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九章 坦白交代
    越走龙天昱越觉得气闷,可头前带路的管事一言不发,他就是心中有十分的不耐烦,此时也不得发作。

    哼,好个三绝堂。不过是个江湖门派,面子居然比他这个王爷还要大。

    那他倒要好好看看,他们有何能耐。

    穿过了前面的那套院子,终于到了最里面的正厅。

    正厅的大门后面,一道坐在地上的身影隐隐绰绰,只看得出是个男子,其他的却是半点都看不出来。

    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周围,布置得到算是雅致。

    只是有些奇奇怪怪,与现下时兴的豪富之家多有不同。

    看来这位三绝堂的堂主,倒没什么雄才大略。

    倒像是个女人般,在乎这些外物。

    不由得心中冷哼一声,看来跟暗中传出来的消息一样。

    三绝堂,不过是靠那些个有些本事的人,支起来的空架子罢了。

    想是这样想,可龙天昱还没有笨到,把这种事情表露于人前。

    管事的先行去回了话,片刻之后,就再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我家堂主有请。”

    龙天昱也没看那管事的人,直直的往正厅走去。

    才刚一掀开帘子,想要给对方一个下马威的时候,却看到清狐正慵懒的坐在案几旁边,拿着一杯香茶,噙着几分笑看向了自己。

    “王爷,别来无恙。”

    那闲散的语调,立刻就让龙天昱确定了此人,正是每天都缀在自家娘子身后的那条犯人的尾巴。

    双手抱臂,龙天昱眯起了眼睛。

    刚刚管事的明明说,是三绝堂的堂主有请,原来——

    “看来,你欠我一个交代。而且,你也才在我眼前消失一天而已。”

    清狐丝毫不在乎的耸了耸肩,他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男人的反应。

    放下茶杯,反而撑住了自己那张阴柔美丽的脸蛋,故作俏皮的眨巴眨巴眼睛,心中却是腹诽不已。

    要是放在以前,他在丫头的身后,出多少的损主意都好。

    可现在...龙天昱的脸色阴沉的吓人,怕是他不拿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今天是别想蒙混过关了。

    轻咳了咳,眸光一转,看向了内屋。

    “别躲了,你家相公我可应付不来。”

    凉凉的说完这句话,清狐立刻端起茶杯,掩住了自己嘴边的坏笑。

    一脸不悦的林梦雅,不能再装死。

    只能从藏身的帘子后面走了出来,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那只扛不住事情的死狐狸后,不得已才对龙天昱,露出了一脸讨好的笑容来。

    “那个,你听我解释...”

    龙天昱的眸光倏然间转冷,而后冰冷的视线,只是浅浅的落在清狐身上后,后者立刻像是烫了腚似的弹跳了起来。

    “我还有事,你们慢聊!”

    转眼间,屋子里就剩下了他们俩。

    林梦雅自会傻笑,企图蒙混过关。

    可惜,她家相公,可没有那么好糊弄。

    “这些,都是你的?”

    龙天昱一改刚刚的杀气十足,反倒像是闲聊似的,大方的环视了一周,才淡淡的开口。

    “嗯嗯,刚开始我就是想找个副业做做,没想到玩大了。呵呵,那个侥幸啊,纯粹的侥幸。”

    林梦雅面上是一副乖乖宝宝的模样,心里却把那只死狐狸给骂个半死。

    一点义气都没有,还扔她一个人在这里解释。

    要知道当初,那家伙才是她最大的后勤保障。

    “是咱们府里的银子不够花?”

    龙天昱的面色不阴不阳,林梦雅也看不出什么来。

    大约,是没怎么生气吧?

    可她也只能老实交代,企图争取个宽大处理。

    连忙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眼神真诚得能滴出水里,就差没抱住她夫君的大腿喊冤枉了。

    “够花的够花的,这都是小钱,小钱,呵呵。”

    干笑了几声,林梦雅心中觉得自己还真是前途渺茫。

    哪怕是现代的男人,在得知老婆比自己还能干的时候,尚且难以安抚主自尊心作祟。

    何况是在封建的古代,垂下小脑袋,看都不敢看龙天昱一眼。

    “很好,我家娘子太能干了!”

    咦?

    林梦雅突然抬起头,像是看到鬼一样的看向了龙天昱。

    对方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看起来,不像是在说反话的样子。

    咽了一口口水,林梦雅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家相公。

    “没...没事吧?”

    完了,难道是刺激过大,疯了?

    “我哪里有什么事,我家娘子果然是与众不同。这庭院是按照你的意思布置的吧?

    我就说嘛,天下间除了我娘子之外,谁还能有如此雅致的巧意。娘子你人手不够就跟我说,对了,要不要我把府中的产业都投入进来,给你当个后备的资金?”

