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一十六章 舆论导向
    荣安公主的出场,不怎么华丽,但是也足够让人印象深刻。

    各方势力都对这件事情心知肚明,不过如何反应,却是他们的事情了。

    龙天昱脚步匆匆,也不管什么男女大防,脚步轻快的抱着自家的小娘子,往床上跑去。

    不对,是往宁庆殿内的床上跑了过去。

    “下去吧,公主无碍了。”

    才刚到宁庆殿内,龙天昱就迫不及待的往外轰人。

    跟着跑过来的太医一肚子的委屈,这些贵人们,总是会折腾他们这些小人物而已。

    可这些话,他又怎么敢说出来。

    屋子里瞬间只剩下她跟龙天昱两个人,林梦雅睁开双眼,坏坏的朝着自家相公笑。

    “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龙天昱把她放在床上,拉过凳子来,正襟危坐。

    林梦雅却咬着下唇,笑得越发可爱。

    “你不是都知道了么?再说我家相公天下第一聪明,这种事情,怎么能瞒过您的眼睛呢?”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尤其是林梦雅还做出一副乖巧柔顺的样子,让龙天昱想要生气的心思都生不起来。

    看着那张妩媚绝艳的小脸蛋,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你可知道,你本不用搀和到这种事情里的。若你想要恢复身份,也可以等风平浪静之后,我们不急于一时。”

    用小手堵住了龙天昱的嘴,她知道这男人不是在怪她,只是担心她而已。

    “我等不了,等不了每天看到你去跟那些人拼杀,而我只能躲在暗处为你着急。龙天昱你听好,要是你跟别人厮杀,那我便是你手中的剑,护心的甲。所以,我来了。”

    这样温柔的语气,让龙天昱如何能受得了?

    登时一颗心化成了一滩柔汪汪的水,只想把她抱入怀中,好好呵护。

    “好,我会保护你。”

    铁臂把林梦雅揽入怀中,再度感受到那久违的温软,龙天昱只觉得自己,仿佛获得了全部。

    一个,拿江山都不肯换的全部。

    “嗯,我相信你。不过这一次我亮相,太子那边一定不会轻易的放过我,他本就恨我入骨。皇后也好,他也好,都想要把我除掉。暂时我又不能出宫,只怕有些事情,你要早做准备。”

    靠在龙天昱的怀中,她又何尝想要分开一时一刻。

    只是龙天昱身上的担子很重,如果不早作准备,又如何能先发制人。

    “你是说...”

    眉头一挑,俊美面容上,本就带着几分矜贵的笑容之中,还藏着丝丝了然。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如果是我来做的话,这一下子,我要死死的咬住他们。不伤筋动骨,誓不罢休!”

    林梦雅的眉间,有着十分狠绝的风采。

    偏偏是那样大的计谋,但是在她看来,却像是穿衣做饭一样简单。

    龙天昱下意识想要不许她参与,可转眼间,林梦雅就做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水润黑亮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向了他。

    拒绝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

    “那你要保证你自己的安全,知道么?”

    良久,龙天昱才终于松了口。

    而后林梦雅立刻狂点头,还‘啪叽’一声,送上了香吻一枚。

    “你——”

    早已经控制不住的情感,让龙天昱托住了她的小脑袋。

    手掌稍稍用力,就捕获她娇嫩的樱唇。

    如何互相磨蹭,如何耳鬓厮磨,都不能完全的代表他对她的相思。

    就在两个人意乱情迷,互相撕扯的时候,门外,却不合时宜的,响起了一道敲门声。

    “咳咳,你们两个注意点,现在你们可是无媒苟合。昱亲王,听说你上一次娶我表妹的时候,就是个不正经的。怎么,如今我的亲妹子,你想要花言巧语的强占了去么?”

    瞬间,林梦雅快速的钻到了被子里。

    只露出一个乱蓬蓬的小脑袋,含羞带怯的看着龙天昱。

    他们虽然早已经享受过某种欢乐,但是关起门来是一回事,被人听墙脚么,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她是我的妻,无人可以改变。”

    话说的冠冕堂皇,但某人身体上的改变,却让这句话气势上有点不足了。

    门外冷飕飕的清狐好歹只是泼了一盆凉水,让他们两个都冷静些,也没为难他们。

    只是苦了龙天昱,站在那里好半天,才能转过身离开。

    “小心些。”

    眼看着他要走,林梦雅不由得嘱咐一句。

    龙天昱又何曾舍得她,恋恋不舍的看了她一眼后,再也不能耽误下去。

    每跟她在一起,他都不想再分离。

    “等我。”

    掷地有声的两个字,让林梦雅心里仿佛打翻了调料罐。

    酸苦咸甜,都搀和到了一块堆。

    眼看着那人离开,林梦雅的心,好像是被生生挖掉了一块似的。

    龙天昱,只怕比自己还要更难受。

    “又不是见不到了,你看看你,用得着这么依依不舍么?”

