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八十八章 重回京都
    “可她并不知道您还活在世上的消息,那她抓白芨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

    其实别看小姐在这边碰到了不少的熟人,但其实因为昱亲王的那一场假出殡,知道小姐还活着的人实在是不多。

    “她想威胁的不是我,我想,她想威胁的那个人,怕是已经识破了她的真面目,所以才拼死不从。同时她也清楚,那个人最看重的就是我,而我已经不在了,他一定会照顾我留下来的人。”

    嘴角弯起了一抹冷笑,她还真是有眼无珠,居然轻易的就相信了那个女人的鬼话。

    “你的意思是——百里睿?”

    清狐一下子就猜中了林梦雅话里隐藏的意思,没错了,在京都内如果是最在乎他家丫头的人,除了昱亲王就只有丫头的那个老师百里睿了。

    而且云竹把百里睿抓走,肯定是有所图谋。

    可百里睿那个老家伙,可是出了名的硬骨头。

    龙天昱囚禁他十多年尚且不能撬开他的口,只怕云竹也未必可以。

    但林梦雅却是不同,特别是在她已经‘死去’的情况下。

    百里睿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徒弟,如今只怕是想要拼了命的保护她留下的人和物。

    这女人,当真是好狠的心思!

    “白芨她们的安全你不用担心,我走之前已经安排妥当,且龙天昱也派了人暗中保护。哪怕是云竹把京都翻了个底朝天也是找不到他们的,况且我们很快机会到达京都。只要有你在,任何人也伤不了他们。”

    清狐浅笑着宽解着林梦雅的心,那些人都是一些老弱妇孺。

    就连他这种曾经心狠手辣之人,都不会冲着这些人去下手。

    看来,云竹还真是被逼急了。

    “也是,改变一下路线,我们进入京都之后,先去看看他们。总得报个平安吧,我怕这么长时间,大家都一定担心死了。”

    阴沉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些,幸好在之前,她就已经觉察了云竹的异常。

    不然的话,只怕这一次,她身边的人会损失惨重。

    “也好,你不知道墨言那小子你倒是没白疼他,你诈死的消息传回来的时候,那小子哭了一天一夜,嗓子都哭哑了。要不是你奶娘有办法,只怕这孩子得哭死了。”

    从临天国回来之后,清狐就去通知过大家这个消息。

    那一天,所有的人都哭了。

    一向刚强的田氏,更是直接昏厥了过去。

    而当昱亲王府的那场丧礼开始的时候,许多之前跟林梦雅有过关系的人,都出现在了葬礼的现场。

    尽管所有人知道,与林家交好,就等于无形中得罪皇帝。

    可人都死了,他们还哪里顾得上那么许多。

    当时林家的父子已经失踪,林氏的其他人也是碍于皇帝的诏令,不敢出来吊唁。

    此时萧奕?却已林梦雅娘家哥哥的身份,帮着操持一切。

    也许在之前,清狐曾经鄙夷过这个以貌取人的家伙。

    但是自那时起,他也对萧奕?有所改观了。

    视线落在一旁,正在低头看书的林梦雅的身上。

    尽管已经经历了不少的风雨,眼前的女子,也从一个不谙世事的聪明少女,变成了现在翻云覆雨的厉害人物。

    但是她身上那股子,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她,又不得不为她着迷的气质,还是没有丝毫的改变。

    遇到她,是他们这些人,此生最大的意外吧。

    “下雨了。”

    窗外,风声渐起。

    林梦雅自书中抬起头来,趴在窗口,看着窗外的雨。

    不知不觉中,天气由热转凉,又是一年初秋到来。

    她也不知道为何自己这么忙,竟然连四季的变化,都仿佛感受不到了一般。

    伸出手来,接住天上飘落下来的雨丝。

    清凉的雨丝敲打着柔嫩的手心,渐渐顺着手心的纹路流下。

    雨幕遮挡住了她所有的视线,除了马蹄飞溅的动静之外,整个世界,似乎只有雨声,她的心也跟着安静了下来。

    从烈云国离开,他们已经在路上耗费了许多的时日。

    早已经进入了大晋的地界,就像是清狐说的那样,京都,也是指日可待了。

    可林梦雅这辈子第一次,体会到近乡情更怯的感觉。

    想一想从这里离开的时候,她前途未卜,甚至于连生死都不能确定。

    林家一瞬间支离破碎,她也从备受宠爱的昱亲王妃,成为了人们眼中,失宠了侧妃。

    后来,她为了解决烛龙会的事情,更是不惜隐瞒自己的生讯。

    但没有想到后来,竟然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

    烛龙会也好,仙城也罢,都是她不得不去面对的事情。

    有时候她自己也会好奇,她生于这里,但是却因为命运的原因,化成一缕幽魂,在现代生活了二十多年。

    然后又回到了这里,还与那些形形*的人,都产生了纠葛。

    到底,她最终的命运会如何呢?

