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一十七章 皇帝来访
    此时好姑娘荣安公主,正躲在房间里跟清狐盘算着接下来的计划。

    “没想到,太子那模糊不清的谣言,还真让你给利用了。”

    清狐点了点她白嫩的额头,那个小吏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派系之分,其实是龙天昱这边的地下死党之一。

    自打跟林梦雅在一起之后,龙天昱也渐渐的接受了她的思想。

    他的势力中,既有鸿学大儒,也有贩夫走卒。

    至于太子那边,他老人家自诩为天下正统,高贵的很,又怎么可能,去在乎一个小吏呢?

    所以这一盘,制造舆论引导名义的争斗,太子输了。

    “他既然敢给我铺桥修路,我为何不敢走?那位找你了吧,可说什么了?”

    林梦雅一点也不喜欢皇宫,因为这里总是让她感觉到很压抑。

    就像是误入狼窝,每时每刻都得紧绷着身体。

    幸好她身边伺候的都是高手,白苏也偷偷摸摸的被易容带了进来。

    她身边有清狐跟白苏两大高手贴身保护,倒也没人伤得。

    “左右不过是刺探我们的目的,都被我挡回去了。我明里暗里的告诉他,掌事的是你而不是我。你猜,他会如何做?”

    眨巴眨巴眼睛,清狐虽然出身草莽,但有些手段,玩的不比龙家的那些爷们差。

    晋元帝一定是那个啥吃狐狸,无处下嘴。

    饶是他再有耐心,也不得不屈尊纡贵的来她这里。

    谁叫她‘病’的很严重,而且还是被他的儿子气的呢?

    “公主,陛下身边的公公来了。”

    门外响起一道略微沙哑的声音,林梦雅一听就知道是白苏的声音。

    默契的跟清狐对视一眼后,林梦雅手脚麻利的躺倒了床上。

    她脸色其实并不好看,往那一躺,还真像是大病一场的样子。

    谁又能知道,这些都是假装的呢?

    “是王公公,快请进来。”

    林梦雅居住的宁庆殿也不小,清狐站在外面,跟里面的妹子说话,倒也碍不着什么。

    那位王公公是晋元帝身边的老人了,平常除了伺候皇帝陛下之外,一般人可劳不动他的大驾。

    如今派到他们这里来,想必也是给足了他们面子。

    对于这种小恩小惠,晋元帝的手段,林梦雅可是比任何人都清楚。

    所以,也就越发的厌恶。

    “给侯爷请安,给公主请安。陛下知道公主病了,特意着咱家给您送来一些补身子的良药。不知道公主现在,可好些了?”

    那王公公倒是一脸的恭敬笑意,在皇宫里这么多年了,他早已经修炼成精。

    知道面前这位小侯爷不好惹,里面的公主更是难缠,刚上来,就堆了满脸的笑。

    “多谢贵国皇帝陛下,也多谢公公了。只是我那妹子,从小就娇惯坏了,气性又大。如今眼看着下不来床,我这心里,也跟着着急呢。”

    清狐面不改色的鬼扯,别人可能被蒙在鼓里,他们这些人,谁不知道水云兮就是林梦雅?

    可惜话这么说,戏却不能这么唱。

    “可是说呢,要说咱们这位太子殿下,也不是这么不稳重的人。唉,大概是因为公主跟那位仙逝了的王妃,模样太像了。别说旁人,咱家也吓了这么一跳。不过公主到底是金枝玉叶,怎么能受这种委屈。公主啊,容咱家说句不该说的话,您纵然是再气,可身子是自己的。万万可不能,拿自己个的身子置气呢。”

    王公公这话说的,明里是在关心林梦雅的身体,劝慰着她。

    暗地里却也没说这事到底是谁的错,只是说让她保养好身体。

    宫里的人,都油滑着呢。

    “多谢公公关心,我这是老毛病了,从娘胎里带来的。一生气就心口痛,半天的缓不过来。”

    里面,娇柔之中,还带着几分孱弱的声音传来。

    王公公听那位的语气,也不像是气得要死,没有转圜的余地。

    立刻就笑得极为恭顺,冲着里面说到。

    “公主是千金贵体,哪里能耽误的呢。只是陛下挂念公主,想着何时能见公主一面。唉,您不知道,自打您那位表姐在世的时候,陛下就是最疼爱昱亲王夫妇的。哎呦,您看老奴这张嘴啊,又这些刺心的做什么呢。”

    外室,王公公唱念极佳,内室,林梦雅嘴角冷笑。

    借由王公公的口,来给她吃一粒安心丸么?

    想得美!

