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七十七章 冰玉蝉蛊
    辛牧皱着眉头,看了看脚下,又看了看那个小院,神色有些复杂。

    混在人群当中,林梦雅三人并不想引人注目。

    好在她前天献舞的时候,脸上图得连亲妈都认不出来。

    如今卸了妆,自然是不怕在辛牧的眼前露脸。

    只不过,有些事情,她必须小心才是。

    “这里,可是那位宁秋姑娘的住所?”

    蛊虫跟毒虫越聚越多,除了少数几个人之外,其他人都已经默默的退了出来。

    林梦雅他们三个虽然不怕,但还是低调的跟随着大家一起行动。

    不过,辛牧那边的情况,却还是能够一字不漏的落在她的耳朵里。

    “正是。”

    来回禀的人,也看了看紧闭的院门。

    这里跟其他的地方没什么不同的,但为何之后这里,才会出现异象?

    “这是怎么了?舅舅,难不成这里闹了虫灾了么?”

    一道极为明朗的声音传来,作为这里身份最为高贵之人,完颜玉九殿下姗姗来迟。

    他的步履极为的轻松,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些蛊虫好像很惧怕他似的。

    黑压压的一片虫流之中,独独给他开辟了一条仅能容一人通过的路。

    林梦雅能感觉得到,小玉身上的某个东西,现在出其的活跃。

    恐怕那小子就是借了这东西的光,才会有那么拉风的出厂吧?

    这下子,什么时候学会这些东西了?

    “见过九殿下,这事实在是蹊跷。不过还是请九殿下回去等吧,毕竟这里不*全。”

    辛牧的脸色有些阴沉,前天发生的事情,让他整整头疼了一天,却还是没有个头绪。

    怎么如今,居然又发生了这种事情。

    难道说,是老天爷提醒他们,现在还不是可以得意忘形的时候么?

    但这些东西,可都是万蛊池里的宝贝,也不知道能不能再赶回去了。

    “无妨,我身上的东西,可比它们厉害多了。呦,这鞋子养的是真不错,乌黑锃亮的,恰好适合做蛊引。”

    完颜玉明眸皓齿,要的却是辛牧的命。

    自打没有了蛊女管理跟震慑之后,万蛊池里的王蛊,也就再也没有了能驱使之人。

    这倒是还不算是最惨的,辛家人各个蛊术精湛,但究其原因,怕也是因为万蛊池里,有许多稀世罕见的独虫跟毒草。

    如果没有了它们,那么辛家的蛊术,也会一落千丈。

    若不是有几位蛊术极高的宗老维持的话,怕是外围的材料,也早就消耗殆尽了。

    如今,居然跑出来这么多,这可都是辛家的命脉啊!

    “九殿下果然好眼力,只是这里的蛊虫凶猛,要是九殿下需要的话,不妨让别人抓好了,送到九殿下的房里。”

    完颜玉不动声色的看着辛牧,心头不由得冷哼一声。

    明明是怕自己把最好的都带走而已,这么小气,还真是辛家的人。

    不过,他想要的,可不仅仅是外围的这些垃圾货色而已。

    “不必了,哎呀,我那位姐姐没事吧?宁秋姐姐,快开门啊!”

    扭过头来,小玉就转身趴到了门上,用力的扣响了门板。

    这浮夸的演技,看得林梦雅三个人一脸的黑线。

    白苏虽然跟小玉已经打过招呼了,但是林梦雅却没有太大的把握。

    不过,当院子里的门被打开。

    看到一袭白色长裙的宁秋,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时候,林梦雅才发现,命运似乎总是格外偏爱她。

    只见俏脸微冷的宁秋,此时正手捧着一只晶莹剔透的玉蝉。

    说是玉蝉,不过林梦雅能感觉得到,这是个活物,

    但这洁白的小东西,比起蛊虫来,更像是一个玉雕的物件。

    让人看着就喜欢,但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那可是历代蛊女才能驱使的冰玉蝉蛊啊!

    “宁秋姐姐,你没事吧?”

    一抹精光划过了小玉的眼眸,很快,他就一把抱住了宁秋,好好的表演了一把劫后余生的欢聚时刻。

    “我没事,王子放心便是。只是这个小家伙,不知怎的就赖上了我,还请族长,把它带走。”

    纤纤素手随意的伸到了辛牧的方向,后者的心中虽然有些垂涎,但是他却比任何人都知道,这小东西的难缠与厉害。

    当下摆了摆手,有些无奈的说道:

    “不成,这东西只要姑娘亲自送往后山才可以。只是有一样,这冰玉蝉可曾喝过姑娘的血了?”