    那边厢昱亲王兴致勃勃,这边厢林梦雅一脸懵x。

    哈?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看到她家昱亲王云开雾散,笑眯眯的打量着自家产业。

    林梦雅悬在心口的一块大石,终于落了地。

    还好,她家男人不是那种喜欢斤斤计较的小男人。

    心中跟染了蜜似的,跟龙天昱介绍起三绝堂的一切来。

    “照你这么说,从大晋到临天国的商道,其实都是你在暗中掌控了?”

    龙天昱震惊不已,雅儿的能耐他是知道的。

    只是没想到,她除了心计之外,连经商敛财的手段,也是一顶一的高超。

    “也不算是在我手中,不过是我掌握着其中的一些规则而已。相对的,我们也是要保证那些商队的安全跟利益。有钱大家赚,这样才能长久。何况也不是我在做这些事情,堂内有专门处理这些的人。我只需要在大方向上拿个主意就是了,要是时时处处都要由我来操心的话,我也就不用做别的事情了。”

    见龙天昱还不太懂,林梦雅耐下心来帮他解释。

    其实都是一些现代企业管理的方式而已,她是个门外汉,只能说出个大概齐,然后会有专门的人员整理完善。

    表面上看,一切决策权都掌握在她的手中。

    实际上,她要做的事情很少很少。

    不然她也不能可着心思的,在四国之中满地转悠了。

    “这,倒是个巧宗。怪不得林魁他们总是夸赞你,说你在王府的时候,事事都能打理得慎重妥帖。你到底还有什么,是我未曾发现的呢?”

    宠溺的刮了刮雅儿的小鼻子,龙天昱只觉得心中对她的爱意,一天比一天愈发的醇厚。

    她总是这样,像是一块浑然天成的璞玉。

    可经过精雕细琢之后,便能绽放出绝世的光彩。

    纵然有人容貌倾城,可却不如她足智多谋,才色兼备。

    他倒是是攒了多大的福分,才能与她携手一生。

    “再没有了,即便是有的话,我也不是有意瞒你的。只是时机未到,不能跟你说而已。”

    其实在林梦雅的内心深处,她当然想要让自己所做的一切,都能得到龙天昱的支持。

    他们是奔着一辈子去的夫妻,有些事情,自然需要携手与共。

    她虽然不想因为这些外物,跟龙天昱有任何的争执。

    但若事情真的到了那一步,她纵然心里觉得不悦,也绝不会放弃自己的事业。

    万幸,这个男人是真的疼她,爱她,懂她。

    她这辈子,足以。

    “好,不说就不说吧。”

    轻柔的把她抱在了怀中,所有的事情,都不如她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来的重要。

    尽管已经成婚快要两年了,可他们之间经历的事情,却可能是别人,一辈子都无法承受的。

    所幸,他们一路都闯了过来,没有什么,能分开他们两个了。

    “光顾着跟你交代,都差点忘了正事。你知道那天云竹他们绑走我的时候,冯子蝶也有参与吧?”

    提起这事,龙天昱就冷下了一张脸。

    他知道雅儿不想把事情弄僵,却没有想到,那冯子蝶居然如此不识抬举。

    早知道,他就应该不留半点余地,省得那人痴心妄想。

    “我这不是没事么,不过我倒是发现一件事。冯子蝶的身边,很有可能有烛龙会的卧底。现在看来,那个佟姑娘倒是极为可疑。但烛龙会行事,你我是知道的,只怕不是那么轻易的落网。所以,我们必须要赶在烛龙会之前,得到冯氏手中的东西。”

    林梦雅认真的侧脸,让龙天昱觉得可爱无比。

    忍住想要偷偷亲她一口的**,眉心微皱,装的比谁都严肃的,听着他家娘子的教诲。

    “这事的确可疑,你怎么知道,我要冯家的一样东西?”

    林梦雅觉得这家伙,应该是在怀疑自己的智商。

    鄙夷的瞪了他一眼后,方才说道。

    “打开仙城,也就是你们口中的古卫之遗,需要四把钥匙。而在下小女子区区不才,恰好能弄到其中两个。我想冯家人的手中,应该还有一把吧?不然,你干嘛花费那么大的力气?但我有件事情也十分的好奇,四把钥匙的消息,你到底是从哪里听来的?”

    龙天昱的眉头,却是紧紧的皱起。

    半晌,都没有开口说话。

    而贴在他怀中的林梦雅,半晌才反应了过来。

    不是吧,这家伙难道说。并不知道钥匙有四把?

    “这个消息,是负责寻找古卫之遗的人传过来的。但只说是有开启古卫之遗的钥匙,并未告知有几把。”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