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七十六章 蛊池异动
    尽管白苏满心的疑惑,可还是在林梦雅的安排下,做了一整天的厨娘。

    等到了晚上,林梦雅看着带了一身油烟味的白苏,哀怨的看着自己,不由得笑了笑,让白苏去沐浴更衣。

    自己继续靠在窗口,看向后山的方向。

    空气里,飘荡着淡淡的花香。

    不过更让林梦雅感兴趣的是,那些随着焚烧的炊烟渐渐的掺杂在空气之中的东西。

    经过一个晚上的飘荡,有些东西,也该被吸引过来了吧。

    她还真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那些小可爱了呢。

    “你这丫头,总是这么神神秘秘的。”

    清狐靠在窗户上,一脸闲淡的笑容,看着面前浅笑嫣然的林梦雅。

    “再神秘也没有你神秘,你跟烛龙会的那些纠葛,可曾解决掉了?”

    单手托着下巴,林梦雅晶亮的眼睛,好奇的看向了清狐。

    虽说舅舅跟她说过,清狐在烛龙会的地位不一般。

    但是这些年来,烛龙会已经如同跗骨之蛆,完全缠绕到了她的生活之中。

    清狐已经离开过她一次了,她绝不会任由这种事情,发生第二次。

    月色明亮,清狐低下头看着她的笑脸。

    伸出来手来,轻柔的拂过了她脸颊边上的一缕碎发。

    “都已经解决了,那些人,不会再威胁到我们了。”

    贪婪的看着林梦雅清丽的容颜,再美的月色,也比不过面前的女子。

    “那就好,白芨她们还好么?墨言该长大不少了吧?小白跟小虎,会不会不认识我了?”

    林梦雅目光有些恍惚,都说近乡情怯。

    可她还未曾踏上回家的路,就觉得心里头,生出了一些说不出的复杂情思来。

    大概是人坚硬惯了,所以在看到自己的软肋后,有些手足无措吧。

    “她们都很好,你不用担心。朱炎也已经带着它们回来了,你放心,十分的精神。你的父亲跟兄长,早晚也会平安归来。”

    看着清狐温柔的眉眼,林梦雅笑了笑,垂下了双眸。

    眼前的人,怕是世上最了解自己的人。

    知道她这次回去的目的,到底是因为些什么。

    “我也觉得他们会平安归来,如果不会的话,我想让那些害了他们的人,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轻柔淡雅的语句,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觉得冷飕飕的。

    清狐看着这样不再有任何拖沓的林梦雅,不知道是该欢喜,还是该担忧。

    但愿一切事情了结之后,她还依旧,是当初那个明艳动人的少女。

    “丫头,答应我一件事。”

    林梦雅挑起眸子,却发现清狐,不知何时已经弯下了腰。

    直视着那双细长的狐狸眼,那里早已没有了对旁人的戒备,对她,他亦是全然的信任。

    “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放弃你的本心。”

    从前,他是没有心的。

    哪怕是每日刀光剑影,对于他来说,不过是行尸走肉罢了。

    是她给了他的心,让他会痛,会笑,会喜,会怒。

    所以,哪怕是放弃所有,他也会守住她的心。

    略微愣了愣神,林梦雅并不完全了解清狐的意思。

    低头想了想,轻柔的点了点头。

    “我想我会的,我在这世上还有牵挂,注定修炼不成金刚不坏之身了。”

    林梦雅笑容越发的温婉,所谓无情无义之人,也必定是斩断了在尘世之中的牵挂之人。

    有软肋在,未必是一件坏事,至少,她还活得像是个正常人,而不至于如同

    一座大冰山似的,无欲无求。

    “你呀,有时候我都觉得你这小脑袋瓜里,是不是住了个怪物。怎么旁人一辈子都想不透的时候,你才十几岁的丫头,就想得这样透彻了。”

    伸出纤细的指头,轻轻的戳了一下林梦雅细嫩嫩的额头。

    “谁说我就活了一辈子呢,站在你面前的我,可是生生又多活了一世的。”

    随口把自己最大的秘密,玩笑似的说给了清狐听。

    反正获得的,一定会是对方一个大大的白眼。

    是啊,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谁会相信呢?

    靠在窗子上,林梦雅小小的打了一个哈欠。

    嗅着院子里好闻的花香味道,竟然靠在窗子上,慢慢的睡着了。

    “丫头?丫头?”

