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八十章 高冷娇客
    在大晋的时候,但凡是稍微能有些家底的文人雅士们,对待茶饮都极为的讲究。

    不同的茶叶,用的水也是不同,就连烧火的炭也是分外的讲究。

    器具更是别有花样,真的要细说起来,怕是三天三夜也是说不完的。

    不过林梦雅今天要给宁秋泡的,是在烈云国贵女之间风行的云清茶。

    这茶十分的娇嫩,但是茶汤清澈透亮,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质。

    口味淡雅不苦不涩,微有回甘。

    所以冲泡的水极为的讲究,须得是清冽微甜的泉水,再配合上无烟无尘的银丝炭,最后再用一只品相俱佳的青玉的茶碗盛了,方才不至于失了这茶的品味。

    是以这碗茶的繁琐于精致,即便是整个烈云,能喝得起的,也不过是几个世家得宠的子女罢了。

    如今到了这里,林梦雅自然是要处处都显示出宁秋的不同来。

    如果是别的方面,反倒是显得有些刻意。

    非得是在这种小事上面用心,才能让人愈发的信服。

    云雀有心看了看这位贺兰姑娘,看着她似乎是无意之中才说出的埋怨,心思巧慧的她,立刻就明白了这是因为那位叫宁秋的娇客,从来都是娇生惯养的。

    露出一副懵懵懂懂的模样,来请教林梦雅。

    “姐姐好灵的鼻子,只是咱们这种乡下地方,哪里会有那么名贵的的东西呢。倒是委屈了那位宁秋姑娘了,也委屈了姐姐。”

    林梦雅并未坚持要用最好的东西,反倒是眉心蹙起,虽然有些不满意,却不至于发作出来。

    “无妨,只要拿一些味道清冽的茶饮给我家姑娘就是了。她口味轻,喝不得什么重茶。”

    出门在外,谁又会那么周全。

    况且林梦雅早就预料到,在这里不会跟王宫一样,应有之物众多。

    她要的,不过是让别人觉得。

    宁秋是锦衣玉食长大的,一般的东西,入不得眼。

    不过辛家别家倒是不同,一些东西,也可以堪比在王宫里看到的东西的品质了。

    所以林梦雅挑挑拣拣的,弄了几样还算是能看得上眼的东西后,就跟着云雀,一起回到了举行宴会的那个院子。

    “姐姐慢走,我还得去看看其他的事情,就不跟姐姐同行了。”

    云雀柔声说道,人也渐渐的消失在林梦雅的面前。

    自然知道她要去给她的主子报信去了,林梦雅略微颔首,也并未说其他的话。

    拿着茶饮跟点心走到了宁秋的面前,此时那位殷勤的辛夫人,正在跟其他的夫人打招呼。

    虽然大家都没有冷落了宁秋,但是宁秋并未主动上前攀谈。

    而是安静的坐在一边,只是别人在提到她的时候,才轻轻的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姑娘,您的茶拿来了。”

    林梦雅把东西悉数放在了宁秋的面前,柔声说道。

    后者只是看了一眼后,淡淡的点了点头。

    这一对‘主仆’的相处,全部都落在了别人的眼中。

    那些夫人们越发觉得,唯有静柔夫人与王上,才会教养出如此神女般的人物来。

    对待宁秋的态度,也就越发的恭敬,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退回了宁秋的身后,林梦雅跟其他的几个人一样,尽量的装出一副对世事漠不关心的冰冷模样。

    尽管他们都冷着一张脸,活像是谁欠了他们钱似的。

    但就是这样的高冷范儿,才让林梦雅一行人,成为了宴会上,谁人都无法忽视的存在。

    辛夫人眼神之中,带着极为隐晦的得意神情。

    对待宁秋,也越发的精心。

    知道这位娇客怠慢不得,所以想要前来攀认的小姐夫人什么的,也都是挑一些身份贵重的来介绍。

    其他的,也都被她给挡了回去。

    不过即便是如此,待到宴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林梦雅还是奉了她们姑娘的意思,跟辛夫人告了辞。

    在宴会上,除了主人之外,只有与宴会主人,极为亲厚的人,主要被宴请的客人,以及王室的宴席,亦或是没什么地位的人,才会待到最后。

    如今以宁秋的身份,此时退席,乃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我这里的饮食不好,才让姑娘扫了兴?”

