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八十六章 高额税金
    清狐在看到那两个人的造型后,顾不得其他先笑弯了腰。

    这么一捯饬,不管是多漂亮的美人儿,也是瞧不出来了。

    “笑什么笑,你还不是一样丑!”

    林梦雅拐了他一眼,唇边那颗黑透了的大痣十分的显眼。

    “是是是,我们如今都丑到一块去了,好了,咱们也上路吧。”

    时间紧迫,他们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浪费。

    只是林梦雅可怜兮兮的坐在了马车上后,隔一会儿就是一阵喷嚏。

    眼瞅着红了一双眼睛,可怜得不能再可怜了,清狐这才像是刚想起来点什么似的,从怀中掏出了几颗小棉球。

    “把这个塞到鼻子里吧,真是的,也不明白这么好闻的味道,你们怎么就是不喜欢呢?”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林梦雅恶狠狠的夺过了清狐手中的棉球,她就说嘛,刚才听这家伙的声音就不对。

    敢跟她玩这一招,看等到他们回到大晋之后,她怎么收拾这只死狐狸!

    经过刚才的折腾,天光早已放亮。

    从虞山郡的主城出来,他们还要翻越过几个城池,才能彻底的离开虞山郡。

    辛家既然出手了,那么来往盘查也会越发的严格。

    他们三个虽说被祸害成了这个样子,但也不能掉以轻心。

    除了他们三个之外,其他的随从人员,已经被安置妥当了。

    那些熟悉的面孔,都已经被小玉跟宁秋带到万蛊池里面去了。

    剩下的一些人,只要小心一些,不露出什么明显的破绽,就可以熬到风声过了。

    到时候再慢慢的回到王城,戳破辛家的阴谋。

    这些人能被选中,也一定有其不凡的地方。

    路上的行人渐渐的多了起来,他们这三个人虽然不怎么起眼,却奇怪的组合,跟浓烈的花椒味道,还是引起了行人的注意。

    不过好在他们这种小商贩却也不是什么特殊的存在,虞山郡盛产花椒,一年四季都会有小贩赶着车出去各郡贩卖。

    很快,就到了另外的一座城门边上。

    盘查果然变得尤为严格,几乎每个人身上带的东西,都要被翻过来调过去的查验。

    这还不算,每个人都得细细的查问身份,以及出城的目的。

    稍微有些含糊的,就会立刻被带到一边。

    看来辛家也是够小心的,不仅派人来追杀他们这些人,就连城门口都安排了这般的阵仗,着实也是忒看得起他们了。

    “站住,你们是哪里来的?”

    马车上好几袋子的花椒,让守城的几个将士留意了许久。

    清狐哆哆嗦嗦的跳下了马车,锐利的眼神也轻易的被宽松的眼皮给挡住了。

    整个人就像是一个畏畏缩缩的小商贩,半点也瞧不出来当初的样子。

    “各位官爷,我们父女三个是卖花椒的小商人,我们可没犯法啊!”

    清狐学起这些底层的小老百姓,的确是没有任何的破绽。

    林梦雅冲着那几位官差呲了呲牙齿,之前的化妆成果终于有了成效。

    那看起来就参差不齐的门牙,很快的就让几位官爷倒了胃口。

    敷衍的翻了翻他们的东西后,挥挥手放行了。

    看吧,演傻妞什么的,她其实还算是极有天赋的。

    “多谢官爷,多谢官爷!”

    清狐忙不迭说道,颤巍巍的上了马车后,三个人继续赶路。

    就这样过了三道关卡,终于来到了虞山郡的最后一道城门,林梦雅的心也悬了起来。

    因为在这里的检查,将会是最严格的。

    他们暴露了不要紧,大不了杀出去。

    但是一旦被人发现了,只怕会对小玉更加不利。

    此时日落西山,小玉跟宁秋也早就进了万蛊池。

    希望他们,一切都平安顺遂。

    “站住,你们几个,下来接受检查!”

    这里比前面的三道关卡都要严格不少。

    三个人隐晦的对视了一眼后,还是乖乖的按照人家的吩咐,被带到了一旁搜身。

    男人自然是有男官兵来搜,旁边也有几个看起来就十分精明的大妈们,在搜女性的身。

    可以证明他们身份的东西,如今都没有带在身上。

    只要这层伪装没有被人识破,那就算是成功了。

    但是看到那些妇人们搜身的仔细程度,林梦雅跟白苏不由得有些微微的担心。

    终于轮到了他们三个人被检查,林梦雅抱持着过人的镇定,照例是给了搜身的大妈们一个傻兮兮的笑容。

    不过这一次,显然没什么大用。

    负责搜他们身的人,显然都有些不愿意的样子。

    毕竟他们三个人看起来就脏兮兮的,身上又有一层极为浓厚的花椒的味道,离得近了,到底是有些呛人的。

    肥短粗糙的大手,细致的摸过了她身上的每一个衣兜。

    而清狐那边,那些人的注意力,却落在了清狐背上的那个大大的罗锅。

    “上衣脱下来!”

