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六章 救治老师
    撬开老师紧闭的牙关,林梦雅一点点的灌下棕褐色的药汁。

    瞥了一眼门外,自从老师被送到这间屋子后,那道身影就一动不动的守在那里。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林梦雅心中对云竹早已没有了怜悯之心,世上不会缺少这种人。

    总是觉得自己的不幸是他人造成的,却从来不会检视自己的错误。

    “他...他什么时候能醒?”

    声音轻轻柔柔,却像是抽干了生命的活力。

    林梦雅用手绢擦了擦老师嘴角的药汁,眉头拧成了一团。

    老师的情况,比她想象的还要糟糕一点。

    能不能熬过来,唯有靠他自己的意志力。

    “他醒过来又能如何?是让他去面对一个背叛了她的女人,还是让他去面对当初灭他全族的帮凶?”

    林梦雅原本不是这种刻薄的人,但老师为了云竹,早已经遭受了太多太多的伤害。

    她才不管什么苦衷不苦衷的,关系到自己的亲人,她总是这么小气。

    “我...不是...我不是有意要伤害他,是子信说要我...”

    林梦雅眸光冷冷的看向了她,云竹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才低下头来,完全没有了刚刚的嚣张气焰。

    “程子信,到底要如何?”

    云竹抬起头来,看着林梦雅,眼眸深处涌起了丝丝水雾。

    只是她这样憔悴的样子,林梦雅也不想继续说些刺心的话。

    不过清狐曾经跟她提过,程子信虽然不是烛龙会之人,但是当年因为云竹的关系,所以才跟烛龙会有所勾结。

    并且云竹当初中的那种毒,好像跟程子信还有很大的关系。

    现在想来,这个人的手里,也许掌握着不少的东西。

    “程子信要我把百里睿骗来这里,并且威胁百里睿*。可是他宁死不从,所以我才把他锁在这个屋子里,用这种人肉浇灌的罂粟,想要让他上瘾,进而达到控制他的目的。”

    云竹的眼神躲躲藏藏,显然是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百里睿。

    “控制老师做毒药?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烛龙会里面的毒师不少,如何非得要老师来做?”

    林梦雅倒是觉得,烛龙会想要捉住老师,可能不仅仅是为了老师的毒术。

    如果是那位魁首的话,老师曾经的元老身份才更有价值。

    只不过,按照云竹的说法,老师元老的身份,应该还没有暴露。

    她把老师囚禁在这里,也许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倒是无意中,给自己帮了个忙。

    “会中的毒医都已经被魁首带走了,所以程子信为了立功,才想要逼迫百里睿*。我曾经听程子信提起过,烛龙会要有大计划。”

    程子信在烛龙会里的地位,应该只是一个编外人员。

    用手头上的各种资源来换取他的利益罢了,而云竹自从中毒之后,应该是属于被抛弃的类型。

    在她最难过的那几年里,在她身上已经榨取不到任何利益的程子信,跟她是完全失联的状态。

    也是在自己把云竹请回到三绝堂之后,那个程子信才又跟云竹联络上。

    用了不少的花言巧语,重新骗取了云竹的信任。

    所以事情,才会一步步的到达现在的这种田地。

    “那你现在,到底是在为程子信还是烛龙会卖命?”

    云竹的神色有些复杂,笑容之中也多了几分苍凉。

    “是程子信,但也是为了烛龙会。其实我这次绑了你过来,一是为了威胁百里睿,二则是为了从昱王爷的手中,换取一样东西。”

    跟她猜测的差不多,只是不知道云竹,到底想要得到的是什么了。

    “你想要拿我换取的,应该是冯子蝶手中的那个东西吧?既然你跟她已经有了直接的交易,我且问你,那是什么东西?”

    云竹咬了咬唇,却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具体的内容我也并不清楚,我只知道,那是冯家世代相传的传家宝。我虽然找到了冯子蝶,但是她并没有同意。她只是说,会在婚礼之后再给我那样东西。”

    那样东西——

    林梦雅眸光微微闪烁,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龙天昱之所以会迎娶冯子蝶,也应该是为了这件传家宝。

    看来这位冯小姐倒还没有傻到家,竟然学会了这种手段来除掉自己。

    只是,这些小计谋对于她来说,有些太过小儿科了。

    “你们的协议内容,是要我死呢,还是只是让我离开龙天昱的身边?”

