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七章 算计冯家
    好歹老师醒了,虽然总是昏沉沉的睡着,林梦雅却也不用跟前几天似的那么担心。

    总算是睡了一个囫囵觉,第二天刚起,就看到云竹,一脸煞气的到了她的面前。

    看来,那个程子信,凶多吉少了。

    “该问的你也问了吧,怎么样?”

    别看之前云竹对程子信,是千般柔情万般顺心,但是一旦发起狠来,只怕比谁都绝情。

    “你想做什么,只管说就是。”

    二十多年的一场孽债,如今都成为了过去。

    云竹此时是真的心灰意冷,要不是还有儿子活命的盼头,只怕现在就找个地方了结自己去了。

    “你放心,我自然会有办法让你们母子相见。但他能不能认你这个母亲,就只能看缘分了。”

    百里无尘虽说是龙天昱安插在太子身边的一个内应,可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她终究不好透露。

    况且就是现在的云竹,她也不敢百分百的信任。

    他们之间,现在也不过是互相利用而已。

    “我知道,能看到他好好的活着,我也就安心了。呵,我这个当娘的,实在不配。”

    自嘲的笑了笑,如果当初不是她瞎了眼睛,错认了人,也许现在,她跟她的孩子,也许不会这样生生的分离。

    可惜,再后悔也是无用。

    “这些事情容后再说,我且问你,冯子蝶现在如何?可跟你联络了?”

    林梦雅本不想问,她宁可活在梦境当中,也不想龙天昱领取他人。

    但她却比任何人都心狠,只有狠下心来对待自己,方能狠下心来对待别人。

    “这事我倒是忘了跟你说了,冯子蝶没有嫁给昱亲王。我的人说,冯子蝶的花轿刚抬到昱亲王府里,她就对琳琅郡主不敬,被昱亲王给送回驿站反省去了。”

    没嫁?林梦雅觉得有些不太可能。

    但这事一定会闹得沸沸扬扬的,所以云竹的消息,不可能作假。

    难不成,冯子蝶得了失心疯,这种错误,她竟然也犯得?

    “是择日成婚,还是就此不成了?按说他们二人的婚书早就订下了,我想即便是退婚,也不太可能吧?”

    可云竹的神色却有异,林梦雅心里有所期待,难不成,真的是——

    “他们二人并未签订婚书,且这婚可不是昱亲王亲自退的,而是由八位朝中已经退隐的老臣退的。这个琳琅郡主乃是为国捐躯的威远候的唯一根苗,据说她在并州的之后,就是这几位老臣抚养长大,爱若掌上明珠。冯子蝶敢对她下手,那些老臣绝不可能坐视不理。这事已经闹到了皇上的面前,冯家就是再厉害,这次,也翻不起浪花。”

    云竹带来的消息,真是有些劲爆。

    现在她才幡然醒悟,为什么龙天昱要接琳琅过来。

    原来他手里,还捏着这么一枚重磅的*。

    这下好了,若皇上置之不理,会伤了老臣的心,还会寒了朝堂上臣子们的心。

    她一下子就明白了龙天昱的意图,既然冯家是用那个传家宝为引子,让龙天昱答应娶她的女儿,这下子,怕是得拿出拿东西来,平息老臣们的怒火吧。

    这一招真是厉害,也许在龙天昱答应之初,就已经设下了如此的计谋。

    可惜冯子蝶根本就不懂,大概是觉得,日久能生情吧。

    “要我,去把那东西偷出来么?”

    云竹也大概清楚,冯家的筹码,不过是那个所谓的传家宝而已。

    只要失去了它,自然冯家也就无所依傍,还不是任由人搓扁揉圆么?

    林梦雅想了想,却是摇了摇头。

    “不用,龙天昱那边一定会得手。至于我们这边,先跟她接触一下,然后提醒她,我还在你们手中,算得上一个重要的筹码。然后你跟她开出条件,越贪婪越好。只要满足于你的要求,你就可以把我交给她。”

    云竹看了看林梦雅,后者的心计谋算从来不在她之下。

    点了点头,现在她的心里,再也没有了二心,只要能见她的孩儿一面,任何事情她都做得。

    “注意那个佟姑娘,我总觉得她那个人,应该不简单。”

    如果说佟姑娘只是一个会挑唆人的恶奴倒也罢了,只怕跟云竹她们合作,又做出这些种种主意的人,就是她了。

    本来以琳琅姐的身份,即便是冯子蝶成了昱亲王妃,也得礼让三分。

    如今居然这样迫不及待,不排除有琳琅姐欲擒故纵的成分在,但她觉得,总归是因为冯子蝶那一方,有这个苗头才能被利用。

    “我知道了,你要回去么?”

