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七章 门派巨变
    尽管跟她作对的人,在形容她的时候,都会用狡诈如狐,阴狠若狼。

    但是每每在自己人面前,她总会露出呆萌可爱的一面,偏偏她还不是假装的。

    那股子不经意间散发出来的局促不安,总是会让人忍不住想要怜惜她,宠爱她。

    所以,不管外界传言她有多可怕,但是在苏琳琅的眼中,从她第一次看到林梦雅开始,就忍不住对她产生了一股子好感。

    拉着林梦雅的小手,忍不住问这问那的闲话家常。

    “表姐多虑了,王爷他——待我很好。”

    心头的大石终于落了地,偷看了一眼龙天昱,只见后者一脸的无奈。

    却偏偏,不敢在苏琳琅的手中抢人。

    忍住想笑的**,乖巧的在表姐的面前,当一个乖乖宝。

    “阿武对你的心思我是知道的,这些年,他也该有个人照顾了。今天能看到你们在一起,我比任何人都高兴。如果南坤泉下有知的话,也会为你们高兴的。”

    苏琳琅似乎有些激动,可是当她提到南坤这个名字的时候,眉宇之间涌起的一抹悲伤,哪里能瞒得过林梦雅的眼睛。

    可她不太了解实际情况,所以不好冒然出声安慰。

    只能寄希望于龙天昱,但后者也是在听到那两个字后,眉心纠结在了一起。

    看来,今天她可能又要知道一些隐秘之事了。

    “多谢表姐。”

    虽然不知道苏琳琅情绪波动的原因,但是她眼中的神色,却是骗不了的人的。

    那是一种,心如死灰的冷寂。

    仿佛全世界都被她隔离了,她的世界,只有她深深隐瞒在表象下的一切。

    龙天昱突然间轻柔的揽住了她的肩膀,回过头来,看到他对自己摇了摇头,随后就被他带离了苏琳琅的身边。

    院子里,纵然阳光明媚,可百花杀尽,哪里再有夏日的好颜色?

    苏琳琅就站在那里,眼角眉梢挂满了哀意。

    林梦雅有些不忍她如此落幕,却又因为不知道内情,不能轻易开解。

    只能一步三回头的,被龙天昱带走。

    “表姐她,不会有事吧?”

    看面相,苏琳琅一定是那种安静柔顺的人。

    可越是这样的人,心就越是坚定,无人可及。

    “不会有什么大事,今天是我师兄盛南坤的忌日。五年过去了,她每年到这个时候,却还是如此。怕是心结难解,你我,都帮不上她什么。”

    师兄?盛南坤?

    刚才龙天昱不是还说,苏琳琅也算是他的嫂子么,怎么会...

    看到林梦雅疑惑的眼神后,龙天昱把她轻拥在怀中。

    他与她之间,本应没有任何的秘密。

    只要是她想要知道的事情,他必定会据实已告。

    “当年我母妃初入宫中,虽然外祖家势力颇为强劲,却比不过经营多年的上官家。母亲谨小慎微,即便是得父皇的青睐,也是循规蹈矩,不敢逾越雷池一步。但皇后心狠手辣,许多皇室子嗣,都是折损在她的手中。母妃为了我的平安,给我找了一位十分厉害的师父。”

    点了点头,其实这件事情林梦雅猜也猜得到。

    当初清狐曾经跟她说过,龙天昱的武功之高,常人难以企及。

    虽然清狐可以跟他打个平手,但清狐可是比龙天昱多活了几十年。

    这足以说明,龙天昱除了天资不凡之外,师门更是厉害。

    大凡这样的高人,是不可能龟缩在皇宫之中的。

    所以龙天昱一定是另有奇遇,才会有如今的好身手。

    显然,现在他所讲述的一切,印证了当初的猜想。

    “算起来,我跟你哥哥林南笙也算得上是同门。只不过他并不知道,因为我们二人的师父同出一门,那里便是一个叫‘通渊’的门派。没有人知道通渊是从何时创立的,但我师父的那一带,却是真真正正的通渊的最后一代传人。凌夜,盛南坤跟我,以及你的兄长,严格来说,都只能算是外门的弟子。而师父也再三叮嘱过,不准跟任何人提及此事。”

    林梦雅愣了愣,当初哥哥被人陷害的时候,她的确是见过哥哥的同门师兄弟。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龙天昱跟他们,居然还有这样的渊源。

    “盛南坤...我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哦,我想起来了,大晋不是一位异姓王侯也姓盛么?这位盛南坤,相比就是出身于此吧。”

    凌夜是龙天昱的贴身影卫,会跟着他一起学艺并不奇怪。

    但若是有别人在的话,出身也一定有些渊源。

    可盛家的那位小世子,不是才九岁而已么,怎么会跟龙天昱是同门师兄弟呢?

