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七十五章 心生一计
    一直躲在人群里,把这些事情都尽收眼底的林梦雅,不得不感叹那个小小家伙的演技,还真是越发的炉火纯青了。

    有今天这事在,只怕辛家以后无论做任何事情,都会畏首畏尾了。

    青灵客栈俨然是不能住了,而且这里也暴露了,以后断然是不能再次成为完颜烈他们在这里的秘密落脚点了。

    除了林梦雅他们几个人之外,其他被安插在客栈里的心腹,会立刻隐藏起来,然后在寻他处,继续潜伏。

    林梦雅他们几个,却跟着小玉和宁秋,在辛家的老宅里暂时安顿了下来。

    辛家对小玉这个亲外甥倒是重视,不仅把他安排到老宅里最好的院落,就连他们这些下人们,都能跟着沾光。

    小玉居住的地方,是个三进的内宅院。

    在林梦雅的暗中坚持下,三个人住进了内宅的一处西跨院。

    三间房子,正好他们一人一间。

    不过白苏怕再有人会趁机对小姐做些什么,又坚持跟她一起睡。

    此时,折腾了这大半夜,林梦雅让白苏先去小玉那里看看再回来。

    一个人坐在跨院的正屋内,凭着烛光,林梦雅才觉察到,她的脖颈,好像是被人划开了一道细细的血痕。

    “用这个吧,明天早就,别人就看不出来了。”

    一小盒透着药香的淡黄色药膏,出现在了林梦雅的眼前。

    微微愣了一下,转头就看到了一脸心疼的清狐。

    “没关系啦,只是很浅的伤痕,连疤都不会留下。现在已经不出血了,我也没觉得有多疼。”

    笑着接过了清狐手中的药膏,林梦雅小心翼翼的涂抹在伤口上。

    其实真的不怎么严重,血都没怎么见。

    “谁干的?”

    清狐的眸子,闪过了一抹森然的冷意。

    居然敢伤了他家的小丫头,不可原谅!

    摇了摇头,林梦雅放下了药膏。

    这东西怕是沾了她的血,别人也就不能用了。

    “你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可有什么特点?不用担心,就算是翻遍整个烈云,我也会把他给找出来!”

    然后,碎尸万段!

    “这些我都没看到,实际上,其实是我在等你们出来的时候,被人给发现的。不过那个人并没有伤害我,只是问了一句我是谁,之后就走了。”

    林梦雅据实以告,对待清狐,她向来诚实。

    倒不是说她信不过白苏她们,只不过她们总是会过度的担心自己。

    而清狐就好一点,起码不会那么计较。

    好吧,她收回这句话,因为她刚刚听到了那个家伙磨牙的声音。

    “连你都没有发现,那此人一定是个绝世高手。这样也好查些,你早些歇息,这件事情,就交给我来办。”

    高手是么?

    清狐心中杀意翻腾,不管是什么样的高手,都得给他拿命来偿还!

    可林梦雅却抓住了清狐的手,他们相聚也有些日子了,总是不得空说些体己话。

    如今白苏一时半刻的回不来,正好有些事情,她也想要问问清狐。

    “怎么了?”

    看着欲言又止的她,清狐只当是这丫头受到了惊吓,禁不住柔声安慰。

    “我没事,只是我想知道,云竹跟我老师的事情,你还知道些什么。”

    龙天昱纵然能查到三绝堂,却未必能查到三绝堂自己的关系。

    而在她之前的运作和清狐的协作下,云竹早就已经被架空了权利。

    相信以云竹的聪明,不会猜不到林梦雅的意思。

    她们俩都是聪明人,有些事情不必说的太明白。

    而之所以林梦雅迟迟不行动,则是希望能给云竹一个机会。

    毕竟,她是自己的师娘。

    有些事情,就算是为了老师,林梦雅也得网开一面。

    “唉,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眼睛。云竹的确是有问题,我得到的消息是,云竹一直听命于烛龙会的某一个人。咱们之前的行踪,也是她透露给烛龙会知道的。至于你老师,应该是被她给利用了。”

    这件事情,不用清狐说,林梦雅也大概猜得到了。

    没想到,之前云竹的诸多手段,居然都是苦肉计而已。

    亏得她当初,还真是把她当成了自己人。

    “她利用我就罢了,为何还要利用老师。难道,老师的一片深情,居然比不得那些虚名么?她若是想要泼天富贵,我也可以代老师给得,为何她要如此的伤害老师呢?”

    林梦雅小手攥成了拳头,只觉得自己心中五味陈杂。

    老师虽然脾气怪异,但却是个长情之人。

    这么多年来,除了云竹之外,老师不管失意亦或是得意,身边从未有过第二个女人。

    云竹何德何能,能让一个天之骄子蹉跎至此。

    可即便是她不爱老师,也应该早早的说出来,这样利用玩弄别人的感情,实在是该死!

