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一章 秉烛夜谈
    “本来咱们林家在陛下面前就十分得脸,再加上老爷跟夫人都是京都里有头有脸的人物,所以皇后即便是不喜欢夫人,也不敢轻易对夫人做什么。直到有一天,皇后娘娘,竟然单独召了夫人进宫去。从那之后,林家就不太平了。”

    在田氏的回忆里,那时候的林家是辉煌之中。也伴随着数不清的危机。

    父亲的这个镇南侯是一仗仗打下来的,因此朝中即便是有人不满,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对林家作什么。

    但是自从母亲被皇后单独召见后,父亲在朝堂上的那些政敌们,便开始纷纷发难。

    好在那时候陛下明面上还是护着父亲的,即便是处处掣肘,倒也没什么太大的非难。

    “后来,侯爷又一次大获全胜。那些人被堵住了嘴,也不敢再乱说话了。可是咱们府里面,却接二连三的发生了许多意外。也是在那个时候,有人毒死了少爷的乳娘。但我跟夫人都知道,她是为了少爷死的。”

    田氏的眼睛里,含着涟涟的泪光。

    她跟林南笙的乳娘是一起进府的,本来她们都是轮流给少爷哺乳。

    但那个苦命的女人,在进府之前,孩子就夭折了。

    夫人怜惜那个大妹子,所以多给了一倍的工钱。

    而她因为踏实肯干又忠心,也被留在了林府之中。

    谁知道一天夜里,当她照例醒过来看看少爷的情况的时候,却看到那个大妹子七窍流血。

    她赶忙找人来救治,可惜已经回天乏术。

    只是那个女人在临死前,依旧把少爷紧紧的护在怀中,没有受到半分的伤害。

    也是因为这件事,夫人跟她才意识到,有人想要对少爷不利。

    “按说我爹娘绝不会任由这种事情发生的,除非,他们根本就知道这个人是谁,只是暂时无法反击罢了。”

    林梦雅最了解她父母对他们兄妹二人的感情,母亲为了他们舍生忘死,父亲亦可以为了他们抛弃一切。

    虽然他们的身份显赫,但其实不过是最平凡的一对父母双亲罢了。

    没有一双父母,会眼睁睁的看到自己的孩子受到侵害而丝毫不反抗的。

    哪怕,他们面对的人,要远远的超出他们的能力范围。

    “没错,从那时候起,侯爷早出晚归。直到你出生之前,都在忙碌着什么事情。夫人虽然在家里将养着,可时时处处都要亲自经手才放心。我们小心的提防着,总算是没有少爷跟你出点什么意外。但是在你出生之前的几天,夫人整天愁眉不展,最后她撇下了所有的人,包括侯爷给她安排的侍卫,独自除了一趟门。等到她回来之后,仿佛卸下了所有的担子。然后她就跟我说了许多奇奇怪怪的话,说是要把你哥哥跟未出生的你都托付给我。还用了不伤身的法子,又再次让我成了你的乳娘。因为夫人说过,除了我,她信不过任何人。”

    这段事情,从未有人跟她仔仔细细的说过。

    不过从田氏的描述中,她可以推论出不少的东西来。

    父亲那个时候,应该是受到了从皇帝跟皇后双方面袭来的压力。

    他早出晚归,应该也是为了求助于同僚。

    想必也是从那个时候起,父亲跟陛下之间,才有了嫌隙的。

    只不过因为母亲的离去,各方势力不再蠢蠢欲动,方才有了缓和的假象。

    没有想到的是,十多年后的今天,因为她在再次被搅动了起来。

    “那母亲有没有说,想要害我跟哥哥的人是谁?”

    林梦雅的心中早就有了答案,只不过想要从田氏的嘴里,要一个确认罢了。

    “我之前也问过夫人,夫人并没有明说。只是在她危在旦夕之际,曾经告诉过我,让我小心皇族的人。如果可以的话,让我看着你们一辈子,永远不要跟皇族扯上关系。”

    田氏已经是满脸的苦涩,想必是因为没有做到对旧主的承诺,所以感觉内疚吧。

    林梦雅却盯着田氏的脸,眼神由疑惑,渐渐的转为了确定。

    “田妈妈,您可有一位,叫做芳姑的故人?”

    芳姑,是她在临天国的时候,遇到的那位曾经伺候过母亲的旧人。

    不过因为她的一时疏忽,惨死于敌人之手。

    她一直未曾忘记,她也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曾经伤害过她所在乎的人。

    田氏的神色有所震动,明显的勉强的维持住了面上的神色没有崩溃,却也足以让林梦雅完全确认的心中的猜测。

    “小姐...小姐是如何得知芳姑的?她...她们还好么?”

