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一十九章 宴请皇帝
    而且对于林梦雅来说,德惠皇贵妃,算是她在这深宫之中,唯一可以让她真心以待的人。

    不仅仅是因为,皇贵妃是她心爱的人的母亲。

    更是因为,皇贵妃是唯一一个,真的会顾念到她的人。

    听说龙天昱当初要娶冯氏女的时候,皇贵妃就头一个不答应。

    跟儿子大闹了一场之后,差一点气得昏倒。

    至于后来是如何解决的,那就是他们母子二人之间的秘密了。

    “皇贵妃娘娘就要到了,公主快出去迎接吧。”

    昨晚,皇贵妃那边就派人过来通传,说是今天要来拜访。

    林梦雅哪里敢怠慢,忙命人给她梳妆,又按照当时皇贵妃在王府里的时候的习惯,烹煮了味道清冽的香茶。

    未时三刻,皇贵妃娘娘的软轿,才出现在宁庆殿的大门口。

    而此时,林梦雅已经带着自己的婢女内侍们,扫榻相迎。

    “见过皇贵妃娘娘。”

    优雅行礼,纵然穿了件火狐裘皮的斗篷,可小脸蛋上依旧被冻的红扑扑的。

    在白色的雪景之中,分外的惹人怜爱。

    软轿的皇贵妃微微点了点头,但是那双美目之中,却隐隐有些激动的神色。

    林梦雅立刻把人给迎了进来,说了几句客套话之后,无关的人都被赶了出去。

    屋子里除了她们两个之外,也只有心腹丫鬟在。

    林梦雅立刻在白苏的搀扶下,给德惠皇贵妃,行了跪拜大礼。

    “你这孩子,这是做什么?地上冷,小心身子。”

    没有外人在,德惠皇贵妃也终于露出了笑脸。

    林梦雅却坚持跪拜完,又亲自给皇贵妃奉上了一碗热茶,这才坐在下首。

    “儿媳不孝,让母妃也跟着担心。”

    一句话,就让德惠皇贵妃红了一双眼圈。

    “好孩子,我就知道你是个好的。人老了,也不中用了。你们年轻人都是要干大事的,我帮不上什么忙,只要不拖累你们就好了。”

    德惠皇贵妃爱怜的看着自己的儿媳,嫁给了皇家,她便知道,从此以后,怕是没什么真情在的。

    但这孩子不仅给昱儿一个家,更是个识大体重情义的好孩子。

    她与陛下之间的情分,早已经烟消云散了。

    所以但凡这两个孩子有什么事情,她必定是要鼎力支持的。

    “母妃哪里的话,如果不是您的话,我跟王爷,也不能处处顺心顺意。其实我也早就想去母妃的宫里请安了。只是我现在,不是当初的林梦雅,而是临天的荣安公主。”

    林梦雅的语气带着丝丝无奈,她又何尝想要张冠李戴。

    既然顶上了这个身份,那么就注定她这辈子,只能是临天国的荣安公主,再也不会是镇南侯林老家的长女了。

    纵然身份的变化会带来不少的好处,可谁又愿意,一辈子背负着他人的名头而活呢?

    “唉,这事我省得。你放心,除了我跟你锦月姑姑之外,不会再有人知道。”

    时隔多月,再看到林梦雅的时候,锦月也是十分的激动。

    现在她跟林梦雅可是同是天涯沦落人,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有些话,尽在不言中。

    “有姑姑跟在母妃的身边,我跟王爷也没什么不放心的。母妃,那我就长话短说了。您也知道,宫里就要不安生了。这一次我跟王爷,都需要您的帮忙。”

    握着皇贵妃的手,林梦雅压低了声音,却是十分的郑重。

    皇贵妃哪里敢怠慢,她虽然为人坦荡宽容,却并不代表她没有后宫斗争的手腕。

    相反,多年来的宫闱生活,早已经把她的政治嗅觉,锻炼得极为敏锐了。

    “你们说就是,别的地方不敢说,但至少在这个皇宫内,谁也别想一手遮天。”

    现在的德惠皇贵妃,绝对有实力说这句话。

    林梦雅知道,有皇贵妃的帮忙,一切,就好办多了。

    “那就请您在三天后,邀请陛下来宁庆殿中。我准备了一桌宴席,希望娘娘能够作陪。至少在日落之前,不能让陛下离开这个宫殿一步。”

    德惠皇贵妃一愣,虽然她不知道这丫头打的什么主意。

    但请陛下吃饭,倒也不是什么特殊的事情。

    当下点了头,又跟林梦雅闲话家常,商量了一些细节之后,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咱们有皇贵妃在,不愁陛下不来。”

    白苏语气轻松,但林梦雅的眉头,却始终没有舒展开来。

    三天之后,便是一场恶战。

    晋元帝终于感觉到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但一来不过是些捕风捉影的消息,二来江山的确是稳固,他的几个儿子这几天又都安安生生的,没闹出什么幺蛾子。