    “唉,丫头,有些事情非当事者不能明白。我已经让人把云竹看管起来了,她插翅也难逃,你想要如何处置她?”

    其实清狐的心中,也对云竹有些怨气。

    毕竟是他,把云竹引荐给丫头的。

    但是有些事情,他也有些拿捏不定。

    十几年的交情,以他的眼里,未必看不清楚一个人的本性。

    云竹的确是对百里睿有情的,只是不知道,事情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

    “先看着她,不要再让她去伤害老师了。此事我要亲自处理,不然只怕老师会受到更大的伤害。对了,你能不能帮我把云竹这些年发生的事情都查清楚。包括她跟老师当年的恩怨,我都想知道个明明白白。”

    若是她私自处置了云竹,只怕会惹得老师更加伤心。

    老师虽然是个怪才,一心只醉心于毒道。

    但是这并不代表,老师就不懂得男女之情。

    相反,老师也应该是察觉到了吧。

    只是这样还甘心被人利用,只怕其中,必有隐秘。

    “好,此事我会处理好。对了,咱们五天之后,就要启程回大晋了。还有什么没打点好的,你吩咐白苏便是。”

    清狐知道林梦雅的心事不少,自然是不会为她再添烦恼。

    林梦雅却挑起了嘴角,笑得极为得意。

    “还是多亏了这些个家伙闹的这一场,放心吧,明天那辛牧就会按捺不住。这一场,他也只能任由小玉,搓扁揉圆了。”

    清狐自然是知道林梦雅的意思,幸好对方不知道他们的目的,不然的话,一定会呕死的。

    两个人又交谈了一会儿,清狐等到白苏回来,才回到了自己的房中。

    而白苏,也带回了小玉的消息。

    “少主人说,明天他就要跟辛牧摊牌,说他要提前进入万蛊池。今天晚上这事,一定会让辛牧焦头烂额,到时候,他自然是要答应少主的要求。”

    林梦雅点了点头,要知道这里可是虞山郡的主城。

    连这里都能被人袭击,辛家的恼火,可想而知了。

    不过,最主要的,还是宁秋这个蛊女。

    该找个合适的时机推出去才行,不然辛家,怎么可能会那么认账?

    “白苏,你可知道万蛊池的方向?离这里,又有多远?”

    白苏迟疑的看了看自家小姐,实在是不明白,她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听说万蛊池就在辛家老宅的后山上,至于具体有多远,这我倒是不知道。难道小姐,时想要私下里去探探么?”

    林梦雅却是神神秘秘的摇了摇头,既然是禁地,那必定是有人把守的。

    只要知道是哪个方位的话,事情就好办多了。

    “明天一早,你就替我去办一件事。”

    只要办成了,宁秋的蛊女身份,那便是可以顺顺利利的认定了。

    “是。”

    虽然不知道小姐要她办什么事,但每次小姐的算计,都未曾落空过。

    白苏,倒是有些好奇明天的任务了。

    睡到日上三竿,林梦雅才懒懒的从床上爬起来。

    此时白苏已经办完事回来了,不过林梦雅看着她一副疑惑不解的模样,慵懒的靠在床上,似乎是在等着白苏的发问。

    “小姐,您到底要干吗呢?我可是跟着厨房里的大娘们,忙活了一大早上。又是添柴又是刷碗的,简直要一个头两个大了。”

    林梦雅知道,院子里其他的姑娘们都喜欢跟人家打交道。

    唯独白苏,每天冷冰冰的不喜欢这些交往。

    但是唯有她去做这件事情,才不会让人怀疑。

    毕竟清狐那种人,随时分分钟能化作一只狂蜂浪蝶,跟厨房的大姐们,上演一场倾城绝恋啥的。

    所以,有雌性在的地方,林梦雅轻易的不能放清狐出去。

    “辛苦了,对了,我让你放进去的东西,你都放进去了么?”

    白苏点了点头,其实林梦雅让她做的事情很简单。

    只不过是拿了一个草药包,然后让她放在柴禾里,一起燃烧掉罢了。

    不过小姐嘱咐过,万万不可让人发现一些端倪。

    所以白苏才装作要去帮忙的殷勤样子,而且最后还附赠了一顿十分丰盛的早餐。

    毕竟,客居别人家。她们的‘主子’可以任性妄为,但是作为‘下人’,若是不勤奋些,可就捞不到什么好处了。

    “那就好,你就等着看好戏吧。对了,今天中午跟晚上,你都按照早上的要求去做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