    微微叹息了一声,林梦雅垂下了自己的眸子。

    她要如何说,芳姑是为了自己而惨死的呢?

    思考了良久,方才说道:

    “我是在临天见到芳姑的,不过在这之后,她为了我被人无故杀害了。我想如果是母亲在的话,她一定会保护好身边的人。”

    林梦雅的心中,对芳姑的歉意极深。

    当初母亲从临天的宫中出走,一定是给她身边的人,都安排得妥妥当当。

    一如她当初抱定必死之心去寻找七毒圣草的时候,其实也是给家里的人,都安排了出路一样。

    如果她当初没有误入赌坊,没有追问当年母亲的事情的话,也许芳姑还会快快活活的做着她的赌坊老板娘吧。

    “唉,当年的旧人也不知道都在哪里。小姐你也不用自责,其实当初我从宫里被送出来之后,就找到了田宁的爹成了亲,隐姓埋名。要不是后来我们村子里头发了饥荒,我也不会带着宁儿来投奔公主。这一切都是命,我们的命是为了公主而生的,要是哪一天为了公主而没了,也算是死得其所。毕竟如果当初没有公主的话,我们也不会活到今天。”

    既然被林梦雅猜了出来,许多事情田氏也就不再遮掩。

    其实林梦雅也是偶然想起来,田氏曾经说过,她大字不识一个。

    可如今田妈妈不经意间显露出来的谈吐,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农妇能说得出来的。

    况且如果田氏真的那么简单的话,又怎么可能,在上官晴的淫威下斡旋三年不说,还能为她跟哥哥,在府中埋下隐秘的后路,不至于被上官晴完全堵死。

    现在想起来,只能说明,田氏这个人,真的是不简单。

    很少有机会,林梦雅会听母亲身边的人,提起母亲当年的事情。

    尽管她的身体很疲惫,可精神却是越来越活跃。

    直到后来,白芨都趴在墙角里沉沉睡去了。

    她跟田氏,还是在说着当初的过往。

    母亲出宫是有原因的,而这个原因,就连她们这些心腹侍女都不知道。

    但是田氏却说,这秘密是跟临天国的皇室有关的。

    当初母亲出走,其实是为了寻找某样东西。

    舅舅也说过,他们左氏一族,有逃脱不开的命运。

    所以林梦雅想,母亲应该是从临天国出来,寻找解脱那个诅咒的方法的。

    只是后来,大概是没有找到,又或者是发生了什么变故,她才成了镇南侯之妻,终身没有回到自己的故国。

    有些事情,林梦雅也通过田氏弄了个清楚明白。

    比如说当初母亲跟父亲是如何相遇,又是怎样遭受那些人的暗中迫害的。

    条条件件,都让林梦雅心中的母亲的形象,越发的清晰自然起来。

    母亲并不是她之前所想象的那种圣人,她也是一个为了爱情,为了儿女就能牺牲的平凡女人。

    从神变成人,并没有有损于母亲的形象。

    反而让林梦雅觉得,母亲更加的亲近了她。

    而且,她也总算是知道,为什么那么多的人,都说她像极了母亲。

    不仅仅是容貌,更是性格的相像吧。

    有些东西真的很奇妙,即便是没有生活在一起,即便她还被迫生活在另外的一个时空里。

    但有些传承,依旧跟着血缘亲情,刻印到了她的骨子里,在她的灵魂深处,留下了烙印。

    “现在我只有一件事情不明白,以我母亲的医术,她中的毒怎么会没有解毒的法子呢?他们都说我母亲是心甘情愿的,但是妈妈您也说过,我母亲很爱我们,也很爱父亲。既然如此,她又怎么会那么狠心,选择抛下我们呢?”

    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母亲都已经察觉到了,有人想要对她的孩儿不利,她又怎么可能,撒手西去,把儿女推入土坑呢?

    田氏的脸上突然现出了一抹恨意来,眼神里也迸发出别样的寒芒。

    “哼,这一切还得要好好的问问那位晴夫人。当初她爱慕侯爷,想尽了办法接近夫人,只是夫人早就识破了她的真面孔,所以一直提防着她。而有一天,晴夫人却拿了一封信给了夫人。别人不知道,我却知道的清清楚楚。就是这封信逼死了夫人,那毒药,也是晴夫人连同皇后,逼着我家公主喝下去的!”

    小手握成拳头,林梦雅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

    果然如此!只是这封信的内容,却着实古怪,居然把母亲逼得只能一死来保全儿女。

    看来,她必须要查清楚,这封信的内容了。

    皇后,上官晴,哼,等着瞧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