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三章 探听虚实
    除非——

    这龙梦茹必定是被萧奕?极为厌恶,连虚以为蛇也不愿意敷衍。

    不愧是流淌着上官家血液的人,哪怕是个公主,威力也是一样惊人。

    “你没有去打听打听,那位天成公主,到底做了什么事情,才让萧奕?会如此反常的么?”

    捏起面前的差点,林梦雅笑得奸诈十足。

    清狐就知道瞒不过她,无奈的说道。

    “还不是这位天成公主不安分,每天上蹿下跳的为她那个太子哥哥的事情奔走。我听闻可是网罗了不少的裙下之臣。如今这位天成公主,可成了大晋的红人了。”

    林梦雅就知道,萧奕?虽然不再是那个清冷孤傲,不知道民间疾苦的大少爷了。

    但总归骨子里,还是带着他们文人特有的清高的。

    这样的人,又怎么会看得上,为了达到目的,连自己的清白都不在乎的天城公主的呢?

    不过,天成公主,真的会为了那个草包,如此奔忙么?

    “我觉得还是派人去重点监视一下这个天成公主,我总觉得事情不会如此简单。我与她有过接触,此人心机深沉,行事又十分的狠辣。我怀疑,她一定在密谋什么。只怕是她的那个哥哥,跟她的母亲,都是被她所算计。”

    人,终归是动物。

    是动物,天生就对危险的事情,有着敏锐的直觉。

    从第一眼见到那个天成公主开始,林梦雅就觉得她一定是个难缠的对手。

    如今整个上官家,都已经于她是不死不休的敌手。

    对于这个公主,她自然是不会掉以轻心。

    “皇后家的人,就没有一个省心的。还有一件事,那个即将取代你位置的冯氏女,你可知道她是谁?”

    清狐挑起眉头来,仿佛知道这事,一定会戳中林梦雅心中的某一个部分。

    却又不得不由他,来做这种残忍的事情。

    眉心微微一动,林梦雅极力的想要保持住自己平和的样子。

    只是嘴里的茶点,突然间就失去了所有的味道。

    “还能是什么身份,一定是达官显贵。不然的话,怎么配得上昱亲王的身份呢?”

    这话说的就有些酸溜溜的,她一向在亲近的人的面前,不掩饰自己的真性情。

    可清狐却摇了摇头,颇有些卖弄的感觉。

    “这你可就只猜对了一半,这位冯小姐的来头可不小。她可是医皇冯聪之女,百草仙坊的主人。这下子,你明白了吧?”

    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林梦雅诧异的看了清狐一眼后,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

    “我是毒圣的弟子,冯小姐却是医皇的女儿。看来我们毒门跟药门,真是水火不容。何况这个冯聪,可是我老师的宿敌之一。他的女儿要嫁了我的夫婿,唉,还真是一言难尽。”

    毒门曾经的辉煌,老师已经跟她说过。

    虽然她现在手中握有毒门信物,但是毒门也早已经成为了过去时。

    可医门却极为鼎盛,尤其是这个冯聪,更是其中独领风骚的人物。

    说不清楚,是替自己不甘,还是想要替毒门挫挫医门的锐气。

    林梦雅总觉得,自己的胸口好像憋着一口闷气。

    不发出来的话,把自己憋坏了可怎么办才好?

    “怎么?难道,你要去抢亲么?”

    清狐一向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主儿,看到林梦雅若有所思的表情后,就知道婚礼,一定不会太过平顺。

    “抢亲?那多没有技术含量,况且我还没有弄清楚龙天昱为何要娶她的原因。若人家是心甘情愿的,我反倒是毁了人家女儿的婚姻。你给我挑个好时间,我要亲自去探探他们的底。”

    不愧是他家的丫头,说话还是这么的有条有理。

    清狐微微一笑,退出了林梦雅的房间。

    努力了很久,最终她还是愤愤的把暖炕上的枕头,狠狠的丢在了地上。

    好吧,她承认。

    她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平静,在爱情里,她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女人罢了。

    鼓起腮帮子吐出了一口热气来,如果龙天昱真的背弃了他们之间的诺言。

    那就让这个男人,见鬼去吧!

