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二十一章 坦坦荡荡
    林梦雅好整以暇的看着太子殿下,眼波流转而毫无退意。

    即便是周围看不出有其他人在,但刚才的那一箭,早已能说明问题。

    她完全有能力自保,但如果他再逼迫她的话,只怕会得不偿失。

    咬紧了牙关冷笑,太子不得不暂时退出了宁庆殿。

    “爷,也许她是在吓唬您的。不如,属下们带人冲进去,反正皇贵妃跟她没什么关系,她也不可能死保那一位才是。”

    一个他的心腹低头走上前来,恭敬的说道。

    太子眸中闪过一丝狠戾,不过在片刻之后,还是打消了自己的想法。

    “不用,既然那贱人跑不了,就等于落在了我的手中。此事本王自有安排,用不着你多嘴。”

    心腹眉眼耷拉了下来,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

    太子冷冷的看了淹没在雪中的宁庆殿,冷笑爬上了他的唇角。

    不过是早一刻与晚一刻的区别罢了,他,还等的起。

    “走!”

    带着自己的精卫急匆匆的从宁庆殿内撤出,巍峨的宫墙内,无数乌青色的细流,最后汇聚到了一起。

    “跟本王杀出宫去,活捉叛贼龙天昱一伙!”

    宫门大开,外面乌青色与赤红色交织在一起,就在宫墙下面,无数热血飞溅,血,渐渐染红了那一片银白。

    今天,成王败寇,终须一战。

    “丫头,你们没事吧?”

    太子的人才刚离开,做侍卫打扮的清狐,就潜到了宁庆殿内。

    拉着林梦雅的手,上上下下的看了个遍,确定他家小丫头安全无恙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只是那双狐狸眼里,却没有了吊儿郎当的悠闲样子。

    “我没事,皇贵妃也没事。他们怎么样,现在战况如何?”

    德惠皇贵妃跟林梦雅,同时看向了清狐。

    眼神里满是急切,只能把一双眼睛,兴巴巴的都投向了唯一的消息来源,清狐。

    “王爷没事,你们放心,七皇子也在她那边。其他的几位皇子,除了有两位与太子同流合污之外,其他的人,都打出了讨伐忤逆的旗号,声援我们呢。”

    小手在袖口里紧握,林梦雅眉头微微蹙起。

    凝神思考了片刻后,方才说道。

    “除龙轻寒之外,无一人可信。陛下就在御书房内,我们的人暂时可顶一阵子。以那位陛下的秉性,他定然不会坐以待毙。你帮我告诉龙天昱,不管陛下的结果如何,不可贪功冒进。也不可,逼宫。”

    今天太子之所以会起兵造反,实际上是受了他们的蒙骗。

    太子早有不臣之心,不管是兵员还是武器,都在暗中早早的备下了。

    至于军费,这么些年,太子一党的贪墨案时有发生。

    但每一次,赃款都追查不到。

    如果不是龙天昱谋略得当,再加上父亲在军中的旧部,只怕这事,难以轻易察觉。

    现在知道也不算晚,况且龙天昱早就有所准备,也不会被太子打一个措手不及。

    “这事我自会告诉他,说起来,这个太子也是一个沉不住气的。陛下不过在你这院子里下了几天的棋而已,他就这样急赤白脸的造反,可见是个鲁莽的性子。这样的人领兵打仗,如何能胜得过你家王爷?”

    清狐挑起唇角,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容来。

    那段时间,跟在龙天昱的身边,他才算是彻彻底底的了解了那个男人。

    为君者的气度,与用兵者的智慧,那家伙全部都不缺。

    表面上看起来冷冷清清,实际上却是十分的重情。

    但龙天昱一向公正严明,绝对不会徇私枉法。

    大晋能有这样的君王,是百姓们的福分。

    “他哪里知道,每次陛下走了之后,她派人来查看的毯子,看到的都是我故意摊放在桌子上面的临天地图。”

    晋元帝有心合作,但是安的却不是什么好心。

    这几天她又是拉着陛下下棋,又是让清狐时不时的去陛下的面前晃悠,就是要让太子以为,他们是在秘密的谈着什么事情。

    那一晚,她借由点心盒子送过去的,则是临天帝敬献的十二郡县图。

    但是跟清狐拿过去的不同,这上面,可是盖着临天帝的玉玺的。

    其实这些也原本不打紧,但很快,太子派来卧底在陛下身边的人,就会听到这样的一个消息。

    因为龙天昱得到了荣安公主的芳心,陛下龙心大悦。

    于是决定赏给龙天昱一个大大的荣耀,虽然陛下并未直说这荣耀是什么,但自会有有心人在太子的耳边说些诸如,陛下要改立太子的话。

    再加上为着在宴会上的那件事请,陛下也的确是有些恼了他,而且陛下又跟她这般亲近,怎么能不让太子多想。

    这一点点一滴滴,早已经汇聚成让太子坐卧不安的洪流。

    他生怕自己的位置会被人给夺去,到时候龙天昱如果成了皇帝,岂不是没他的活路了?