    冰玉蝉的寿命很短,只有十年的时间。

    但是想要让获得一只成熟的冰玉蝉,也至少需要十年的时间。

    而且这些冰玉蝉一般只会同时存在两只,公的玉蝉寿命更短,只有母的冰玉蝉,才会成为打开万蛊池的钥匙。

    所以,哪怕是在万蛊池内,也仅仅有这么一只母玉蝉罢了。

    每年,辛家都会秘密的送来不少的女子,为的就是期盼有一个,能继承蛊女的位置。

    却不想,每次都搞得人仰马翻不说,可却从未有过一个女子,能令这冰玉蝉主动现身的。

    可如今却——

    难道,这真是天意?

    “并没有,这小东西很乖。说来也奇怪,我们虽然不能说话,可它却像是能懂我的意思似的。看来它对辛家也很重要,殿下不如你同我一起去,物归原主了吧。”

    听到宁秋丝毫没有独占的意思,反倒是辛牧觉得有些意外。

    他们可是从王城来的,别人不说,静柔夫人可是最为清楚其中的厉害的。

    怎的如今,她居然要主动归还呢?

    “这...有劳姑娘了。来人,给姑娘引路。”

    冰玉蝉毒性剧烈,而且只有女子触碰到,才有可能驱使。

    自从静柔夫人离开后,这冰玉蝉也足足沉睡了两代了。

    林梦雅看着宁秋小手上的玉蝉后,又看了看宁秋簪在头上的玉钗。

    怪不得能勾得动冰玉蝉,看来,静柔夫人这一次,可还真是下了血本了。

    一场蛊虫与毒虫造成的危机,最终以宁秋和小玉,亲自去归还冰玉蝉而告终。

    说来也奇怪,那些蛊虫居然也跟在几个人的身后,浩浩荡荡的回去了。

    可以明显的看到辛牧脸上挂着的笑容,大概是因为,没有把它家底掏空,他已经很满足了吧。

    西跨院内,林梦雅正带着白苏,整理了一下,被那些毒虫蛊虫弄乱了的院子。

    那个万蛊池真是不错,养出来的毒虫跟蛊虫,不仅仅毒性剧烈,而且品相都十分的好。

    这一点上,她大概就能明白,为何辛家,会把万蛊池看得如此的重了。

    “小姐,少主人跟宁秋姑娘来了。”

    刚进门,林梦雅拿着扫帚的双手,就被一双修长的小手给扯了过去。

    皱起眉头,完颜玉心疼的左看右看,唯恐姐姐的一双玉手,给粗糙的扫帚扎破了去。

    “好了,我哪里就那么娇贵了,说说你们吧,今天去万蛊池,可有收获?”

    不动声色的收回了自己的手,还用眼神警告了一番,更加想要得寸进尺的小玉。

    有时候她院子里的人,对她绝对是过度保护。

    她是成年人,又不是个傻子,至于像是个婴儿似的照顾么?

    “那里还真是壮观,说是个万蛊池,但实际上是后山的看不着边际的森林。而且万蛊池所在的地方,是完全凹下去的。听辛家的宗老说,就连辛黎都没有进入过万蛊池的最深处,他们也不知道,里面会有什么。姐姐,你说我可以下去么?”

    其实,现实比小玉形容的还要震撼。

    虞山郡在烈云来说,可能算是一个小地方。

    但是除了这个主城之外,所有的地方都是从后山的那片山地绵延而起的。

    换句话说,整个虞山郡,唯有主城这里是可以住人,其他的,几乎都是万蛊池的地盘。

    只不过辛家的后山,离最中心的地方,比别处近而已。

    “这是自然,我已经为了配好了药。什么王蛊子蛊的,统统都只能绕着你走。但是小玉,你一定要做好吃苦的准备。按照我的推断,这王蛊,的确是不好驾驭。”

    之前林梦雅的研究成果,已经基本上可以让小玉,拥有一搏之力。

    但是有些事情,必须他自己下定了决心才行。

    “我知道,姐姐就等我的好消息便是了。不过你们在外面一定要小心,我的人已经收到了消息,那些人,已经不再想要忍耐下去了。”

    小玉清俊的脸上,带着几抹极为成熟的坚毅。

    看着这样的小玉,林梦雅只觉得心放下了一半。

    至于另外一半,怕是唯有等小玉胜利归来之后,才能完全放下来。

    “你不要担心我,只要咱们的计划成功了,那些人也不敢动我。宁秋也是,今天的表现很不错,夫人给你的东西,你一定要常常的佩戴在身上,对你肯定是有好处的。”

    一语道破宁秋今天的诀窍,后者脸上现出了错愕的表情。

    随即慎重的点了点头,其实她并非是有意瞒着姑娘的,只是因为出宫之前,夫人千叮万嘱,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可没有想到,贺兰姑娘居然敏锐至此。

    “今天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路了,不过这仅仅是个开始。辛家经过这一场,怕已经是迫不及待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