    突然间,清狐那边的官差,提出了这个命令。

    林梦雅的心却立刻紧张的不行,那罗锅虽然不知道清狐是用什么东西代替的。

    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一旦脱下来,必定是原形毕露。

    清狐双手抓着衣襟,面露难色。

    “官爷,还是不要了吧。小人这身体有些畸症,怕是吓到了几位差爷。”

    可那几个搜身的家伙,却有些不耐烦似的,厉声催促道。

    “废什么话,还不快点脱。要是你再磨叽,就把你抓到牢里去!”

    现在的情况,清狐已经不得不照做了。

    他颤颤巍巍的解开了衣襟,脱下了外套。

    此时,林梦雅跟白苏,也刚被检查完。

    站在那里看着清狐,心头却是狂跳。

    千万,千万不能被发现!

    外套脱下来,里面只剩下了一个汗衫子。

    清狐也的确是伪装界的个中翘楚,哪怕露出的两只手臂,看起来都像是一个真正的老人一般的松弛无力。

    而紧身的汗衫子内,罗锅还是一如既往的鼓起。

    汗臭味与花椒味混合到一起,那几个官差也只是皱着眉头看了看,就厌恶的挥了挥手,让他们走了。

    心下悬着的那口气终于的松了下来,林梦雅跟白苏假装去搀扶清狐。

    三个人刚想要转身离开,就听到了后面,又有人叫住了她们。

    “你们三个,不许走。”

    那声音极为阴森,林梦雅心头的不安陡生。

    转过身去,就看到一个穿着一身绫罗绸缎的家伙,正打马走到三个人的面前。

    那人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三个,好像是在打量着一件物品。

    “我看你们车上的花椒成色倒是不错,可是在虞山郡内,所有的椒农我都见过。怎么没有见过,你们三个这么特殊的人?”

    那人语气阴柔得很,林梦雅心下一沉,她也知道,虞山郡内所有的花椒种植,都是掌握在辛家人手中的。

    却不想今日,居然撞到了人家的枪口上。

    站在她们两个人中间的清狐,却是立刻弯腰行礼,恭恭敬敬的说道。

    “这位大人说的是,我们之前的确不是做花椒生意的。只是因为我那老婆子命苦,不声不响的就去了,撒手撇下我们爷三个,实在是活不下了。所以我的亲戚就介绍给我这个活计,至少能为我们爷三个讨个出路。还请大人高抬贵手,放了小人吧。”

    哀怨的语气卑微缠绵,一点毛病都让人挑不出来。

    林梦雅跟白苏也紧紧的依偎在清狐的身边,瑟瑟发抖的样子,倒还真像是没见过市面的傻姑娘。

    感受到那人的视线,在自己的身上,来来回回的看了好久后,方才在鼻子眼里,挤出了一声冷哼。

    “原来是这样,那你们走吧。不过按照行规,你们得先上缴十分之三的税金。不然的话,这一车花椒,你们就别想拿走了。”

    十分之三的税金?林梦雅心中气愤不已。

    像是他们当遮掩的小商贩,怕是纯利润都没有十分之三。

    这家伙张口就是这么高额的税金,简直比乌鸦都黑!

    “这...这...大人,小人这一车花椒才刚拉出来,还没卖过。您让我去哪找这些税金啊!”

    清狐心思机警,当下摆出了一副哭丧脸,连声哀求。

    可那个骑在马上的黑心官吏丝毫没有留情的意思,反倒是不耐烦的走到了一边,任由清狐哑着嗓子,在路上哀求不已。

    林梦雅心头气愤无比,如果他们今天没有扮成小商贩,也根本不会见识到这些人的无耻。

    之后,又有几个贩卖花椒的小商贩,到了这里,自动的拿出了钱财补了税金。

    看到他们三个之后,终于是有个好心的小商贩,告诉他们这只是第一次。

    以后就可以少收一成了,忍一忍就过去了。

    清狐不得不就坡下驴,拿出抵得上全车花椒价值的十分之三的钱财,上缴给了城门口的官差之后,才能拉着他们,启程上路。

    此时,天色早已经昏暗了下来。

    其余几个好心的商贩邀请他们一同走,却都被清狐婉言谢绝了。

    确定哪些城门口的官兵,看不到他们的身影后,清狐这才把车,停到了一处树丛之中。

    “总算是出来了,再走不远就能到我们物资所在的地方了。丫头,你怎么了?”

    从虞山郡出来之后,林梦雅就一句话都没说。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