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一十四章 她来讨债
    这一次林梦雅他们是有备而来,再不能像是之前一样,傻傻的被人算计。

    “你倒是抓住了他的弱点,皇宫里的这一位什么都好,就是太贪心不足。也罢,虽然昱亲王跟他是骨肉父子,但是到底眼界比他宽广太多。这江山嘛,换个人做做,也没什么。”

    虽然跟在林梦雅的身边,让清狐学会了收敛,不再像是之前那样的肆无忌惮。

    可他骨子里终究是看不起这些东西的,跟林梦雅一样,权力对于他来说,丝毫没有吸引力。

    这样无法无天的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倒是让人生不出什么意外的心思。

    勾起嘴角笑了笑,没错,她也是这样想的。

    说是迎接他们的宫宴,但因为这两个人的身份特殊,所以倒是极为隆重。

    还没等开始,龙天昱就在自己的位置上,有些坐立不安。

    一双黑眸焦急的盯着门口的方向,那样子几乎要把越来越暗的天空,给盯个窟窿出来。

    龙轻寒慵懒的靠在自己的位置上,只觉得这样的三个,有些可笑。

    “放心,三嫂又跑不掉。如今她都成了荣安公主,岂不是让你再次得偿所愿了?”

    虽然跟他这个三哥一起长大,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三哥这个样子。

    好笑之余,也忍不住挪揄他三哥几句。

    但心中,却更是因为这位三嫂子的能力,而感到惊讶。

    终于,在龙天昱的焦急等待下,不远处的一抹紫色的身影,缓缓走来。

    此时天色已经昏暗,前面自然有挑着宫灯引路的宫女。

    一行人在灯影之中显得格外的美丽多姿,头前的宫女袅娜的进了殿内,随后,天人之姿的临天国小侯爷与荣安公主,就这样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刚才还心思不安的龙天昱,此刻却是安定了下来。

    她就在自己的面前,眸光温柔,身段柔美。

    俩个人的视线胶着,哪怕是在众人的面前,也丝毫不避讳。

    也是,他的这位王妃,何曾在乎过那些陈腐的规矩。

    由内侍领着,两个人落了座。

    清狐自然是坐在男宾席,除了他之外,还有不少人作陪。

    反观林梦雅这一边,除了几个皇子的正妃外,就只有的脸的侧妃跟公主了。

    只是瞥了一眼,她便知道,陛下的意思,是要众星捧月。

    而她,就是那个月。

    对面的青年才俊们,今天怕是要用尽浑身解数来迎得她的注意力。

    想法嘛倒是不错,可惜,她和亲的人选,早已经内定了。

    趁着众人不备,与龙天昱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

    稍稍的安抚一下那家伙,告诉他不要猴急,自己完全跑不掉的。

    这才低下头来,看着自己面前的酒杯,装出一副名门淑女的样子。

    也是因为对面的那几只雄孔雀,现得有点太过了。

    不管他们打扮得如何花枝招展,可她家的昱亲王大人,却总是里面,最出众的一个。

    要不怎么说她眼光好呢?

    “陛下到——皇后娘娘到——”

    随着内侍的两声唱喝之声响起,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从外面进来的那俩个人吸引。

    两个黄橙橙的人走了进来,大殿之上,纵然是太子,穿的也不是正经的明黄。

    而这一对夫妻,就是整个大晋的天与地。

    所有人都跪倒在他们的脚下,只除了清狐林梦雅,因为是外国贵宾,所以只是弯腰行礼而已。

    晋元帝看起来心情不错,所以只是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后,就让这一屋子里的人起来。

    “都坐吧,今日即使迎接远客,但在场的也都是自家人,不必拘束。”

    殿内的人都谢了恩,林梦雅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却未见得有多恭敬。

    抬起眸子,不经意的跟晋元帝的视线碰撞了下。

    后者眸中没有任何反应,显然是已经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

    也是,这人能在困境之中完全的隐藏起自己,又能在脱困之后,迅速的掌控整个晋国,心计跟手段,岂是一般人能比拟的?

    可是千不该万不该,一点旧情都不念,就这样打压起林家来。

    纵然皇帝站在他的位置上来看,这事只能算是正常。

    可她林梦雅只是个女人,断然做不出那等大度的事情。

    “抚远候与荣安公主临天的贵客,不知在朕的皇宫里,住的可还习惯?”

