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章 中了算计
    林梦雅眼睛都不眨,哪怕是她的绝世容颜,隐藏在并不起眼的伪装之后,却一点也不会弱于佟姑娘。

    虽然不至于咄咄逼人,但是在佟姑娘的心中,却也已经是把她当成了头号敌人。

    佟姑娘眼中的阴毒,林梦雅再熟悉不过。

    勾唇冷笑,她这辈子遇到了太多太多的敌人。

    每一个都比眼前的佟姑娘还要凶狠万分,手段频出。

    可到了最后,都会折在她的手里。

    她承认自己不是纯粹的恶人,却也从不会给自己的敌人,留下可乘之机。

    “回去告诉冯子蝶,想嫁过来就得安分守己。我王府之中,永远不可能有她的位置。”

    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林梦雅的身后,冰冷无情的话语,让佟姑娘浑身一颤。

    苍白着一张脸,心头却是在为自家小姐不值。

    “太晚了,回去吧。”

    低下头来,却是对他面前的女子,柔声说道。

    “好。”

    不再看那个佟姑娘一眼,此番种种都是她们咎由自取。

    爱人没有错,追求自己所爱更是半点错都没有。

    但为了一个男人,用尽手段,连尊严脸面都不要,那就只能自取其辱。

    “这种事情让琳琅去做就好了,你何必要亲自出面?”

    大手揽住林梦雅的肩膀,龙天昱的语气,活像个妒夫。

    白了那家伙一样,天还没黑,龙天昱就各种暗示她。

    可惜她始终装作听不懂的样子,跟琳琅表姐聊了个爽。

    如果不是这位佟姑娘造访的话,只怕现在她早就被这个家伙,给拐到床上去了。

    “我要是不出面激她一把,怎么能保证你的目的能尽快达成呢?”

    歪着头,林梦雅眼神带着几分不屑。

    倒是龙天昱愣了愣,随后薄唇弯起,笑得跟一条掩护骨头不成功的大狗熊一样。

    “你都发现了?”

    林梦雅点了点头,也许别的她可能不擅长。

    但是他的那点小心思,林梦雅一眼就能看透。

    整件事情,从龙天昱亲口答应娶冯子蝶的时候,就处处透着不对劲。

    先不说冯子蝶手中握有什么东西,难道以龙天昱的实力,真的就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么?

    明面上的东西也许做不了假,但天知道这家伙暗地里,到底握着什么样的利刃。

    从前他提过的那个通渊派,只怕已经是在他的掌控之中了。

    “说吧,这一次你要算计的太子,还是烛龙会那帮人,亦或是——他们二者,你都计算在内了?”

    月色下,尽管林梦雅因为化了个丑妆,不再容从前一般貌美。

    但那双水眸却是闪烁着连他都无法忽视的睿智,每次看到她的这双眼睛,龙天昱也忍不住为止沉沦。

    这样的清澈无垢,却又能看透世事,也不过她一人而已。

    “所有伤害过你的人,所有让你伤心的人,我都不会放过。”

    撩开她散发在额间的发丝,龙天昱的认真的神色,让林梦雅的心微微一动。

    一股甜蜜却又让她觉得心酸无比的情感浮上心头,他总是这样,让她没有办法抗拒。

    小手覆盖住他覆在自己脸颊上的大手,那骨节分明的触感,总是会带给她别样的安心。

    小猫似的蹭了蹭他粗糙的大手,这个男人,总会扰乱她的心湖。

    “没有人能伤害我,因为我有这世间最坚实的盾牌。”

    仰起头来,那张小脸笑得甜蜜蜜。

    小手围住了他的腰,把整个人都埋在了他的怀中。

    舒舒服服的叹了一口气,没办法,她是被这个男人给套牢了。

    此刻,任何语言都是多余的。

    激动不已的龙天昱,再也顾不得其他,打横抱起的林梦雅纤细的身子,连门都懒得开,用了轻功回到了独属于他们的卧房。

    “疼...”

    娇嗔的呼痛声,成为了今夜最后的一个完整的字眼。

    而之后的一切,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体会了。

    一夜荒唐,热情过了头的龙天昱,差一点就活拆了林梦雅纤细的小身板。

    大早上,那个臭男人就顶着一脸神清气爽的傻笑出了门。

    剩下她一个,只能趴在床上。

    真是没脸见人了,她的腰啊,现在动一下都酸疼的想要杀人。

    呜呜呜,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主子,您起床了么?”

    半梦半醒之间的林梦雅,忽然间听到外面,传来了疑似白芨的动静。

    脑袋因为没有休息好而有片刻的迟钝,下意识的答应了一声。

    直到白芨那丫头脸蛋红红的站在她的面前,她才意识到,她院子里的那些人,竟然都回来了。

    “你们怎么回来了?”

