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七十四章 客栈埋伏
    “小姐还真是料事如神,这些人果然按捺不住,想要抓我们来了。”

    虽然林梦雅不会武功,但有清狐跟白苏两个高手在。

    居高临下的把自己隐藏在房角屋檐的阴影之中,把下面的情况看了个通透。

    “这有什么,不过他们抓不到我们,也不敢声张就是。这样也好,敲打敲打他们,免得对小玉起什么歪心思。”

    辛家并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所以,只不过会当做寻常的歌舞伎。

    如今连个舞姬都抓不到,辛家必定会以为,小玉已经准备周全。

    在辛家不能完全为小玉所用之前,林梦雅还不想把这棵大树连根拔起。

    不过即便是她有顾虑在,该震慑的,也必须手不容情。

    “这倒是,走吧。也没什么可看的了,小玉身边有不少厉害的家伙在,这些人,伤不到他。”

    清狐揽住林梦雅的纤腰,瞬间三人从藏身的黑影处消失了。

    一路顺利的回到了客栈,刚想进去,清狐却拦住了他们。

    还做出一个禁声的手势,拉着三人躲入了墙角。

    “里面有人。”

    三个人里,清狐的感觉是最敏锐的。

    不仅仅因为他武功高强,更因为他曾经是江湖上一顶一的杀手。

    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的感知。

    “怎么办?要不要——”

    白苏眼神冷冽,对于暗算,她从来都不留余地。

    清狐也同时看向了林梦雅,虽然他们的武功极高,可终究,下命令的人,是林梦雅。

    略微沉吟了片刻后,那双水眸之中,却染上了极寒的冷意。

    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嗜血的弧度,看来今天晚上,他们注定会不得安生。

    “杀!动静越大越好,我要让整个虞山郡,都知道有人夜闯九殿下下榻之处。”

    声音清冷而柔和,但听到清狐跟白苏的耳朵里,却犹如的打开了通往地狱之门。

    放出了隐藏在内心深处的修罗恶煞,转身就能掀起滔天业障。

    “是。”

    暗夜隐藏了两个人极快的身形,呼吸之间,二人早已经奔入了客栈。

    把自己的身影完全隐藏在角落之中,神农系统的雷达感应区瞬间放到最大的功率。

    林梦雅闭起了双眼,此时方圆半里之内,所有的动静,都逃脱不掉她的耳目。

    客栈之中,兵器刺入人体的声音不断传来。

    即便是没有深处其中,她也似乎能感受到那血花四溅的肃杀之气。

    那二人的武功,早已经如入无人之境。

    没有人能挡得住他们的步伐,那些自作聪明的家伙,在清狐与白苏的面前,如同菜瓜。

    “救命啊!有...有刺客!快来人啊!”

    被迷香迷晕的仆从们,此刻也有从昏睡之中醒过来的。

    大声呼救着从客栈里面冲了出来,只不过那些所谓的刺客们,可却再也阻拦不及了。

    这,很好。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醒了过来,里面的动静也大了些。

    林梦雅收起了雷达,睁开了双眼。

    听着里面越来越乱的声音,嘴角的冷笑,不断扩大。

    可还没等她走出阴影,就感觉到耳边,掠过一抹冷风。

    身影僵在角落里,林梦雅不敢乱动。

    生怕不知何时架在她脖颈上的长剑,会划开她的喉管。

    “大...大哥...我就是个过路的...”

    略有些颤抖的声音,很好的诠释了一个被吓到颤抖的女人的角色。

    后者听到她的声音后,手中的长剑似有些迟疑。

    瞬间收回了剑鞘,只是那股子让林梦雅心颤的冷意,依旧未曾收回。

    此人到底是敌是友,她尚且还不能确定。

    糟糕的是,清狐跟白苏,还不在她的身边。

    “你是谁?”

    后面传出一道极冷的声音,林梦雅咽了咽口水,有心说自己是个无辜的路人。

    但又怕人家不相信,万一宰了自己可怎么办?

    “我是...我是这家客栈的杂役。”

    后面却没有了动静,一时之间,林梦雅也拿不准这尊大神的主意了。

    等了约有五分钟,直到她的脚都麻了,后面还是没什么响动。

    仗着胆子,林梦雅往后看了一眼,却看到背后,哪里还有别人在。

    “呼...真是个怪人。走就不知道打个招呼么?吓死我了。”

    自顾自的安抚着狂跳的心脏,林梦雅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

    这怪人还真是多,无端端的跳出来这一个,把剑都驾到她的脖子上了,却又悄无声息的溜走了。

    到底,又是何方神圣?

    “丫头,你没事吧?”