    晋元帝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受尽荣宠的公主,居然就是龙天昱曾经的正妃。

    他是知道林梦雅是临天国的郡主的,但区区一个郡主,还是个已经结了婚的女子,所起到的作用绝对有限。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左家那对兄弟,居然对她如此疼爱。

    甚至于,不惜为了她陪嫁十二个郡县。

    现在,林梦雅的身份已经非比寻常。

    既然是和亲,那必定是上了皇籍的正式公主。

    好在他是个纵横惯了的人,在对上那丫头,倒也没觉得多尴尬。

    “多谢贵国陛下的盛情款待,虽比不得家里自在,倒也是住得惯的。”

    清狐起身,话有些自大,但他的举止却透着一股子贵族的优雅。

    这话听起来有些刺耳,可他偏偏脸上带着笑,好像是开玩笑似的。

    不管是皇帝,亦或是其他人,都那他没辙。

    晋元帝也只是微微一笑,倒真像是个宽宏大度的长辈。

    “那便好,你们就当这里是自己家。要是有什么不习惯的,尽管跟朕说就是。”

    晋元帝有十分的风度,这话说出来,清狐也不好再难为他。

    他们兄妹二人都是要留在大晋的,妹妹成为和亲的人选,至于他这个哥哥,则是代替左丘羽,成为质子。

    相对应的,晋元帝也会在近期选择一名够分量的质子,送入临天国。

    这些皇子们之所以今天想要玩了命的表现,除了想要迎娶这位公主之外,还有就是希望能够结交这位抚远候小侯爷。

    纵然他当质子已经等于失势,可听说临天帝对这位表哥也是极为信任。

    要是真的被选为质子,如果小侯爷能递上句话,那么他们在临天国的日子也会好过很多。

    质子,说起来好听,实际上不过是一张微薄的肉票罢了。

    所以在今天的宴会上,林梦雅跟清狐这对兄妹,是绝对的主角。

    龙天昱的目光,始终痴痴的落在林梦雅的身上。

    饶是她脸皮极厚,被别样灼热的眼神注视着,面皮上也不由得稍稍的发烫。

    这个死家伙,怎么一点都不知道避嫌呢?

    好吧,他们之间该干的都干过了,避嫌怕是也来不及了。

    不过还没等林梦雅做出什么反应来,倒是两道极为阴毒冰冷的目光,定格在了她的身上。

    抬起头来,迎了上去。

    皇后虽然不是笨蛋,但跟她身边的那个男人比,差得可不是一星半点。

    到现在也不过是仅仅有些疑惑罢了,只是在看到自己跟龙天昱眉来眼去后,有些不舒服而已。

    哼,她儿子得不到的东西,她也不会顺利的让别人得到。

    可惜,林梦雅这次进宫,就是来讨债的。

    皇后欠他们家的,皇帝欠他们家的,不管是谁欠的债,这一次都得给她通通的还回来。

    也许是林梦雅的直白,让皇后的心里,对她涌起了厌恶。

    那双毒蛇般的眸子,倏然间涌上了一股子冷意,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

    林梦雅好像示威一般的,眸子里涌上了几分嘲弄之意。

    许是怕一下子气不死皇后似的,她竟然伸出小手,轻轻的掀开了自己的面纱。

    薄纱除去,那张魅惑众生的面孔,终于大白于天下。

    不出意外的收到了许多声冷气的抽动声,林梦雅勾起红艳艳的唇,弯出的轮廓,冷清却又带着一丝丝妩媚。

    “林...林梦雅!”

    一直贼心不死的太子,显然比任何人都震惊,所以嚷嚷了出来。

    这三个字落下,举办宴会的殿内,立刻安静了下来。

    差不多所有人都像是看到了鬼一样,惊恐万分的盯住了她。

    唯有坐在上位的皇帝跟龙天昱两个人,眼神复杂,各怀心思。

    反观林梦雅,倒是一点意外的反应都没有。

    玉手举起的桌上的酒杯,好像在说什么笑话似的,柔声说道。

    “林梦雅?哦,说的就是我那位红颜早逝的表姐吧?也难怪了,在家的时候,我父母就常说我长得跟表姐极像。可惜,我们姐妹二人无缘得见。如今看来,我真的很像我那位表姐呢。”

    安静的大厅,她的这一番说辞分外的清晰。

    龙天昱看着她临危不惧,又像是在戏弄这一群心怀鬼胎之人后,也挑起眉头,笑得极为张扬。

    看吧,这就是他的女人。

    睁眼扯瞎话的时候,都能说得理直气壮。

    “你胡说,你分明就是她!”

    太子心里有鬼,但林梦雅下葬是他的眼线亲眼看到的。

    而且停灵的时候,他手下的人,也借着吊唁的名义去看过的。

    怎么会...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

    一时间,太子倒是失了分寸。

    “太子殿下这话,荣安不明白。我乃临天荣安公主,虽说跟那位表姐长得有几分相像。但太子殿下,把荣安认作一个死人,是不是有些失礼呢?”

    眸光流转,偏偏是那样的冷,又带着几分媚意。

    龙天昱心头没由来的涌起了一股酸意,恨不得立刻,把棉纱再给她罩上。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