    昨晚的事情...林梦雅现在想一想,就觉得脸红不已。

    但是她好像是被迫着,答应了那个臭流氓几件事。

    揉了揉脑袋,林梦雅这才想起来。

    昨晚龙天昱说是怕别人摸不准她的脾气,所以想要接白芨她们回来的事情。

    呸!哪里是怕别人伺候不周。

    分明是怕自己再跑了,所以想要白芨她们来当‘人质’罢了。

    这个没脸没皮的家伙,还想的真是周到!

    “王爷派人去接的我们,说是您怕我们在那里住的不习惯。我跟白芷先回来的,其他人还在路上,有白苏跟清狐保护,您就放心吧。”

    白芨笑意盈盈的说道,一边用温热的水盆,投了块柔软的布巾给她擦脸。

    “你去请林魁,只说让他加派一些人手去保护她们。我总觉得有些不安,好像是要发生什么大事。”

    她本不想那么着急,但龙天昱的意思她也清楚。

    经过昨晚的事情后,冯子蝶不一定会怨恨龙天昱,但一定会恨她。

    所以龙天昱想要把人都安排到固若金汤的昱亲王府,也省得她担心。

    白芨虽然觉得自家主子有些小题大做,但主子的话,总是没错的。

    熟门熟路的找了林魁,又派出不少王府的侍卫去保护他们。

    不过那庄子也住了不少时日,而且清狐的意思,是不想让庄子暴露。

    所以后来那排的那些侍卫们,也只能在半路上等候。

    孩子大人不少,又有许多的金银细软要收拾。

    这么一耽搁,一直到用了中饭之后,还不见他们的身影。

    流心院内,白芨跟白芷守在林梦雅的身边。

    三个人聊一聊闲话,时间倒也好打发。

    “他们的动作还真慢。”

    白芷皱着可爱的眉头,小小声的抱怨着。

    林梦雅笑着捏了捏她柔嫩的小脸蛋,这丫头的身世——现在她跟神巫大人一样,觉得还是隐瞒下去比较好。

    至少,能让她在自己的身边,一辈子衣食无忧,快快乐乐的生活。

    这也算是神巫大人,对这个女儿最好的期待吧。

    “我看你不是着急看大家伙了,是着急要吃我娘做的差点吧?主子您可不知道,这丫头忒能吃了。您不在的这几月里,都快要吃成一个小肥猪了!”

    白芨取笑着如亲姐妹一般的白芷,后者立刻瞪起溜圆的眼睛,不住的抗议。

    “哪里有!主子你看看她,我明明之前担心你都饿瘦了。现在你回来了,我当然要好好的补偿自己了。”

    院子里,属白芷的年纪最小。

    所以大家都爱宠着她,也喜欢逗弄着她。

    林梦雅也跟着笑了几声,只是看着外面的光线越来越暗,她心中的不安越来越盛。

    “白芨,门口的婆子,怎么不来回禀了?”

    谈笑之中,林梦雅却渐渐的发现了古怪的地方。

    能在她流心院周围做事的人,基本上都是当初的老人。

    她们都知道她的规矩,所以每隔半个时辰,都会来她的屋子里回禀一声。

    当然林梦雅也不会让她们白跑,不是赏些散碎的银子,就是赐上一壶酒。

    以至于这才半天的时间,那些在后院稍微能得些脸面的婆子丫鬟的,都往她的院子里跑。

    但是从刚才到现在,至少已经有一个时辰,没有人来过她的院子了。

    有些不对劲,可她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对劲。

    “大概是她们都来过了吧,这半天咱们院子里可热闹...主子,您听外面,是不是太过安静了?”

    白芨秀美的小脸蛋上,也浮出了一丝丝的警惕来。

    她为人谨慎又心思如尘,任何反常的事情,她几乎立刻就能感应过来。

    慎重的点了点头,林梦雅也觉得外面,似乎有些太过安静了。

    虽然王府里伺候的仆人不多,可因为她重新回来王府,总归是热闹了不少。

    但此时此刻,偌大的流心院,除了她们三个之外,似乎再也没有了任何人的声音。

    “要不要我出去看看?”

    反常即为妖,白芨眉头微皱,轻声说道。

    林梦雅却摇了摇头,现在王府内,大部分的侍卫都被她遣走了。

    却没有想到,这样阴错阳差,才中了别人的算计。

    “你们两个躲到我屋子里的箱子里去,那箱子是金扶苏做的,火烧不着,水不着,堪比钢铁。”

    林梦雅的脸上一片凝重,想当初她屋子里的这口大箱子,是为了存放最昂贵的衣服跟首饰。

    没想到今天,竟然派上了这样的用场。

    “我不要!我要跟你在一起!从前在府里的时候,咱们两个无论做什么都是在一处的,如今也是,我绝不会离开你!”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