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二十三章 冷情君主
    领头的精兵谨慎的看了看她们,又命她们一一把食盒打开,仔仔细细的查验过里面的食物后,才让她们一个接一个的进去。

    “等一等,这两个,是怎么回事?”

    白苏站在林梦雅的身后,此时两个人的身体,同样紧绷了起来。

    小手暗中握紧了食盒子,面上却越发装出一副惶恐不安的感觉。

    “大人,雪天路滑,她们两个是御膳房新进的小宫女,脚底下没留神就摔了下。回去,奴婢定会责罚她们。”

    还是领头的大宫女镇定,立刻开口解释。

    又呵斥了她们两个几句,林梦雅跟白苏,适时的做出一副惶恐不安的样子,负责在门口检查的精兵看着她们两个,头发都湿漉漉的糊在脸上,也不敢擦的怂包模样,心头那一点点的疑惑也消除了不少。

    翻过手来,却夺下了前面一个宫女手中的食盒。

    林梦雅她们刚才看得清清楚楚,里面是一壶温在小铜盆里的酒。

    那宫女下意识的想要夺回来,刚才替她们解围的那位大宫女却是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小宫女的手。

    “天寒地冻,各位大人值守也是辛苦。阿宁,把你手中的那一道羊肉锅子留下给各位大人暖暖身子。”

    那位拿着锅子的小宫女立刻照办,值守的精卫们看到她们这般懂事的孝敬,咧开嘴笑了笑。

    但也仅限如此,更过分的事情,只怕他们目前是不敢做的。

    “好了,你们快点送进去,陛下等得急了,你们也担待不起。”

    林梦雅特意留心看了一眼这位大宫女,她在这个皇宫里待了一些时日,各方势力也算是见了不少,只是这个人物,她觉得有点眼生。

    虽然那位也是做寻常的宫女打扮,可是一张脸却跟其他人有些不同。

    能在宫里伺候的女子虽然称不上各个都是美人,但至少也是眉清目秀。

    比如说那位大宫女,她的模样还算是周正,但是最挑人的却是那股子镇定自若,临危不乱的气质。

    似是感受到了有人正在打量着她,那位大宫女回过头来,只是淡淡的看了站在最后面的她们一眼。

    只一眼,并未声张,也没有什么眼神上的交流。

    但林梦雅知道,其实自己跟白苏,早就已经被那人给识破了。

    低下头来,嘴角漾出一抹玩味的笑意。

    有意思,看来这位大宫女,果然不简单。

    “陛下,奴婢们是来送膳的。”

    进了御书房的大门,走到东暖阁的门口,大宫女恭恭敬敬的说道。

    过了一会儿,里面才传出声音来。

    却是在陛下身边,近身伺候的王公公,探出头来看了看。

    确定只是来送膳的宫人们之后,才冷着一张脸,自宫女们的手中,接过食盒子来。

    马上就轮到了她跟白苏,这两个人倒也镇定,低眉顺眼的把食盒递到了王公公的手中,后者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林梦雅突然觉得,能在这宫中生存的,必定都是演技极佳的影帝跟影后。

    不然的话,只怕会活不过三天的。

    “那两个,怎么是空着手来的?”

    王公公站在门口,语气不善的问道。

    那双精明的眸子,溜溜的落在了被抢走食盒宫女的身上。

    哪怕现在他跟他的主子,都已经成了笼中鸟,可过去的积威犹在。

    两个小宫女立刻跪倒,一个头磕在了地上,口中柔柔弱弱的喊着恕罪、饶命。

    “是奴婢的疏忽,请公公责罚。”

    关键时刻,那位大宫女并未忙着脱卸责任。

    王公公的意味不明的眼睛,又转到了大宫女的身上。

    他是何等的人物,这些事情又怎么可能瞒得过他。

    只是现在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那些狗奴才,总以为他们的主子能赢似的。

    当下有些无奈,又要些愤怒的挥了挥手。

    “以后你们也长点心思,唉,算了。除了她们两个留下来伺膳,其他人都下先去吧。”

    王公公看起来心情很遭,所以也是貌似无意的,点到了林梦雅跟白苏两个人。

    “是,你们两个一定要当心,万不可冒犯了天颜。”

    大宫女行了礼,又嘱咐了她们两个几句之后,便带着剩下的宫女离开了御书房。

    林梦雅偷看那人的背影,心头却是在盘算。

    现在这种情况,这位大宫女还能自由出入,只怕是个厉害的人物。

    只是不知道,那人的忠心,究竟是给谁的。

    “你们两个给咱家仔细着点,要是拂逆了陛下的意思,小心你们的命。”

