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四章 所谓情深
    瞬间鸦雀无声,几个姑娘同时地下头,再也不敢说那些有关于冯小姐的八卦了。

    “这位姑娘,你随我来。”

    林梦雅微微抬起头,发现进来的那位,看起来就十分精明能干的女子,正冲着自己说道。

    “是。”

    刚才只有她没有说话,大概是因此在那人的眼中就博了一个谨慎安分的印象分吧。

    那女子看起来也不过三十岁上下,穿的颇为讲究,头上也带着些并不显眼的金银首饰。

    只是看着眼生得紧,应该是冯子蝶从娘家带来的人。

    “我们家小姐心性好,出手也大方阔绰,只要你好好做,好处少不了你的。”

    女人介绍自己姓佟,以后她们只管叫她佟姐姐就好。

    又说了些规矩后,才把林梦雅领到了驿站最大最好的房间前面。

    轻轻的敲了敲门,里面就有人打开了门。

    “佟姐姐来了,小姐在里面呢。”

    这位佟姐姐的地位看样子颇为不凡,在小姐身边伺候的丫头们,对她也是客客气气去的。

    跟在佟姐姐的身后,林梦雅低眉顺眼的往屋子里走去。

    刚一进门,就嗅到了空气里,极为浓重的药草香味。

    不经意的抽动鼻子仔细的嗅了嗅,奇怪,这味道怎么有点熟悉呢?

    “回禀小姐,人已经找好了。我看这个还不错,所以领来给小姐过过目。”

    别看对她们是一副横眉冷对的模样,但是对这位小姐,佟姐姐的语气里,多了几分恭敬与亲切。

    “嗯,有劳佟姐姐了。这位姑娘,能否抬起头来让我看看。”

    一道温婉的声音传来,林梦雅却觉得,这种怪异无比的熟悉感,越发强烈。

    顺着人家的要求抬起头来,干净素雅的内室之中,那位冯小姐只穿了件天淡青色的衣裙。

    幽幽冷香,倒是跟那身寡淡的衣服相得益彰。

    一看就是个生性平和又性子清冷的女子,可这样的女子,真的会去主动对龙天昱示好么?

    林梦雅心中的疑惑,在见到冯小姐的那张脸后,瞬间明白了个透彻。

    她!居然是她!

    微微愣神的功夫,林梦雅知道自己表现得有些失利,连忙低下头去,不让别人有机会察觉到她的心思。

    可...怎么会是她呢?

    “没关系的,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我这边规矩没有那么多,人也都很好相处,不用害怕。”

    冯子蝶淡然一笑,还以为是这个小丫头害羞了,不由得放缓了语气安慰了句。

    “是。”

    此时林梦雅的心思急转,这位冯子蝶冯小姐,居然就是当年她跟龙天昱去疫区赈灾的时候,遇到的那位古昳古大夫!

    当时在营地里,她就看出了古昳对龙天昱的心思。

    可龙天昱明明已经拒绝她了,为何现在,却又要和她成亲呢?

    “小姐莫怪,这位张姑娘是个很守规矩的人,想必只是性子害羞了些。”

    之前的几个丫头,佟姐姐一定是嫌她们嘴碎又吵。

    想来即便是留用了,也不会重用,更不会有接近冯子蝶的机会。

    还好,她表现得像是一个没经历过什么大场面的乡下姑娘。

    想必是她们对她的戒备,也就没那么多了。

    “佟姐姐挑的人必定是好的,你就在外间伺候。”

    恭敬的点了点头,林梦雅完美的扮演了一个不起眼的小丫头的身份。

    内室里冯子蝶贴身的事情她是没资格插手的,一个人默默的走到了外间,替人家看着燃着熏香的香鼎,应付着里面的人随时的差遣。

    趁着别人的注意力不在她的身上,林梦雅迅速的打量了一下周围。

    虽说冯子蝶属于续弦,但到底也是明媒正娶的王妃。

    可这驿馆,怎么显得有些冷清呢?

    先前她当昱亲王妃那会儿,大家都觉得艳丽的颜色适合她,所以衣裙首饰,都是一些正红正紫的颜色,倒也跟她的位分相当。

    但是冯子蝶——

    即便是她喜欢一些冷清的颜色,可都要成亲了,这也未免太淡漠了吧?

    拿着团扇有意无意的轻扇着香炉,冯子蝶跟她一样,都喜欢在香料里加一些药草。

    不过因为她常年浸淫在毒道之中,是以身上的幽香,总是带着一股子清甜的味道。

    冯子蝶的药香,细细品来却带着一抹子清苦的感觉。

    所以两个人的偏好,其实是完全不同的。

    她还记得初次跟化名为古昳的冯子蝶初次相见的场景,那时候冯子蝶似乎比现在要活泼一些。

    哪怕是冯子蝶努力的装出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可还是能看出她骨子里的活泼与骄傲。

    这些时日,看来冯小姐的日子,倒也过得没那么简单。

    内室里时常会传出来一些低声交谈的声音,别人听不到,林梦雅却是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小姐,您就别担心了。只要您嫁到了昱亲王府,难道还愁收服不了昱亲王的心么?”

