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五章 偷看被逮
    会客厅内,龙天昱端坐在主位之上。

    面对冯子蝶勉强挤出来的笑容,清冷的面色没有任何变化。

    狭长幽深的双眸,略带着些微的寒意,落在了冯子蝶的身上,随后移开。

    悬在半空之中的手,尴尬的收了回去。

    冯子蝶紧咬着贝齿,眼角却是泛起了泪水。

    手中的茶盏放回了丫环的手上,看来龙天昱已经对她再也没有半分耐心了。

    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情绪,冯子蝶挥挥手,让丫环退下。

    会客厅内,如今只有他们两个人了。

    即便早已经明白,这个男人的心,永远不会落在她的身上,可冯子蝶的内心,却还是带着一丝丝的期待。

    那个人再好,可如今却已经是一抹幽魂了。

    她才是能够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的人,只要嫁给了他,她就不信他的眼睛里,会永远没有她的身影。

    “不知王爷前来,有何要事?”

    即便是在她痴恋的人的面前,冯子蝶依旧保持着她骄傲的样子。

    像是他那种男人,唯有自己,才能配的上他。

    “大婚的礼服已经送过来了,你想要的我都给了你,那我想要的呢?”

    龙天昱对面前的女人,早已经耗干了所有的耐心。

    如果不是为了让雅儿尽快的回到他的身边,他是绝对不会答应冯子蝶的条件,以正妃之礼迎娶她。

    他的妻子,只有林梦雅一人!

    “东西就在我的嫁妆里,等到我们成婚之后,东西自然会随我一起入王府之中。不过我还有一个条件,你必须答应我。”

    女人的威胁,让龙天昱的心头,极度不悦。

    他最讨厌被人威胁,而且这个女人,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打破了他的底线。

    “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

    暴戾的情绪几乎已经控制不住,可冯子蝶却像是完全没有觉察到一样,满心满意的,都是如何独占这个男人。

    “你要娶的人不是我么?我是你的正妃,不管你以后会有多少女人,我才是你独一无二的妻子。我是绝对没有办法容忍,让另外一个女人,横在我们中间的。我若入府,琳琅必须离开!”

    冯子蝶近乎失控,她嫉妒林梦雅,但是更嫉妒琳琅。

    凭什么?他连一个微笑都不从给过她,却会对那个女人,爱若珍宝。

    “别太过分,认清你自己的身份。正妃的位置,我可以给你,也可以收回。”

    龙天昱真是要被这个愚蠢的女人完全磨光了耐心,眼神之中的阴鸷,震慑住了有些激动的冯子蝶。

    而后者方才意识到,她在一时冲动下,到底做了什么蠢事。

    “我...我不是有意的。我并非是容不下别人,只是我毕竟是昱亲王妃,府中的事情,怎可她一个外人做主...”

    “够了!”

    话还没说完,龙天昱的手,重重的砸在了桌子上。

    冯子蝶立刻委屈的收声,可眼神里,却带着几分倔强。

    “认清你自己的身份,我的妻子,永远只有林梦雅一人。你是如何获得昱亲王妃的名分,唯有你自己清楚。哼,在我的眼中,你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摆件罢了。”

    说完这句话,龙天昱扬长而去。

    而冯子蝶的眼泪,却在龙天昱消失的那一刻起,早已经决堤。

    事情...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她跟他,为什么最后总会变得如此?

    “小姐,您没事吧?”

    看到昱亲王满脸风霜的离开,几个丫环就知道,一定是自家小姐跟王爷,又起了什么争执。

    几个人立刻涌了进来,安慰起自家小姐来。

    “唉...”

    靠在驿馆的墙角,林梦雅不由得小小的叹了口气。

    虽然心底有个声音告诉她,现在不能轻易的见龙天昱。

    可却管不住自己无比诚实的腿,不过,只要能看他一眼就好了。

    兴巴巴的站在墙角,在这个位置的话,龙天昱一定看不到自己,而她却能看到龙天昱。

    只是一想到那家伙在屋子里私会佳人,她却...

    跺了跺脚,她怎么就那么不争气啊!

    懊恼的揉了揉小脑袋,想要赌气离开。

    刚转身,就发现自己的面前,出现一片修长的阴影。

    谨慎的低着头,还没等她说出请罪的话来,身体就狠狠的被人箍在了怀中。

    “你怎么会在这里?”

    耳边,男人压抑不住的狂喜,让林梦雅有些小小的晕眩。

    她自认已经做得足够小心了,就连冯子蝶都没有认出她来。

    为何...

    “王爷,请您自重!”

    一想起龙天昱跟冯子蝶的婚约,林梦雅就气不打一处来。

    裙袍下的小脚,狠狠的跺在了龙天昱的脚尖上。

    不出意外的听到了他吸气的声音后,心头,又是心疼,又是觉得这人是自找的,活该!

