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五章 缘起缘灭
    云竹心底的仇恨已经被完全点燃,一个回身就夺过剔骨师手中的剔骨刀,想要刺入老师的手臂。

    林梦雅眸子紧锁,语气也有些急迫了起来。

    “其实你的孩子还没有死!而且他的父亲,也不是那个救了你的男人!”

    锋利的刀刃停在了半空中,云竹转身,盯着林梦雅的眼神里,也起了杀机。

    仿佛只要下一秒,她就会要了林梦雅的命。

    只是林梦雅不曾退缩,反而继续说出了,对云竹来说,极为残忍的事实。

    “你在胡说些什么!”

    林梦雅冷笑一声,只是视线却是死死的盯住了她手上的剔骨刀。

    “我没有胡说,是你自己傻,被人愚弄了都不知道!”

    云竹恶狠狠的看着她,仿佛下一秒,就想要了她的命。

    “你以为我会相信么?你说这些,还不是为了救他的命!”

    林梦雅却勾起了一抹残忍至极的浅笑,嘲笑着这女人的愚蠢与无知。

    “你不相信?好,那个男人应该是江湖上极为有名的大侠对么?可惜你跟他相遇的时候,他早已经有了家世,所以你才不能跟他相守。但你被他救下的那几天,因为头受过重伤,所以你的眼睛是看不见的,不是么?”

    这些事情,除了云竹跟那个人之外,应该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但她做梦都没有想到,二十多年前的事情,这个丫头居然会知道得清清楚楚。

    脸色一阵白一阵青,不得不说,林梦雅所说的一切,让她内心的坚定,在一点点的动摇。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这些事情不应该有外人知道的!”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隐藏至深的秘密。

    尤其是一些秘密,本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一旦被别人说中,自然是震惊不已。

    林梦雅当然知道自己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因为,这消息的来源,就是那个男人。

    “你对他一往情深,可你却不知道的是,真正救了你的人,就是这个被你折磨得奄奄一息的男人。你被人劫持,是我老师拼命将你救下。他把你安置在林间小屋,为了医治好你的眼睛,差一点把嗓子毒哑了。老师不想乘人之危,所以克制着对你的感情,并未对你有过逾越之举。所以你根本不能肯定,救下你的人是谁。后来你的伤好了,老师有事外出几天。正在此时,那个男人不经意间到了安置你的那个院子里。你把他错认成了救命的恩人,他也贪恋你的美色想要霸占你。不过就在你准备以身相许的那一天,老师却突然回来,用毒吓走了那个男人。阴差阳错之下,与你共度**之人还是老师。不过那个男人不甘心,却意外的知道了你的身份。就在他准备把你再次送回青楼的时候,发现你已经怀孕。于是他将错就错,利用你来达到他的目的。而我的老师那时,却是急匆匆的回到家里,准备以正妻之礼,来迎娶你。等到他再次回到你的藏身之处的时候,你早已经跟着那个骗子走了。”

    林梦雅一口气说出了整件事情的经过,而在她的讲述之中,百里睿的眸光也越发的暗淡。

    ‘噗通’一声,他像是再也坚持不住的倒在了地上。

    而云竹早已经呆滞在了那里,眼神之中,有些东西正在寸寸崩塌。

    “不会的!你是在骗我!不会的!事情绝对不会是你说的那样!不会的!”

    人就是这样,他们宁愿相信谎言,也绝对不会相信真相。

    “你可知道这些事情,是谁告诉我的么?就是你爱了一辈子,等了一辈子,也骗了你一辈子的男人,程子信!你知道他是如何告诉我的人的么?区区一万两白银,就让他把我的人当成了自己的兄弟。还在酒后,大言不惭的把他的发家史拿出来炫耀。说他当初,是如何用你这位京城第一美人打探消息,收敛钱财的。对了,他还说他用你生下来的那个孽种,做了一件大事的。云竹,你还真是可悲!”

    从她跟清狐怀疑云竹那一天开始,他们两个就对云竹的过去,展开了极为细致的调查。

    最后,在云竹当初待的那间青楼里的姐妹的口中,得知了她当初有一个秘密的情人。

    而且云竹这些年几乎所有的钱财,都被那个男人给拿走了。

    顺着这条线索,林梦雅跟清狐,才找到了这位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正人君子’。

    可惜,却是个衣冠禽兽之辈。

    但这一切,都只能怪云竹,是自作自受。

    “怪...怪不得...呵呵,我明知道他有事瞒着我,可我还是...”

