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一章 被人带走
    白芷泪眼模糊,可眼神却是极为坚定。

    林梦雅眉心紧蹙,如今外面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如果能拖延到龙天昱亦或是清狐他们,任意一人回来,眼前的危局就算是解了。

    所以她绝不能拖累旁人,白芷跟白芨,必须藏起来。

    “好,那我们一起藏进去,你们俩先去,我做些布置。”

    眼下她没有时间去讲什么大道理,只能先糊弄着白芨跟白芷先藏进了大箱子。

    在看到她们努力的蜷缩着身体,给自己躲开一个空位的时候,林梦雅却笑得极为温柔。

    “主子!你——”

    白芷看透了林梦雅的打算,可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厚重箱子盖就扣了下来。

    快速的锁上了箱子,任由里面传来白芷跟白芨带着哭腔的拍打哀求声,林梦雅都没有心软。

    “你们乖乖的待在里面,要是我遭遇了不幸,总得有人给大家通风报信。不管任何事情,你们都不要出声,好好的等着我,我一定会活下去。”

    小手不舍的摸了摸箱子,这箱子侧面跟上面都有雕花,也不会憋坏了她们两个。

    整了整衣衫,林梦雅拉了一扇屏风过来,虚掩着装着两个人的大箱子。

    无论如何,她也要先保证她们的安全。

    门外已是黄昏,林梦雅从容不迫的自屋子里走出来。

    徐徐的微风,送来的是让林梦雅心凉不已的血腥味道。

    怪不得院子里没有声音,也没有人来示警。

    现在偌大的昱亲王府,只怕除了她们三个之外,再也没有活人了吧?

    好狠毒的手段,只怕今天的这一关,不好过。

    “昱亲王妃别来无恙,亦或是奴家应该称呼您为——堂主?”

    大门被人推开,一道身着紫衣的身影,窈窕袅娜的在两行人的拥护下而来。

    只是听到那人的声音,她便是已经知道了来者的身份。

    “不过是一些虚名罢了,你想怎样称呼都行。不过我觉得,你还是莫要称呼我为昱亲王妃了。免得你的合作伙伴,会心痛难忍。”

    即便是面对强敌,林梦雅依旧好整以暇,半分慌张都不见。

    对上云竹那双蕴含着致命杀机的妩媚双眸,她却是唇角弯弯,笑得温柔亲切。

    一如当初,她第一次见到面如老妪的云竹。

    “说实话,我还真是不想这样与你相见。你毕竟与我有恩情在,这样如何,只要能乖乖听话,我保证你的平安,而且还会对你以礼相待,怎么样?”

    看着春风得意的云竹在那边自说自话,林梦雅的眼神里,涌出几道冷讽。

    “这些事情怕是你做不得主,还是叫一个能主事的人来吧。不管是在我的三绝堂,还是在烛龙会里,你,不过挑梁小丑罢了。”

    林梦雅本来就是个毒舌,尤其是在拉仇恨这项技能里,有着天生的优势。

    三两句话就道中了人家的要害,纵然云竹早已经是修炼多年的狐狸,但在那一瞬间里,却是对她动了杀机。

    林梦雅柔柔的看着云竹,眸子里却是一片清冷的银灰。

    她早就已经算准了对方不敢动她,不然她也不会这么淡然的走出来束手就擒。

    攻心之战,她绝不让自己落于下风。

    “林小姐果然厉害,没错,我就是个跑腿办事的,的确是做不得您的主。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那还是请您,跟我走吧。”

    不气不恼的云竹,对林梦雅依旧客气。

    她们两个早已经对彼此心知肚明,所以也就多了几分耐心。

    “也好。”

    强忍着自己的视线,没有落在她们两个藏身的地方。

    林梦雅表面上看起来依旧气定神闲,但心里却是忍不住还是会担心。

    龙天昱也好,清狐也好,他们就快回来了。

    那两个丫头,一定要好好的藏着,但愿那个箱子,能保她们两个的平安。

    出了流心院的大门,外面早已经站满了黑衣人。

    但这里的每一个人的手上,都染满了王府之人的鲜血。

    这笔账,她一定要讨还回来!

    “为了抓我,你们还真是大阵仗。不知道冯姑娘,可还满意?”

    头微微偏侧,林梦雅似笑非笑的看着墙角。

    那里没有躲好的一抹青灰色的衣角颤抖了片刻,随后,冯子蝶苍白而震惊的脸蛋,出现在她的视线范围之内。

    “你...你为什么还活着!”