    丫环的宽慰,解没解开冯子蝶的心结不知道。

    却让林梦雅的目光一亮,什么意思?

    “唉,我知道他娶我是为了什么。我知道自己比不上她,可我却是真的爱他。只要能成为他的王妃,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一股子忧愁,夹杂着冯子蝶的叹息,袭向了林梦雅的心。

    虽然很对不起冯子蝶,但是当她听到,龙天昱并没有移情别恋的时候,心却是狠狠的他跳了跳。

    “小姐哪一点比不上那个琳琅郡主了?哼,连个名分都没有,就敢在王府内耀武扬威。您可是昱亲王的正妃,若是以后进了府里,自是不必给她好脸色看的。依我看,不如您把她赶走好了!”

    小丫鬟的愤愤不平,也让林梦雅的心,倏然间沉了下去。

    她怎么也忘了那个琳琅郡主,那个,即便是她在他身边的时候,龙天昱也依旧念念不忘的女人呢?

    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抹苦笑,刚才她还觉得,自己对于冯子蝶来说,还是有些幸运的。

    现在才发现,她们才是一类人。

    “碧宁,不可如此。况且我说的,也并非是那位郡主。其实我跟她都清楚,如果不是那个人死了的话,我跟她都不会有任何的机会,接近王爷。那个人实在是太过耀眼,有她在的地方,王爷永远不会看到任何人。即便是她现在已经死了,可王爷的心思,还是有她。我与琳琅,不过是替代品而已。”

    冯子蝶的话,句句心酸,字字狼狈。

    林梦雅手中的扇子停了片刻,半晌,才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她也好,冯子蝶与那位琳琅郡主也好。

    一颗心都绞在了龙天昱的身上,不过是她侥幸获得了他的心。

    若是放在相同的位置上,只怕她,也没有什么必胜的优势。

    “您说的,是那位昱亲王侧妃吧?小姐,您何必去跟一个死人计较呢?她再好,终究也是个死人了,哪有您这样活生生的人,对王爷体贴呢?”

    在丫鬟的劝慰声中,冯子蝶终于不再长吁短叹。

    但是从头听到尾的林梦雅,心头却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说到底,她‘去世’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大晋的每一个角落。

    现如今她早已经彻彻底底的失去了昱亲王妃的这个身份,唯一握在手中的,就是她也不敢肯定,还能剩下多少的真心。

    这样的犹豫不决,这样的徘徊反侧,她在爱情中,早已经迷失了自己的方向,变成了一个,连她也觉得有些陌生的自己。

    终究,是躲不过一个情字么?

    摇了摇头,她可以骗过所有人,唯独骗不了自己的心啊。

    “小姐!小姐!王爷来了!”

    思绪,被一道兴高采烈的声音所打断。

    一道身影用力的推开了房门,蹦跳着就往内室窜去。

    她听到内室里,激起了一道极为意外的惊疑声。

    随后便是在几个丫环七手八脚的梳妆打扮下,梳洗一新的冯子蝶,如果一只乳燕,迈着细碎的步伐,走出去迎接那位她心心念念许久的王爷了。

    “你们都下去,王爷来了,不得乱了规矩。”

    除了佟姐姐跟两个冯子蝶的贴身侍女之外,林梦雅她们这种不起眼的下人,都被赶了出去。

    回过头来,林梦雅的视线,只能看到一抹修长的玄色身影,在一众人的追随下,步履稳健的走向了冯子蝶房间的方向。

    垂下眼眸,小手却不自觉的紧握住。

    不管她做了多长时间的心里建设,终归,心还是骗不了人的。

    “冯子蝶拜见昱亲王。”

    哪怕她已经穿了衣料款式都最为适合她的华裳,哪怕她满头的珠翠,让世人够为止侧目。

    一旦撞上了那双幽深如墨的双眸,冯子蝶还是觉得,生怕在他的面前,失了礼数。

    “起来吧。”

    淡漠的语气,丝毫没有因为面前的女人,即将要成为自己的王妃,而有丝毫的动容。

    一身玄色便服的龙天昱,连半个眼神都懒得落在面前女人的身上。

    径自大步的走过了冯子蝶的身边,往驿馆的会客室内走去。

    心头的苦涩无声蔓延,终究...他终究不会原谅她的。

    “这茶,是上好的云丝雀舌,王爷尝尝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