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一十一章 摇身一变
    身处在三绝堂之中,但京都之内发生的消息,都没有逃脱掉林梦雅的耳目。

    昱亲王续弦的事情,因为前朝老臣们的激烈反对而彻底告吹了。

    龙天昱倒是没什么表示,只是那位冯小姐,有些要死要活的。

    但以她的身份地位而言,没有了昱亲王的强有力的支持,她基本上,是左右不了时局的。

    所以现在冯子蝶的位置,比任何人都尴尬。

    好在皇后怜悯她,还把她招进宫中安抚。

    根据林梦雅得到的消息,说那位冯小姐是哭着进宫,笑着出来的。

    看来,是得了皇后不少的真传呢。

    不过现在,林梦雅可没工夫理她。

    因为三绝堂内,暗中负责跟踪寻找林梦雅父兄的人回来禀告,说是在烈云国的一个小镇里看到过疑似父亲跟兄长的人。

    想要追查的话,就必须潜入那些部落的聚集地。

    只是谈何容易,那些部落一般都会聚集在深山之中。

    且外面都有蛊虫护卫,贸然闯入,惊动了里面的人是小事,反倒是会让那些打探消息的人,陷入危险当中。

    好在林梦雅对蛊虫也算是拿手,赶紧研制出一份,掺杂了自己的血液的驱蛊药。

    只要有这个东西在,任由那些蛊虫再厉害,也不敢侵害拿着驱蛊药的人。

    细细的嘱咐了清狐,一定要在保证那人人身安全的情况下,尽量的调查出父亲跟兄长的所在。

    可她还是有些不放心,只是没有想到,父亲跟兄长,居然会在烈云出现。

    这些事情不可能是凑巧,看来最终他们都会殊途同归,全部都会聚集到那个,原本已经沉眠,却硬生生的因为这些人的野心,而被迫开启的地方。

    但愿,那不是一场浩劫。

    “丫头,你的血虽然珍贵,却不要滥用。要是让魁首知道了,他是无论如何,不管付出任何代价,都会把你的血弄到手的。”

    已经恢复了一些的百里睿,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家学生鼓捣这些药草。

    对于这个学生,他倒是极为满意。

    抬起头来,林梦雅看到了已经渐渐恢复神采的老师。

    看来她那些药材倒是没浪费,老师看起来好多了。

    笑了笑,她知道老师是担心她,点了点头,看来以后,她必须要更加的小心翼翼才行了。

    “我知道了,这血虽然是个宝,却也会给我带来灾祸。对了老师,我有件事情,想要请教您...还是算了吧,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等到咱们忙完了,我再问您便是。”

    其实林梦雅开口,是想要询问老师,她到底能不能生育的问题。

    不过头一遭想到如果她问了的话,即便是有那么一丝丝的希望,以老师对她的关爱,怕也是会拼了命的做到的。

    她不想让老师担心,尤其是现在,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做,也不是生育宝宝的时候。

    “好,有什么你直说就是。但凡是我这把老骨头能帮得上的,你就不要客气了。”

    事情的前因后果,林梦雅都已经跟老师讲过了。

    除了不胜唏嘘之外,百里睿也像是在那一瞬间看开,超脱了。

    现在除了帮助这个学生之外,他不做他想。

    倒是这个丫头,好像是比之前更能折腾了。

    就拿他们现在住的这个院子来说了,当他知道,这房子的下面都是水的时候,百里睿想到的却是,万一哪一天地震了,这房子岂不是就完了?

    好在林梦雅跟清狐都安抚他,说这孩子结实得很。

    不然的话,他肯定会拉着自己的学生,找一处更加安全的场所去了。

    “自然是不会跟老师客气的,这几天老师您就乖乖的在这里养伤。我出去办点事,很快就回来。要是耽误了,我会派人来接您。”

    在药房内鼓捣了半天,林梦雅才出门来。

    眼角眉梢带着几分疲惫,但是在看到手中,那越有十数个的各色小锦袋之后,却是立刻眉笑眼开。

    老师的话提醒了她,自打有了毒血之后,她就过度的依赖于毒血带给她的便利。

    可是老师都几乎克制不住,更何况是别人。

    她这次要做的事情有点危险,所以还是带一些毒药防身吧。

    “不用担心我,你去做你该做的事情去吧。你这些药你不要怕可惜,时间长了,只管派人回来取,我都给你配好。还有那些毒虫毒蛇什么,你千万不要怕。以你现在身上的气味,只有它们怕你的份。”

    所谓明枪易挡暗箭难防,从前她不过是靠着好运气才过关的。

    但好运气怎么可能时时都有,所以她必须做下万全的准备。

    “我知道了,不要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林梦雅知道老师疼她,更知道如果不是为了她,老师有一百种方法隐居起来。