    云竹是个聪明的女人,她怎么会感觉不到,自己的情郎的异常之处。

    不过都是为了所谓的爱情,而在自欺欺人罢了。

    “可苍天有眼,你的孩子并没有死,只是流落在外被人收养了。而收养他的人,却恰恰是他的亲生父亲,那个孩子的名字,叫做百里无尘。”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的奇妙却无奈。

    老师跟云竹在京都再一次重逢的时候,已经成为京都第一名妓的云竹,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被老师救出的清纯女子了。

    她故意的接近老师,也只是为了得到老师的毒术而已。

    后来云竹曾经去过老师的老家,而老家的人都只知道百里睿曾经娶过一位正妻。

    却并不知道,他要娶的那个女人,就是京都第一美人云竹。

    一切都是阴差阳错,巧合得像是提前设计好的内容。

    但如果云竹再机警一些,亦或是老师再坚定一些,也许事情,就会跟现在有很大的不同。

    在这段感情里,云竹没有错,老师更没有错。

    但他们,也同时都犯下了致命的错误。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竟然...不,你一定是在骗我!当初为了接近百里睿,我才忍痛扔下了生病的孩子。可当我赶回来的时候,我孩子的身体已经冰冷。是我亲手把他埋葬。他又怎么可能,会再次活过来!”

    一旦内心当中的执念有一条动摇的裂缝,那么完全倒塌,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林梦雅现在更加着急的,是倒在云竹身后,早已经面色如纸的老师。

    “你又不是大夫,如何能确定别人的生死。其中的细节,也只有老师才能知道。我只知道的是,百里无尘从小体质不好,老师费尽千辛万苦的把他给抚养长大。放开我!如果你还想知道你儿子的下落,就立刻把我放开!”

    云竹现在已经是六神无主,仓惶的看了一样林梦雅,又看了一眼眼看就要断气的百里睿,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只能先无力的挥了挥手,让人放出了林梦雅。

    扑过去的林梦雅立刻扣住老师的脉搏,虽然毒药有些麻烦,但好歹她的还可以解开。

    “准备一间干净的屋子,把老师运过去,我随后就到。还有,拿一碗参汤来。如果不想让他死,就快一点!”

    紧皱眉头,林梦雅环顾四周,这里的东西,大部分都是毒药。

    以毒攻毒的法子现在用不得,老师的身体太弱,经不起药力的冲击。

    看了看自己的手腕上,那青色的血管之中,流淌着的血液。

    看来,也唯有铤而走险,才能救老师一命了。

    “你还在这里做什么?亲眼看着老师死么?”

    回过头去,林梦雅冷声呵斥道。

    此时云竹早已经是失魂落魄,有些事情她早就已经有所怀疑,所以今天当林梦雅说破这些惊天秘密之后,她才会有一种,被人硬生生撕裂了的感觉。

    “快...你们快去救他!”

    手忙脚乱之中,云竹也立刻按照林梦雅的指示,让人把百里睿抬了出去。

    呆呆的站在门口,云竹的眼神早已经慌乱。

    因为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那些爱恨纠缠,从此之后,都变成了一场云烟。

    “老师醒了以后,我会带他一起离开,你拦不住我们。”

    她知道云竹的心思,但其实这些事情,在之前,她就已经通过各种方式,暗示过云竹了。

    可惜,云竹没有抓住最后的机会。

    纵然以后,云竹不会再有伤害老师的意图,但她也知道,他们两个人之间,那不知道打了多少个结的红线,已经被云竹,亲手斩断。

    “我...我...”

    云竹的心思杂乱,也没有了刚刚的狠戾。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云竹也是个可怜的受害者。

    但这并不代表,云竹可以丝毫没有顾忌的,一次又一次的伤害老师。

    “当初百里家被灭门,你也是出了不少的力不是么?如果你还有一点良知,就离他们父子远远的。不然,痛苦的只会是老师跟百里无尘。”

    林梦雅冷冷的瞥了一眼云竹,这是她自作自受,怨不得旁人。

    不停的在屋子里翻找着能用得上的药材,考虑再三后,终于选择了一种,既不会药力太猛烈,又可以迅速解毒的方法。

    转过身来的时候,云竹早已经不在屋子里了。

    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天意的确弄人。

    但云竹始终午饭面对她自己的真心,这才是这一场悲剧的主要原因。

    如果连自己最心爱之人都无法确认的话,这样的爱,只会伤人。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