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九章 冯家要人
    如今冯子蝶这么一闹,肯定是惊动了太子那一边不说。

    以后要是她真的成了昱亲王妃,只怕后患无穷。

    这人,实在是太着急了。

    也不怪龙天昱处处看不上她,有些手段,用的时候也该过一过脑子。

    “阿武跟我也是这般想的,只是那冯小姐的手上,有你们需要的东西。唉,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苏琳琅无奈的看了看龙天昱,那家伙的倔强,她可是领会过的。

    也不知道龙天昱跟林家妹子说了什么,怎么就也肯让那个冯子蝶嫁进来。

    别的她不敢说,这两个人之间只怕是情比金坚。

    难为了林家妹子,还要受这等冤枉气。

    不由得瞪了那家伙一眼,怎么样的可心人儿,就配给了这根木头。

    “她嫁进来也好,按照你们的说法,如果冯子蝶大力宣扬她在灾区做的好事,功劳也是能加在王爷的身上。虽然有些后患,但现在来看,却是利大于弊。以后的事情,未必就没有转机。”

    前因后果飞快的在脑海过了一遍,补救的办法,也想了不少,只是还需要完善。

    跟龙天昱对视一眼,心有灵犀的两个人,完全都想到了一块去了。

    冲着龙天昱温柔的笑了笑,有些事情不必说出口,两个人却早已经心知肚明。

    “你们...算了,这件事情你们既然有办法,我就不操心了。我听阿武说,你院子里有不少得力的人。我是这样想的,其实我来这里,也不过是权宜之计。要是你院子里的人方便的话,有些事情,我想请她们去做,你看这样可好?”

    苏琳琅是个心思细腻的人,有些事情她看的比任何人都清楚。

    以龙天昱对林梦雅的感情来看,昱亲王府,亦或是皇宫之中,唯一的女主人,必定是林梦雅。

    其他人,永远没有办法取代林梦雅的位置。

    所以即便是她出面来对付冯子蝶,但女主人的权利,到底还是要掌握在林梦雅手中的。

    反正她早晚都是要走的,不如直接用林梦雅的心腹,以后也好少些麻烦。

    “她们...好吧,如果表姐不嫌弃她们粗苯的话,我倒是能找来几个人。还要请表姐,多多担待了。”

    林梦雅本想拒绝,可是在看到龙天昱期待的目光后,又不忍心回绝了。

    而且,她要是敢说出回绝的话,那家伙一定会多想。

    到时候再给她来一次审问,她可就吃不消了。

    “无妨,府内的事情她们本就上了手,好过我这个外人。那冯子蝶进门,若她识相我们便相安无事。要事她不懂事,妹子放心,我自然不会让她好过。”

    这话从苏琳琅的嘴里说出来,倒是让林梦雅觉得有些惊讶。

    看了看苏琳琅,又看了看自家男人。

    果然是表姐弟,连性子都这么相像。

    她倒是有些可怜那位冯小姐了,什么人不好惹,偏偏惹到了他们家里。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本以为冯子蝶至少会忍到过门以后才发作,当天晚上,京都内昱亲王强抢未婚妻侍女的消息,就闹得个满天飞。

    昱亲王府大门一关,隔绝了所有人的窥探。

    本以为事情会就这样过去,可夜色深重之时,王府内就多了一位不速之客。

    “你家王爷在哪?”

    昱亲王府的会客厅内,佟姑娘一身的寒意,横眉道竖的等着昱亲王府的下人。

    谁知道,不管是门房还是丫鬟小厮,各个都对她客客气气。

    但是她坐到现在,茶都上了几盏,就是不见那位王爷的踪影。

    越来越沉不住气的佟姑娘,拆了房子的心都有了。

    “我家王爷有要事,暂时还过不来。姑娘稍安勿躁,我家王爷马上就到了。”

    被她抓住的小厮也不着急,眉头都不挑的空口掰着瞎话。

    开玩笑,他们昱亲王府是什么地方。

    太子贵妃的都来了好几个,难不成还怕她一个未过门就失宠的王妃么?

    “你!我告诉你,你家王爷最好能早一点过来,不然的话,我家小姐可不会善罢甘休!”

    佟姑娘已然是气急败坏,她心里这个气,这个悔恨!

    本以为那个丫头是个安安分分的乡下丫头,谁知道却是个彻头彻尾的狐媚子。

    翻手就把王爷给勾引了,而且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让王爷连个脸面都不顾了,带着她就回到了王府。

    她家小姐当成就哭成了泪人,她一时气不过,所以才来王府找个工作。

    谁成想,却是连人影都没有见到。

    贝齿紧咬,无论如何,她今天也得好好的教训教训那个小贱人不可!

