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一十三章 立志为祸
    “王爷,急什么?”

    算起来,清狐跟龙天昱也算是共事了不短的时间,如果不是丫头的妙计,只怕他还见不到龙天昱这幅猴急的样子呢。

    真是,有趣极了。

    “她怎么会来?你给我解释清楚!”

    自家事自家知,刚才林梦雅进宫的时候,悄无声息的冲着他眨巴眨巴眼睛。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让龙天昱比任何人都明白,这丫头,一定又不安生了。

    “王爷这话,我就有点听不懂了。我家小妹是送过来和亲的呀,这事,你们不是都知道么?”

    怀揣着那哪儿一点点报复的小心思,清狐把个龙天昱耍了个滴溜转。

    但他也不仅仅是为了胡闹,毕竟林梦雅以后的公开身份,只能是荣安公主左云兮。

    可丫头费尽心机,甚至不惜动用临天国的关系,都只是为了能够,正大光明的跟龙天昱在一起。

    这些事,可绝不是他胡说的。

    尽管心急如焚,但龙天昱就是龙天昱。

    事关林梦雅,他强迫自己静下心来,三两下的,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联。

    她,这是为了能够正大光明的,跟自己在一起,所以才抛弃了从前的身份,以和亲公主的样貌重新出现在世人的面前。

    他们已经骗了天下人,若想要堵住悠悠众口,唯有如此。

    一时间,只觉得心肝都被那丫头抓去了似的,偏生现在的林梦雅,他又不能轻易的,扯过自己怀中好好的‘教训’。

    不对!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什么身份,都是他的王妃,他的妻子。

    所以,俊美的脸蛋上勾起了一抹笑来。

    哼,那笑容带着几分阴险。

    看来,他得好好的跟这位荣安公主纠缠不清,才能绝了太子他们几个人的心思。

    当初她嫁过来的时候,为着许多事情,其实还是挺仓促的。

    如果这一次,能给她一个正式且隆重的婚礼,倒也不错。

    打定了主意,掸了掸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刚才还冲动得几乎要红了一双眼睛的昱亲王,再次平静了下来。

    “没错,公主是过来和亲的。一路辛苦了,大舅哥。”

    眉头舒展,龙天昱也浅浅的笑开来。

    他这一声大舅哥,叫的清狐心头直痒痒。

    板着脸想要反驳,却无奈的发现,他家丫头也是个不争气的,心里头一心一意的,都扑倒这个男人的身上,害他连个玩笑都开不了。

    只是清狐也是知道事情轻重缓急的,想要戏弄龙天昱,以后有的是机会。

    现在,该办正事了。

    “你知道就好,我家小妹是当今临天国皇帝陛下的堂妹,所以在相貌上,也就长得像了一些。”

    三个人也比肩往皇宫内走去,清狐压低了声音的提醒了一声后,龙天昱跟龙轻寒,也颇有默契的点了点头。

    想必,他家的那位娘子,既然敢顶着荣安公主的名号来,必定是已经计算好了的。

    一想到皇宫之中,再次因为她会变得鸡飞狗跳,龙天昱的心头,却生出了几抹快意来。

    虽然太子殿下不着调,但其实也是个美男级别的。

    被一群美男环绕,即便各个都揣着自己的小心思,但总体来说,感觉还不算坏。

    四国之中,大晋的男子最崇尚儒雅,而临天国的男子,则是清俊风流,至于东夏国么,则隐隐有些古代西域时的风情,烈云国中,不管是男女,身上总有一股子妖媚的劲头。

    但四国的男人无论何等的优秀,都比不上那个带着清狐跟龙天寒走进来的男人。

    黝黑深沉的眸子,像是一块磁石般,她怎么就一定也移不开视线呢?

    哪怕是站在一群皇子之中,哪怕清狐跟龙轻寒也是世上一顶一的容貌。

    但她,就是觉得龙天昱好看,比任何人都好看。

    真是,妖孽!

    “公主远道而来,不如先好好休息。父皇跟母后,已经为公主跟小侯爷设下宴会,在这之前,公主可以在宁庆殿中休息。”

    太子自认为在荣安公主的面前,已经尽量的装出了一副儒雅斯文的模样。

    却不知道他的这一番显摆,一星半点的都没有落到这位公主的眼中。

    “有劳太子殿下。”

