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六章 破镜重圆
    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林梦雅最终还是挑起眼皮上,对上了龙天昱的双眼。

    “我说的都是气话,你先放开我。”

    她知道这个家伙是个木头脑袋,刚刚的话,他一定当了真。

    小手轻柔的抚摸着龙天昱的大手,感受到他变得僵硬冰冷的手逐渐变得温暖。

    “你不能离开我。”

    似乎被她所温暖,龙天昱的情绪,也渐渐的平复了下来。

    只是他依旧执拗的看着林梦雅,重述着自己心中的不安。

    “我不会离开你,对不起。”

    反手抱住了这个男人,林梦雅在心中苦笑。

    像是哄孩子一样,不停的轻抚着龙天昱结实的背。

    唉,明明是她想要耍一次小性子,谁知道...她终究做不成一个任性的小公举。

    “不,是我不对。我不该隐瞒你,只是冯子蝶手上的东西,对我们非常重要。雅儿,委屈你了。”

    紧抱着怀中的女人坐了起来,龙天昱脸上的心疼与自责十分的真切。

    林梦雅坐在他的怀中,只能轻轻的哼了一声。

    有些事情可以骗人,但有些事情,是绝对没办法作假的。

    龙天昱是什么样的人,她比任何人都了解。

    如果他真的爱上了冯子蝶,那么他的眼睛里,不会只有自己的影子。

    “没什么委屈不委屈的,我早已经不是你的王妃了,你要娶谁都没关系。”

    大手再次收紧,林梦雅无奈的看着龙天昱。

    “我知道你不喜欢,好,我立刻取消婚礼。”

    龙天昱的眼底里,几乎藏着一抹惊慌。

    他本以为自己可以处理好这件事情,然后再给林梦雅一个交代。

    只要雨过天晴,以雅儿的心性,她必定不会怪他。

    可惜事与愿违,他小心翼翼维持的欺瞒已经被雅儿识破。

    但更让他心惊胆战的是,一如他的猜想,雅儿竟然要离开他!

    不行!哪怕失去整个天下,他也绝不能让她离开自己。

    哪怕是有这个可能,他也不能允许。

    “事情怎么能这么儿戏呢?我也想过了,昱亲王妃的位置,怕是跟我再没有关系。所以我觉得,不管你有什么目的,娶谁都好,目前来说,我没有理由,也没有立场阻止你。”

    理智,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本以为她会像是一个泼妇似的,冲出来痛打狗男女。

    但是到了最后,她还是冷静了下来。

    龙天昱紧紧的盯着她的眼睛,那双澄澈的眸子之中,没有言不由衷,也没有其他赌气的成分在。

    看来,她说的是实话。

    可为什么,一向在这种事情上,霸道的林梦雅,居然也会退让?

    难道,她的心,不在自己身上了么?

    如同一只受伤的孤狼,龙天昱的心,已经被林梦雅的一双小手,给揉捏得肝肠寸断。

    “你...”

    仿佛被抽光了力气,龙天昱在那一瞬间,连一个完整的句子都难以吐出来。

    林梦雅的小手却捧住了龙天昱的脸,这男人露出来的脆弱,让她心疼。

    “我不是不爱你了,也不是想要离开你。也许冯子蝶可以成为你的昱亲王妃,但是你的妻子,你的爱人,不是永远只有我一个么?”

    唇角弯起,林梦雅的笑容温柔而妩媚。

    龙天昱动也不动的看着她,眼神里有些细微的激动。

    她懂!

    他就知道,这一切她都明白的!

    忍着内心的激动,龙天昱覆上了她娇嫩的双唇。

    急切的想要印证彼此的心意,直到林梦雅被吻得气喘吁吁,樱唇也有些略微红肿。

    龙天昱才放开了她的唇,让她可以大口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

    俏脸微红,林梦雅把脸藏在了龙天昱的怀中。

    这人真是狡猾,每每到了最后,都会用这种方式来结束两个人的分歧。

    粉拳无力的捶了龙天昱一把,这家伙根本就是在作弊嘛。

    “快放我下来,让别人看到成什么样子。”

    林梦雅只想捂脸叹息,龙天昱刚刚有些太冲动了。

    不仅仅大喇喇的把她从驿馆抱走,又这样冒冒失失的把她给抱到了王府内。

    天啊,明天早上,京都的八卦圈子里,怕是又要流传他的艳闻了吧。

    娇嗔的瞪了龙天昱一眼,只要跟他在一起,自己就总得成新闻人物。

    “不放,你好不容易回来,就别想再走了。”

    所有的不安,担忧,恐惧,都在这一吻之中烟消云散了。

    龙天昱霸道着抱着林梦雅耍赖,说什么也不肯放开。

    实在是抵不过那家伙的一身力气,林梦雅挣扎未果后,也就放弃了抵抗。

    “其实我是偷跑出来的,顶多半年我就得回到烈云。你也知道的,有些事情我不能坐视不理。等到我真的能回来的那一天,我们再考虑别的事情吧。”