    尽管心头有了打算,可林梦雅还是生生的别扭了一天。

    等到清狐把她带出庄子,又改头换面的带到了京都的时候,昱亲王的盛大婚礼,已经成为街头上,第一热切的大事了。

    “丫头,你笑得有点假。”

    从出门开始,林梦雅的脸上,就努力的保持着略有些僵硬的笑容。

    其实她只是不想让家里人担心罢了,可这样虚假的表情时间长了,她也会累。

    瞬间,笑容垮掉。

    人看起来有些沮丧,又有些不安。

    好在她此时打扮成了一个不起眼的小丫鬟,泛黄的皮肤跟满脸的雀斑,挡住了她绝世容颜。

    这是白芨跟白芍争论了一个早上的成果,初衷自然是不想让林梦雅被人认出来。

    但又不想让自家主子看起来太丑,好在,现在她虽然不算是漂亮,但也不难看。

    而清狐的变装可就随便多了,此时的他也没有了之前的阴柔俊美。

    整个人看起来,跟五六十岁的老头子没什么区别。

    今天,他们变装的主题,就是乡下逃难过来的苦命父女。

    “有些事情,看破不要说破。你不说那位冯小姐要临时找几个丫头么,还不快走。”

    出来前,家里的那一群人早已经炸开锅。

    纷纷谴责龙天昱的这种不良行为不说,还给她出了不少损点子。

    有时候林梦雅甚至都怀疑,是不是因为自己总是给大家做一些行为不良的示范,导致她院子里的人,都跟淳朴善良绝缘了。

    不过她也清楚,只不过是大家,真的把她当成了自家人才会如此。

    主意她不一定听,但是心意她得领受。

    如果直接去找龙天昱的话,她也一定问不出什么来。

    还不如,从冯小姐这边下手。

    清狐点了点头,领着她一边往冯小姐下榻的驿馆走,一边小声的给她讲解着冯小姐的资料。

    “冯小姐名叫冯子蝶,十九岁。听说人品不错,而且十分低调。她这次之所以找丫环,应该是因为她常年生活在百草仙坊,并不了解大晋的风土人情。再加上要成婚,总得有几个懂得大晋礼仪的人在身边才踏实。所以你并不用担心,她应该不会为难你。”

    林梦雅狐疑的看了清狐一眼。

    “这不对吧,按照惯例,不是应该有宫里的姑姑们,教导她礼仪的么?”

    当初别看她不怎么样,可宫里还是按照惯例,派出了四个姑姑来教导她宫规礼仪。

    不过,这四个姑姑到了镇南侯府,就被上官晴给请去喝茶了,连半句都没有教。

    但是好歹,总归是有个名头的吧。

    怎么这个冯子蝶,居然还得自己找人呢?

    “她情况不一样,冯小姐是龙天昱自己选择的。皇帝那里没什么意见,可皇贵妃却不喜欢她。一次都没有召见过不说,儿子成婚,她也没什么表示。皇后那边,更不会主动跟这位冯小姐示好了。你可还记得,当初咱们不是跟上官慧联手使了一出好计么?”

    她当然不会忘,在她被贬为侧妃的时候,许多人想要染指她正妃的位置,最后还是她暗中跟上官慧联手,方才把事情给压制下去的。

    皇后肯定是存了心思,一心想要让上官慧取代自己的位置。

    如今冯姑娘让她竹篮打水一场空,她怎能不气?

    能让那个老妖婆生气,林梦雅怎么对这位冯小姐,有了些许的好感了呢?

    “也是,皇贵妃喜欢名门淑女,这个冯小姐倒是不太符合她老人家的喜好。这些事情,我以后会注意的,咱们还是先去会一会这位冯小姐吧。”

    清狐做事一向稳妥,昨天他得了消息,就已经先安排好了一切。

    如今把林梦雅领来,两个人一唱一和的,轻松的骗过了所有人。

    周围虽然有龙天昱的人守着,但林梦雅并不害怕。

    反正她是个女孩子,那些人顶多会问她一些问题,绝不会趁机为难她。

    能跟在龙天昱的身边,她自然是明白的。

    经过好几轮的审查后,对答得天衣无缝的林梦雅,被带到了一处房间去更衣。

    这里面还有几个姑娘,大家年龄相仿,再加上都是刚来的,很快就打开了话匣子。

    “你们听说了么?这个冯小姐,据说还是咱们那位昱亲王的旧相识呢!”

    女人之间,八卦是最能拉近彼此距离好方法。

    林梦雅不想引人注目,所以只能多听少说话。

    “可不是,你们说,咱们那位侧妃才死多久,王爷就这样猴急。我看,莫不是早就...”

    后面的意思,是个人都明白。

    林梦雅面上笑得温柔,可内里却是咆哮。

    好一个龙天昱,平常看起来一副冷冰冰的死人脸,可背地里,居然给她欠下了这么多的桃花债。

    好啊,她这次倒要看看,那个死人头,到底阿给她藏了多少的花花肠子!

    “小姐的事情不要随便议论,你们是新来的,嘴更是要严。别仗着我家小姐脾气好,你们就可以肆意妄为。”

    几个小丫头的讨论,竟然被人听到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