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一十八章 博弈之道
    于棋局之中,晋元帝绝对是高手。

    因为他善于谋略,总是能够出奇制胜。

    但今天,尽管他一直处于上风,尽管连下了三局都是以他的胜利而告终。

    不知为何,晋元帝却有一种,一直被人操控的感觉。

    趁着喝茶的间隙,他抬起头来看了这个丫头一眼。

    没有志得意满,亦或是阴险狡诈。

    她始终面目如常,带着浅淡的笑容,专心致志的看着棋局。

    “陛下赢了。”

    连输三局,林梦雅却是四平八稳,眉头都不挑一下。

    “下棋而已,没什么输赢。”

    一直老谋深算的晋元帝,不知为何心头却有些不安。

    这丫头,他好像有些看不透了。

    “是啊,棋局就是棋局,再耗费心血,也不过是一场游戏。再说,您是此道的高手,我输了,也是理所应当。”

    林梦雅柔柔一笑,晋元帝目光如炬,却看不出半分的破绽来。

    “朕也有好些年未曾如此痛快的对弈过了,你的棋艺,很不错。”

    老狐狸到底是老狐狸,没见到目标自然是不会轻易的抛出自己的手段。

    林梦雅又陪着他说了一会儿话,直到外面内侍来回禀,说是几位的人已经到了御书房,老狐狸这才从宁庆殿离开。

    “真累人。”

    人才走,林梦雅就垮下了一张脸。

    她不喜欢跟这些人对峙,因为总是要不动声色,也必须要互相算计。

    “公主觉得,陛下在这里的消息,会被谁人知道呢?”

    易容为普通丫鬟的白苏呈上来一盏茶,压低了声音问道。

    “该知道的都会知道,不过他们所知晓的,不过是他们尊贵的皇帝陛下,在我这里耗了一个下午而已。”

    林梦雅端起茶来,优雅的喂到嘴边。

    如果不出她意料的话,接下来的几天,自诩为为伟大君主的那一位,一定会常常来她的宁庆殿。

    人就是这样,越是看不透的越想要看透。

    尤其是晋元帝这种人,他是绝对不允许认识他不能掌握的事情存在。

    简单来说,晋元帝这种人就是控制欲太强。

    从前他想要控制晋国,现在他想要控制他的儿子。

    可惜,事事不会皆如他愿。

    一连三天,晋元帝一旦下了朝,机会找机会跟她对弈。

    而林梦雅即便是输的多赢得少,却每每都会跟他干耗上一个下午。

    除了对弈之外,二人什么都没说。

    但是看在有心人的眼中,却好像是晋元帝跟这位荣安公主,有了什么秘密一样。

    可惜这几天,晋元帝的脑袋里,都是跟那个丫头的棋局,想着如何大杀四方,如何把局势扭转过来。

    宫内气氛有些微妙,老谋深算的晋元帝,第一次忽视了身旁的细微末节。

    傍晚,刚送走晋元帝,林梦雅缩回床上,跟白苏聊天喝茶。

    外面不知何时飘起雪花来,是今年的第一场雪。

    “都说瑞雪兆丰年,不过今年这雪,好像是比往年更早一些。”

    知道自家主子怕冷,白苏并未敞开窗户赏雪。

    但外面很快就铺上了厚厚的一层,只是因为地温的关系,融化得也快。

    “是啊,该来的总会来,提前一些又有何妨?你去厨房看看,给陛下准备的东西如何了。”

    林梦雅话里有话,捂紧了被子,天气突然就冷了下来,她还真是想从这里搬走。

    不过,快了。

    陛下跟她下了三天的棋,也算是给足了她的面子。

    而来而不往非礼也,林梦雅特意让人做了一些临天国特有的点心什么的,想要给晋元帝尝个鲜。

    艳红色的斗篷,哪怕在昏暗的灯光下依旧显眼。

    而那顶青色的大伞,同样让她在雪白之中,成为人家一眼就能看到的焦点。

    踩在雪地上,‘咯吱咯吱’的声响不断。

    虽然宫苑之中的道路都被宫内内侍们清扫干净了,但还是因为雪不断在下的缘故,导致路面有些滑。

    林梦雅亲自抱了一个四四方方的漆木盒子,暗红色的细金纹路,一看就知道是天家御用。

    她走得分外小心,但盒子却抱得死紧。

    那样的小心翼翼,仿佛里面盛着极为重要的东西。

    从宁庆殿出来往陛下的御书房走去,距离不短,其中也要经过不少的宫室。

    她并未乘坐小轿,这时候万一摔下去,只怕还不如自己走走的好。

    他们几个人走的十分的小心,可刚走到一处僻静之所,一道黑影就突然飞出。

    “啊!”

    惊叫一声过后,林梦雅被重重的撞到在地,漆木盒子也飞了出去,里面的东西撒了一地。

    “公主,您没事吧?”

