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二章 京都动态
    皇后心狠手辣,当初她是以何目的,才促成自己跟龙天昱的那门婚事的,到现在她早就已经洞悉了。

    他们的目的,应该是为了父亲手中的兵权。

    只是让她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的诡计,却让自己的灵魂再次回归到这个世界。

    也许一切,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发生了改变。

    “多谢田妈妈,如果没有你的话,也就没有我跟哥哥的现在。过些日子,你们就可以正常的出入京都了。在大晋,没有人敢动你们。”

    太子愚蠢,皇后狠毒。

    这一对母子的末日,指日可待。

    她这次回来,就是要彻底的断了他们的后路。

    只要这两个人被她顺利的除掉,田妈妈他们,就可以无忧无虑的选择他们想要的生活了。

    “我们倒是不要紧的,我知道你是要去做大事的,我们不能拖你的后腿。这庄子我看倒是十分的适合,大家也都惯了,你不用操心我们。”

    田氏满脸的慈爱,也掩饰不住她心中的担忧。

    林梦雅他们要做的事情,即便是她也知道,注定是充满了腥风血雨。

    她不能帮上忙,但至少,不能成为负担。

    只是田氏的心中,却隐隐的有些不安。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妇道人家,不知道你们要做的大事。但小姐,你可以一定要保保重自身,千万不要不要重蹈公主的覆辙。”

    在田氏的眼中,林梦雅性子跟她的母亲简直是一模一样。

    所以,田氏也怕有一天,林梦雅会做出跟公主一样的选择。

    为了保护别人而牺牲自己,看上去很愚蠢。

    但如果受到威胁的,真的是她最重要的人的话,只怕林梦雅的所思所想,跟其母也是一样的。

    “放心吧,我不会做出那种傻事。不管遇到任何事,我都不会轻易的妥协。”

    林梦雅拍了拍田氏的手,柔声安慰道。

    后者犹犹豫豫的点了点头后,林梦雅依偎在乳母的怀中,渐渐的进入了梦乡之中。

    尽管已经是日上三竿,可由于林梦雅还在睡着,所以院子里的人,不管做什么都是轻拿轻放,不敢吵她半分。

    就连肉嘟嘟的墨言,都只敢委委屈屈的趴在白大娘的怀中,黑色的小眼珠儿却流连的看向姑姑的房间。

    林梦雅从睡梦之中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家老小,站在院子里,集体瞪着她的房门。

    “呃...你们...有事?”

    呵欠生生的吓回去了一半,林梦雅笑了笑,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没事没事,大家该忙什么就去忙什么吧。”

    白芍冲着大家眨了眨眼,顺手把这些人都给轰走了。

    林梦雅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嗯...好吧。

    大概是她一回来,大家都开心过了头了。

    “主子,您不再的这些日子,各处庄子,店铺内的租子,利润还是按时的送了过来。这些是账簿,请您过目。”

    虽然是初秋,但是是个艳阳高照的好天。

    连日里都在黑黢黢的马车内度过,林梦雅极其渴望太阳温暖的光芒。

    让人搬了一把大椅子,懒洋洋的靠在那里逗弄着白皙软糯的墨言。

    “你做事情一向谨慎,这我是信得过的。咱们的家底应该还算是丰厚吧,以后你们出嫁的嫁妆也有了。”

    林梦雅对于钱财一向不怎么在乎,之前龙天昱、清狐跟小玉他们三个送给她的金银财宝就不少。

    后来她悉数把体己都给了白芍去打理,没想到这丫头是个商业上的天才。

    短短的时日,那些本金就已经翻了数倍。

    如今林梦雅的家底岂是用丰厚来形容的,白芍掌管的小库房里,光是房产地契,就盛了满满的两大箱子。

    现在京都内的店铺,十有三四的铺子的幕后老板,要么是林梦雅,要么就是她有股份在的。

    再加上在外地开的店铺,短短的一年时间,白芍已经初步的建立起了独属于她们家的商业帝国。

    但即便是如此,白芍却比任何人都清楚。

    这一切,都是林梦雅给予的。

    听完白芍的汇报,林梦雅的下巴差一点惊掉了。

    “我没听错吧?现在我居然这么有钱了?天呐,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

    白芨她们几个,只是无奈的抿嘴笑。

    好吧,现在她们的主子岂止是有钱,简直是富可敌国好么?

    可惜林梦雅对于这种事情的形容词一向匮乏,除了有钱...那就剩下太有钱了。

    白芍摇了摇头,对于自家主子的性格,她可是再了解不过的。

    心中终于放下了一口气,哪怕她在那些商人堆里面,早已经有白银女王这样的称呼,可在主子的面前,她依旧是那个容易害羞,期待着主子表扬的丫头。

    “白芍,麻烦你把这些财产归拢一下,我想把它的一半,正式转让给你。至于剩下的那一半给大家都分了,你看如何?”

