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八章 互相坦诚
    “你说你们——是不是说明,你师兄没死?”

    林梦雅压低了声音,偷偷的往四周看了看,眼神贼兮兮的。

    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顶,就知道这丫头那么聪明,一定会听出自己的弦外之音。

    “不过你们这么瞒着苏琳琅真的好么?我也是女人,她眼中的伤心不像是骗人的,当初我骗你的时候,你不也是一样的伤心。虽然我知道这可能关系到你们的大计,唉,这种事情没人能说得明白。”

    耸了耸肩,林梦雅渐渐觉得自己,也没什么资格这么说别人的事情。

    温柔的看着面前的女子,如果是以前的话,他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只是在感受到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之后,他才真的意识到,这种事情对于两个相爱的人而言,绝对是毁灭性的痛苦。

    叹了一口气,龙天昱低头看着她,眼中也有些犹豫。

    “这也不算是骗她,我们去通渊派的那一次遇到了别人的埋伏,南坤师兄为了掩护我跟凌夜,留下来给我们断后。后来我们回去过一次,已经没有任何踪迹了。这些年我们也在寻找他,却没有任何消息,所以只能告诉琳琅,师兄已经死了。谁知道,事情竟然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琳琅与师兄并未成亲,但是她却甘愿为了师兄守节。我自然是帮她的,毕竟师兄都是为了我们。”

    龙天昱眼睛里的难过,让林梦雅有些心疼。

    不得不说,其实他的做法是对的。

    与其陷入无望的等待,还不如完全断了这个念想。

    打算是好的,只是感情这种事情,从来也不是说断就能断的。

    这下子,她也明白为何龙天昱会对苏琳琅另眼相看了。

    因为苏琳琅不仅仅是龙天昱的表亲,更是他师兄未过门的妻子,是他师兄盛南坤最心爱的女人。

    “所以,你把琳琅接过来,宁可坏了自己的名声,也要让她来主持家事,实际上是为了保护她,不让她受到那些人的侵扰,对么?”

    看着龙天昱点了点头,林梦雅只觉得心中,对他有许多的抱歉。

    主动的抱住了他的腰间,她突然觉得自己还真是小人。

    明明龙天昱对她的心思,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可到了最后,却因为自己的胡思乱想,而误会了这个男人。

    “对不起。”

    把脸埋在了龙天昱的怀中,林梦雅闷闷的说道。

    脸上的笑容越发温柔,大手轻柔的抚摸着她的头发。

    “傻丫头。”

    小手收的更紧,她总以为是自己爱龙天昱多一些。

    没有想到的是,其实龙天昱跟她,完全不分上下。

    “还有一件事情我一定要跟你说,你答应我,听完了之后,绝对不要激动。”

    抬起头来,林梦雅轻轻的呼了一口气,才慢慢说道。

    “其实当初用七毒圣草解毒的时候,我全身的血液,都带有七毒圣草的毒性。这种毒药很厉害,可以说是天下至毒,但又可以解天下所有的毒。不过代价就是,我可能不能生育。”

    如果是在现代的话,这种事可能不算什么。

    但实际上的情况是,想要让龙天昱接受丁克思想,恐怕有点难。

    “除了这个,对你的身体,真的没有其他的影响了么?”

    眉头微皱,龙天昱关心的重点,却不是那个困扰了林梦雅多时,让她忐忑不安的问题。

    摇了摇头,林梦雅有些自嘲的说道。

    “要说还有别的影响,怕是以后,我轻易的不会得任何病症了。不过我这血很厉害,不见空气的时候就是世上最厉害的解药,一旦见了空气,就能成世上毒性最烈的毒药了。之前的蛊洛会你还记得吧,小玉就是凭着我的血才大杀四方的。”

    其他的毒药,不管再厉害都会被神农系统分析出成分跟解毒的方法来。

    但是,流遍了她全身的血液,对于神农系统来说,可就是一个类似于bug的存在了。

    看来老天爷是公平的,让她得到了百毒不侵的血液后,也让她失去了许多的东西。

    “只要对你的身体无碍,其他的你无需担心。宗族里有的是合适的孩子,如果你喜欢的话,我们可以收养。就跟墨言一下,你不是也很疼他的么?”