    如果今天站在这里的人,真的是一个无名的张姑娘,冯子蝶只怕会心狠手辣的要她的命。

    但可惜,她是林梦雅。

    是冯子蝶这辈子,都挥之不去的梦魇。

    勾唇浅笑,林梦雅当然知道,自己对于冯子蝶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我活着,或者是死了,你都得不到你最想要的东西。你放心吧,我这一去不论生死,他都会把这笔账记在你的头上。不过也许你会觉得,天下间没有几个人能识得你独门秘制的**香。但他根本就不需要,冯小姐,我本以为你是个聪明人,但我现在才知道,你早已经蠢得无可救药。”

    哪怕是身陷囹圄,林梦雅依旧恬然淡定,一针见血的戳破了冯子蝶自以为是的假象。

    那张刚刚还恐惧万分的俏脸,瞬间因为她的话,而陷入了疯狂的扭曲之中。

    为了所谓的爱情,冯子蝶早已疯了。

    “这一切都是你的错!你死了就死了,为什么还阴魂不散的缠着他不放!我比你更爱他,我比你更有资格——”

    “资格?你冯子蝶有什么资格?”

    林梦雅笑得极为猖狂,天地之间,再没有比她更为骄傲的人了。

    夕阳的余晖之中,她勾起的唇角一片凉薄。

    目光如电,寸寸折辱蹂躏着冯子蝶的骄傲。

    “我是什么身份?大晋王侯嫡女,临天长公主之后,毒门执牛耳者亲传弟子,你有什么资格于我相争?”

    林梦雅语气轻柔,但是一字一句,都在打击着冯子蝶引以为傲的一切。

    “小姐,何必跟这种人废话!你们还不快把她给带走,免得我家小姐看到心烦!”

    躲在冯子蝶身后的佟姑娘此时走出来,把身体不住颤抖的冯子蝶挡在了身后。

    语气十分的不耐烦,呵斥着云竹等人。

    而在一旁看热闹的云竹,却并不着急。

    她喜欢看林梦雅如此的嚣张,因为过不久之后,林梦雅有骄傲,就会有多卑微。

    这个让所有人都众星捧月的天之骄女,必然会被自己,狠狠的踩在脚底践踏。

    “冯子蝶,瞧瞧你教出来的侍女,连她明明知道你会受到这种折辱,还让你跟来。啧,你还真是可悲呢。”

    对佟姑娘的怒视不屑一顾,林梦雅冷笑一声后,转身离开。

    她言尽于此,能不能让冯子蝶回头是岸,便是她自己的事情了。

    一路畅通无阻的到了昱亲王府的正门,外面一切如常,没有人知道,昱亲王府之内发生的事情。

    “请吧,林小姐。”

    云竹冷笑着推了林梦雅一把,让她有些趔趄的,走到了门口的马车旁边。

    周围人来人往,但林梦雅却不能发出任何求救的信息。

    云竹的能力她是清楚的,此时不管她露出任何的破绽来,都能立刻被云竹识破。

    与其如此,她还不如乖乖听话。

    坐入马车之中,并未有任何人与她同乘。

    马车是封死的,她也看不到外面任何的风景。

    只是鼻息之中,偶然窜入了一股子焦糊的味道。

    那些人,不会是想要放火烧了昱亲王府吧!

    心下一沉,如果真的是如她所预料的那样,只怕白芨跟白芷凶多吉少。

    她的院子虽然有十分完备的防火系统,但前提是,得有人能发现她们两个,被锁到了箱子里。

    心中不住的恳求老天爷,一定要保佑那两个丫头的平安。

    那种百爪挠心的感觉,对于她来说实在是一种煎熬。

    马车摇晃个不停,就连林梦雅也不知道自己,要被带到何处。

    但心中唯有一个信念,让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她的生死关系着大局,所以她不能慌,一定要冷静下来才能解除此次的危局。

    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她知道这一次云竹跟冯子蝶联手早已经是有备而来。

    若她没有让林魁他们去接应清狐那一边,云竹就会带着人偷袭他们,然后用来要挟自己。

    与其这样,还不如她主动投降,减少伤亡。

    只是,她却对不起王府内,那些枉死的无辜之人。

    纵然知道擒贼要擒王的道理,但云竹心狠至此,她无论如何,都要亲手送那女人,去九幽地狱里赎罪!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梦雅只觉得被晃得天旋地转,马车才终于停了下来。

    “林小姐,我们到了,请吧。”

    云竹打开车门,笑得谦和温柔。

    只是那笑容落在林梦雅的眼里,却只能勾起她心中冰冷的杀意。

    下了车里,才发现自己在一处并不起眼的宅院门口。

    旁边陌生的很,看来是她从未来过的地方。

    京都范围不小,有偏僻的死角并不为过。

    只是这些人的胆子不小,居然把老巢设在这种地方。

    也许真是灯下黑吧,怕是连那个疑心病很重的皇帝都没有想到,在他的眼皮底下,还藏着这样的一颗毒瘤。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