    清狐这话说的有些酸溜溜的味道,可那双温和的狐狸眼,只有在她看不到的角落里,才能稍稍溢出,他怎么也控制不住的深情。

    没错,他也爱林梦雅。

    哪怕两个人身份不同,际遇不同,可他就是爱她。

    但是,早在二十年前,他就已经失去了爱她的资格。

    是她拯救了他到了灵魂,也拯救了他的身体。

    所以他这辈子,只会为了她而活。

    现在,他是她名义上的哥哥。

    不用担心会对她的清誉有损,又可以丝毫没有阻碍的对她好。

    反正亲生哥哥疼爱自己的妹妹,即便是过一些,又有何妨?

    只要,她能平平安安的,生活在自己的身边就好。

    那份爱意,他不会说。

    却能化成对她的好,长长久久的陪伴着她就是了。

    “用你管,鬼鬼祟祟的藏在外面,也不怕长针眼。”

    林梦雅瞪了清狐一眼,心里也平静了许多。

    某些冲动,又不仅仅是男人才有。

    她是正常的女人,而且还是个有了世上最好的老公的女人。

    刚才那一刻,其实她比龙天昱还急呢。

    但现在,还真的不是做那些有爱的运动的时候。

    清狐体贴的落下了帷帐,让林梦雅在里面收拾妥当后,方才走了出来。

    “那件事,你可跟他说了?”

    慵懒的靠在美人榻上,在林梦雅的面前,他始终跟个没骨头似的。

    好在林梦雅早就已经习惯了这幅样子,而且知道他是想要让所有人都觉得,他只不过是个只会吃喝享福的浪荡公子。

    卸下头上繁重的珠钗,林梦雅不由得压低了声音。

    “他明白我的意思,而且刚才,我把你写的东西都交给他了。”

    那是她趁着两个人还黏糊在一起的时候,迅速的塞到龙天昱的怀中的。

    也幸好在那之前,不然的话,她哪里会记得这种小事。

    “那就好,你这几天安心的在这里‘养病’,我替你打发外面的人。”

    清狐玩味的眼神,透着一丝丝的阴冷。

    敢惹他家小丫头,皇帝老子又能如何?

    自从宴会上的风波之后,昱亲王跟荣安公主勾搭成奸的绯闻不胫而走。

    说是在宴会上,荣安公主是如何的不要脸,如何媚眼如丝的,把才刚成为鳏夫的昱亲王勾搭到手的。

    还说他二人有多不顾廉耻,大庭广众的就抱在一起打滚的。

    总之话有多难听,传出去的就有多恶劣。

    对于这些事情,深宫里的人只能装不知道。

    但是在昱亲王跟荣安公主声名狼藉到顶点的时候,却有另外一道声音传出来。

    说是一个亲眼在宴会上见到公主跟王爷本人的小吏所说,太子爷看中了人家荣安公主的美色。

    可惜求欢不成,就在大庭广众之下侮辱人家荣安公主。

    公主是什么人?那是冰清玉洁,神圣不可侵犯的呀。

    所以公主当场就要寻死觅活的以证清白,幸好有昱亲王挺身而出,这才化解了尴尬的场面。

    不然的话,只怕大晋跟临天又要兵戎相见了。

    所以后来公主晕倒,是昱亲王英雄救美,把人家才给送走了的。

    这么一说来,昱亲王不仅仅不是那种卑鄙小人,还是一个为了家国天下,挺身而出的英雄了呢。

    头一个只是谣传,没人能证明出处,传出来的渠道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

    但是这个小吏却是真实存在的,人家知道这个消息,过来求证,他也会不厌其烦的讲解。

    一个空穴来风,一个有据可查。

    所以舆论没几天,又倒向了龙天昱。

    后来,又听说昱亲王自从那天出宫之后,就老老实实的待在自己的王府里。

    每天除了去兵部衙门之外,就是回家休息。

    倒是太子,没事老往宫内跑。

    还有人说,在那位公主的大门外,经常能看到太子的身影。

    这下子孰是孰非,可就有了定论了。

    要昱亲王真的跟荣安公主有私,他肯定一早就巴巴的跑到宫内,找荣安公主厮混去了。

    而且那位公主在宴会之后,就一病不起。

    据说是动了肝火,连床都起不来。

    于是一些极为看重妇德的人,便猜测一定是那公主受不了奇耻大辱,所以气出了病来。

    也是,人家清清白白的一个姑娘,还是个公主,即便是太子的调戏,又怎么肯呢?

    所以说,荣安公主是好公主,昱亲王也是好王爷。

    至于太子么?有些事情,就不可说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