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二章 势不两立
    视线装作不经意的打量着四周,身后传来了一道冷哼声。

    “都到了这里,林小姐还是不要心存侥幸的好。而且要是你跑了,可就再也见不到院子里的那位故人了。”

    身后传来云竹阴阳怪气的冷讽,林梦雅不过回头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后,一言不发的乖乖进了院子。

    云竹好像有点恨她,这让林梦雅有些意外。

    从前她们两个之间也没有什么重大的矛盾,云竹倒戈她可以理解。

    但到底是从哪来的,这么深沉的恨意呢?

    她虽然想不懂,但总归会有人告诉她答案。

    院子十分的幽深,宅子有多大并不知道。

    但是在那些黑衣人的监视下,她就跟个没头苍蝇似的,跟在云竹身后,往院子的深处走去。

    环环相扣的院子,仿佛没有穷尽。

    本以为会达到目的地,却又在下一刻,被人领着从另外的一个角门出去。

    才发现另外一面,别有洞天。

    林梦雅的脸色有些深沉,她没有想到,云竹他们居然会这么嚣张。

    但是这些互相连接起来的院子看起来都十分的荒凉偏僻,他们这一路上,也没看到几个人。

    看来,这一片的宅子,都应该是他们的据点。

    如果朝廷有所怀疑的时候,他们就是靠着这些院子躲避的。

    好大的手笔,看来烛龙会对于这里的据点,倒是十分的重视。

    “进去吧,有人在等着你。”

    直到林梦雅的脚都酸了,云竹才在一个破败的小院前面停了下来。

    还没有进去,林梦雅的脸色,就微微一变。

    这味道是——

    小院的院门看起来十分的结实,尤其是上面,足有五六斤重的铁锁,只怕锁住的,是什么洪水猛兽。

    云竹转过身来,那张妖艳的脸,此时看起来如同鬼魅。

    得意的看着她,已经笃定了如今的林梦雅,再也不能阻碍自己的事情了。

    不过林梦雅并未与她抬杠,急匆匆的进了院子。

    可刚进门,整个人就呆愣在了原地。

    老...老师!

    院子里摆满了烂七八糟的大缸,而每一个缸里,都培植着一株,长势极为喜人的植物。

    但让她惊呆了的,不是那些植物。

    而是院子里,浓重得化不开的腐臭血腥的味道。

    **的臭味,却混合着奇异的花香,那是一股子,明明让人十分抗拒,却又能在瞬间蛊惑人心的味道。

    门外的那些人,除了云竹之外,其他人都没有踏进院子里一步。

    眉头紧紧的拧在了一起,果然,当初的那株血玉人参,就是云竹让老师培植的。

    神农系统正常运转,这院子的一切,都已经被她分析了出来。

    用人的血肉之躯浇灌的罂粟,怪不得,会让人轻易的上瘾。

    “你那个没用的老师,就在里面。亏得你那么敬重他,如今还不是在种这些害人的东西。伪君子就是伪君子,还装什么清高。”

    云竹的话丝毫情面都不留,林梦雅明显听到了屋子里,传来一阵阵快要断气似的咳嗽声。

    林梦雅管不着其他,立刻往屋子里跑去。

    乌漆麻黑又泛着浓重药味的屋子,一个如同风烛残年般的枯瘦老人,正瘫倒在地上,咳嗽得让人胆战心惊。

    “老师!”

    林梦雅只觉得气血上涌,她临走之前,老师是何等的风华正茂。

    如今却瘦的只剩下一堆骨头了不说,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有大块大块的污渍。

    那是血液留在上面的痕迹,而且老师已然是满身的伤痕,一只脚还被锁上了铁链。

    现在的他,连一条狗都不如。

    “老师,我是梦雅啊,您看看我,看看我!”

    林梦雅一把把百里睿扶了起来,后者那浑浊无光的眼睛,在看到面前早已经泪流满面的学生后,忽然间涌上了一丝丝的神采。

    不过随后暗淡了下来,那张干裂的唇却是大大的张开,一连串如同野兽般的嘶吼,在他的喉咙里面翻滚。

    “哈...哈哈...”

    枯瘦如柴的身体摇晃着,林梦雅只能轻柔的扶着他,生怕再碰到老师的创口。

    但当老师看到身后的云竹后,却像是疯了一样,躲在她的身后。

    “你到底对我老师做了什么!”

    这句话说出来,林梦雅已经是怒不可遏。

    她原本以为,云竹虽然背叛了自己,但至少对老师还是有情的。

    可现在的情况来看,老师似乎已经疯癫了。

    那个待她如同亲生父亲般疼爱,亲手授予她毒术,又为了她操碎了心肠的老师,竟然...竟然被这个女人给弄疯了!

    云竹该死!一切欺辱老师的人,通通都该死!