    龙天昱低头抵住了她的额头,原来她也在暗自的烦恼着。

    他们还真是一对儿麻烦不断的夫妻,不过幸好,一切都已经烟消云散。

    彼此的心意相通,对他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我觉得自己好傻,一点都不聪明。”

    雨过天晴,林梦雅只觉得现在自己无比的轻松。

    压在心中的大石也在瞬间消失不见了,依偎在龙天昱的怀中,她觉得自己,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却拥有了一份,绝对不普通的爱情。

    “不傻,刚刚好。”

    多腻味的情话,也比不上他的一句肺腑之言。

    狭长而深邃的黑眸,似乎带着能让她安定下来的魔力。

    他是那样的真诚,不带半点的伪装。

    有他在,真好。

    误会解除,两个人又恢复了之前甜甜蜜蜜的相处方式。

    流心院还是从前的那个流心院,她当初带人几乎搬空了王府。

    如今,那家伙不知道又从哪里搜刮来的民脂民膏,再次把她的院子填满。

    当初的京都第一院,又恢复了昔日的盛景。

    唯一不变的,是她这个流心院的主人。

    “你原本不必如此的,早晚我还是要搬回来,院子空着就空着好了。以后我那些东西,不是没地方搁了么?”

    早已经卸下了伪装,还在龙天昱的一再坚持下,林梦雅换上了从前她在府内,惯穿的锦衣华服。

    石榴红色的衣裙更衬得她姿容绝色,就连整理好情绪后,与她再次相见的苏琳琅,都不由得怔了怔。

    “你若喜欢,我再修个院子就是了。你若不喜欢,再搬空一次又有何妨。”

    把她安置在自己的身边,龙天昱手中拿着一本书,低声说道。

    舒舒服服的靠在自家软塌上,一边吃着水果,一边跟苏琳琅闲话家常的林梦雅,却想起了一件大事来。

    “你把我扛到府里的事情,必定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如今怎么办?冯子蝶还肯嫁你么?”

    无奈的勾唇苦笑,想起来就觉得有点头疼。

    如果她是冯子蝶的话,一定会恨死自己这个‘横刀夺爱’之人的。

    这些年来,她所见到那些为爱疯狂的人还少么?

    多少聪明的女人,因为爱这个字而蒙蔽了双眼,做出种种可悲之事来。

    如果冯子蝶也是如此的话,只怕她一时的任性,会坏了龙天昱的大事。

    纵然已经明白龙天昱的心思了,但冯子蝶要进府的事情,终究让林梦雅有些不舒服。

    坐在对面的苏琳琅却温柔的摇了摇头,小手安抚的拍了拍林梦雅的手。

    “之前阿武已经跟我商量好了,冯子蝶过门之后,就由我来出面对付她。我听说你们是旧相识,但是先劝你一句,这女人可没没有你想的那么单纯。本来阿武无意伤她,是她自己找死。”

    眨眨眼,这番话从看似温柔贤惠的琳琅嘴里说出来,还是让她稍稍有那么一点点的惊讶的。

    不过转念一想,如果苏琳琅稚真的像是岳婷姐一样的话。

    只怕她就不会成为让龙天昱都敬佩不已的女人,也就不会,千里迢迢的把她接到京城来了。

    聪明的女人必定有自己的手段,即便不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自己所守护的一切。

    在这一点上,只怕苏琳琅跟她,还是同道中人。

    “这话怎么说?”

    初识冯子蝶的时候,林梦雅对她的印象不算太好,但也没坏到哪里去。

    可苏琳琅在听到林梦雅的问题后,脸色微沉,眸光也染上些许的冷意。

    “当初你们在云州治理瘟疫的事情,我早就有所耳闻。后来阿武给我的信里,也提到过此事的来龙去脉。你可知道,那位冯小姐之所以能让陛下应允这门亲事,就是因为她,冒领了你的一切功劳。”

    疑惑不解的看向了龙天昱,那人也目露讽刺的目光。

    “按照她的说法,是她最先达到疫区治理了瘟疫,也是她救了那些即将要活埋的婴孩,还主动承担照顾他们的责任。你也知道,这件事情因为太子的插手,阿武你们不得不低调处理。但这样的结果,就是让那位冯小姐,把你一切的功劳都安在了她自己的头上。偏偏这事她又闹得很大,陛下也是无奈,才同意了这门婚事。”

    作为了解事情经过的人,苏琳琅自然是为林梦雅觉得不平。

    不过此时的林梦雅,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情。

    “她这样做,不就是再打太子的脸么?按照太子的心性,他一定会把这件事情,怪罪到龙天昱的头上的。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们还不能跟太子撕破脸。这个冯子蝶,还真是个麻烦。”

    眉头蹙起,当初之所以他们会任由太子抢夺治理瘟疫的功劳,一是避其锋芒,麻痹上官家,不想跟其正面对抗。

    二来,也是埋下了不少的伏笔。

    等到以后发作,才能成为太子脖颈上的绳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