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八章 谋算伊始
    陪着笑脸,清狐总算是把这个小姑奶奶给带到了三绝堂内。

    穿过人来人往的大堂,又过了一个宽敞的大院子,才到了最后面的院子里。

    在河床上盖房子本就不简单,又是规模这么大的三进院子。

    林梦雅第一次才感觉到,当个土豪有多过瘾。

    “这里都是按照之前的样子设计的,我又添了些,你看看,可还合心思。”

    满意的瞧了瞧四周,的确是林梦雅想要的那种汉唐风格。

    不由得赞赏的看向了清狐,没看出来,这家伙还真是满身的艺术细胞呢。

    “真是不错,要是以后咱们闲下来没事做,我应该给你开一家室内装潢的设计公司。也许凭你的能力,还能赚一笔大钱。”

    贼兮兮的说道,不怀好意的眼神,时时刻刻的都算计着清狐。

    虽然没怎么听懂,但后者忍不住从脊梁骨出泛起一阵阵的冷意,这丫头对他,还真是物尽其用。

    “有空再说,有空再说。”

    看着这丫头的视线总算是从自己的身上转走,清狐忍不住擦了一把额头上,并不存在的冷汗。

    被这丫头算计上,他还真是命苦。

    “冯家的事情,进行的如何了?”

    走到正屋里,林梦雅姿势优雅的跪坐在案后,百里睿就在旁边的厢房里,而且清狐已经安排了最佳人选去照顾。

    这里药材比云竹那里齐全多了,自然对老师的身体恢复也就很好。

    而且这里十分的安全,就连云竹的人,都休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

    如果不是怕别人联想到她真实的身份,当初白芨她们,也早就会被她送到这里来。

    现在有些事情还不能张扬,起码现在,还得保密。

    “龙天昱应该快来了,云竹的人去找我们的时候,并未暴露你的身份。只说是三绝堂的堂主找他有要事相商。他早就对这里好奇,不知你是什么意思。”

    清狐脸上带着点点浅笑,当林梦雅无端端被人掳走的消息传来的时候,他跟龙天昱几乎是同样的暴躁,差一点就掀了整座京都。

    要不是云竹的人及时来通报,只怕他们两个,早已经顾不得其他。

    “自然是开门迎客,只许他一个人进来。我们两个人的身份,除了他之外,其他人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对了,白芨跟白芷没事吧?”

    其实刚见面林梦雅就想要问,不过在看到清狐神色丝毫没有异样后,便知道那两个人定然是安然无恙。

    果然清狐毫不迟疑的点了点头,虽然火势不小,但是因为流心院因为在最初设计的时候,暗合曲水流觞的雅意,有不少的活水存在。

    等他们到了府中的时候,流心院的损失反而是最少的。

    那两个丫头也仅仅是受到一些惊吓而已,并未伤及她们,也算是不幸当中的万幸了。

    “那就好,云竹跟老师之间的孽缘,已经造了不少的杀孽。他们能走到今天这一步,难说不是报应。府中那些人的家眷,你都帮我暗中安排好了吧。虽然钱财换不回人的命,但至少能给他们的家人一些补偿。”

    垂下眸子,林梦雅其实心中还是有些郁结。

    从前常听人家说,想要成大事,一些牺牲在所难免。

    可纵然她已经看惯了生生死死,但有些无辜之人死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却还是有些不忍心。

    这大概,也是一种无奈吧。

    “放心,我会做好。你也不必自责,生死有命,这就是他们命中的劫数。比起这些来,我更想知道,那些个罪魁祸首,你要如何处置?”

    清狐的脸上笑容轻轻扬起,眼神之中,却带着些微的残忍之色。

    他们两个都知道,这一次回来,他们本就是想要在京都之中,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现在冯子蝶火烧昱亲王府,已经给他们开了个头。

    不就着这个热乎劲闹下去,岂不辜负了?

    “当然是——赶尽杀绝。”

    扬起头来,收起不需要的慈悲心,林梦雅便是这世上,最为冷心冷情之人。

    “好,不愧是我们堂主。要干就干一票大的,该敲掉的敲掉,省得以后烦心。”

    清狐的意思林梦雅明白,既然被琳琅郡主身后的那群老臣们抓住了把柄,只怕皇帝不给一个说法怕是不行的了。

    而这对于龙天昱来说,却不是一个好消息。

    太子皇后早就对龙天昱越来越强的实力忌惮不满,他们断然不会放过这么一个好机会。

    但林梦雅却并不怕他们的动作,相反,她甚至还希望,那些人的动作越大越好。

    因为越是急功近利,露出的破绽也就越多。

    这一次,她可不会给那些人喘息的机会!

    “嗯,上官家这阵子可有什么大的动作么?”

