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二十章 皇帝遇袭
    这么多年,他自以为已经心如磐石,但在看到少年时期就爱恋的对象后,还是不免产生了一丝柔情。

    他与她,就像是多年前相识的那个夜里,缠绵暧昧的气息,在这一刻全然复苏了过来。

    “娘娘,东西在这里。”

    看到晋元帝已经离开,一直跟在二人身边没吭声的白苏,把一直放在身后的左手伸了出来。

    上面,那已经失踪了的翠玉耳坠子,静静的躺在白苏白生生的手心上。

    “嗯,多谢。”

    皇贵妃的脸上,那故作的柔媚笑意早已经消失不见。

    随之而来的,却是一股子淡淡的疲惫。

    从前,她从来不屑于对他动这样的心思,但为了这两个孩子,她宁可牺牲所有。

    “娘娘就在我这里等着吧。”

    林梦雅跟皇贵妃娘娘她也不用废话,互相对视一眼,点了点头,白苏带着皇贵妃回到了寝殿之中。

    外面的银装素裹让林梦雅情不自禁的觉得寒意彻骨,但她却还是不能就这样回到寝宫里去。

    她在等,在等一个结果,亦或是一个开始。

    “主子,那边果然开始行动了。”

    身边一阵风浮动,撤去了伪装的白苏,一身雪白的劲装,勾勒出纤细婀娜的身段。

    没有了那些累赘,就连头发也是高高梳成了一个发髻。

    一柄长剑紧握在她的手中,现在的她,才是那个英姿飒爽的女侠。

    闻言,林梦雅也只是点了点头。

    不知不觉中,天上又降起了大雪。

    轻盈的雪花落在她的掌心,微微有些清冷的感觉。

    收紧了掌心,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既然已经计划了那么久,无论如何,今天她必须赢!

    “主子,陛下遇袭,现在已经撤入御书房!”

    消失又出现的白苏低声说道,林梦雅点了点头,果然那些人已经按捺不住了。

    陛下身边的影卫,早就已经被人买通。

    其实他们刚刚的一击,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一定会得手。

    陛下一死,晋国便会大乱。

    可惜,从陛下出了宁庆殿的时候起,她就已经暗中派出了绝顶高手。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一招,她可是屡试不爽。

    “传我的命令,如果有人夜袭宁庆殿,稍稍阻拦一下便好。不要露出大部分的力量,要诱敌深入,才可一网打尽!”

    林梦雅低声吩咐,白苏应了一声之后,便再次从她的身边消失。

    雪越下越大,很快就能掩盖住一切痕迹。

    林梦雅也不在院子里白白当个雪人,一转身就回到了寝殿当中。

    寝殿当中依旧是温暖如春,只是门窗都开着,屋子里的空气相当的新鲜。

    这样的温度,既不会让人冻坏了,又不会闷着她们,让人的头脑失去冷静。

    “丫头,莫怕。”

    彼时德惠皇贵妃娘娘已经卸下了头上的发髻,梳了一个干净而利落的长辫,最后束在了脑后。

    身上的裙袍也脱了下来,露出里面的利手利脚的夹袄跟裤子。

    这样的皇贵妃娘娘,虽然少了雍容华贵,但却别有一番飒爽的感觉。

    林梦雅也早就有所准备,为着今天的事情,她可是细细的做了一番打扮。

    一会儿,绝对不会拖大家后腿就是了。

    “我不怕,母妃您放心,您的儿子就在外面,他绝不会让我们两个人有事。”

    宁庆殿内,除了她们二人之外跟锦月姑姑之外,剩下宫女内侍,早已经被龙天昱掉包。

    人,是林梦雅的三绝堂内的能人异士。

    若是一会儿真的有人不长眼摸了过来,总也会让他们有去无回。

    如果她估计不错的话,那些人暂时动不得陛下的时候,就会先去皇贵妃的宫里劫持人质。

    但此时,皇贵妃的宫中,除了几个内应之外,再也没了旁人。

    而内应也会告诉那些逆贼们,皇贵妃就在宁庆殿内。

    林梦雅看向窗外,很快,院子里就被雪铺上了厚厚的一层。

    该来的,终将会来。

    “主子,有人来了!一共两百精兵,现在已经到了门口。”

    目前只有白苏来去自如,她带来的消息,让一屋子里的人神色一紧。

    偌大的皇宫,现在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

    两百精卫,还真是看得起她。

    话音刚落,大门就被人踹开。

    身着乌色衣甲的精卫们,如同潮水一般涌入了宁庆殿的院子。

    瞬间整个雪白的院子,生生被人破坏掉了安静。

    最后,一道耀眼的乌金色的人影,从他们的身后,缓缓走去。

    天色纵然昏暗,但精白的雪,还是把院子里映衬得亮亮堂堂的。

    林梦雅看到了那个人上扬的嘴角,止不住的狂傲。

    “太子殿下漏夜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她站在门口,一袭红妆似火,面颊却莹白如玉。

    镇定自若的站在他的面前,纵然只有她一个,却并不落于下风。

    太子愤怒无比,一双眼睛阴毒的看着她,似乎想要从她的身上,挖出一个洞来。

    这个女人也好,亦或是龙天昱那个杂种,为什么,他们一个两个的,都以为可以从他的手中,抢夺走这个天下!