    熟悉的声音传来,林梦雅整理好了一切,自以为不会被他们看出什么破绽后,才迎了出去。

    月光下,那俩个人如同夜枭一般,轻灵而敏捷,转眼之间就落在了林梦雅的面前。

    “没事,事情完成的如何?”

    其实不用他们说,林梦雅也知道这动静闹得有多大。

    到底是清狐跟白苏亲自出手,属于他们的人倒是没伤多少。

    那些被安排来埋伏刺杀之人,却已经是死伤大半了。

    “一切顺利,不过这些人的武功并不低,埋伏进来,只怕是想要对小玉不利。”

    武功不低,可依旧是清狐的手下败将。

    林梦雅看着那个极力掩藏得意的家伙,忍不住给了对方一个大白眼。

    武功高的家伙,怎么都喜欢这么自恋。

    “无妨,管他武功高低,今天的事情,注定会闹他一个天翻地覆。到时候,我看辛家如何对小玉解释。”

    埋伏的人是不是辛家的都不重要,甚至于林梦雅知道,辛家绝不可能会做出这种蠢事来。

    但又有什么用,事情总归是在他辛家的地盘上出的。

    若是辛家不给小玉一个合适的交代,只怕会提前激化王室与辛家的矛盾。

    这对于辛家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

    “被你惦记上,还真不是什么好事。既然如此,那我们就静观其变吧。”

    比起暗算人这种事情,清狐绝对是个中高手。

    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一切尽在冷笑中。

    倒是比他们都厚道的白苏,打了一个冷战。

    但愿那倒霉的辛家,不会让小姐给算计得毛都不剩了。

    暗夜之中的阴谋暂时落幕,三个人趁人不备混入客栈。

    所以当载着小玉的马车回到青灵客栈之时,看到的就是一大堆的侍卫仆从,都心惊胆战的站在客栈的门口。

    其中,还包括林梦雅跟清狐白苏。

    前面的马车里,除了小玉之外,还有特地要送外甥回来的辛牧。

    可眼见着客栈外面,人头攒动,火烛明亮,辛牧也是一头的雾水。

    “小玉,你这是——”

    总不会是大家晚上都睡不着,闲的出来遛弯吧?

    完颜玉意味深长的看了辛牧一眼后,才回答他。

    “怕是出了什么事,舅舅先在这里稍等片刻,我找人去问问。”

    尽管心头有些不安,可辛牧到底是见过大场面的,点了点头,继续安坐在马车里。

    小玉飞快的跳下了马车,直奔林梦雅他们几个所在的方向。

    不过却是在不远处停住,随手拉了一个看起来还算是机灵镇定的人询问。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会这么狼狈?”

    视线先是在姐姐的身上,仔仔细细的过了一遍后,确定对方完好无损,这才简单的略过了众人。

    他发现这些人虽然精神尚可,可有些人的身上,却是或多或少的有些细小的伤痕。

    “启禀殿下,客栈糟了别人的埋伏。我们这些都被迷晕了,若不是有人机警,只怕现在大家早已经造了难了。”

    其实这话倒不怎么属实,能来这里的,都是完颜烈挑出来的心腹。

    武功虽然不顶尖,可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

    所以那些足以让正常人睡上一整夜的**香,也不过是让他们睡了几个时辰罢了。

    清狐跟白苏一人弄了一桶冷水,挨个的浇了一脸,自然就把他们给叫醒了。

    不过这形象嘛,好像就不怎么好看了。

    “岂有此理,你们马上清点一下伤亡人数,这件事情,我一定要严查到底!”

    完颜玉心头怒火四起,他自然知道,整个烈云国想要他命的人不计其数。

    可如今居然都敢来抄他的老窝,当真是半点顾忌都没有了么?

    看到小玉马上就要发火,林梦雅眼疾手快的抓了他的手腕一下。

    感受到手腕处,传来的温柔细软,小玉眼中的怒火稍稍减退了几分。

    眼神飞快的挑了挑,示意小玉此时还有谁在场。

    后者立刻会意,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收敛了真正的怒意。

    板起一张脸,转身向后面的马车走去了。

    “舅舅,如今我可是在外祖家都能让人如此的暗算,看来虞山郡,有人并不想让我来呢。”

    小玉的怒火来势汹汹,辛牧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心里不断的想着,到底是哪个按捺不住的,居然敢在此时下手。

    难道不知道,这是在把他往死里推么?

    当下也下了马车,做出一副惶恐的样子来。

    “殿下莫急,此事我一定会查个明白,给殿下一个交代。今日让殿下受惊了,我实在是该死!”

    亲舅舅卑躬屈膝的给外甥低头,在辛牧的心中,早已经是奇耻大辱。

    完颜玉并没有有意的为难他,只是一张俊脸铁青,把个不爽的样子,做了个十成十。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