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八十三章 辛家做局
    宁秋拒绝的干脆利落,怕是辛牧没有想到的。

    不过想来,他们既然拒绝了完颜玉,那本就跟完颜玉是一伙的宁秋,自然也会拒绝他们。

    不过丝犹不死心的辛牧,则是继续对宁秋打温情牌。

    “宁秋姑娘是菩萨心肠,又怎么会对辛家见死不救呢?还请姑娘能施以援手,辛牧感激不尽。”

    说着,就要给宁秋躬身作揖。

    “辛大人,此事万万使不得。不过在出门之前,夫人曾经叮嘱过我,让我一切都听从殿下的命令。宁秋,难以从命。”

    清冷的女子柔声说道,把自己的立场,倒是表达了个分明。

    这次大家听得都很清楚,她跟完颜玉是一起的。

    完颜玉同意,她就会出手相处,反之亦然。

    一下子,事情似乎再次回到了原点。

    辛牧看着这俩个,跟静柔夫人性格完全相同的两个孩子。

    不愧是那个人的孩子,这份倔强跟固执,根植在了骨血之中,谁也轻易无法撼动。

    看到辛牧的手都气的有些发抖了,林梦雅他们几个人中,却没有一个,圣母似的感觉到不舍。

    如果小玉不是最受宠爱的九殿下,如果宁秋打的旗号,不是王上流落在外的王姬。

    那么今天等待着他们的命运,可不会像是今天一般,还会有他们选择的余地。

    林梦雅不喜欢辛家这种,拿大义之名,行自私之实的行为。

    更讨厌这种,动动嘴,就想要那人家的姓名来博好处的事情。

    诚然,没有了蛊女的辛家很可怜。

    但是蛊女说出来好听,实际上,不过是一个,被圈养被囚禁,甚至于还要背负悲惨的人伦悲剧的可怜工具罢了。

    从夫人的手中葬送,也算是这些蛊女们的造化了。

    偌大的一片万蛊池,却是不知用多少人的鲜血与生命换回来的。

    不管它再重要再神奇,在林梦雅的眼中,却都是肮脏不堪。

    回去的路,好像是比来时沉重了许多。

    早上还一副游山玩水模样的辛牧,此刻却是显得心事重重。

    林梦雅虽然不知道小玉拍个辛牧看的是什么,但是想一想也就知道了,那必然是足以让辛家伤筋动骨的东西。

    不然的话,那辛牧何至于会妥协得如此之快。

    可更让林梦雅觉得好奇的是,她从前以为辛牧是个老奸巨猾之辈。

    但是今天却是连连个小辈都斗不过,还是说,他只是被推出来的招牌,而并非是正主儿呢?

    那些隐藏在幕后的黑手,其目的如何,林梦雅并不完全了解。

    但是有一件事,她却早已经看得分明。

    那些人都想要得到万蛊池的控制权,不是因为想要掌控辛家,怕是他们真正想要的,是掌控整个烈云吧。

    下了山,林梦雅思绪如潮,一言不发的跟随着宁秋跟小玉,回到了小玉居住的那个院子。

    “姐姐?姐姐?”

    伸出手来,小玉拉了拉林梦雅的袖子,才让后者彻底的回魂。

    “看你从山上就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难道说,你又看出了什么来么?”

    一扫之前的高傲,在林梦雅的面前,小玉永远是那个温柔纯真的少年郎。

    习惯性的捏了捏小玉的小脸,有件事情,她好像是遗忘了。

    “为什么会这么简单呢?”

    听到林梦雅低声嘀咕着,小玉也不再闹她,而是乖乖巧巧的坐在林梦雅的面前,手托着下巴欣赏她思考时候的样子。

    “丫头,你是说什么事情太简单了?”

    没有跟上去的清狐,自然是不知道在上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梦雅整理了一下思绪后,方才缓缓说道:

    “我是觉得,辛牧怂的也太简单了。即便是小玉拿出了能威胁到辛家的证据来,可那里几乎没有什么外人,辛牧即便是怕,也不会怕得那么快吧?”

    有些事情,现在想起来还是有些可疑。

    首先就是辛牧的反应,从上山开始,辛牧的一举一动,似乎是在有意的激怒小玉。

    后来当小玉拿出那封信的时候,辛牧居然连反驳都没有,只是急着就认了。

    既然辛家敢认,那么就没有理由会怕成那个样子吧。

    除非今天的一切,都是他在做戏给他们看。

    但是,辛牧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他们如何能不怕,这东西可是我父上准备多年,为了一举铲除辛家所在的准备。现在拿出来,倒是便宜他们了。不过辛家必须除掉,那个辛黎,可不是普通角色。”

    小玉的眸中闪过了一丝冷意,林梦雅看得分明,脑子里灵光一闪。

    “辛黎...对了,辛黎现在在哪里?”