    况且抚远侯在一天前,将作为荣安公主陪嫁的十二个郡县的地图献了上来。

    开疆辟土,是每一位帝王的夙愿。

    可他兵不血刃就收下了十二个郡县,想来这一次和谈,所有的好处都已经被晋国所占。

    他虽然心有怀疑,但和谈书上,却有着临天帝的玉玺印鉴在。

    这一切,确确实实的发生了。

    不过,临天国内部的动乱他不是不知道。

    现在他们这样急于求成,也许是希望,晋国不要在这几年内发兵而已。

    但临天帝越是急切,他就越觉得,临天国力空虚,现在只剩下个花架子而已了。

    如果,他此时发兵的话,也许,就能把临天合并到晋国的版图中。

    此时的晋元帝志得意满,甚至于还在妄想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但他并不知道,不远处的宁庆殿,那个被他当成棋子的女子,却早已经把他,算计在内了。

    晋元帝心情大好,因此对林梦雅提出的邀请也不疑有他。

    再加上有德惠皇贵妃作陪,晋元帝也只是当寻常的家宴。

    几个人宾主尽欢,再加上林梦雅说了许多临天国的见闻,晋元帝也处于自己的那点子心思,想要在林梦雅的口中,多打听一些关于的临天国的事情。

    虽然双方各怀心思,场面却无比的和谐。

    “陛下果然是海量,从前我父亲就常说,陛下是大晋一顶一的英雄。如今看来,的确如此。”

    正给晋元帝斟酒的林梦雅,浅笑温柔的说道。

    可晋元帝的眉心却一拧,自打再次见到这丫头到现在,不管是明里暗里,她可从未承认过自己的身份。

    现在,这又是什么意思?

    “没想到,朕的名声就连临天国的抚远侯都知道,倒也是一桩美事。”

    装蒜!林梦雅暗中腹诽。

    不过面上却一切如常,好似刚刚她说的话,只是无意识的而已。

    但晋元帝却觉得有些淡淡的不安,面前的两个女子,一个是与自己恩爱多年的爱妃,一个则是他亲自选定的儿媳妇。

    她们是绝对不会对自己不利的,何况他的身边隐藏着不少的高手。

    这种危机感,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陛下不如尝尝我煮的茶吧,都是用新雪煮的,尤其清冽。皇贵妃娘娘前几天尝了,也是赞不绝口呢。”

    菜品都撤下,林梦雅亲自捧了一杯茶上来。

    德惠皇贵妃也立刻夸赞,好像是晋元帝不喝,就错过了好东西似的。

    等到林梦雅又命人上了果品跟糕点之后的时候,天色已然全黑了下来。

    “天色已晚,朕也乏了,爱妃,与朕一同去吧。”

    灯光下,悉心妆点过的德惠皇贵妃越发的美艳动人。

    纵然她已经不再年轻,可那股子成熟妩媚的气质,却更挑动晋元帝的心。

    说起来,他也已经许久未曾召见她侍寝了。

    多年的夫妻,他自热是懂得自己爱妃的好处的。

    心头不免溢出了些许的柔情,此时到好像是猫儿挠了他的心似的。

    “是,臣妾遵旨。”

    德惠皇贵妃也明白了陛下的暗示,娇滴滴的低下了头,不胜娇羞的样子,直让林梦雅觉得没眼看。

    她跟白苏的视线,一致转向了窗外。

    这种尴尬的感觉,还真是...一言难尽。

    “恭送陛下,娘娘。”

    天色早已经漆黑,她的目的也达到了。

    恭恭敬敬的的站在门口送别晋元帝与德惠皇贵妃,贵妃娘娘轻轻的点了点头,烛光之中,娘娘耳畔的翠玉流苏耳坠子闪烁着微光。

    林梦雅只是无意中抬起头来,却发出了一声惊疑。

    “娘娘的耳坠子,是否少了一个?”

    德惠皇贵妃下意识的摸了摸双耳,果然只剩下了左边的那一个。

    回过头来,柔声说道。

    “陛下请先行一步,臣妾的东西掉了,少不得找一找。”

    刚才在屋子里,又是热酒又是热茶的,让晋元帝意动情动。

    如今外面的冷风一吹,人也跟着清醒了不少。

    “去吧,找不到了也没什么要紧的。不过是个小玩意,朕再赏你就是。”

    今天晚上,他总觉得皇贵妃别样温柔。

    对于女人,他并不吝啬。

    而且这个女人,还生下了他最喜爱的一个儿子。

    如果她听话,他自然是会当一个最大方的夫君。

    “那怎么行呢?这副耳坠是去岁臣妾过生辰的时候,陛下亲手挑的。再说,可能也是掉在正厅里了,费不了多少时间的。王公公,送陛下的回去的要小心些。陛下今天喝了酒,雪夜又湿滑,别跌倒了。”

    德惠皇贵妃声音柔媚,她本就生了一张绝色的脸,如今温柔浅笑的样子,让晋元帝,不由得想起了几十年前,初见她的那个场景。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