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八十二章 冠冕堂皇
    连辛牧都这样说了,小玉自然是不好发作。

    只是脸色稍微阴沉,明显带着一丝不爽,也让气氛稍微有些尴尬。

    林梦雅旁观,心头却是无声的冷笑。

    辛家人说的好听,什么关系重大,为了万蛊池的安全着想。

    实际上,只不过是把这个地方,当成他们辛家的私有地罢了。

    既然如此,也就别怪王室留他们不得。

    普通人尚且怀璧其罪,何况是辛家这种,有野心有能力的家族了。

    听辛牧的介绍,从山脚下想要走到万蛊池的入口,还得有一些时候。

    但是从进到这样院子里开始,林梦雅的雷达就频繁的发出警报。

    这里毒物的种类有点超出林梦雅的想象,甚至于有些毒物,青筝谱上都没有,只能让神农系统,分析出毒素的种类来。

    一草一木皆是毒药,就连空气跟土壤,怕也都难以幸免。

    难道这么大的一座山,居然是一座毒山么?

    好在上山之前,辛牧发给了大家,一人一颗解毒的丸药。

    所以即便是空气里有些毒药的淡腥味,这几个人也不至于被这些毒药给放倒。

    “九殿下小心脚下,万蛊池虽然只有这里是入口,但也因为如此,布满了毒物。不过我辛家看护万蛊池多年,这点小事,还难不倒我们。”

    辛牧一边亲切的解释,一边在头前带路。

    环顾四周,除了一条两人宽的小路蜿蜒曲折之外,其他地方,都布满了盘根错节的植物。

    而且林梦雅还在小路上,嗅到了一些驱除毒虫毒蛇之类的药材。

    向来如果不是有这些东西在的话,这条小路也是充满了层层杀机。

    忍不住咋舌,不知道这万蛊池到底是人为的杰作,还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但不管是哪一样,终归是令人称绝的秘所。

    路上能看到的人越来越少,而在周围名为保护,实则为监视的护卫也越来越紧缩。

    到了后来,每隔一段路,就有一名护卫停在路上。

    而越是到了半山腰上,空气里的毒物含量就越是浓厚。

    除了她一点都不受影响之外,其他人还是就地补充了几次的解毒丹。

    哪怕是辛牧,看起来都不是很轻松的样子。

    林梦雅尽量的跟在宁秋的身后,不让别人看出一点点的异常来。

    如果被人知道,她根本不在乎这些毒物的话,只怕是要麻烦的。

    枯燥的行走,好在是没有持续多久。

    大约走了十几里的山路,几个人才终于看到了万蛊池的边缘。

    站在山顶上,林梦雅看着眼前的一切,心头有些震撼。

    本以为这里已经是万蛊池的最高点了,但是等到他们到了山顶上才发现,这里却是周围这一片山脉之中,最低的一处了。

    万蛊池这名字起得恰到好处,从山上望下去,周围的山峰与低矮的山麓,俨然就是一个巨大的山池。

    不过因为这样的地貌,而使得中间的毒物越聚越多。

    现在还是白天,可万蛊池内,就已经俨然是一片青紫的混沌,让人看不出半点的清明来。

    林梦雅眉头微微蹙起,其实在来之前,她就已经预想到了现在的情况。

    如果不是有她的血在的话,只怕在这里,他们也只能任由人摆布了。

    “没想到,这里,就是万蛊池么?”

    就连空气中,充斥的都是足以让常人立刻七窍流血的毒雾。

    但完颜玉身体里的心蛊,却是异常的兴奋。

    这些毒素对心蛊来说,可算是大补之物。

    跟姐姐对视一眼后,完颜玉由衷的感慨道。

    “没错,这里便是我们烈云的圣地万蛊池。王蛊就在最里面,只要有它在,我烈云便是四国之最,无人可匹敌!”

    听到辛牧嘴里,竟然说出这样中二的台词,林梦雅实在是很想笑。

    别看辛牧这样的自豪,那是因为,他所着眼的,仅仅是一个辛家,仅仅是一个烈云。

    但是在四国之中,烈云人其实是处于劣势的。

    如果没有天然的屏障守护着他们,被蛊术控制住的烈云人,可能是四国之内,第一个被灭掉,被奴役的。

    要知道,人的创造力是无限的。

    现在可能别人拿不出控制所谓的王蛊的方法,但是五年后呢?十年后呢?

    一旦控制了王蛊,整个烈云都只能任人宰割。

    若他们还无法意识到这个问题的话,只怕在不久的将来,烈云,只会变成其他三国附属的一部分罢了。

    所以,林梦雅比任何人都清楚,小玉对于烈云国的意义。

    “既然王蛊在池中,那我们不知道何时可以动身,前往王蛊所在的地方呢?”