    轻柔的唤了她两声,无奈的看着在自己面前,毫无防备的她,清狐一脸郁闷。

    唉,真不知道说这丫头心大,还是要说她太过信任自己。

    这事件的男子,怕是除了他之外,也不会再有人,会如此的坐怀不乱了。

    叹了一口气,进到屋子里把她打横抱起,塞进了被子里。

    自从她跟龙天昱心心相印之后,自己跟她之间,好像就很少如此亲密了。

    “但愿你生生世世,都能如此平安顺遂。”

    摸了摸她的小脸蛋,清狐落下帷帐。

    白苏还未回来,不如,他就这里等一会儿,顺便守护着丫头吧。

    月上中天,也不知道林梦雅是不是有先见之明。

    等到整个辛府里的人都沉睡于梦中的时候,她却悄然间醒了过来。

    帷帐的外面,白苏与清狐一左一右的,一个靠在了榻上,一个坐在灯下。

    如同两尊大神,牢牢的守护着她的安全。

    “你们怎么还不去休息?”

    掀开帷帐,林梦雅慵懒的靠在床边上,看着那两个人。

    “难道你没听到?”

    清狐勾起嘴角,给了林梦雅一个欠扁的笑容,分明就是说林梦雅是假装不懂。

    耸了耸肩,好吧,她承认的确是那些异动吵醒了她。

    但唯一不需要担心,好像就是她这里吧。

    “这么大的动静,除了我之外,也应该惊动不少人了吧。”

    药材经过焚烧,味道扩散的很快。

    现在就有了动静,确实也是在林梦雅的预料之中。

    “去把这东西,房前屋后的撒一撒,今天咱们三个人就在这屋子里挤一挤,明天早上再说吧。”

    林梦雅从枕头边上,抽出一个小荷包来,递给了白苏。

    后者点了点头,默默的出去撒药去了。

    “听那动静,应该是从后山传过来的吧。你这小丫头,又在玩什么把戏?”

    清狐挑起了眉头,十分淡然的看着自家的小丫头。

    明明才来这里第二天,怎么她就总是能搞出各种各样的名堂来。

    “没什么,只是请一些小可爱们来做客。对了,明天早上你们身上都带着这个香包,不然的话,不许出门。”

    两枚香包飞到了清狐的怀中,样式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只是在街上随意都能买到的。

    但是那里面放的却好像不是什么香草,而是泛着一股子淡淡的药香。

    “嘿嘿,那今天晚上,咱们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是不是不太好。哎呀,你这么热情,我很为难呢。”

    清狐露出了一张坏笑的脸,可林梦雅却只是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后,一只分量十足的瓷枕,突然从帷帐里,向他的面门袭来。

    “给老娘滚去打地铺,不然就断手断脚!”

    无奈的看着自家小丫头,连个玩笑都不能开,还真是越长大越了不得了。

    “别生气嘛,唉,我的命啊,怎么那么惨。”

    翻过身去,林梦雅的嘴角带着笑容。

    知道清狐这是为了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可她的听觉跟嗅觉,早已经闻到了空气里,那铺天盖地袭来的意外。

    明日,端看那位辛家的族长,会作何反应吧。

    这一夜,辛家除了林梦雅所在的跨院,还有完颜玉的正屋外,其他的地方,都满满当当的铺了一地的蛊虫。

    蝎子蜈蚣之类的毒蛇尚且不算数,光是蛊虫,少说也得有个百八十种。

    个顶个的都是极品的货色,寻常见都见不到,更遑论它们会成群的出现了。

    蛊,一般都是人用各种手段饲养出来的。

    但唯独有一个地方的蛊,却是可以自行繁衍的。

    而那个地方,就是位于后山的禁地,万蛊池。

    等到林梦雅赶到辛府的前院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层黑压压的蛊虫,从院子里延伸而去。

    他们小心翼翼的避开蛊虫,亦或是应该说,那些蛊虫在她们来到之前,就静静的避开了。

    一路上十分艰难的,来到了府里最热闹的地方。

    这些蛊虫跟毒虫,几乎落满了辛家的每一个角落。

    就连她的跨院也无法避免,可唯独,在一个地方,却是连一只蛊虫都未曾看到。

    看着那院子紧闭的门,跟众人迟疑的表情后,林梦雅的嘴角,在无人看到的情况下,微微的弯起。

    很好,事情进展得极为顺利。

    “这...这是怎么回事?”

    还没有从王子差一点中埋伏的冲击中,回过神来的辛牧,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一切。

    这些...这些不都是万蛊池里的宝贝么?

    怎么今天,它们居然溜达到辛家里了!

    “回禀族长,昨晚万蛊池出现异动,负责镇守的几位宗老都被困住了。如今府中上下都是这些东西,唯独...唯独那位姑娘的小院里,不曾有一只。而且这些蛊虫,好像都在往这里聚集。”

    能出来查看情况的,几乎身上都是带着些手段的。

    不然就这些蛊虫跟毒虫,吓也是吓出些毛病来的。

    饶是如此,他们也不敢掉以轻心。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