因得善果。”

    林梦雅偷偷的伸出去自己的手,跟那位大宫女飞快的握了握。

    那微凉的指尖,跟它们的主人一样,愣在当场。

    勾唇浅笑,现在的她一无所有,可心口处,都是这个女子,带给她的温暖与善意。

    似乎是感应到了她的真诚,那位大宫女有些局促的低下了头,捏了捏衣角。

    向来是没有想到,这位贵人,居然会跟自己说这番话吧。

    “贵人是个真正的好人,所以请贵人万不可掉以轻心,以免有的人,会狗急跳墙的伤了您。”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