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八十九章 全家狂欢
    久别重逢的喜悦,萦绕在每个人的心中。

    林梦雅几乎是脚跟离地的,就被白芨她们给架到了庄子里面。

    庄子内,最大最好的一间正房,就是他们给林梦雅准备的。

    虽然不管是龙天昱亦或是清狐,给他们的都是林梦雅已经去世的消息。

    但是这些人一直在坚持等待着她的归来,而老天爷开眼,人们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儿,终于死而复生了。

    “主子,您尝尝这是庄子上我们自己种的果子,很甜很新鲜的!”

    “主子,这是白大娘给您做的炒货,喷喷香的,别提有多好吃了!”

    ......

    一时间,这间屋子,可比过年的时候热闹多了。

    “大家都别忙了,你们都歇一歇。这段时间真是抱歉,让大家都为了我而担心。虽然其中的缘由我还不能明说,但是我保证,这种事情以后再也不会发生了。”

    坐在暖炕上,林梦雅的轻柔的声音,让整个屋子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她不是没有看到,从她进来开始,白芨白芍跟白芷三个丫头,都在抹眼泪。

    田妈妈跟白妈妈轮流带着墨言,眼圈也是红红的。

    但是却忙着丫头们一起忙着给她拿一些好吃的东西,哪怕是把她面前的炕桌都堆得满满当当的了,且还是没有停下来。

    田宁哥守在外面,红肿着眼睛对着自己傻傻的笑。

    白老爹蹲在门口,抽着旱烟,拼命的点着头。

    一些从前就跟在她身边的王府的杂役们,也是扒在门口,努力的抻长脖子,巴不得想要冲进来看看她,是不是真的存在过。

    有些人,她注定无法辜负。

    比如眼前的这一切,从此之后,不管她身在何方,境遇如何。

    他们都会是她温暖而安全的港湾,再无分别的可能。

    揉了揉发酸的眼角,她知道自己不能哭。

    要是她哭了,只怕这些人也会克制不住。

    如今是久别重逢,正是高兴的日子,她可不能如此的扫兴才是。

    “来,我给大家重新介绍一个人。”

    回头,拉了白苏过来。

    那丫头一时被这阵仗所惊呆了,如今被林梦雅这么一拽,心头不由得有些发慌。

    低下头去,害羞哒哒的不敢抬起头来。

    “这位是白苏姑娘,你们之中有人之前见过了她,有人没有见过。从今天开始,她也是我的姐妹,就像是他们几个一样,当然还有红玉。虽然我不是最大的,但是我却是咱们几个里头,第一个成亲的。以后你们的婚姻嫁娶,就包在我的身上了。”

    白苏有些慌张的看了自家主子一眼,只是在触碰到白芨她们几个人欣慰的目光后,又再次成了一颗娇滴滴的含羞草。

    “小姐...您别这样...”

    小小声的抗议着,可林梦雅哪管得了这个。

    轻轻的把她推到了白芨她们几个人的面前,三个善解人意的姑娘,立刻接纳了她。

    “白苏姐姐,哼,我可生你的气了!”

    几个人里,年纪最小的白芷,装作生气了的样子说道。

    “对...对不起,之前的事情的确是我不对,我道歉。”

    白苏立刻惊慌失措的解释,生怕大家会因为之前的事情不理她。

    白芷故意板起小脸,黑溜溜的眼睛飞快的转了转,笑嘻嘻的抱住了白苏的柳腰。

    “好啊,只要你给我买礼物的话,我就原谅你!”

    白苏的眼圈也红了,她知道这是姐妹们故意给她一个台阶下。

    只是不善言辞的她,脑袋里早已经乱成了一团浆糊。

    “好...你说要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对了,我跟小姐在外面拿回来不少的礼物,你随便挑,好不好?”

    一听说有礼物收,白芷立刻笑弯了眼睛。

    拉着白苏的手,就急匆匆的走出了正屋。

    满屋子的人,看着白芷这样孩子气的举动后,忍不住都笑了起来。

    “来,让姑姑抱抱。”

    被家人环绕的气氛,也让林梦雅的紧绷的神经完全松弛了下来。

    伸出手去,冲着已经长得虎头虎脑的墨言张开了坏吧。

    那半年都没有看到她的小家伙,先是愣了愣,随后像是认出她似的,短粗的身子,一个劲的往她的怀里拱。

    “好小子,姑姑总算是没有白疼你一回。”