    抱了抱这个待她如亲身女儿般的男人,在老师担忧并且欣慰的目光下,出了后院的门。

    纵然白纱遮面,只露出一双灵气逼人的眸子。

    但是这几天凡是在三绝堂内行走的,都知道眼前的这位穿着白色衣裙的女子,可是惹不得的存在。

    尤其是只有副堂主,跟几个大管事才能进去的后院,这位姑娘居然生生的住了好些日子。

    他们虽然不会猜测这位姑娘就是堂主,但是在暗地里,都把她当成了堂主的红颜知己,亦或是堂主夫人。

    无人敢对她不敬,因为哪怕是堂中,就来武绝公子都打不过的副堂主,如今竟然像是侍从一般,侍奉在她的左右。

    那些刚想有些龌龊心思的人,也立刻打住了。

    这个女子,非比寻常啊!

    接受着那些人的注目礼,林梦雅径自走到了三绝堂的外面。

    那里早有一顶小轿等候,林梦雅想也没想的,就钻到了轿子里。

    清狐骑马,两个轿夫脚步也轻快。

    没多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京郊的一处极为幽僻的地方。

    那里没有什么特殊的,只是转过一个小山包之后,就到了官道。

    清狐给了轿夫钱,打发他们走了之后,才跟林梦雅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

    没有交流,也没有个交代。

    清狐就这样带着林梦雅,走到了官道上。

    没多一会儿的功夫,远处竟然走来了一队人马。

    这一队人马倒是极为的壮观,前前后后竟然有几十辆马车。

    尤其是排头的四匹骏马后拉着的马车,便是在大晋贵族之中,也是鲜少有人能受用的起的。

    且不说四匹马是有钱难买的千里良驹,就是马车上,也多用的名贵的木材。

    车窗轻飘飘的,用的却是细烟罗的料子来做的帘子。

    这车,即便是皇室宗族座也足够奢靡了。

    只是现在,林梦雅跟清狐,就这么大喇喇的站在了车队的前面。

    “你这表兄,但是一点也不可惜银子呢。”

    清狐眉头一挑,他是个识货的人,这车子的价值林梦雅并清楚,可他却是心如明镜一般。

    “那有什么的,当初我舅舅跟外祖,给我娘亲准备的嫁妆可是一样都没有用上。两位表哥又添了这么许多,我们家三代人的积攒,阔气一点怎么了?”

    林梦雅努力的做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可当她看到对面十分壮观的车队后,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当初她从林家出嫁的时候,嫁妆已然算是丰厚的了。

    却不想如今,更是比那时候多了许多倍。

    唉,龙天昱啊龙天昱,也不知道他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好事了,怎么就偏偏,遇到她这么好的媳妇。

    “公主,小侯爷。”

    车队在不远处停了下来,前面立刻有几个内侍跑了过来,恭恭敬敬的给二人行礼。

    林梦雅跟清狐倒是一时没适应过来这些陌生称呼,但看到人家都是那样严肃认真,他们也不好掉链子。

    只能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被内侍给引到了马车里。

    车厢内更是无比的华美,光是铺在车厢上的细软绸缎,便已经是极为贵重。

    在加上里面的陈设,无一不精致,就连本来不怎么识货的林梦雅,都在暗中咋舌。

    看来大表哥是想要当个昏君了,瞧瞧,这车子里的一切,要是让临天的那些老臣们看到,非得心疼死不可。

    眯着眼睛柔柔的笑了开,若是为了给她撑面子,两位表哥又何须如此的破费。

    外祖家,终归是疼爱着她的。

    “公主,啧啧,别说是公主了,就算是皇后我家丫头也当得。不过丫头,你亲自出手跟皇后过招,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

    清狐慵懒的坐在柔软的大垫子上,昱亲王妃林梦雅已死,况且也已经昭告天下。

    要是此事丫头回归,反倒是让龙天昱落下个欺骗天下人的骂名。

    那家伙是要干大事的,这种名声,他不能担着。

    好在她家丫头神通广大,一封书信,就给他们两个,换来了合理的身份。

    如今他是临天国抚远候的嫡子左沅,三个月前继承了老侯爷的位置。

    而林梦雅,则是老侯爷唯一的嫡女,又因为深得先帝爷的宠爱,破例三岁就封为荣安公主的左云兮。

    虽然身份从国产,摇身一变成了进口货。

    但林梦雅却一点都不害怕自己,会被人给拆穿。

    到了这个层面,大家都清楚。

    人不重要,重要是身份。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