    看着双眼已经变成赤红色的林梦雅,云竹却只露出了一丝残忍的冷笑。

    顺手拿过放在门口桌子上的鞭子,林梦雅感受到身后的老师,似乎抖得更厉害了。

    “我做了什么?哈哈哈,你觉得我残忍么?但我告诉你,今天这一切,还不如这个老东西加注在我身上的十分之一!”

    云竹也疯癫了一般,嗓音里带着几分嗜血的阴毒。

    带着倒刺的皮鞭扬起,如同毒蛇一般窜向了她身后的老师。

    百里睿嘴里‘呜呜呜’的怪叫着,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对这种酷刑的恐惧。

    林梦雅心头怒火熊熊,一下子把瘦弱的老师抱在了怀中。

    那饱含着怒气的一鞭子,便落在了她的肩背之上。

    好疼!

    火辣的痛感让林梦雅的小脸瞬间变得惨白,一层薄汗沁出,可她却紧咬牙关,连半句痛呼都未曾蹦出。

    “没事了老师,有我在这里,我会保护你。”

    怀中的百里睿,呆愣愣的看着这个纤弱的少女。

    林梦雅低下头却是低下头来,柔声的安慰着老师。

    “哼,看来你对这个老东西还真是情深义重。不过这都是他应得的,你给我滚开,不然我连你一块打!”

    云竹哪里还有半点的理智,此时她早已经被陈年的怒火燃烧掉了所有的克制。

    如果不是这个老东西还有用的话,她早就已经用最残忍的方法,折磨死百里睿了。

    林梦雅擦了擦嘴角被自己咬出来的血,转过身来,忍着剧痛挡在了老师的面前。

    “来啊,打死我啊!只怕你不敢,你再敢打我一鞭子,我保证让你生不如死!”

    此时此刻,林梦雅对云竹再也没有了半分的顾忌。

    对待背叛她的人,她始终学不会原谅。

    况且云竹竟然毁了老师,她一定要让这个女人,尝到一百倍,一千倍的痛苦!

    “你!好,好一个师徒情深!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不然我早晚有一天,活拆了那老东西的骨头!”

    云竹拿着鞭子愤恨的说,如果不是上头再三交代,林梦雅不可以有一点损伤,她早就连这个丫头一起教训了。

    看着云竹气呼呼的离开,林梦雅这才赶紧转身过来,看着瘫坐在地上的老师。

    “没事了老师,她不会再来欺负你了,没事了。”

    她身后的伤口需要处理,不然有可能会余毒老师。

    门外的门被人大力的关上,最后门锁落下,就听到云竹阴狠的声音。

    “给我看好里面的两个人,要是他们跑了,你们就等死吧!”

    林梦雅的眸中杀意闪动,她并非全无准备。

    那个女人既然敢对师父出手,那她手中的利刃,就必须狠狠的送到那女人的心窝里去。

    “唉,傻丫头,你何苦来趟这趟浑水。我这把老骨头即便是给了她又有何妨,你呀...”

    耳边,突然传来老师欣慰却又心疼的话语。

    林梦雅惊喜的看着面前的老师,那双眼睛之中,哪里还有半分的混沌。

    原来,老师都是装的!

    “老师待我恩重如山,我绝对不能任由他们欺负你。对了老师,您为什么要装疯卖傻?”

    世人皆知百里睿毒术冠绝天下,却鲜少有人知道,他是一个意志如同钢铁般坚硬的狠角色。

    刚才林梦雅就不相信老师是真的疯了,这世上没有一个人,比她的老师更坚强。

    所以方才种种,应该是老师为了掩人耳目而已。

    百里睿慈爱的看了看自己的学生,幽幽的从地上站起来。

    尽管他十分的枯瘦,可看起来行动却是十分自如。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丫头,你必须尽快离开,不然的话,你会成为他们最后的一味‘药’。到时候,你恐怕会有性命之忧。”

    百里睿拿来了一块干净的布跟一些药水,林梦雅乖巧的接了过来,却只是沾湿了之后,努力忍着疼痛擦了擦伤口而已。

    “我即便是不来,他们也会找上门去。老师,我如今的身体里,可是藏着咱们毒医终生追寻的东西。”

    无奈的勾唇想要笑笑,却因为背后的伤口,而不能成功。

    百里睿定定的看着自家的乖学生,没一会儿,眼睛瞪得溜圆。

    “你是说——”

    看着一向稳重的老师,都激动的有些颤抖。

    林梦雅点了点头,把后背的伤口,露出给老师看了看。

    “世间最后的一棵七毒圣草就在我的血液里,如今我的血,成为了世上最毒的毒药。”

    当然,也是可以解开世间万毒的解药。

    百里睿凝视着学生身上,那泛着淡紫色的血珠后,眼神一片复杂之色。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