    蒙着面纱的美人淡淡的说道,太子笑了笑,但是心头却是染上了一抹火热。

    公主虽然看不清楚容貌,但是身段风流。

    尤其是她身上一股子幽然的冷香,虽然只是淡到了极点的香味,却足以让挑起他的心火。

    这荣安公主,当真是难得的尤物。

    一丝厌恶划过林梦雅的眼眸,她当然知道这道貌岸然的家伙,对自己打得是什么龌龊的心思。

    不想那么久没见了,太子还是这般的不成器。

    要不知道为了大事,她早一巴掌呼过去,告诉他别做梦了。

    但现在还不行,她必须要忍到宴会上。

    这一次,她要让太子跟皇后,闷声吃哑巴亏才行。

    目光再不舍,为了暂时的掩人耳目,也得分开。

    林梦雅告别了不怀好意的太子一干人等,由内侍以及宫女带着,往她暂时下榻的宁庆殿中暂时休息去了。

    本来异国公主,按照规矩是不好住在皇宫之中的。

    但晋元帝知道临天帝十分疼爱自己的这个堂妹,甚至于听说,她出嫁的嫁妆,比正式迎娶皇后的彩礼还要多上数倍不止。

    更加夸张的是,临天帝送的不仅仅是财物,还一道陪嫁了十二个郡县。

    虽都不是什么险要的地方,但的确富庶。

    只是临天帝也不是傻子,只说在荣安公主跟未来驸马活着的时候,陪嫁的郡县财政归大晋,但是却暂时不能从临天国割裂出去。

    待到公主跟驸马百年之后,十二郡县才可以归入晋国的版图。

    身为上位者,这点子事情谁不清楚。

    那临天帝纵然大方,却也怕自家妹子所托非人。

    有十二个郡县吊着,只怕整个大晋,也得把荣安公主,当成祖宗一样的供起来。

    开疆辟土这种事情,哪怕是连年征战怕也是不能轻易的得到。

    可娶了个公主,不禁有丰厚的嫁妆,还能白拿十二个郡县的财政。

    这等大好事,只有傻子才会不在乎。

    偏偏这世界上,还真有傻子。

    宁庆殿说是殿,实际上却是座正正经经的宫苑。

    方方正正个院子,从大门进去,绕过一处影壁,便到了正殿之中。

    殿内因为要迎接贵客,装饰熏香自不在话下。

    奢华之中,又透露出皇家才有的规制来。

    别说是给她一个别国公主住了,就算是晋元帝亲生的公主,也怕会住不起。

    “哼,这晋国皇帝倒舍得下血本。也是,这次的婚约要是成了,他可是稳赚不赔的。”

    现在公主跟小侯爷是贵客,即便是有些想要监视,也得躲得远远的。

    万一惹这两位财神不高兴了,坏了大事就完了。

    所以清狐现在才无所顾忌,反正周围也没什么外人。

    “他哪里是舍得,我只不过进来住几天而已,又不能打包带走,就当是换个地方摆摆而已。”

    晋元帝算计过她,甚至于为了自己的权衡之术,不惜把林家祸害得家破人亡。

    但是林梦雅却不能恨他,可也并不代表,她会那么白莲花的原谅这一切。

    所以,她要亲自拐走他最心爱的儿子,然后跟他的儿子一起,掌管晋元帝呕心沥血才维持住的国家。

    这才是对这种野心家,最残酷的惩罚吧。

    对于这种事情,她一向是个小气透顶的女人。

    “也是,不过丫头,有件事我一直想要问你。你这一次居然让你那表哥割了十二个郡县出来。你这种败家的行为,有点特别啊。”

    伸出手来,点了点她光滑细腻的额头。

    因为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场,林梦雅早就取下了面纱。

    在进城之前,清狐就拿出了他的看家本领。

    此时此刻,虽然她还是那个模样,但是气质,却跟从前截然不同。

    也是她这两年来的机遇太过特别,刚开始的时候,她虽然容貌姝丽,但却多了几分稚气与青涩。

    这些日子以来,她所接触到,所参与的事情,大多是别人想都想不到的匪夷所思。

    再加上她今年才二十岁,在容貌上,也因为几番波折,而有了不小的改变。

    现在的她,容貌足以称之为天下绝色。

    气质雍容,举手投足也大方得体。可偏偏因为身怀剧毒的关系,无形之中,会散发出一种致命的诱惑力。

    就像是毒的东西,也会越加美丽一般。

    如果说她之前的气质,是一朵绽放与朝阳之中的蔷薇。

    那么现在的她,则像是那种长在奈何桥边的曼陀罗华。

    靠近,便是要付出自己生命为代价。

    当然,这是林梦雅强烈要求的。

    她说自己之前太像是个贤妻了,那么这一次,她就想要当个绝色妖姬。

    而且还是有能耐为祸天下的那一种,是让他往一个叫妲己的妖妃身上靠的。

    也不知道是这丫头是打哪看来的故事,人家都是死乞白赖的装贤惠,可她倒好,哭着喊着的当妖姬。

    唉,真是拿她没办法。

    “不做出点非常人之举,人家怎么能相信我是个红颜祸水。而且,要是没有这十二个郡县撑着,以晋元帝的聪明,我的身份,一时一刻也是瞒不住他的。但有了这十二个郡县嘛,他就算是不想,也得替我遮掩着。”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