    小玉只是随意的说了一句,辛牧的脸色,却是在瞬间变了变。

    之前这位九殿下,已经明里暗里的提了几次,可最终都是被他给敷衍了过去。

    如今他们已经在万蛊池边,而池中的王蛊已经到了不得不喂养的最后一刻。

    即便是他不想回答,也得回答了。

    “其实...其实这事倒是不用劳动九殿下大驾。这万蛊池您也看到了,凶险异常,您的身份贵重,稍有不慎,殿下的安全难以保障。这后果,我们也是承担不起的。”

    完颜玉心头冷笑,但面上却只是显出一派疑惑之色。

    “既是如此,不知道依舅舅的意思,该当如何呢?”

    辛牧斟酌着话语,生怕哪里说的不对的了,惹了这位小爷。

    面上带着歉意的笑容,可视线,却落在了一旁,一直不言不语的宁秋的身上。

    “只怕要请这位宁秋姑娘帮一帮忙了,不过殿下放心,我们自会保证姑娘的安全,不会伤及一丝一毫的。”

    这话,还真是厚颜无耻。

    林梦雅跟小玉互相对视了一眼,现在他们可算是明白了辛家的打算。

    他们看中了宁秋跟冰玉蝉蛊的联系,但是又不想让小玉参与此事。

    所以,才祭出如此冠冕堂皇的借口。

    果真是做大事的人,能不要脸就不要脸,无耻得义正言辞。

    完颜玉听到辛牧的回答,当下也不再对他维持着好脸色。

    面色一沉,完颜玉目光灼灼,不再是这几天声色犬马的少年郎。

    “舅舅还真是好谋算,蛊女断在了我母亲的那一代,如今就想让我姐姐顶替么?若是我姐姐不能成为蛊女,你们怕就会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区区一个人牺牲又算得了什么?要是成功了,你们打算用什么理由,把她给留下来呢?是算是我母亲的将功折罪,还是我这位姐姐,造福整个烈云呢?”

    这样夹枪带棒的话砸下来,饶是以辛牧的脸皮,也有些挂不住。

    他在辛家不过是一人之上,何尝受到过这样的责难。

    当下也拉下了一张脸,不过碍于对方的身份,却丝毫不敢冒犯。

    “殿下息怒,辛家并非是这个样子。只是这里面实在是寸步难行,殿下也看到了,那天在宅子里看到的蛊虫,不过是栖息于咱们刚刚经过的那片林子里。如果到了里面,会发生什么就连我也是难以预测。殿下千金之躯,万不可冒险行事。”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完颜玉也明白,要是拿不出什么杀手锏来,只怕辛家会狗急跳墙。

    唇角勾起,如玉般清隽的脸上,勾起了一抹冷笑来。

    从怀中掏出一物,拍给了辛牧。

    后者只是匆匆的看了一遍,脸色登时有些苍白。

    脸色倏然间变得极为的复杂,再看向完颜玉的眼神里,却是染上了星星点点的不安。

    “您可是我的亲舅舅,是以我才把这东西压了下来,而没有让父上处置。再说我只是进去看一看,要是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那也以辛家无关。这件事情,我早就跟父上说过了,所以舅舅不必担心。”

    恩威并施,刚刚才吓了辛牧一跳的完颜玉,如今又说起了软话来。

    辛牧也是一时之间被唬住了,牢牢的扣着手中的书信,脸色却有些颤抖抽搐。

    “此事...此事事关重大,我一个人怕是做不了主。还请九殿下稍后,我们会尽快商议。”

    完颜玉还有些不满意,但是辛牧说的对,他的确是做不了这个主,而不得已作罢。

    “殿下,辛大人,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我们家姑娘,应该回去了。”

    眼看着气氛有些僵硬,而辛牧也忘记了带宁秋来的目的。

    林梦雅低眉顺眼的柔声提了一句,众人的目光,才落在了宁秋的身上。

    “姐姐可是累了?”

    在外人的面前,小玉自然是要当一个时时刻刻关心姐姐的好弟弟。

    宁秋轻柔的摇了摇头,并未说话。

    那辛牧也好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事似的,擦了擦额头并不存在的汗后,转向了宁秋。

    “其实这次请姑娘来,一是为了让大家看看这万蛊池的鬼斧神工,二来,就是希望宁秋姑娘,能否帮辛家一个忙。自然,如果姑娘首肯的话,辛家必定报答姑娘。”

    重头戏终于来了,宁秋看了看完颜玉,清冷的面容上,也没有因为辛牧许下的回报,而有那么一丝一毫的动容。

    “宁秋人微言轻,不一定能帮上辛族长的忙,还是请大人,另寻他人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