    在这之前,冯子蝶应该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而云竹则不一样,她在京都之中有势力有手段,再加上云竹当时恨她入骨,许多事情一猜就能猜中。

    所以哪怕是到了最后,冯子蝶才发现跟龙天昱私奔的野丫头就是自己。

    如果冯子蝶再聪明一点的话,也不会沦为龙天昱跟云竹利用的工具。

    “冯小姐只是想要你离开,但她身边的那个叫佟姑娘的人,却暗地里给了我不少的银两,让我直接要了你的命。”

    又是佟姑娘!

    从第一眼见到那位佟姑娘开始,林梦雅就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因为之前就跟冯子蝶有过接触,在林梦雅的印象当中,冯子蝶虽然是个高傲的人,却并没有那么狠毒跟自私。

    而且在云州的时候,冯子蝶明明就已经被龙天昱给拒绝过一次。

    按说以她那种骄傲的性子,又怎么可能会这样主动送上门来,让龙天昱羞辱呢?

    除非,有人在暗中鼓动她。

    这个人,却并未只是一时的好心眼,想要帮冯子蝶。

    相反,这个人应该还另有目的。

    “现在我希望你可以帮我,但这件事情跟老师无关,我没有办法代老师做决定。事实上,我的确是希望,你能够远离老师,再也不要出现在他的面前。我们之间的纠葛,我希望也能做一个了断。”

    挑起眉头,对待云竹林梦雅已经完全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云竹跟老师的纠葛先放在一边,当初她把云竹当成自己人,而云竹却几次三番的陷害她。

    这件事情,她早晚也是跟云竹做个了断。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我不会再纠缠你们。只是我希望,我能见我那孩儿一面。但是在这之前,我要去确定你说的事情,是否都是真的。”

    云竹勉强恢复了镇定,眸光之中渐渐凝结的冷意让人忍不住心境肉跳。

    林梦雅凝视着这个可怜又可恨的女人,半晌之后,冷着脸点了点头。

    转过身去继续照顾百里睿,但在云竹离开的那一刻,却是从衣袖里,取出一个小小的药罐,看也不看的向后面扔去。

    “这东西,能让他说实话。”

    淡淡的声音听不出任何的情绪来,林梦雅告诉自己,这绝对不是在可怜云竹。

    纯粹是因为,不想浪费时间罢了。

    衣不解带的照顾着老师,等到老师烧退了,毒药也解开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了。

    院子里虽然还有人在看守,却并不是阻挠她不许她离开这里。

    相反,这些人都是云竹安排下来帮忙的人。

    在这些人的帮助下,老师的命,也终于保住了。

    小院比之前的那个囚禁老师的地方清幽宽敞多了,林梦雅站在一棵梅树下,却是难得的,看着天空怔怔发呆。

    这里应该是在宅子的深处,每天除了这些人之外,她听不到任何从外界传来的声音。

    可按照时间算一算,冯子蝶现在应该成了昱亲王妃了吧?

    纵然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逢场作戏。

    但她的心里,却是还是免不得的觉得酸涩无比。

    嘴角勾起了一抹自嘲的苦笑来,说起别人她总是振振有词,但事情真的放到了她的身上,还不是一样。

    女人啊,不管之前有多洒脱,一旦沾染上了这个情字,谁也无法超脱。

    “咳咳...”

    一阵咳嗽声传来,林梦雅立刻回身,疾步走回了屋子里。

    床榻上,昏迷了好几天的老师终于醒了过来。

    林梦雅终于松了一口气,还好,老师比她想象的,更加坚强。

    “来人,帮我去拿一碗参汤过来。老师,你感觉怎么样?”

    醒过来之后的百里睿,身体还是虚弱得很。

    林梦雅扶起来喂了好几口参汤之后,方才发出极为嘶哑的动静来。

    “丫头,你之前说的那些,可是真的?”

    迟疑了片刻后,林梦雅点了点头。

    她知道老师其实在当时的时候,也是能听到一些。

    但没有想到的是,老师一醒过来,就会追问这件事。

    “唉,都是我害了她们母子,如果我当初开口求证这件事情,也许就不会...”

    老师的眼神有些暗淡,云竹被人欺骗了二十多年,老师又不是何尝饱受了二十多年的折磨。

    “当时的情景,如果您求证的话,程子信也肯定会自圆其说。以云竹对他的情义,只怕会觉得老师,是在骗她罢了。如今这些事情都不重要,老师还是先养好身体,才能给自己报这个仇。”

    当初她第一次在地牢里见到老师的时候,只觉得他是世上,最厉害的人。

    没想到才短短一年的光景,这个曾经在她眼中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毒圣,就被祸害成了今天的这副模样。

    可见情之一字,沾染上了就得被折腾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