    所以他一不做二不休,用武力逼宫,刺杀晋元帝,然后把罪名都推到龙天昱的头上。

    然后他再打着清剿忤逆的旗号,把还没曾反应过来的龙天昱一伙一网打尽。

    这样的话,他就能坐稳了自己的江山。

    但世上哪里有这样便宜的事情,殊不知他最信任的一条狗,恰恰是龙天昱放出去钓鱼的棋子。

    百里无尘!那个被她刺伤了一只眼睛,如同丧家之犬,从昱亲王府逃走的百里无尘,实则不过是一场苦肉计,一场不惜毁了他自己,也要让所有人都相信的苦肉计。

    而摆脱了自己心魔的百里无尘,早已经再没有了执念,人也别样的清醒。

    所以,当她跟龙天昱定下这一条计谋的时候,最大的秘密武器,就是百里无尘。

    太子一向自诩聪明,好像全天下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可他根本就不知道,如何驾驭人。

    有些人,用利益就可以驱动。

    但有些人,需得用真心来交。

    士为知己者死,百里无尘就是这样的人。

    而她的相公,那个看起来冷冷冰冰的人,身旁却围绕着不少,可以为了他肝脑涂地的好兄弟。

    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得出来,她家相公,人品秉性,比那个恶心的太子爷,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清狐,劳烦你去帮他吧。”

    她声音轻柔,一双美目带着浅浅的期盼。

    清狐原本并不想去,他想留在这里,保护她。

    只是,在看到林梦雅眼中的期望之后,他又实在是,不忍心拒绝她。

    任是谁,怕都难以拒绝她吧。

    苦笑一声后,悠然起身。

    “好吧,我知道你不能亲自看着他,总是不放心的。别的事情我做不到,帮你护着他还是可以的。”

    哪怕,是用他的命来换,他也会让龙天昱,完完整整的回到她的身边。

    因为,那是她一辈子的幸福。

    而他,为了让她幸福,能竭尽所能。

    “你也要给我完完整整的回来。”

    转身欲走,可一双凶手,却拉住了他的袖口。

    浑身轻轻一震,清狐只觉得一股子暖流,从心口窝的那个位置慢慢生气,最后,涌遍全身,也给了他莫大的勇气与力量。

    “清狐,你是我的亲哥哥,如果你不爱惜自己的话,我一样会伤心欲绝。所以,原谅我的自私。请你,也保护好自己好么?”

    林梦雅温柔的声音带着丝丝恳求,她最信任的人,只有清狐。

    他们之间的感情,胜过亲兄妹,也早就超越了男女之爱。

    她知道自己是清狐活下来唯一的执念,亦知道,是她从地狱里,把这个男人给拉了回来。

    所以,她不负他。

    纵然活着会有许许多多的痛苦,但只有活着,才能痛,才能流血,才能流泪。

    所以,她要清狐活着。

    这样,他才有机会,再次见识人生的瑰丽多姿,山河的壮丽逶迤。

    “你这丫头,总是最了解我的。”

    转身过来,修长而有力的五指,轻轻的捧住了那张洁白精致的脸蛋。

    她是他的桎梏,也是在地狱之中,唯一盛开的阳光。

    今生他们有缘,却又注定无缘。

    但他不想许一个来世,如果真的有来世的话,他希望会拥有她这么一个女儿。

    血缘亲情割不断,斩不断,而他只希望用尽自己一生的力量来呵护她。

    他不知道这种感情,到底还是不是男女之情。

    但他唯一清楚的是,她,是他的命。

    “放心,我会回来。如果我死了,万一以后龙天昱欺负你怎么办?林南笙的武功太弱,只有我才能教训龙天昱,所以,我不能死。”

    这一刻,清狐完全放开了自己心中,最后的一点执念。

    他是她的兄长,也是父亲,亦或是其他别的角色。

    他与她之间,坦坦荡荡,所以无所畏惧。

    “嗯,你要是敢出什么意外的话,我就把你交给我存放的养老钱都花掉!”

    故意恶狠狠的说道,林梦雅瞪大了眼睛,却做不出什么凶恶的样子来。

    “呃...哼,我找你相公要去!他拐走了我含辛茹苦养大的妹子,给我养老,也算应该的!”

    清狐到底是清狐,话说完,就利落的转身。

    脚步由慢至快,最后他一闪身就出了宁庆殿的大门。

    林梦雅站在那里,她所在意的人们,都在为了各自的目标而奋战。

    所以,她也绝对不能输!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