    正事谈完,云竹在林梦雅的面前,只觉得有些手足无措。

    苦笑了一声,在林梦雅的面前,她如今可是一点点的脸面都没了。

    “我还不能回去,你帮我给龙天昱他们送个信吧,就说我在三绝堂见他,别说是我。对了,我还要把老师带过去,劳烦你帮我安排一下。”

    跟之前不同,现在她们二人之间,只有客气与疏离的态度,

    其实这都算是好的了,若是放在别人的身上,她一定是不死不休。

    云竹也自知无趣,张了张嘴便退了出去。

    林梦雅一个站在窗子边上,心里头盘算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托老师的福,她已经明确的知道了四把钥匙都是什么。

    玉尺还在山洞里,应该没人能取得出来,至于那只千年蛊,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指的是烈云的那只王蛊。

    这一条倒是也好办,只要小玉能驯服王蛊,也就等于落在她的手中。

    至于最后的玉花跟火种。

    她想,也许会跟冯家的传家宝有关吧。

    这一次,看来她非得用点非常规的手法了。

    套了一架不起眼的马车,里面铺满了厚实柔软的被子。

    林梦雅亲自看着几个人,小心翼翼的把老师给抬到了车子里。

    哪怕他们从这里离开,都没有看到云竹的身影。

    垂下眸子,用布巾细细的擦拭着老师的脸。

    这段孽缘,想要结束,也得等老师恢复了才行。

    旁人的话,又怎么能做得成数。

    马车轻车熟路的走到了京郊,林梦雅还没等下车,那车夫就被人封了穴道,扯下了车。

    “你没事吧?”

    一张担忧万分的脸钻了进来,林梦雅笑了笑,果然是清狐。

    她就知道,这家伙一定按捺不住,第一个会跑来见自己的。

    “我没事,咱们走吧。”

    三绝堂现在的位置,云竹知道,却进不去。

    其实她还是挺怀念当初的那处大宅子的,只可惜那时候他们还没有自保的能力,只能抛家舍业的离开。

    如今在几个能人的操持下,三绝堂早已经今非昔比。

    她听清狐提起过,说是现在江湖上有名有号的情报组织,也有他们的一席之地了。

    别说是江湖上的各类消息,就连那些大侠们昨晚吃了几碗饺子,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

    但这还不是最厉害的,因为早期林梦雅跟清狐,不予余力的砸银子下去,又开辟了不少的商路。

    外加有临天国皇帝陛下亲自保驾护航,源源不断的财富,从各处最终汇入三绝堂。

    再加上他们三绝堂有钱有人有势力,做事又仗义,从来不会独吞利益。

    最终,他们在短短的一年内,成为了名不见经传的隐形富豪。

    财不露白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而且云竹离开的时候,堂内动荡不安。

    林梦雅安排下去的人,趁机清洗了势力。

    如今留下来的,都是对林梦雅跟清狐忠心耿耿之人。

    有了他们在,尽管她这个堂主从来不露面,可威信却无人敢挑衅。

    恩威并施,这一点上,林梦雅倒是比谁都清楚。

    清狐亲自赶着马车,不多时就到了一处还算是热闹的码头。

    外面人流车辆穿行不息,却没有几个敢高声喧哗的。

    “丫头,到了。”

    外面传来了清狐的动静,林梦雅才探出半个身子去看。

    呵,好气派的宅院。

    宅子是建在水上的,正面看便是山字形的一座楼。

    ‘三绝堂’三个大字,笔走龙蛇,显然是名家的手笔。

    林梦雅顺手把清狐刚才给她准备的面纱盖上,立刻有几个伶俐的小厮过来,安安静静的扶了百里睿下车。

    看着气派的三绝堂,林梦雅不禁感叹金钱的作用。

    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怕是江湖上,能这么彪悍且骚包的地方,他们家这里,可能是独一份吧。

    “副堂主,院子已经收拾好了,不知道堂主他老人家,何时会来。”

    才进了大门,就有一个衣着打扮,像是大管家的人过来。

    那人看起来不过是三四十岁,人看起来极为精明,语气也和善。

    不过,老人家?

    面纱下面,林梦雅的笑容有些僵硬。

    怪怪的瞥了清狐一眼,她不在这里的时候,这家伙到底是怎么编排她的?

    小手不自觉的爬上了清狐的腰眼,用力的这么一拧。

    清狐立刻叫苦不迭,可偏偏,现在还动弹不得,只能硬生生的挺着。

    “堂主他...堂主的行踪,也是咱们能打听的么?好了,你先下去吧,忙你的去。”

    腰上的小手越来越重,清狐生怕真的惹恼了这个姑奶奶,非得生扒了自己的皮不可。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