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一十五章 逢场作戏
    “而且,这里是皇宫大内,自有龙气庇佑,寻常的邪祟,别说进来,靠近都是不成的。我可是在白日里,与我哥哥正正经经的走到皇宫里来的。怎就被认成了个死人,太子殿下说话,也得掂量着点吧。”

    她这话说的步步紧逼,偏生太子奈何她不得。

    这样牙尖嘴利的丫头,倒是跟林梦雅有些不同。

    但实际上,林梦雅虽然面上看起来顾全大局,但是下手却是个心狠手黑的。

    不过现在的她,也没什么顾忌罢了。

    况且她的容貌虽然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可在外出去的这段日子,也让她的眉宇之间,多了几分寻常贵女没有的豪爽大气。

    又因为七毒圣草的关系,眼波流转之间,都带着几分勾人的媚意。

    太子明明认了她出来,心中就掀起了滔天巨浪。

    “哼,原来如此。老三,你可是犯了欺君之罪。不管你们如何狡辩,她一定是你那个搅得天下大乱的王妃。这事,你们瞒不过本太子!把他们给我拿下!”

    这个笨蛋!

    林梦雅忍不住在心头狠狠的怒骂了太子一声,见过猪对手的,也没见过这么菜瓜的吧。

    晋元帝跟皇后,肯定都已经看出了她的身份来,为何却不声张呢?

    其实到了这个层面之后,真相反而不那么重要了。

    不然的话,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猫腻了。

    偏偏,太子不禁看出来了,还嚷嚷得人尽皆知。

    那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就不关她的事了吧?

    还没等晋元帝跟皇后出声训斥,林梦雅突然间从头上,拔下一枚凤钗来。

    长长的钗子是纯金打造的,尽头的尖锐,立刻抵住了娇嫩的脖颈。

    脸上却现出一副悲愤欲绝的样子来,一双眼睛,却是冷冷的看了一圈。

    “我国陛下送我与兄长来,原是一番好意,是为了能跟大晋缔结婚约,然两国长久的太平下去。可贵国太子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侮辱我,是不是太看清我临天了?我左云兮虽然是个女子,却也知道士可杀不可辱。贵国储君既然如此,那就是代表着贵国的下一任君主,自热也是会轻视我临天国。与其如此,我不如当场自戕,保全我国名声。纵然贵国皇帝可以把我们都留在宫中,但天理昭昭,此时断然不会被轻易的掩埋。我临天国百万大军,定要给我兄妹二人讨个公道!”

    她语气十分正义凛然,而且手中的钗子是真的逼近脖颈,一副烈女的模样。

    晋元帝那边早就已经被太子这个不成器的,给气得够呛了。

    如今她又闹了这么一出,刚才还算是不错的脸色,现在已经阴沉得十分可怕。

    但林梦雅比谁都清楚,能让皇帝陛下气成这个样子,得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这位太子殿下。

    “混账!还不快退下!”

    手掌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皇帝自打恢复了以后,鲜少这样动气了。

    太子也不由得瑟缩了一下,可那双毒蛇似的眸子,却还是钉在了林梦雅的身上。

    “荣安公主,这只是太子一时失言罢了。我大晋虽然国富兵强,却并不想再起战事。刚才不过是太子一时妄言,才会冒犯与你。还请你,不要再计较此事了吧。”

    晋元帝这话,说的有些不讲道理。

    但他开口便称林梦雅为荣安公主,显然是已经认定了她的身份。

    事实上,当晋元帝看到林梦雅就是被送来的和亲公主的时候,心头还是划过了一丝丝的喜悦的。

    别的不提,这丫头生长在大晋,且又跟自己的儿子两情相悦。

    而且临天帝言明,缔结合约的所有内容,都由荣安公主全权代理。

    这样一看,大家都是老熟人了,所谓故土难离。

    两个大晋人来缔约跟大晋的合约,虽说不至于全部都偏向于大晋,但至少不会胳膊肘往外拐吧。

    只是他的如意算盘却是打错了,林梦雅其人,表面上看起来温顺和婉,顾全大局。

    但前提得是,她把人当成了自己人。

    现在,他无故褫夺了林梦雅正妃之位,又害的人家骨肉离散。

    自家的媳妇,毒死了人家的亲娘,还把妹妹送到林府,来祸害林梦雅。

    如今,他儿子又跳出来跟人家叫嚷。

    饶是林梦雅有天大的气度,也得叫这一天人给磨没了。

    何况林梦雅根本就不是那么大度的姑娘,只要龙天昱知道,这丫头,可是个睚眦必报的性格。

    当下掩住了自己眼中的笑意,来掩饰绷紧的神经。

    真是个坏丫头,明明知道她是装的,是用来演戏的,可他刚刚就是忍不住绷紧了身体,差一点就扑上去夺过她说中的长钗。

    那丫头,他再也不能让她伤了一星半点了。

    “陛下的意思是,是我无理取闹,误会了贵国太子么?”

