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七十九章 辛家试探
    “让她去吧,看来辛家也真是憋不住了。如今看来,到底是他们先沉不住气了。”

    之前辛牧都只是邀请小玉,而小玉除了第一次的宴会之外,也并未带宁秋同行。

    林梦雅知道,许多人的眼睛,都盯着宁秋的院子,想要刺探她真实的身份跟目的。

    不过,小玉跟林梦雅已经把宁秋的院子完全封锁住了。

    别说是辛家了,就连一只苍蝇,想要飞进去都是难上加难。

    所以,尽管消息满天飞,可当事人不出来证明,谁都分辨不出个真假来。

    在这样或是那样的猜测下,辛牧夫人的宴会,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而林梦雅作为宁秋的‘侍从’,自然也是要跟随的。

    不过,当他们四个人一起出现在辛夫人宴会上的时候,却是在瞬间,就夺走了宴会主人的风头。

    那天蛊虫暴动的时候,许多人都看到了宁秋的风姿。

    只觉得那位清丽少女,淡雅而高贵,让人实在是闻之忘俗,叹为观止。

    眼看着一身白色裙装的少女,从远处走来。

    那袅娜的身姿,却别有一番高贵如月华般的清冷佳色来,没有人再敢对她有什么过分的揣度。

    唯恐会亵渎了如同月神一般,美丽而高贵的她。

    而跟在她身后的三人,虽然低眉顺眼的极为恭敬,可一个却眼角眉梢都带着几分动人的妩媚,一个淡漠冷艳,还有一个,则是雌雄莫辩,十分的风流。

    不愧是能制服冰玉蝉蛊的人,就连丫环与侍卫们,都是一等一的品貌。

    现在,在场的人,更倾向于她是王姬的这种猜测了。

    毕竟,只有王姬才会拥有如此的待遇吧。

    那样风华绝代之人,都只能用来当丫环侍卫。

    若不是王族,哪会有如此大的手笔?

    众星拱月之下,越显得宁秋越发的高贵神秘。

    “多谢小姐捧场,请小姐上座吧。”

    一向是眼高于顶的辛夫人居然主动前来迎接,可见对这位宁秋小姐的重视。

    站在宁秋身后的林梦雅,快速的看了一眼辛夫人。

    虽然看起来也就四十左右,保养得宜的脸上,也没有太多岁月的痕迹。

    但是那张精明的眸子,一看便知是人精。

    怕是辛牧想要最后确定宁秋的身份,才会让自己的夫人出手的吧。

    不然这位辛夫人,又怎么可能,对一个身份不明的姑娘,如此的热情?

    这倒是位贤内助,怕是今天的这一关,不太好过呢。

    “多谢夫人的盛情。”

    宁秋淡淡的回应着,在王宫里,达官显贵什么的她见识多了。

    只不过以前她都只能站在静柔夫人的身边伺候着,而如今,她成了座上宾而已。

    好在那种不适应的感觉,很快就被她克服了。

    辛家的宴会,在怎么说,也不会比王宫的还要盛大。

    看着她这样落落大方,进退有度。

    仿佛面前的一切,对她来说,不过是最平常的事情。

    辛夫人的眸子越发的深沉,语气也愈加的和蔼可亲。

    “姑娘既是九殿下的朋友,也就是我辛家最尊贵的客人。不管怎么说,静柔夫人也是辛家的人,这里也是九殿下的外祖家。前几日怠慢了姑娘,还请姑娘不要见怪。”

    听到人家提起九殿下,宁秋的脸上,才有了一丝丝的动容。

    不过很快,就被她给压制了下去。

    但是其中的自豪与骄傲,却是骗不了人的。

    仿佛她真的是九殿下的姐姐,因为别人夸赞自己的弟弟,心头愉悦不已。

    “夫人客气了,宁秋不敢。”

    站在宁秋的身边,林梦雅小心翼翼的把两个人的表现都尽收眼底。

    心头,却是赞叹着静柔夫人的眼光。

    如果这个角色,是让别人来扮演的话,只怕很快就会露出马脚来。

    宁秋从小就在夫人的身边长大,对夫人的一切了如指掌不说。

    因为在她的心中,优秀的女性只有静柔夫人一个,所以她不自觉的,会时时处处的模仿着静柔夫人。

    比如说夫人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对于她来说,都已经形成了习惯,成为了她的动作。

    这样一来,原本她的容貌跟夫人虽然不相像,却因此,气质也有了五六分的相像。

    再加上这十天来,清狐有意的锻炼,怕是现在的宁秋,可以瞒过任何人的眼睛了。

    “你们先在这里看着,我去给姑娘拿一杯茶来。”

    林梦雅垂下了眼角,故意小声的身边的白苏说道。

    后者只是点了点头,但是林梦雅却耳尖的听到了后面,似乎也有离开的脚步声。

    刚刚她的声音不大,但是却足够周围的几个人能听清楚。

    本来这不算是什么事情,毕竟每个主子都有他们自己的习惯。

    可这里,除了他们几个人之外,剩下的可都是辛夫人的人。

    那么离开的人,就可想而知了。

    林梦雅脚步轻快的钻出了人群,随意的打听了一句厨房的方向后,径直走去。

    可还没走几步,后面就传来一道声音。

    “那位姐姐,请留步。”

    来了!