    林梦雅看向白芍,面容真诚。

    可白芍却愣在了当场,一半...主子为什么要给她一半呢?

    “使不得,这些东西理应都是您的,我不过是负责看守的人罢了。该如何处置是主子您的事情,只是我真的受不起。”

    看到白芍推辞的样子,林梦雅的心中,却觉得十分的愧疚。

    说实话,能有现在的规模,首要的功臣便是白芍。

    她不过是给了白芍一个启动资金而已,能有后来的规模,还得说是人家白芍投资有方。

    如今她想要拿出一半来分给大家,做个顺水的人情,对于白芍来说,已经是强人所难了。

    没想到白芍,却还抱持着旧思想。

    “我的好白芍,你没有怪我,我已经是很意外很满足的了。我不在的这些日子里,如果不是你费心周旋的话,大家哪有这样安生富足的日子过呢?这些东西都是你应得的,只要你别怪我,才让你拿一半而已。”

    白芍拼命的摇头,一向在生意场上长袖善舞,能言善辩的她,如今到了林梦雅的面前,却连半句话都说不利索。

    “主子,求您不要赶我走。这里是我的家,我不能离开这里!”

    白芍泪光涟涟的看着她,林梦雅当真是心疼的紧。

    只是那丫头的话,却让林梦雅的脑袋也浑僵了。

    她哪里说让白芍走了?这丫头,到底自己脑补了些什么呦!

    “傻丫头,我何时说让你走了。我是觉得,大家跟了我之后都不容易,所以想要给大家一个补偿而已。况且你就是嫁人了,那也是我的小嫂子。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以后我要是没钱了,不还得是你养我么。”

    林梦雅捏了捏白苏的俏脸,坏坏的眨了眨眼睛。

    后者立刻红了一张面皮,就连田氏也笑得合不拢嘴。

    “您真是的,就会拿我开玩笑!”

    跺了跺脚,白芍娇羞的跑开。

    围坐的一群人都笑得极其暧昧,看吧,最会做生意的还是他们家主子。

    说是分出去一半,转眼间就又当成嫁妆流入了自家人的腰包。

    谁不知道田宁跟林梦雅是一奶同胞,把她当成亲妹子都不为过。

    这下子,自家主子可是衣食无忧了。

    大家其乐融融的坐在那里闲话家常,人来来往往的,总是让院子里极为的热闹。

    直到晚饭时分,林梦雅才得空,从人堆里脱开身来。

    清狐早就在一边等了她许久了,看到自己丫头受到这么多人的欢迎,不得不说,心里还是十分骄傲的。

    “你倒是精明,一句话就拴住了白芍那个财神爷的心。唉,看来她得心甘情愿的为你赚一辈子的钱了。以后要是的没钱了,你也得养我才行。”

    白了居心不良的那家伙一眼,虽然大家说的都是玩笑话,但是林梦雅却清楚,她的目的,不过是为了能让大家都过上好日子罢了。

    至于这些便利么,只是做好事被奖赏的小红花而已。

    “你要是真这么无聊,不妨去做些农活。我让你打听的事情,你看打听清楚了?”

    才刚回来,林梦雅就无情的把清狐给踢出门去,让他去京都里打听事情。

    不是她不心疼清狐,只是清狐知道她的心思,即便是林梦雅不吩咐,他也肯定会去的。

    “太子依旧是闭门不出,不过府内却是加强了戒备,一般的探子怕是难以进入。皇后也安分了不少,只怕没打什么好主意。对了,你还记得那个天成公主龙梦茹么?”

    林梦雅点了点头,如果说太子是个草包的话,那这个龙梦茹,可是继承了她母亲的阴险狡诈。

    外表天真无辜,实则是个厉害的角色。

    如果龙梦茹是男子的话,只怕就没有太子什么事了。

    “她最近倒是活跃了不少,听人家说,是因为她已经到了出嫁的年龄,晋元帝正在为她挑选驸马。不过虽然挑了不少的人家,这位天成公主的眼界极高,没有几个能看得上眼的。你那位萧奕?哥哥,也是这次被考虑的青年才俊,可他想不开,还给严词拒绝了。为此萧家,可是承担了不少的非难。”

    从前林梦雅就知道清狐对萧奕?有误解,如今这种状况,好像是没好多少。

    按说萧奕?的性格,经过磨练之后,应该不会如此的鲁莽。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