    自从林家兵权被搅,上官家表面上偃旗息鼓,实际上却想要分一杯羹。

    而金家竟然意外的被排挤掉了,现在的兵权,是由几位颇有战功的老将们共同执掌。

    也算是一种制衡,至少这样,兵权不会落到任意一方的手中,这事一天没有尘埃落定,也就一天勾得那群人不得安生。

    上官家如此安静,一定是在密谋些什么。

    “说道上官家,别的事情倒是没什么。只是听说,皇后想要太子娶自己的侄女。可不知为什么,太子竟然不肯,还跟皇后大吵了一通。听说皇后因为这事,气得一下子病倒了,正在宫中养病。”

    那个野心勃勃的女人,居然病倒了?

    林梦雅觉得有些奇怪,可她手中又没有什么证据,一时也说不出什么来。

    “如果宫里有我们的眼线,就让他密切的盯着皇后宫中,对了,还有那个天成公主。不管有什么风吹草动,一定要让人把消息传出来。至于太子那边,不用担心。”

    不知道是不是讽刺,上官家真正需要注意的人,竟然都是女人。

    至于太子也好,还是那几个倒霉的炮灰也好,都是一群蠢蛋。

    “好,你放心就是,必定不会让她跑了。”

    清狐目光炯炯,即便是林梦雅不说,他也会派人紧紧的盯住这两条上官家的毒蛇。

    林梦雅端起桌子上,早就已经准备的茶,幽幽的喝了一口后,方才说道。

    “上官晴跟林梦舞怎么样了?可恢复昔日的派头了?”

    这两个人想必早已经受尽了委屈跟白眼,以上官晴昔日的高傲,必定是早就已经恨透了害得她们母女如今境地的人。

    偏偏,她跟父兄现在在外人的眼中,俨然已经是‘死人’了。

    既然失去了主要的目标,那这两条疯狗,不知道会咬到谁的身上去。

    “已经恢复得**不离十,怕是她们也早已忍耐不住,想要再次去兴风作浪了。”

    哼,林梦雅冷笑一声,轻声说道。

    “那就把她们送回京都吧,告诉我们的人,不管她们要做什么,都尽力的满足她们的要求。我看她们,到底会如何攀咬。”

    红润的唇角弯弯翘起,林梦雅心中的小恶魔,已经笑得阴森森。

    好一场大戏,她倒是要看看,上官家精心培养出来的千金小姐,究竟能疯咬到什么程度。

    至于谁遇上,那就只能怪谁倒霉了。

    “启禀副堂主,有贵客到。”

    院子的外面,传来一道恭恭敬敬的声音。

    林梦雅心头一跳,旋即笑得像是一只小狐狸。

    这家伙,速度倒是不慢嘛。

    跟清狐对视一眼后,林梦雅起身,藏到侧室里。

    清狐十分默契的摆出一副悠闲的样子,扬声回复。

    “请。”

    三绝堂,原来这里就是三绝堂。

    龙天昱坐在大堂之中,冷着一张脸,神色也有些阴沉。

    其实这个地方他从前就听说过,只是每次他来的时候,都会被这里的管事的给挡在门外。

    理由仅仅是因为,他们是民营机构,拒绝跟官府有所勾连。

    倒不是因为这个怪异的理由,而是他总觉得,这个三绝堂实在是太不简单了。

    尤其总部还设在京郊,且总是这样大摇大摆的以贩卖情报为生。

    让他总有一种,被人肆意窥探的感觉。

    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人,请到三绝堂里来。

    视线不留痕迹的打量着四周,刚进门的这一座山字形的小楼,据说每一栋的最上面,都住着一位三绝公子。

    而且这三位三绝公子,是有能者居之。

    自从三绝堂创立到现在,已然换了几批。

    只有一位武绝公子从未露过面,他倒是想要知道,这些人,到底厉害到了什么程度。

    如果可以收为己用的话,对自己来说,又是一大助力。

    只是听说这三绝堂厉害得很,许多人放着朝廷的官都不做,只为了在三绝堂内谋夺一份差事。

    看来,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堂主,才是最厉害的。

    今次又是那位堂主亲自下的帖子,龙天昱不由得有些紧张。

    他倒是想要看看,这位三绝堂的堂主,到底有何厉害之处!

    “贵客久等了,请跟我来。”

    笑眯眯的管事恭恭敬敬的行礼,虽然从龙天昱出现在到现在,这位管事都未曾开口问他的身份。

    可摆明了,管事的也是知道面前的这位爷,就是赫赫有名的的昱亲王。

    但江湖有江湖的规矩,人家没挑明,他也不能摆王爷的款。

    不得已,只能提着小心,跟着管事的往后院走去。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