    为了表示尊重,辛夫人主动起身,殷勤的问道。

    “夫人言重了,宁秋不胜酒力,扫了夫人的兴,还请夫人不要宁秋的无礼。”

    别人喝酒,宁秋从头至尾,只是喝了些林梦雅送来的茶而已。

    就连点心都只捏了一个小小的牡丹卷,哪里是不胜酒力。

    那辛夫人看到听到,也自然明白宁秋的意思。

    撇下众人,亲自送了宁秋到门口。

    再三的挽留后,方才差了人送了宁秋一行人回去。

    静悄悄的回到了宁秋居住的院子,不过才一个晚上而已,曾经只能说是安静的小院子,又添置了不少的东西。

    如今除了雅致之外,林梦雅也找不出什么形容词了。

    “多谢各位相送,我家姑娘有礼了。”

    林梦雅使了个眼色,白苏跟清狐立刻从袖子里取出不少的银馃子来,把跟随回来的都打赏了个遍。

    “多谢姑娘赏赐,小的们告退了。”

    手中沉甸甸的银馃子,让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谄媚的笑容来。

    对上恭敬有度,对下清冷大方。

    这是林梦雅给宁秋制定的方针,作为一个女神似的人物,对任何人,都不能太过亲近。

    四个人才进了院子,门被关的严严实实的,隔绝了所有有心人的窥探。

    宁秋强撑着走入了内室之中,人立刻软了下来,软泥一般的瘫在了美人榻上。

    “我的贺兰姐姐啊,您也没说,当个蛊女就得活生生的饿死吧?从前我当宫婢的时候,尚且还能吃饱。怎么现在身份变了,我倒过得不如从前了呢?”

    看着宁秋可怜兮兮的看向了自己,林梦雅也知道,这丫头一定是被饿得狠了。

    白天的时候,为了穿上自己精心给她准备的衣服,活生生的饿了一整天。

    晚上又只灌了一肚子的茶水,她这个年纪的丫头,又怎么可能会不饿呢?

    “辛苦你了,白苏,清狐,你们去弄点吃的回来。咱们今天都辛苦了,好好的犒劳大家一下。”

    那两个人也扯下了一身的行头,恢复了之前的本性。

    他们武功本就卓绝,弄一些吃的不在话下。

    没多一会儿的功夫,宁秋房间里的桌子上,就多了不少的烤鸡烧鹅之类的荤菜。

    可宁秋刚想捏起筷子,就被林梦雅给隔到了一旁看起来就寡淡的水煮青菜上。

    “这几天你只能吃这个了,先忍一忍,等到你到了万蛊池里,你再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宁秋含泪望了一眼林梦雅,不停的看着别人大朵快颐而吞咽着口水。

    可林梦雅说的是实话,她身上有着能吸引冰玉蝉蛊的香粉。

    如果想要维持更长的时间,就注定了必须要清心寡欲。

    好说歹说的,林梦雅总算了匀了她一块清蒸鱼。

    那丫头像是品尝着无上的美味,就差把鱼刺都吃掉了,好不凄惨。

    酒足饭饱,这些残余之物,清狐跟白苏,自然是会找地方处理。

    林梦雅跟宁秋找出了熏香,清冷的甜香充斥着整个屋子,那些食物的味道,也逐渐消散了。

    几个人各自又喝了一杯暖茶,才坐在了桌前商量着之后的事情。

    “今天咱们的表现很好,我想辛家一定会上钩。明天或者是后天,他们应该会有意无意的让你再次去靠近冰玉蝉蛊。到时候怎么做,你可都清楚了?”

    宁秋点了点头,这些事情静柔夫人都说过,她自然不会轻易的忘了。

    林梦雅算计了下时间,阿秀这几天也该到了。

    人一到,她的计划,也就该成功了一半。

    “可他们真的会相信我么?我总觉得,以辛家的能力,绝不可能会如此的慌不择路。就算是我可以控制冰玉蝉蛊,他们也未必会认定了我就是蛊女。而且还会卖咱们这个人情,让九殿下进入万蛊池。”

    这几天宁秋虽然窝在屋子里,但是外面的一切,却是都传入了她的耳中。

    辛家对她的试探,可以说是无孔不入。

    既然进不来,就在外面伺机窥探她的侍女。

    好在这些人,都是静柔夫人亲自挑选出来,也是在王宫里服侍多年的老人。

    不然的话,兴许还真的会露出什么破绽。

    “他们一定会,你觉得那天包括冰玉蝉蛊的暴动,仅仅只是让它们出来溜达一圈而已么?”

    林梦雅淡定的样子,看来是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

    挑起了眉头,给好奇的三个人解释。

    “这些虽然是外围的蛊虫跟毒虫,但是按照我的推算,万蛊池的地貌应该是极为的特殊。这些蛊虫跟毒虫,轻易的不能离开那里。否则的话,这些年没有蛊女的控制,它们早就走了,亦或是被辛家的人,给圈养了起来。你说为何,那些人想要得到万蛊池的好处,偏偏得深入险地呢?这就说明,那些东西一旦离开了万蛊池就没用了。所以那天我设法引来那么多东西,只怕辛家此刻,要心疼死了。”

    这么一说,其他的三个人,才明白了林梦雅引来蛊虫跟毒虫的终极目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