    本以为这事能翻过去了,可林梦雅却不依不饶。

    其实她今天就是来找茬的,这么好的机会,她又怎么可能放过?

    这一问,连晋元帝都忍不住蹙起了眉头。

    说到底,他还是没把林梦雅这个女人放在眼里。

    从前觉得她是个能干的贤儿媳,今日为何,却像是那市井泼妇一般,半点情面也不讲了呢?

    忍不住把目光放在了她所谓的哥哥身上,却看到林梦雅的身后,那位抚远候小侯爷,却是悠闲的喝着美酒。

    只是那双清冷的凤眸,却闪着一丝丝的阴狠。

    那是——一双会杀人的眼睛啊!

    “抚远候,你说呢?”

    把问题踢给别人,如今这情形,晋元帝只有把希望寄托到抚远候的身上。

    到底他是个男人,他妹妹任性,难道他就不怕事情搞砸了么?

    可晋元帝不知道,清狐是个什么样子?

    那是个到了地狱里,也能拿阎王老子开涮的主儿。

    如今,他能怕谁?

    “我妹妹说的没错,既然贵国如此没有诚意的话,那我们兄妹二人,也断然不会受此大辱。本侯虽然没有妹妹那样态度坚决,但如果我想留下谁的脑袋的话,寻常的人也是挡不住我的。我临天国的男儿,若是连自家亲妹被人侮辱都无动于衷的话,就不配活在这世上了!”

    兄妹两个一唱一和,挤兑得陛下跟太子没有活路了。

    偏晋元帝为了显示自己的威仪,更是还把林梦雅当成了他的儿媳妇,所以说话重了一些。

    现在想要转圜,只怕有些晚了。

    气氛一时变得有些僵硬,今天晚上,来的人不仅仅是皇室中人,重臣家眷们也是来了不少。

    刚才太子的那几句话也的确是不太像话,况且人家也是千尊万贵的公主之躯,听说还颇受宠爱的。

    如今到了异国和亲来的,却糟太子无端端的诋毁。

    说出去,倒真的好像是晋国对临天不尊重似的。

    要知道,人家临天可是送了公主跟侯爷过来不说,还送了十二个郡县来显示自己和亲的诚意。

    何况人家还是先送过来的,这诚意足以说明临天的态度了。

    若是这样,大晋还拿乔的话。

    只怕像是这位公主所说,临天国可能在一夕之间,就完全转变态度。

    且临天的国力,并不比大晋弱多少。

    事情陷入了僵局,有些难以收场。

    如果太子是个聪明的,现在出去说两句软话,这事也就过去了。

    但他心高气傲,此时又怎么肯呢?

    正在所有人都担心不已的情况下,昱亲王龙天昱站了起来。

    先是鞠躬赔了罪,而后才说道。

    “公主息怒,贵国诚意,我大晋早已经铭记于心,我父皇也绝不会背离。还请公主能看在我的面子上,不再计较此事了吧。若公主还有气,不妨我来代替太子来赔罪吧。要打要罚,还请公主示下。”

    天不怕地不怕的昱亲王竟然道歉了,更绝的是,他不仅态度诚恳,语气坦诚,就连笑容,也带着几分温柔。

    当时有幸参加宫宴的几位小姐们,后来形容到,当时的昱亲王,是如何挺身而出,委屈自己,成全别人的。

    只把个龙天昱,塑造成了一位,为了家国天下,能屈能伸的大丈夫。

    其实呢,清狐在看到龙天昱主动出面后,忍不住在心头冷哼了一声。

    为着他家丫头,龙天昱再丢人的事情都干过了。

    如今不过是当着众人的面,给自家媳妇赔礼道歉而已。

    这死家伙,怎么天下间的好事,全让龙天昱给占全了呢?

    林梦雅冲着龙天昱眨巴眨巴眼睛,手中的金钗,却是离得有些远了。

    只见那人给了林梦雅一个宠溺的笑容,然后优雅至极的走到了她的面前。

    哎呀!昱亲王握住了龙天昱公主的手!

    哎呀!昱亲王跟荣安公主两两相对,显然是一见钟情了!

    哎呀!荣安公主怎么晕倒在昱亲王的怀中了呢!

    哎呀!满屋子的男女,都觉得自己要长针眼了!

    背地里,林梦雅暗中掐了一把龙天昱的腰。

    明明是做戏而已,怎么这个家伙,就是不放过任何一个秀恩爱的机会呢?

    而且——

    她明明不想晕倒啊!是龙天昱低声叫了一声。

    “公主,你怎么了?太医!太医!公主晕倒了!”

    好吧,为了配合他,林梦雅只能让自己,就这么没出气的晕倒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