    她不知道,但是却极为的期待。

    “小姐,喝一杯热茶暖暖身子吧。”

    马车里清香的茶味,驱散了冰冷的湿气。

    白苏倒了一杯小姐最喜欢的茶,放在了她的手中。

    “多谢。”

    关上了窗户,她怕冷的体质倒是没怎么改变。

    一想到就快见到那些人了,林梦雅的心里,怎么着都有些别样的激动。

    那是她的家人...一个她期盼了二十多年的美梦,为了她们,她又怎能不坚强?

    “快要到家了,如果白芨她们看到你能回来,不知道有多高兴。就是还没有红玉的消息,如果她在的话,我也不会那么担心。”

    红玉是跟父亲兄长他们一起失踪的,虽然红玉不会什么武功,但是却是个人精。

    有她在,父亲跟兄长,肯定不会无人照顾。

    说起来,她院子里的那些位,可各个都有段极为不寻常的故事呢。

    万幸的是,这些故事,她都有份参与。

    “她们...她们不会怪我吧?我给她们都买了礼物,小姐你帮我想一想,看看有没有遗漏了谁?”

    白苏有些局促不安,本以为最紧张会是自己,却没有想到,这个曾经的冷美人,比她更加紧张。

    “好,我跟你一起核对一下,免得漏掉了谁,我的耳朵可就不得安宁了。”

    唇角弯了弯,其实别说是她院子里的那些人了。

    白苏那几天去置办东西的时候,可是自掏腰包买了一大车的好东西拉了回来。

    再加上她买的那些,只怕是每人几个都富富有余,哪里会有不够呢?

    清狐浅笑的坐在门口,看着那两个女孩子,认认真真的在核对着礼单。

    他所求的不多,能这样,便足以。

    雨幕之中,马车疾驰而去。

    在京都的那些人一定没有想到,曾经以为化为尘土的林梦雅,会再次归来吧?

    只是这一次,她到底要掀起多少的风浪呢?

    清晨,京郊的一处庄子的外面。

    方圆几十里的土地,都属于这座看起来不大,但实际上却极为隐秘的庄子。

    庄子位于山脚下,光是前院就是三进的宅子。

    至于后院,还未曾有外人进入过。

    因为这里前后都没什么人,所以极少会有外人到访。

    大门外面的几亩地上,新鲜的瓜果蔬菜挂满了枝头。

    想必是因为主人的辛勤劳作吧,那些果实看起来格外的喜人。

    不过今天,许久没有人到访过的那条小路上,却传来了马蹄的声音。

    一前一后的两辆马车,在小路上慢慢的走着。

    还没等到院子门口,便有几个家丁模样的人,拦在了他们的面前。

    “这位贵客,此处是私人宅院。我家主人喜好清净,不喜欢外人到访,还请尊驾不要再往前走了。”

    这话说的却是客客气气,可是几个人身材精壮,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唯独开口的这一个,虽然是穿着一身粗布的衣裳,但却是沉稳憨厚,面向清秀。

    “这么久没见,田宁哥还真是越来越可靠了,这么长时间,多亏有你在了。”

    一道娇俏柔美的女声从马车里传出,田宁却是楞在了当场。

    黑色的眼瞳之中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怎么会...怎么会!

    “田宁哥,好久不见。”

    素手掀开了门帘,一张绝艳的容颜,带着温柔的笑意,出现在田宁的视线之中。

    是她!真的是她!

    心头一阵狂喜袭来,田宁这样的汉子,也不由得红了一双眼睛。

    “娘!娘!快来看看!谁回来了!”

    一边盯着林梦雅,一边往院子里跑去,田宁高兴地忘乎所以,完全没有了平时沉稳的劲头。

    林梦雅摇了摇头,那些家丁都是清狐安排的。

    此时见到了他,也让开了路。

    等到他们的马车走到庄子的大门口的时候,那扇本来十分宽敞的大门,却是挤的满满当当。

    有人哭着笑,有人笑着哭。

    但是所有人的目光,都狂热的黏在了林梦雅的身上。

    由白苏扶着从车上下来,林梦雅也是一样的激动。

    那微微颤抖的身体,跟同样已经泛红的眼眶,早已经出卖了她那极力伪装的平静假象。

    “大家...我回来了。”

    “主子!小姐!雅儿!...”

    叫什么的都有,什么样的表现也都有。

    但是大家唯一一个相同的动作,便是不管不顾的,冲着这个死而复生的人儿,张开了自己的怀抱。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