    墨言如今也差不多有两岁大了,虽然话还没说完全,但正是好玩的时候。

    家里有田妈妈跟白大娘两个喜欢孩子的老人家在,当然对他也错不了。

    这孩子活像是一团绵软的棉花,忽闪着一双黑水晶似的大眼睛,别提有多可爱了。

    林梦雅可是一抱起来就舍不得撒手了,不管去哪里,都要抱着这小子亲个够才行。

    最初的激动过去,因为有林梦雅的存在,这个庄子仿佛在一瞬间活了过来。

    大家也都有了主心骨,这日子也就有了盼头。

    虽然每个人都时不时的找些理由,亦或是连理由都不找,就往她的屋子里钻来,傻兮兮的看着她笑了笑,然后就离开。

    林梦雅知道,这是大家还都还无法确认,这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

    之前跟白苏一起准备的礼物,已经分发到了每个人的手上。

    就连看门的大黄狗都得到了一根都是肉的骨头,其他人的礼物,则更是称心如意,贴心到不行。

    热热闹闹的吃了晚饭,天色刚刚阴沉下来,白芨她们几个就围坐在林梦雅的身边,一边吃着白大娘跟田妈妈走的各式吃食,一边闲聊着。

    当然,话题还是围绕着林梦雅的假死跟失踪。

    林梦雅不能全部都说实话,只能节选一部分说给大家听。

    但即便是如此,家里的一群,都听得津津有味,炒货也吃的是满口生香。

    “真没想到,咱们家的玉少爷居然是烈云国的九王子。这以后咱们去烈云国的时候,可也算是达官显贵了吧?”

    白芷靠在林梦雅的腿边,俏皮的说道。

    点了点白芷的额头,林梦雅的眸子里,却掠过了一抹复杂的神色。

    白芷的身世...她不想破坏这丫头简单而纯真的快乐。

    同时她也答应了神巫大人,绝不会轻易的泄露此事。

    只要这丫头能每天都这样快快乐乐的,知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呢?

    “还是咱们主子眼光好才是,我可是听说,当初主子在街上是如何救下玉少爷的,那等的英姿飒爽,可不简单呢!”

    白芍是家里最飒爽的人,这些日子以来,她的事情被穿的沸沸扬扬的,多亏了白芍跟白芨支撑着这个家。

    看着这丫头艳丽的面容,好像是又多了几分成熟的风韵。

    林梦雅意味深长的看了看立在门口,像是跟木桩似的田宁哥。

    她家似乎,应该有一门亲事了吧?

    “好了,你们可莫要再吵她了。小姐这才刚回来,舟车劳顿可比不得你们,有什么事情你们明日再说,今天就让她早些休息吧。”

    田妈妈永远是最体贴林梦雅这个乳女的,笑着赶走了这一群的丫头,伸手接过林梦雅怀中,早已经熟睡的墨言。

    小家伙想必是怕姑姑再次离开,所以睡觉的时候,小手都是紧紧的攥着林梦雅的衣襟。

    “这个小子,真是知道谁最疼他。平常离了我跟白家妹子就哭个不停,今天你回来了,就立刻扑到你那去了。”

    田氏虽然抱怨着,但是眼角眉梢都是对这个小子的宠溺。

    林梦雅知道田妈妈其实很想要抱孙子,如今有模样这个小孙子在,自然是会让她爱到心坎里去的。

    “您让白大娘带去睡吧,田妈妈我有事想要问问您。”

    田氏立刻让白大娘带着墨言去睡了,白芨端了一只盛满了温水的铜盆来,按照以前的规矩,给林梦雅洗脸洗手。

    换好了衣服,瘫在暖炕上,白芨怕她脚冷,还给她盖了一个新做的小棉被。

    那上面细细的针脚,一看就是白芨的手艺。

    林梦雅的心仿佛也被那水给熨烫得妥妥帖帖,在没有半点的难过了。

    “你也坐,之前我出去的匆忙,许多事情不能一一跟你们交代清楚。虽然我知道来日方长,但是这一会儿我也睡不着,所以想要跟你们说说话。”

    其实家里的这些人,林梦雅没有信不过的。

    但是她的事情实在是关系重大,田妈妈经验老道,又是林家的老人了,知道轻重。

    而白芨成熟稳重,有些事情也拿捏得比别人都准。

    所以唯有她们两个知道这些事情,不会有泄露出去的风险。

    事关身家性命,她不能不小心。

    白芨点了点头,也坐在了林梦雅的腿边,她们娘三个其乐融融,倒也没有多严肃。

    “我走了以后,京都里可发生了什么大事?上官家如何了,林梦舞又如何了?”

    这些事情虽然清狐的人也传了消息回来,但是她其实也安排下了不少人,去注意一些,可能是会被忽略到的细节。

    而这些人,则是直接回禀白芨的。

    那丫头想了想,方才低声回答她。

    “二小姐在成亲的第二天,就被婆家赶出了门,说是她不守妇道,早已经是残花败柳之身。后来被上官家接了回去,可如今上官家可是不同往昔了。听说她们的日子,也不好过。”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