    “咳咳,其实我也想去给陛下请安的,奈何这身子一直不好。只怕到了陛下的面前,冒犯了天颜。”

    想让她去?门都没有。

    王公公听了这话,刚想说些什么,就被清狐打断。

    左不过是顺着林梦雅的意思说,明明白白的告诉晋元帝,想要看可以,必须亲自来这里。

    这一次她要告诉那位晋元帝,天下间所有的事情,可不都是按照他的所思所想走的。

    王公公被挡了回去,也不知道跟他的主子回禀了什么。

    总之第二天傍晚,晋元帝那边就传过话来,说是隔天来探望她这位后辈。

    对于他这么痛痛快快的答应,林梦雅一点意外都没有。

    晋元帝总以为天下事都在他的掌控当中,也定然是以为,自己在为当年的事情找小账。

    这样也好,就让这位自认为伟大的帝王觉得,她不过是满脑子只有那些小事的女子吧。

    反正有一天,他一定会后悔。

    不管晋元帝来与不来,林梦雅在宫中都稳坐钓鱼台。

    这么一折腾,秋天早已经过去。

    初冬总是让人感觉到格外的寒冷,虽然毒都已经解了,但是她畏冷的体质却没什么改变。

    从前在流心院里的时候还好,毕竟有地龙有火炕。

    外面还有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引来的暖泉,哪管外面冰天雪地,可她的小院子里总是四季如春的。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宁庆殿太过空旷的原因,她总是觉得特别的冷。

    好在清狐早有准备,床上铺着的都是上好的羊毛垫子跟温暖的棉被。

    饶是如此,林梦雅才更加的想念,在昱亲王府的那个院子。

    再不济,还有龙天昱那个大暖炉嘛。

    那人三番五次的托人给她送信送东西,就是碍于计划不能来见面,却也急的抓耳挠腮的了。

    一想到龙天昱也会有这么一天,林梦雅总是笑得没心没肺。

    女人嘛,从来都是如此。

    “陛下到——”

    门外,内侍们的声音立刻让林梦雅脸上的笑容收敛。

    脸蛋依旧苍白,身穿厚实的棉衣,却还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

    由几个丫鬟们扶着,才到了门口,优雅的行礼问安。

    “见过陛下。”

    她低着头,完全没有看到晋元帝脸上,一闪而逝的精光。

    不过晋元帝面上还是做出一副长辈的慈爱模样来,林梦雅的身份与地位,足以让他重视。

    而且她跟自己的三儿子是有情的,只要他成全了他们,那以后,林梦雅还不是对他的江山死心塌地的?

    林家人,都是如此。

    “快起来吧,你这孩子,都病成这个样子了,还要这些虚礼做什么?朕是来看看你的,又不是让你病上加病的。”

    晋元帝声音温和,态度儒雅。

    就像是一个真心疼爱晚辈的长辈那样,字字句句都带着亲切。

    可惜,林梦雅早已经认清楚了他自私的真心。

    他家那个芋头虽然当初又冷又酷,却是个真正的君子。

    在这一点上,她家夫君,足足的可以给一百分。

    “多谢陛下,来人,上茶。”

    反正一切都有别人扶着,林梦雅乐于装出一副娇弱的样子。

    有皇帝在,任何人是不能跟他平起平坐的。

    可晋元帝为了装样子,特意让林梦雅坐在他的对面。

    再三推辞后,林梦雅才告罪一声,优雅的坐在了暖炕的另外一边。

    他们中间隔着一张小方桌,上面摆了一张棋盘。

    黑白二子落在上面,显然是一个残局。

    晋元帝又嘘寒问暖了几句后,目光却是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面前的棋盘上。

    双方胶着,势均力敌。

    不过他更加感兴趣的是,黑子处于弱势,却又隐隐突围之势。

    白子纵然大杀四方,却有些后劲不足。

    总之,这是一场输赢未定的棋局。

    眉头略微皱紧,不过短短一瞬,又舒展开来。

    “没想到,你的棋艺倒是不错。”

    林梦雅低头看了一眼棋局,温柔一笑。

    “我成日里,除了看书就是下棋,也没有旁的消遣了。在家里的时候,哥哥跟师傅们嫌我烦,不肯跟我下,只是下棋而已,输赢却还那么当真,真是小家子气。”

    这话,让晋元帝的眉心,闪过一抹傲意来。

    晋元帝的棋艺极为高超,不说是天下无敌,却也是凤毛麟角。

    林梦雅如何不知道,所以这话,就是在故意激他。

    “哦?原来如此,正好,朕也有些日子未曾棋逢对手了。不如,手谈几局如何?”

    林梦雅貌似惶恐的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女子不过是当做寻常的消遣罢了,怎能跟国手相媲美?我的棋艺,只是我堂哥跟伯父指导一二罢了,断然是上不得什么大雅之堂的。陛下,还是不要玩笑了。”

    这话,激得晋元帝非得跟她手谈不可。

    好像是赢了她,就等于赢了临天的那两位皇帝似的。

    林梦雅被缠的无奈了,只好让人去外面煮茶焚香,跟晋元帝下了棋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