    “原来是贵客,有失远迎,来人,给这位姑娘上茶。”

    门口传来一道温柔的声音,佟姑娘立刻起身。

    却看到那位琳琅郡主仪态万千,脸上还挂着微笑,带着人往屋子里走来。

    在苏琳琅的后面,那个黄毛丫头居然还穿了一身上好的绫罗绸缎,跟在琳琅郡主的身后。

    不过,让佟姑娘有些意外的是。

    那个丫头,好像跟在驿馆里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

    哼,任是谁穿上那些华服,也会像是皇宫里的公主似的。

    眼神恶狠狠的剜了那丫头一眼,没心肝的丫头,早知道就该打死她才好!

    “不必,郡主既然把人送来了,那奴婢也不便打扰。来人,把这个不懂事的丫头给我带走。也叫她知道知道,鸠占鹊巢的下场!”

    想必是气得狠的,亦或是她原本就想要给苏琳琅一个厉害瞧瞧。

    这话说的夹枪带棒,是个人都明白她话中的含义。

    “慢着,这里可是昱亲王府,谁给你们胆子乱来的?佟姑娘是吧,我且告诉你,这位张姑娘你们谁也不能带走。要是敢强来的话,就别怪我们王府里的人,不懂规矩了。”

    苏琳琅一点都没有把对方的挑衅放在心上,反倒是微微一笑,牵着林梦雅的手,往主位的方向走了过去。

    尽管知道佟姑娘正恨着自己,但此时林梦雅的心里,早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愧疚之情。

    之前她不想伤害冯小姐,是觉得冯子蝶的一腔深情没错。

    即便是用了一些不甚光明的小手段,可终归是出处是好的。

    但是当她得知了冯子蝶,居然这样不择手段的时候,对这个人的好感也不剩下多少了。

    抢夺人家的男人不说,还不惜破坏人家的计划。

    半点大局观念都没有,为了她的野心,还得让所有人给她擦屁股。

    这样的女人,就有些过分了。

    所以她不出手整治冯子蝶已经是仁至义尽,还想让她的心里带着愧疚,那还真是有些难度。

    “你——她是我们冯家的家奴,理应回到冯家。这里是王府不假,可我家小姐,才是名正言顺的昱亲王正妃,郡主是不是有些逾矩了?”

    听到苏琳琅的拒绝,佟姑娘更是要被气疯了。

    本来一个苏琳琅就难以对付了,如今又来了一个小狐媚子。

    偏偏这狐媚子手段厉害的很,竟然挑拨的昱亲王都动了心思。

    可恨她家小姐,对王爷一片深情,如今却连个家奴都比不上。

    “且不说你家小姐还没有过门,就算是过了门,王府里的正经主子,怕是也只有王爷一个人吧?既然想要当当家主母,就得有点主母的气量。还请佟姑娘回去转告你家小姐,张姑娘是王爷亲自开口留下的。即便是你们冯家的家奴,那也就是她的嫁妆。除非她不嫁了,不然张姑娘以后的去留,跟她没有半点关系。这是王爷的意思,你要是明白,就回禀去吧。若是不明白,等她进了门,我在亲自教她。”

    苏琳琅气定神闲,挑起眼皮只是淡淡的看了那佟姑娘一眼后,嘴角弯出了一抹冷嘲的笑容来。

    想要跟她斗,冯子蝶还嫩了些。

    林梦雅全程只当个背景板,看到琳琅把个架子拿了个十成十,不由得在背后竖起了大拇指。

    不愧是郡主,这怼人技术,直接碾压了好不好?

    “你们...你们给我等着瞧!我家小姐,才是这里的女主人!”

    佟姑娘差一点就吐出一口老血来,不过现在连王爷都是向着这两个贱人,她又能有什么法子。

    恶狠狠的瞪了那两个贱人一眼后,不得不带着自己的人,灰溜溜的离开。

    林梦雅站在门口,看着佟姑娘的背影后,却又开口叫住了她。

    “佟姑娘留步,我有句话,想要告诉给姐姐。”

    佟姑娘站在那里,双眼几乎能喷出火来,恨不得立刻,就把这个狐媚子给烧成灰烬。

    “姑娘不必这么恨我,还请姑娘明记,多行不义必自毙。冯小姐是用了什么手段夺取昱亲王妃的位置,将来就会有人依法炮制。她也不必如此恨我,一来我不在乎,二来她也没什么资格恨我。还有让她好自为之,当初王爷对她还有敬重之意,如今却没有了分毫。女人为爱疯狂不可怕,可连脸面都不要了,也未免太难看了。最后一句话,佟姐姐,请转告冯小姐,昱亲王可不是普通男子。有些手段,我看她还是不用的好,以卵击石,那可是天底下最大的蠢事。”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