    “丫头,你这脚还真重。你怎么会在这里?难道说,是那个冯子蝶把你抓来威胁我的?”

    这男人,还真是脑洞大开啊有木有!

    林梦雅抬起头,脸上带着一抹讽刺的笑容。

    “昱亲王殿下可真有出息,竟然当中调戏未婚妻家的丫环。怎么,后天就是大婚了,您就这么等不及么?”

    看着改头换面的她,龙天昱的神色,却是微微一僵。

    大手想要抚上她的脸颊,却被林梦雅,极为机灵的躲开了。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知道你生气了,但是我真的没有对你说谎。这辈子,我只有你一个!”

    虽然龙天昱脸上一片真诚的神色,可林梦雅却还是觉得心头,像是被牛毛细针,扎的绵密的疼痛。

    “这句话,你还是留着骗鬼去吧,我们之间,完了!”

    甩开了龙天昱的手,林梦雅心头五味陈杂。

    让她如何信他?如果她真的去世了,那么她绝对会鼓励龙天昱梅开二度。

    可他明明才与他缠绵,另外一面,却想要娶别的女人。

    这让她如何相信他的话?如何再与他继续下去?

    她要的是独一无二,开诚布公的爱。

    如果有一天,这爱蒙上了欺骗的阴影,那么她,宁可不要。

    “什么叫完了?你绝不能离开我,即便是我死了!”

    大手用力的抓住了林梦雅的手臂,双眸泛出疯狂的红色。

    再严重的伤害,也抵不过她的一句离开。

    “龙天昱,你放开!我想要做的事情,谁也阻拦不住!”

    林梦雅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就是抱定了要离开他的心。

    但是驿馆显然不是一个说话的地方,早已经被她几句话就扰乱了心境的龙天昱,哪里还顾得上其他。

    扛起不断挣扎的林梦雅,就翻身跨上的自己的马。

    “你干什么?快点放我下来,会被别人看到的!”

    男人粗狂霸道的动作,弄疼了林梦雅,也疼醒了她的理智。

    天!她刚刚是怎么了?脑袋是罢工了么?怎么会做出这种蠢事啊!

    不就是龙天昱跟别的女人私会了一会儿么?

    她从前是何等的大度,为何现在,却变得这么小心眼了。

    此时的林梦雅丝毫不明白,在爱情之中,任何精明睿智的女人,都会被嫉妒冲昏了了头脑。

    “你永远不能离开!绝不能!”

    林梦雅的话,吓坏了龙天昱,也逼走了他最后一丝理智。

    满脑子只剩下了一个念头,她绝不能再试图从他的身边离开。

    那一次的事情,早已经让他尝到了心碎的滋味。

    她是他的命,如果她要离开的话...

    仅仅是想一想,都觉得会让他的呼吸,立刻停止。

    “你先放我下来,我们好好谈一谈。”

    被他困在了马背上,甚至于林梦雅都看到了驿馆之中,有人已经探出了脑袋。

    糟了,她们一定会看到自己跟龙天昱纠缠不清的事情。

    而那就代表冯子蝶也会知道,那她费心费力的潜入这里的事情,不就完全泡汤了么?

    从来没有这么一刻,林梦雅痛恨自己的愚蠢。

    怎么就没能忍住?怎么就一时不查,就被嫉妒冲昏了头脑。

    这下子,她要如何收场?

    龙天昱不管她如何挣扎,如何哀求,依旧是态度坚定的扬鞭而去。

    骏马在大街上奔驰,来往的行人都用活见鬼的眼神,看着骑在马背上的男子,与他怀中,完全遮住脸的女子。

    呦,这又是哪家的公子哥为了美色横冲直撞呢?

    林梦雅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的遮挡住自己的脸,然后,等待龙天昱冷静下来的那一刻。

    好在马儿的脚步飞快,没过过久,她就又被龙天昱抱在怀中,急匆匆的进了昱亲王府的大门。

    “王爷——”

    “滚!”

    低沉的怒吼,让所有见到龙天昱的人都噤若寒蝉,半点不敢阻拦。

    就这样,林梦雅被他抱着疾步走到了内院当中。

    悬空的臀部终于找到了可以依靠的地方,可随后,那男人压迫性的身体覆盖上来。

    被晃荡得七荤八素的她,只觉得眼前的俊脸,阴沉得吓人。

    垂下一双眸子,明明是他红杏出墙在先,怎么反倒是她觉得心虚不已。

    这叫个什么事啊?

    “说,你不会离开我!”

    男人急切的想要寻得一个承诺,甚至不惜,为了她完全撕去自己冷漠的伪装。

    可林梦雅却连眼睛都不抬,低垂着眸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