    虽然小玉不知道姐姐为何会发问,不过他还是回答了。

    “他还在处理辛家人无故失踪的问题,我的人说,三天前他还在风陵郡出没,绝不可能会这么快,就回到辛家。”

    小玉的消息自然是值得信赖的,但是林梦雅的心头,却渐渐的升起了几分不安。

    “辛黎现在在外面,自然是有不少双眼睛盯着他的。也就是说,不管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跟他都是无关的对么?”

    不知道林梦雅的用意,小玉点了点头。

    那自然是无关的,哪怕是——

    清狐跟小玉同时反应了过来,现在辛黎可在外面,哪怕是他这个九王子出了什么事情,跟人家也是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可如今,辛家最重要的人,就是辛黎!

    只要他不倒,那辛家就有夺得一切的希望。

    坐在院子里,几个人霎时间没有了任何的言语。

    姜还是老的辣,没有想到,他们自以为处处跑在了人家的前面,最终却还是落入了人家的算计里。

    “好个老贼!敢情他们一步步的,都是已经挖好了坑,等着我们呢!”

    小玉愤恨的捶了一下桌子,咬牙切齿的骂道。

    想一想,辛黎在辛家是何等的重要,为何无缘无故的,会去寻找一些消失的辛家人呢?

    这还不算,偏偏在此时,拥有心蛊,还要喂养王蛊的小玉到达了辛家。

    所以不管小玉在这里出了什么事情,跟辛黎都无关不说。

    从他们到这里开始,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唯有辛牧。

    其他的宗老们,不过是见了一面罢了,并未掺和得太深。

    算一算小玉不但跟他们辛家沾新带故,而且还是九殿下,他们怎么就敢这么怠慢呢?

    除非,辛牧只是一个替罪羊。

    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们都只管推到辛牧的身上就是了。

    好一招弃车保帅,连自己人都能算计,还真是高超的手段。

    “这样说来,只怕他们即便是答应了小玉的请求,也会在其中做手脚,到时候小玉只怕会有去无回。”

    清狐沉声得出了结论,有些事情被蒙在鼓里的人,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可怕来。

    如今这样血淋淋的撕裂了,才看出其中,到底有多少龌龊与阴狠。

    “好一个辛家!我父上有心放过他们,没想到他们居然自己找死。姐姐你莫担心,不管他们做什么手脚,我都无所畏惧。”

    小玉却并未害怕,甚至还被这些龌龊的东西,给激起了火气来。

    林梦雅看着愤愤不平的小玉,心里又是觉得欣慰,又是有些担忧。

    虽然这些只是她的推测,但是她敢肯定的是,辛家不管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对小玉来说,都意味着危险重重。

    但是这次的万蛊池之行,小玉势在必行,所以她只能小心防备,绝不能轻言放弃。

    “你有信心是好事,但是可别轻敌了。不过幸好咱们有她在,一切还在我们的掌握之中。”

    林梦雅视线转向了一边的宁秋,后者瞪大了双眼,仿佛有些意外。

    “没错,咱们有蛊女在手,只是他们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有她在,事情就会有所转机。”

    清狐的脑筋转得最快,也许辛家原本打得主意,是想要坑杀了小玉,然后造成意外。

    但是如今有了宁秋这位蛊女在,他们势必,也是想要得到蛊女。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倒是能靠着宁秋这个蛊女,逆转局势。

    “就我今天看到的地方而言,他们能做手脚的地方不多,但是处处致命。我猜他们,应该是想在你进了万蛊池之后再动手。这样的话,即便是以后王上想要查证,也无人能进去,还不是他们怎么说都对。那你进入万蛊池之后,就与宁秋先别分开。宁秋,我给你的药你只要按时服用,这万蛊池里的东西,都奈何你不得。但是你要注意,无论谁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在小玉没有完全深入到只有你们二人能到的地方之前,万不能离开他,明白了么?”

    万蛊池内的情况她不了解,但是她唯一知道的是,即便是整个万蛊池内的毒性,也强不过她身体内的血液。

    浓度跟药性是两回事,何况她身体里的七毒圣草,恐怕不仅仅是毒药而已。

    有她作保,小玉跟宁秋,可以在万蛊池撒欢的跑,无人能阻挡。

    “是,姑娘放心。”

    宁秋自然知道,她跟九殿下可是一体的。

    一损俱损,一荣俱荣。若是九殿下真的有个什么意外的话,只怕她也在劫难逃。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