    即便这里只剩下他们三个了,可王公公却依旧没有露出任何的破绽。

    林梦雅跟白苏唯唯诺诺的点头,正像是两个战战兢兢的小宫女。

    跟王公公一起提着食盒,跨入了东暖阁的大门。

    这里,曾经是大晋最重要的头脑。

    凡是大晋的子民,莫不把这里当成神仙洞府来顶礼膜拜。

    可现在,这个地方却冷冰冰的,灰暗压抑的光线,让人的心情,也跟着急速滑落。

    而晋元帝,那个昨天前,还意气风发的帝王,此刻却精神萎靡的,瘫坐在宽大的书桌后的龙椅上。

    龙家人的外貌,一向是十分的出色。

    她那个夫君已经是世间罕见的极品美男,不然的话,也不会勾引得各色美女们,为了他要死要活的。

    但龙天昱身上的一切,有一半都是从这个男人的身上遗传下来的。

    所以,纵然晋元帝已经年过五十了,外貌倒是跟三四十岁的人差不多。

    是那种又尊贵,气质又霸道的美大叔的形象。

    要是放到现代,绝对是小姑娘们,哭着喊着要扑倒的类型。

    但现在,哪怕他依旧身穿着龙袍,依旧坐在皇位上。

    可人,却早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风采。

    像是一颗,完全失去了光彩的宝石。

    林梦雅心头,不由得升起一股惋惜之情来。

    片刻之后,又被她给强行驱散了。

    因为晋元帝能有今日的遭遇,完全是他自己自作自受。

    那句话说的好,自作孽,不可活。

    “陛下,公主来了。”

    一进暖阁里,王公公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连忙接过林梦雅跟白苏手中的食盒子,快步的走到了晋元帝的身边,低声说道。

    “嗯,她来了么?”

    晋元帝的声音有些有气无力,那双一直微合的双眼慢慢睁开。

    在看到面前的林梦雅后,也只是略微的苦笑了一声。

    “孩子,让你看到不该看的了。”

    只一句话,就让林梦雅明白了他的意思。

    心中冷笑了一声,但是面上,却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来。

    “陛下,他们怎么敢——”

    后半句话,被晋元帝的叹息声打断。

    “唉,朕这个皇帝,当真是有眼无珠。那逆子早就已经存下了忤逆的心思,朕却念在父子的情分上,多番对他手下容情。可那逆子,却觊觎朕的江山!”

    这句话说完,晋元帝已经是气得青筋暴起。

    想来太子的谋逆,真的是插入了这位帝王的心中。

    林梦雅对他,却再也生不出半分的同情来了。

    太子如何不好,却也是他这个父亲教出来的。

    也许当初,陛下册立储君的时候,的确是受到了那些世家跟老臣们的胁迫。

    但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在于他想要稳固自己的江山。

    为了他的江山,他可以暗中纵容他的妻子,谋害忠臣之妻。

    为了他的江山,他亦可以不在乎自己心爱的你女人,心爱的儿子,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陷害。

    也是为了他的江山,他甚至可以示弱,被他的妻子儿子联手囚禁,也要在暗中积蓄力量,然后重新夺回江山的控制权。

    也许,为君者的确是需要大智慧与惊人的魄力。

    但他对自己跟妻儿都能这般无情,那么对待他的江山,他又能牺牲到哪一步?

    说到底,他还是最爱他自己,最爱他的野心。

    如果他没有为了权宜之计,早早的册立的太子。

    如果他为了江山,认认真真的培养着资质平庸的太子,如何去当一个贤明的君主。

    而不是跟着太子那个狠毒的母亲,一起为非作歹。

    没有为了安抚那些中立的世家,就强行把林家搞得家破人散。

    只怕晋元帝,也不会落得如此的下场。

    可他就是做了,而且还冠冕堂皇,得意洋洋。

    所以他才落得今日的下场,怨不得别人。

    即便如此,他还处心积虑的示弱,演着一场,除开他之外,任何人都不会相信的示弱的戏。

    不过是想要诳得自己,像是当年的父亲一样,为了他肝脑涂地。

    可惜,她林梦雅什么都学得快,唯独学不会眼瞎心瞎的为国为君。

    谁坑她,她就百倍千倍的坑回来。

    这是她为人处世之道,也是她的脾气。

    好啊,不就是比拼演技么,谁怕谁?

    “陛下,万不可如此灰心丧气。我听外面的人说,昱亲王正在孤军奋战,想要把您给解救出去。所以,请您一定要坚持。不然的话,王爷的努力,可就白费了。”

    林梦雅故意说,只有龙天昱一个人在努力。

    而她之所以敢这么瞎说,是因为陛下跟外界的联系,早已经被太子给断掉了。

    现在的情况是,太子的人的确是冲不进来。

    因为陛下身边的高手不少,硬闯,只怕是会耗费不少的力量。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