    点了点头,有些事情压在心里久了,原以为那些记忆已经模糊了,实际上却是无比的清晰。

    眉头微微蹙起,每次当龙天昱想要克制住自己的情绪的时候,他都会皱眉。

    他的这些习惯,林梦雅早已经熟悉。

    小手轻柔却坚定的反握住了他的,不管是什么时候,她早已经做好了准备,要跟他一起承担了。

    “盛南坤是盛王爷的大儿子,长我半年,我跟他关系一向不错,所以父皇才选定了他们二人陪我一起去拜师学艺。我们每年都会以避暑为借口,在师父的身边生活三个人。这些事情都是秘密,没有人知道其中的底细。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十五年,直到五年前,师父说他大限已到。又恐怕通渊后继无人,便在我们师兄弟三人自重,想要选出一位继承他的衣钵。我们三个谁也不想争抢,最后还是碍于师命,大师兄才不得不挺身而出。只是我们没有想到,这才是麻烦的开始。”

    这些事情,龙天昱从未跟她提起过。

    纵然知道,这家伙的身上隐藏着不少的秘密,可林梦雅却从未觉得被人欺瞒。

    她有信心,其实所有的事情,只要她单刀直入的问出来,龙天昱一定会给她一个合理且真实的解释。

    如果她有心试探他的话,却未必能试探出所有的真话来。

    即便如此,她也明白他的心意了。

    说起之前的事情,龙天昱的眉头紧锁,神色也越发的严肃认真。

    只是那被林梦雅握住的大手,却收越紧。

    那是龙天昱下意识的表现,林梦雅知道,所以并不怪他。

    接下来龙天昱所讲述的事情,才是真真正正的一桩隐秘。

    通渊派是一个神秘的帮派,江湖之中没有过他们的一点点传闻,但是江湖处处都有他们的影子。

    就龙天昱所言,通渊派内,他们的师父是大师兄,也是该继承掌门人的位置。

    兄长林南笙的老师为二师兄,但是他们师兄弟二人,却是分属于‘阴’‘阳’两个流派。

    阳派,在必要时可以亮出身份,也是继承掌门人位置的流派。

    至于阴派,则是被完全隐匿起来的流派,除了本门弟子之外,没有人会知道他们都是谁。

    这也是为什么,龙天昱知道兄长,而兄长却并不知道龙天昱的原因。

    但是到了龙天昱他们这一代,通渊派却出了一件大事。

    本来他们都是外门弟子,按照道理,是不可能继承通渊派的一切。

    可龙天昱的师父,却说发生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所有真正的通渊派弟子,都不能继承他的位置了。

    所以,他才从自己的三个徒弟里面,挑出一个最适合的。

    于是盛南坤就跟着师父,急匆匆的回到了通渊派的地方。

    没有想到是,半年过后,得到的却是盛南坤带回来的师父的死讯。

    至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盛南坤也是说自己不知道。

    龙天昱跟凌夜激愤之下,逼问盛南坤通渊派的地址。

    盛南坤却说,他也无法继承衣钵,只有三师弟凌夜可以,让凌夜跟他一起再走一趟

    。

    龙天昱哪里肯,且不说什么通渊派的何种险地,就连最厉害的师父都死在了那里,凌夜跟盛南坤再去的话,他们师兄弟三人,岂不就剩下他一个人苟活了?

    于是他恳求盛南坤,让他一起前往。

    盛南坤架不住他的软磨硬泡,便应允。

    只是要求龙天昱一件事情,无论发生任何事,没有盛南坤的允许,龙天昱跟凌夜均不得轻举妄动。

    三个人前往通渊派之后,才发现那里已经变成了一片焦土。

    更加诡异的是,偌大的门派,仿佛在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内门所有的弟子,悉数人间蒸发。

    所有的田产房屋钱财,都没有被任何人动作的痕迹。

    就连血迹都没有见到一滴,通渊派,就这样消失了。

    直觉告诉他们,这里的事情不简单。

    但等到他们返回学艺的地方的时候,却发现已经入土为安的师父的尸身也不翼而飞了。

    这些年,他们师兄弟一直在寻找通渊派灭门的真凶,只是却一无所获。

    说完这些,龙天昱眉头皱的更紧了,而且眉眼之间,还带着几分暴戾之色。

    自从跟他在一起后,林梦雅已经鲜少会看到龙天昱露出这样的表情来。

    这个习惯用冷漠来掩饰一切情绪的男人,只有在真正动怒之后,方才会有如此失控的表现。

    但听完龙天昱的话,林梦雅的眼睛,却是突然间亮了起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