    林梦雅不动声色的停了下来,装作无辜的看向了后面。

    只见一个穿着橘色衣裙的小丫鬟,正带着俏皮的笑意,笑盈盈的看着自己。

    “请问这位小姐,可是在叫我?”

    对方客客气气的点了点头,极为熟络的拉住了自己的手。

    “什么小姐不小姐的,我也只是这园子里的一个小丫环而已。看姐姐面生得很,可是第一次来咱们家么?”

    这丫头笑得十分的甜美,但是林梦雅一看,就知道是个难缠的角色。

    这样天真无邪的面容,再配上她甜甜的声音,怕是一般人,都会对她没有什么戒心的吧。

    只是这样装无辜的人,才最是心机深沉。

    她们夫人,在宁秋那里试探,而这个小丫头,就来套路自己么?

    看来,还真是有些手段。

    “是的,我也是第一次来贵府。不知姑娘你叫我,可是有什么吩咐么?”

    林梦雅表现的有些几分疏离与谨慎,若是自己太快露怯,只怕会让别人觉得她是故意的。

    果然,那小丫头笑眯眯的看了看自己,然后摇了摇头。

    “不是我有事,而是姐姐有事。我刚刚听姐姐,好像是问了厨房的方向。正好我也要去,不如我们同行如何?”

    林梦雅略微迟疑了一下后,方才慢慢的点了点头。

    “好吧,那就有劳姑娘了。”

    一路上,那丫头说了不少。

    林梦雅也知道她叫云雀,是在辛家的院子里伺候的小丫鬟。

    尽管云雀把自己说的很可怜,但是林梦雅还是越发的相信,她就是辛夫人派来套自己的话的。

    如果真的是这园中最卑微的丫鬟的话,又怎么可能,会跟着她一起走。

    辛家开宴会,一般的人都是忙得人仰马翻的。

    别说是跟她一起闲聊了,就是看一看的她,怕是都没有时间的。

    而这个小丫头不仅闲的很,好像还对这里十分的了解。

    林梦雅知道,云雀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放松警惕,然后被她套出话去。

    现在,她最好是表现得机警一些。

    不然,也不符合人家给她的定位不是?

    “前面就是厨房了,我们这府里的,肯定是赶不上王宫里的厉害。”

    云雀好像是不经意的这么一说,林梦雅也像是没有听到她话中的试探。

    点了点头,说道:

    “的确是如此,不过辛家比起一般的家族,可是富丽堂皇了太多。”

    云雀的眸子,飞快的闪过了一丝得意。

    而林梦雅,则是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似的。

    略微有些不安的,左右看了看。

    “贺兰姐姐,您这是怎么了?”

    闪烁着一双水灵大眼,云雀装作极为无辜的模样。

    林梦雅嗯嗯啊啊了半天,也没有透露一丝其他的信息来。

    不过云雀却并未露出什么意外的表情,反而是把她,引入了厨房旁边的一个小房子里。

    辛家的厨房是在一个不小的院落里,这里不仅仅有美味佳肴,还有各式各样的茶饮酒水。

    而云雀问清楚了林梦雅的目的后,也就把她带入了专门为这些贵客们,准备茶饮的地方。

    一进门,就看到一排十分精致的炭火小灶。

    上面一个个乌黑色的紫砂茶壶,都是用来煮水的。

    而小灶的后面,则是一排木质的茶叶柜子。

    每个柜子上面都有一枚小铜锁,上面还刻着茶叶的名字。

    而在小灶的对面,则是陈列着一套套茶具的柜子。

    不过因为今天大摆宴席,茶具的柜子已经空落了不少。

    林梦雅只是看了几眼,就把这些情况尽收眼底了。

    看来,云雀跟着自己来,还有另外一层意思。

    好在她之前,早已经把这些贵族的把戏给玩了个十足。

    这些东西,可还难不倒她。

    “贺兰姐姐,这里就是我们的茶饮房了,不知您要的是哪种茶,我可以帮你一起找找看。”

    云雀摆了摆手,一副乖巧可爱的模样。

    可林梦雅却并未先去找茶叶,反而先蹙着眉头,看向了灶上的水。

    “这水,是井水还是泉水?还有这煮水的木炭,我怎么闻着是果木炭,不是银丝炭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