    几个侍女立刻七手八脚的扶起了林梦雅,而那个冲撞了贵人的小内侍也知道自己惹了祸,跪在那里瑟瑟发抖。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冲撞了公主殿下,请公主恕罪!”

    围在荣安公主身边的婢女们自然气愤,上来就打了几个响亮的嘴巴,气势汹汹的骂道。

    “瞎了你的狗眼,我倒不知,你们晋国的奴才就是这样当差的!告诉你,要是我家殿下有个闪失,你就等着赔命吧!”

    那婢女的话不客气,内侍也不敢回嘴,只能重重的磕头,直到头都磕破了,沁出血来。

    “算了,他到底不是咱们的人,也不好打发了他。让他下次小心点,这么冒冒失失的,难不成见鬼了么?”

    只是摔倒在雪地上,再加上穿的有多,其实林梦雅并不怎么疼。

    但是她的表情有些急切,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看起来有些难看。

    “滚吧!要是再敢出冒犯我家殿下,有你好受的!”

    刚才赏了他几个耳刮子的婢女,恶声恶气的说道。

    捡了条命回来的小内侍立刻连连叩头,跪在一边,好像是被吓傻了。

    林梦雅紧走几步,亲自把漆木盒子里的东西收好,再次抱在怀中。

    几个人继续往御书房的方向走去,倒是那个内侍,一直跪在路边,直到她们的身影消失了,才慢慢的起身,转回阴影的地方。

    雪,纷纷扬扬的下了一夜,

    林梦雅送过去的点心,自然得到了皇帝陛下的褒奖。

    不过从那之后,她倒是没有迈出宁庆殿一步。

    本以为初雪不会长久,谁知道却是一连下了三天不停。

    宫中银装素裹,如同仙境一般。

    但林梦雅却命令白苏,约束下人,任何人都不得轻易的出门。

    除了吃食用度,每天都有人给他们送过来之外。

    其他的时间,她都是在屋子里,写写画画。

    除了她亲近的婢女之外,任何人到了屋子里,都不得近前观看她到底在写些什么。

    要是有人问起来,就是荣安公主是在画梅花。

    她窗户外面的确是有一棵梅树,只是时候还未到,看起来光秃秃的,没什么精神的样子。

    三天之后,雪停了,林梦雅的写写画画也停了。

    “把我写的东西,送给陛下赏玩。”

    林梦雅叫人送了过去,她虽然没什么大才,但架不住受过现代教育。

    几首咏梅的诗词,在这个时空倒也算是惊才绝艳。

    当然,晋元帝也是自命风雅,这些诗句必然会讨得他的欢心。

    果然早上才送过去,晚上陛下就命王公公送来了大批的赏赐之物。

    还亲自赋诗一首,算是个雅兴。

    “陛下的诗必定要好好珍藏,来人,去取那个红木匣子来,放在书柜的最上面。记得,任何人都不许动。”

    林梦雅眯起眼睛,看着外面忙忙碌碌扫雪的侍女们,低声吩咐。

    “是。”

    十月十五日,也是荣安公主进宫满半个月的日子。

    本来,她是被送过来和亲的。

    想要跟她匹配的,要么就是皇子,要么就是亲王世子。

    可也不知道她的行情就这么不好,宫里的那些娘娘们,只是托人送来了不少的礼品,却不敢轻易的来拜访。

    当然,其中也是因为她病重的原因。

    但晋元帝却对她十分的宠爱,时不时的就去宁庆殿坐一坐,又或是赏她些精巧的小玩意。

    听皇帝身边的人传言,陛下对这个儿媳妇很看重,必须要找一个够分量的人才行。

    这几句话,足以让她的行情看涨吧。

    可惜此时,又传来了另外的两个消息。

    其一,太子殿下对这位公主一见钟情,扬言必须要娶她。

    其二,昱亲王殿下却是陛下所属意的人选,而且据说荣安公主也十分满意这样的安排。

    两男争一女,名声想要好听都难。

    所以皇宫里的那些娘娘们,谁也不肯先去搭腔。

    万一惹得陛下或者是太子,亦或是昱亲王殿下不悦的话,只怕自己的未来堪忧。

    不过在这样的困局说,荣安公主却是一点也不着急。

    每天都窝在院子里养身养性,一天除了小侯爷之外谁也不见。

    但这一天,她却不得不整理好仪容,准备迎接贵客。

    皇宫内,最有势力的女人,除了中宫的那一位,也就唯有昱亲王的生母,德惠皇贵妃了。

    德惠皇贵妃出身高贵,再加上生养了三皇子,所以深得陛下的宠爱。

    但她为人谦和,除了在自己的宫中,很少会插手别的事情。

    可陛下看重她,又让她协理后宫诸事。

    她处事公允,又体恤宫人,颇有贤德的名声。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