    如果任由龙天昱这样下去,这家伙一定会缠着自己,一直磨到她同意留下来为止。

    剑眉微皱,龙天昱当然不想再让她离开。

    可他有知道这丫头的性子,最终只能闷闷不乐的把头埋在她的肩上。

    “那你这半年内,必须要陪在我的身边。你放心,冯子蝶绝不会妨碍我们。府里的一切事情,还是由你来做主。”

    林梦雅刚想要拒绝,想了想,只能压下了心中的话,点点头同意了龙天昱的提议。

    虽然她敢肯定,龙天昱娶冯子蝶一定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但难保有人会近水楼台先得月不是?

    她家男人虽然聪明,但是女子之间的那些弯弯绕绕的,也只有女人才能明白。

    万一要是再出一个不要脸的,吵吵嚷嚷的对他男人献殷勤,恨不能立时爬上她男人的床。

    她自然是信得过自己的男人的,可她却信不过那些野心勃勃的女人,不是么?

    反手,抱住了龙天昱的脖颈。

    “好,就听你的。”

    在他的怀中,林梦雅觉得自己,无比的安心。

    “打扰了。”

    两个人正如交颈鸳鸯一般,享受着难得的温存的之时。

    门外却传来了一道极为温柔的女人声音,林梦雅立刻从暧昧的气氛中清醒了过来。

    对了,她怎么会忘了,府内好像还有一个情敌。

    “是琳琅来了,走,我带你去见见她。”

    龙天昱并未放开林梦雅的腰肢,反倒是把她护在了怀中,往房间门走去。

    推开门,一道淡黄色的身影,出现在二人的眼前。

    “这位,就是林小姐吧?早就听阿武提起过你,没想到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眼前的女子,虽然没有多惊艳的容貌,可清秀的鹅蛋脸,却让人起不出什么厌烦的心思。

    一头柔顺的头发挽成了文雅的发髻,头发上带的发饰,也是极为的素雅。

    那双水眸的如同一汪柔波,其中没有半点的坏心思。

    林梦雅最善察言观色,只是一眼,就看得出这位姑娘,是个极为文雅温柔之人。

    就像是当初的岳婷姐,只怕是个实打实的名门闺秀。

    这样的容貌,这样的穿着打扮。

    怎么也不像是在冯子蝶那里听到那种女人,眼底旋起了几分疑惑。

    难道说,这人其实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雅儿,这就是我给你提过的琳琅。她不仅仅是我的表姐,还是我嫂子。”

    嫂...嫂子!

    林梦雅瞪圆了一双眼睛,果然发现琳琅的发髻,是妇人才有的发饰。

    可是,既然她已经嫁人了,那为何还会成为龙天昱的红颜知己呢?

    垂下眸子,苏琳琅的眼神,在一瞬间似乎被灰暗所笼罩。

    “抱歉,提到了你的伤心事。”

    龙天昱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失言,立刻说道。

    “不碍的,他也走了那么多年,我知道你的心里,跟我一样想念他。林姑娘,我可以也叫你一声雅儿么?”

    在挑起眸子来,尽管那双棕色的瞳仁内,隐隐还有着伤心的痕迹。

    可苏琳琅却尽力的掩饰住了她真正的情绪,对林梦雅展露出温和友善的笑意。

    在那一刻,林梦雅对这位苏琳琅彻底的放下了心防。

    她的心里,必定是跟自己一样,都有一个曾经刻印到骨子里的爱人吧。

    这样的女人,绝不会像是外面说的那样,与龙天昱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

    只是这其中,必定还有她不知道的隐情而已。

    “当然可以,你既然是...既然是我家王爷的表姐,那我也该尊称您一声表姐的,之前麻烦你了。”

    咬了咬唇,事情既然已经水落石出,那她也没有必要,再跟她家的这个木头生什么闷气了。

    倒是苏琳琅看起来倒像是极为喜欢林梦雅的样子,以她这样端庄的人,竟然也不自觉的温柔的拉住了林梦雅的手腕,像是对待自家妹子一样,温和体贴到不行。

    眼看着好不容易抱回来的娇妻被人给夺走了,龙天昱尽管心头有些吃味,可还是忍住了没有发作。

    好吧,谁让他的娇妻,实在是太过招人喜欢了呢!

    “按照规矩,我本应该称你一声弟妹。可家伙的倔脾气我是知道的,你跟他在一起,没少受他的欺负吧?所以,以后我就叫你妹子,有什么事情,你只管跟我说,我一定不会包庇他。”

    林梦雅看到这样的苏琳琅,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

    其实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外面那个精明能干的她,总是会在可以信任的人的面前,露出她单纯无辜的一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