    不!天下是他的!必须是他的!

    因为他是真龙之子,是父皇早已经认定的储君的人选!

    如果不是因为有那个贱人,跟那个杂种在的话,他跟母后,何必要受这种苦楚!

    所以,这一切都是他们逼的,是他们硬逼着自己,夺回属于他的一切!

    “乱臣贼子,还敢质问本太子?识相的就乖乖跟我走,去劝道劝道你那个不懂事的夫君,本太子那个忤逆的弟弟。不然的话,你可得吃些苦头。”

    雪色之中,哪怕面前的女子不施粉黛,头上也没有带着名贵的首饰,可那张绝艳的脸蛋,却硬是散发出不一样的妩媚光彩。

    她从不搔首弄姿,却像是一颗磁石,牢牢的吸引着所有人的视线。

    不管是江山亦或是美人,都应该是属于他的。

    可这个女人,却成了那个杂种的王妃!

    所以,她该死!

    “哦?本宫乃是临天的荣安公主,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我可是尚未婚配,如何有夫君的呢?太子殿下,您不管做什么事,我都管不到。但我一句话先撂在这里,我出身临天皇族。那整个临天便是我的后盾,我曾跟我国陛下约定过,若是三个月内,本宫出了任何的意外,就让我那皇帝哥哥,出兵与你晋国不死不休!我临天纵然国力空虚,却也能咬断你晋国的钢筋铁骨。”

    一番话掷地有声,太子心头狠狠的跳动了一下。

    紧咬着牙,才能克制一剑刺死这女人的冲动。

    “要是太子殿下能听懂的话,就马上带着你的人离开。我关好我的宫门,不让任何人出去。外面天翻地覆,都不关我们的事,你看这样,如何?”

    来的人居然是太子,这让林梦雅有些意外。

    原本她的计划是,不管太子派多少人过来,到时候她关门放人,让他们有去无回。

    但她低估了太子对她,对龙天昱的恨意。

    也高估了这家伙的指挥能力,两军交战,大将就这样不管不顾的倾巢而出。

    由此可见,太子的确是个草包。

    而草包么,最是容易对付。

    “好,既然你已经抛弃龙天昱,那么就请你把那个贱人交出来吧。她可是我父皇的妃子,你想要引火烧身么?”

    太子已经被她气得够呛,竟然不管不顾的称皇贵妃为贱人。

    但他一开口就露了怯,摆明是不想彻底得罪那位临天帝。

    林梦雅心头冷笑一声,为君者若是连这点霸气都没有,怎么配管理一个国家?

    这事要是放在龙天昱身上,他必定一往无前,然后主动出击迎战。

    一人之志可折辱,但一国不可辱!

    林梦雅樱唇勾起了一抹笑,在这个注定不平凡的雪夜之中,显得尤为的突兀。

    “那位皇贵妃娘娘么,现在可放不得。我既然身为临天的公主,自然不会搀和到你们当中去。要是我把她交了出去,万一你失败了,那位昱亲王绝不会放过我。”

    “住口!本太子代表着天意,绝不可能败!”

    太子已经被她激起了火气,愤怒的低吼着。

    “既然太子不会败,那要她也没什么用。我需要一张护身符,如果你胜了,如何处置皇贵妃自然是悉听尊便。如果你败了,到时候我护佑皇贵妃有功,昱亲王大概也不会为难我。所以,我不能交!”

    这话,说得何其的无赖,又何其的坦荡。

    太子咬牙切齿的瞪着面前的女人,眼神阴鸷而可怕。

    “哼,巧言令色。现在,可不是你跟本太子讲条件的时候。来人,去把皇贵妃带出来,有人敢阻挡,杀无赦!”

    太子自认为一切都已经在他的掌握当中,自然是不肯受人胁迫。

    可他身前的马前卒才刚往前走了一步,‘嗖’一声,一柄锋利的羽箭,就盯在了那人面前一寸的雪地上。

    下了那么久的雪,下面早已经结成了冰。

    可那枚箭却是狠狠的击透了冰层,钉在了地上。

    “太子殿下,我觉得你,还是不要怀疑我的诚意。有一点你不必担心,我院子里的人,虽然没有你手下的多,但以一敌百,拼死了都要狠咬着你不放。所以,如果你不想腹背受敌的话,就做个诚实守信的好青年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